消失故事

g6tqk爱不释手的小說 超級喪屍工廠-第1570章 自我保護機制-i3rby

g6tqk爱不释手的小說 超級喪屍工廠-第1570章 自我保護機制-i3rby

超級喪屍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喪屍工廠
“终究还是来了。”
陆川知道,对自己来说最凶险的一幕出现了,如果处理不好,自己就彻底失去自我,连思维也被抹除掉。也就是说,自己只剩下躯壳,没有灵魂,如同丧尸一样。
一直以来,陆川都知道寄生族总督寄生在自己的脑袋里,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这一段时间来的相处,不过是寄生族总督隐忍下的妥协罢了。
寄生族总督一直都在惦记着自己的躯壳,只是它需要机会,也一直在寻找机会。陆川敢肯定,挑战树族人总督,绝对是它计划中的一环。
利用这强悍无比的树族总督,然后经过一系列的计划,最终造成了它想看到的一幕。
想想都恐怖,先是威胁自己,防止自己鱼死网破,然后向自己展现了它带给自己的变化。在这一个过程中,它如同一个经验老道的领路人,带着自己认识这一个宇宙。
这一些知识,是真实的,利用这一个,获得了自己的信任,放下心中的戒备心。
真真假假当中,开始策划和树族总督的一战。
寄生族总督知道,它必需要计算好自己,只有在这一种强度的战斗中,它才会有机会。
智能总督的一战,包括九头蛇族总督的一战,不过是它计谋中的一部分,就是获得自己的信任,至少也要让自己在意识里放下了防备心。
一次次的休眠,更是添加了自己对它的信任。
不得不说,寄生族总督的这一种方法,真的很好。哪怕陆川知道寄生族总督贼心不死,一直惦记着自己的躯壳,却也渐渐放下了戒心。
现在终于可以解释得通,为什么寄生族总督面对数十名到来的树族巡察使,会果断地使用了降维,否则以它的能力,完全可以用时空壁垒将它们留下。
用了降维,再屠杀闻百万的树族巡察使,将真正面对树族总督的这一战交给自己,理由就是自己拥有着降维使用权,可以和树族总督一战。
利用这一种技巧,一切都在它的计划之内。
而树族总督的恐怕爆发,就是它的节点,它的机会。
当陆川自信心满满地硬扛树族总督时,寄生族总督的陡然发难,恰到好处的收缩,将陆川彻底地暴露在树族总督的面前,给予陆川致命的一击,用来扰乱了陆川的思维,利用剧烈的疼痛,来敲开陆川大脑最后的防线。
不得不说,寄生族总督将一切全都计划到了。
寄生族总督的隐忍,还有谋而后动,足见到它的智力到底有多高,将一切全给计算进去。数名总督,皆在它的计算之内,将数名总督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切都在它的计算范围内,当陆川在思维防守在剧烈的疼痛中乱了之后,它终于是出手了。
预谋这么久,寄生族总督又怎么可能会有试探一说,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不给陆川一丝机会。
这一刻的陆川,确实是处于人生当中最为凶险的时刻。
思维的入侵,它的速度之快,仅仅是在刹那间,便已经侵入到了陆川思维的位置。像这一种搏杀思维,对于寄生族总督来说,不知道多么的熟悉了,不知道多少种族皆是在它的这一击之下,被占据。
寄生族总督数百万年的寿命中,它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难啃的骨头,皆是利用这一些办法,特别是博取它们的信任后,很容易就成功了。
人类,同样没有放在寄生族总督的眼中。
一通组合拳下来,便让自己找到了机会,现在下手,这一个猎物逃不了。
等到自己争夺了这一具躯壳所有的权力后,再反杀树族总督……计划就是如此的完美,不仅仅拥有了完美的寄生体,也干掉了第一的树族总督。
陆川当然意识到了凶险,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
不知道多少次模拟过自己被寄生吞噬的陆川,这一瞬间却是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迎着树族总督爆发出来的能量,彻底暴露在这些能量之下。
陆川的皮肤如同被烧伤了一下,瞬间就消失掉,变得血淋淋的。
这一个状态,仅仅是持续了不到一秒,这一些鲜血便消失掉,然后肌肉如同烧烤着,竟然是燃烧起来。
肌肉上的神经,几乎彻底被摧毁掉。
难以想象的剧烈疼痛,这一种完全是深入到了灵魂的疼痛,产生的后果,就是大脑的当机。在当机的瞬间,大脑的自我保护启动,它呈现出来的力量,根本不是精神力能够相比的。
人为什么会昏迷,其实就是大脑负荷后的当机自我保护启动。
不管是剧烈的疼痛也好,还是神经受到重创也好,这一些机制都会启动。
陆川现在利用的,就是树族总督爆发出来的能量,用来摧毁自己的身体。当然,不是真正的摧毁,而是重创自己的身体,便大脑进入到保护机制中。
能够被陆川利用的,也只能是这一个,这是陆川最后的机会。
一但这也无法阻止寄生族总督,陆川知道自己肯定是完蛋了,会被吞噬掉思维,真的如同行尸走肉。
这一刻的陆川,在能量之下燃烧起来,浑身每一处都着起火来,将陆川的皮肤和肌肉给烧焦掉。哪怕是在大脑当机中,陆川的四肢、浑身也在抽搐着,这是神经受到重创的一种机能反应。
“啊……”
寄生族总督根本想象不到,竟然会出现这一种变故,它已经突进到陆川的思维处了,可是在这一瞬间,一种比神还可怕的力量出现,如同电灯在亮着,却被切断了电源,一切中止。
寄生族总督现在就是这样,它前进的路,还有后退的路,被中止了。
大脑的自我保护,切断了一切神经系统。
寄生族总督的思维意识,是需要通过神经系统来运行,几乎是在这一瞬间的切断,让它彻底被困住。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它的思维和意识在切断了连接后,在消散。
“不,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的,一定不会这样的。”
寄生族总督这一刻慌了,它挣扎着,但它忘记了它现在的思维是独立体,与细胞里的液体彻底地失去了联系,调动不到这一些液体。
在毫秒间,神经的切断,如同失去了存在的土壤,寄生族总督再厉害,也在片刻间,魂飞魄散,彻底消失在大脑当中。
而陆川不同,他的思维和意识原本就是属于这一具身体的,他的意识不过是临时被锁住了而已,但锁住也有限,只需要再有疼痛刺-激,意识又会激活,重新执掌全身的神经系统。
树族总督是想象不到这一切的,它根本不知道陆川和寄生族总督间,上演着最为凶险的争夺战,输的一方彻底消失在这一个世界上。
万幸的是,陆川凭借着人类的优势,拿下了这一场争夺战的胜利。
能量还在爆发,几乎要将陆川的血肉给烤焦掉,若是这一种状态再持续,陆川将会在数秒内,便会化成了灰烬,什么也不会剩下。
剧烈的疼痛,再一次刺-激着陆川,神经再一次被激活,然后陆川的意识恢复。
可怕的疼痛,让陆川惨嚎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地,在陆川的无数细胞当中,涌出了来了液体,它们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将陆川给包裹起来,将已经几乎要被烧成灰烬的陆川给保护起来。
有着这一些液体的存在,终于是不再恶化下去。
可是陆川已经因为这一些剧烈的疼痛,痛到浑身哆嗦着,几乎难以控制着自己。
“啊啊啊……”凄厉的惨嚎,连陆川如此意志力的人也忍受不住,几乎要昏迷过去。可是陆川的意识却在提醒着陆川,不能昏迷,否则就真的完了。
强大的意志力,撑着陆川如同一个疯子,挣扎着站立着。
树族总督其实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刚刚陆川身上的液体会消失掉,不再保护着对手,让自己得手,将对方差点儿烧死。而现在重新覆盖回来的液体,再一次保护住了对方。
不管树族总督愿不愿意,它也进入到了力歇期,它爆发出来的能量弱了下来,甚至是终止了。
借着这一个机会,陆川终于有机会喘一口气了。
这一种疼痛,现在挑战着陆川,眼睛一阵阵的发黑,几乎站立不稳在这虚空中,他每一个动作,都是种疼痛无比,肌肉像是扯断了一样,有一些肌肉已经焦化,让陆川处于半报废的状态。
还好,关键的时候,是这一些液体化成了保护层,让自己现在侥幸逃过了一劫。
“自己还是自己……”
意识到这一个的陆川,哪怕是在这疼痛下,依然是乐了,他的笑容,带动了脸上已经焦化的脸,带来的又是让陆川差一点昏厥过去的剧烈疼痛。
先不管寄生族总督到哪儿去了,现在摆在陆川面前的,是树族总督。
若是它不死,陆川相信自己无法活着走出这一个时空壁垒之下。
刚刚经历过的危机,只是第一波而已,现在陆川面临着的,同样是凶险无比的一关。现在的陆川,受创太严重了,但相比起来付出思维、灵魂,这一种受创根本不算什么了,是值得的。
树族总督没有让陆川放松的机会,它停手后,仅仅是数秒又是欺身向着陆川靠近过来。它的庞大,让它在极远之处,已经是将枝条化成了藤蔓,向着陆川抽了过来。
趁你病,要你命……这一个道理,树族总督是知道的。
不管对方发生了什么,刚刚的重创却是实打实的,对方被自己给重创了。之前的优势天平,瞬间就到了树族总督的手中,它又怎么可能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