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oa1uo言情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 txt-第4232章 一條看門狗都有資格和我說話?熱推-up05j

oa1uo言情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 txt-第4232章 一條看門狗都有資格和我說話?熱推-up05j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除了孟兰商会宣布短时间内,不再进行奴隶贩卖的生意之外,孟兰城的一切与往常没有半点不同,就连孟兰商会的几名长老,都不知道他们的首领,已经换了一个人。
陈栓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他的离奇消失,没有在孟兰商会中,掀起半点水花。
城中的人们,还在猜测孟兰商会首领是如何大发神威,斩杀那个神秘且强大的青年时,林辰已经进入通元鼎,开始他的第二次闭关。
通元鼎内的空间,若是和空间戒指相比,那是相当大的,堪比一个小山村,容纳数千人不是什么问题,若是和“神狱塔”的内部相比,就差得太多。
内部空间的灵气,需要从外界吸收,至尊强者若是在这里面修炼,那么通元鼎吸收外界灵气的速度,根本赶不上至尊强者吞噬灵气的速度,所以说,至尊强者在这里面修炼,效率远不如外界。
这一点,也无法和“神狱塔”相提并论。
好在林辰这一次闭关,是要吸收转化剩余的丹药,并不需要吸收外界的灵气,不会有什么影响。
转眼,外界大半年时间过去。
这一天,孟兰商会迎来几名衣着华贵的客人。
这行人总共才六人,身上的衣着并非孟兰城居民的样式,一个个满脸傲气,就像是几只走在野鸡群里的孔雀,看都不看那些打量自己的人一眼,仿佛在说你们连让我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走入孟兰商会的大门,为首的青年对快步迎来的小厮道:“让你们首领管青阳出来见我。”
小厮听到对方直呼自家首领的名讳,吓得脸色剧变,这要么是不知死活的家伙,要么是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自己的大人物。
“不知几位大人是从哪里来的,找我们首领有什么事情?”小厮谨慎地问道。
话刚出口,便被青年身后的一人打翻在地上。
“你算是什么东西,就你也配问我们的身份?让你去喊你们首领过来,就快点去,晚一步的
话,信不信老子剁了你!老子想杀你,即便是你们首领,也不敢保你!”那人骂骂咧咧道。
小厮脸色苍白,不敢顶嘴,解释道:“几位大人见谅,小人根本没资格接触到首领大人,顶多是去通知几位长老。”
“那就快点去把你们的长老找来!你和他说我们姓黎,这就够了。”为首的青年自顾自地在大厅的椅子坐下来,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子。
黎!
黎家?
小厮呆若木鸡,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几……几位大人稍等,我这就去通知我们长老!我们长老很快就来,绝对很快!”
说着,他转身匆匆离去。
见这态度,青年几人脸上流露出笑意,其中一人道:“看来,虽然如今太一神域发生了点事情,但我们黎家的威名还是在的。”
又一人道:“嘿!我们黎家现在再怎么落魄,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孟兰商会能比。”
为首青年,闻言眉头皱了皱,冷声道:“只要我们老祖还在,黎家就没有落魄这种说法!”
刚才说话的中年人,似乎对这青年有几分畏惧,讪笑道:
“翎煜你说的对,是我说话不带脑子了。只要我们老祖还在一天,黎家便将兴盛一日。再加上有你这种天骄,黎家未来只会越来越兴盛!早晚有一天,要向那个势力复仇!”
青年没有接话,看向先前小厮离去的方向,几人匆匆赶来,是孟兰商会的几个长老。
尽管如今“太一神域”遭逢剧变,据说黎陌不知所踪,有可能已经死了,但就如先前中年人所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孟兰商会的几名长老在黎家面前,就是几只小蚂蚱,丝毫不敢怠慢。
黎翎煜没有和对方几人寒暄的意思,在他们开口前,直截了当道:“这次我来,是要带走一万名奴隶。七千女奴,三千男奴,给你们三天时间,把奴隶准备好。”
几名长老闻言,脸色都是一垮,心中恼火,你们黎家现在已经不是“
太一神域”的主宰,这嚣张的态度,倒是一点都没变!
以前是三个月过来带走一千名奴隶,现在倒好,直接一次便要一万个!
心中不满,但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长老道:
“黎家的命令,我们自然不敢不从。只是这大半年来,我们孟兰商会都没有进行奴隶贩卖的生意,手上一点货也没有,三天时间,实在是没法找来这么多奴隶!”
“没有进行奴隶贩卖的生意?”黎翎煜显然很惊讶。
“是我们首领觉得,眼下的太一神域不太平,所以暂时停了这方面的生意。首领的命令,我们也不敢不遵守。这件事情,我们没有答应下来的资格,还需要您自己去和大人谈才行!”那长老答道。
“那你废话什么,还不快点带我去见管青阳!”黎翎煜不耐烦地道。
在几名长老的带领下,一行人没多久,便来到管青阳的房门前,按照几名长老的说法,自家首领已经闭关大半年,一直没有从屋子里出来过。
门口站着一名中年人在把守,竟是腾络。
几名长老一开始见到腾络不仅没死,而且还成了给首领看门的守卫,也是感到有点奇怪,不过在他们看来,腾络就是个小人物,看门也是不值得在意的事情,加上是首领的安排,就没有当一回事。
腾络见一群人脚步匆匆赶来,他有些慌张地拦了上去,道:“首领大人他正在闭关。吩咐了他闭关时,任何人不许打扰。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我会代为通传的。”
“滚!”
黎翎煜一脚踹在腾络身上,将他踹飞出去,连带着后面房门也给撞得坍塌。
“什么时候,一条看门狗都有资格和我说话?还代为通传?我都来到这里,还要个屁的代为通传!他管青阳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让我去等他!”
黎翎煜似乎觉得踹了腾络一脚把鞋子弄脏了,鞋底在地上的毯子蹭了蹭,方才大摇大摆地朝屋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