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xp6s人氣玄幻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笔趣-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高手在民間,登門請罪!鑒賞-n43sz

exp6s人氣玄幻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笔趣-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高手在民間,登門請罪!鑒賞-n43sz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黄芩一钱、黄连一钱、黄柏两钱、甘草一钱、绿豆一钱,金银花一钱,连翘半钱……”
太原驿馆,公孙良提起笔,毫不犹豫地在宣纸上写了两副药方,跟他一同进来的那药童,在一旁看得是直皱眉头,但碍于公孙良的威严,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片刻后,公孙良终于收笔,他将药方递给药童,道:“小宝,拿着这两副药方,速回药堂抓药,让你师兄挑成色上好的药抓!快去快回~!”
“……哦!是!师父!”
小药童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接过药方,准备转身离去。
独孤飞鹰却上前一步拽着小药童道:“这里距离回春堂可不近,我骑马载你过去吧!这样一来也能节省不少时间!”
他可没有忘记吕半仙临走之前说独孤信体内的钩吻之毒若是一个时辰内不解,则必死无疑!虽然眼前的这个公孙良开口保证过能救活独孤信,但独孤飞鹰却不敢拿自己兄长的性命冒险!
事实上,公孙良既然能够夸下海口,那一个时辰之说便无效了,即便小药童在一个时辰之内赶不回来,他也自有办法保证独孤信不死!
小药童回身看向公孙良,见公孙良笑而不语,他便点头应了下来,“那就多谢将军了!”
说罢,二人一同走出驿馆。
屋内,公孙良翻开药箱,从中取出了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二十四枚金针,他冲站在李泰身旁的铁蛋招了招手,道:“小娃,你过来帮老夫把这位将军扶起来,并脱掉他的上衣,老夫要为他施针~!”
李泰皱了皱眉,在心中腹诽道:“这老头儿莫非还在记仇?所以现在叫铁蛋帮他的忙而没有叫我?”
其实这完全是李泰想多了,公孙良虽然脾气古怪,但他都七八十岁的人了,度量还没有小到跟一个小孩子置气的地步,他之所以叫铁蛋过来帮忙,而没有叫李泰,完全是因为从身形上看,铁蛋要比李泰更加要有力气些,而且再则李泰是魏王,他就算不将其放在眼里,也不好这么明目张胆地使唤,要不然李泰手下的那些人又要跳出来指责他了,他可不想惹麻烦!
“哦~!”
突然被“点名”的铁蛋,先是愣了片刻,待反应过来后,他连忙快步上前,依言将独孤信从床上扶了起来,并脱掉了后者的上衣,顿时,独孤信那结实的肌肉以及他身上一道道只是经过简单处理的伤口,暴露在了空气中。
“老夫要施针了,需要清静,屋子里面的人越少越好!”
公孙良从针盒中取出一根金针,他没有立即刺入,而是转身对李泰等人淡淡道。
李泰皱了皱眉,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朝着屋内的护卫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喏~!”
一干禁军护卫虽然忧心独孤信的伤势以及李泰的安全,但都还是退了出来。
屋内除了独孤信、公孙良之外,顿时就只剩下了李泰、铁蛋、王裕三人!
至于秦怀玉、孟文浩、墨垂他们,此时则是在龙山童子寺,在得知独孤信遇刺的消息后,李泰并没有终止他们之前制定好的修建电报中继站的计划,他一方面安排秦怀玉、墨垂他们正常照计划进行,一方面和独孤飞鹰赶回驿馆,救援独孤信!
见屋内终于宽敞了,公孙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屏气凝神,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变得正经严肃了起来,简直跟先前判若两人!然后只见他提起金针,闪电般地刺入了独孤信胸口的天突穴,他扎针的速度,快如闪电,简直不像是这个年纪的老人所能拥有的速度。
随即,公孙良又从木盒之中取出金针,接连刺入独孤信的璇玑穴、神藏穴、华盖穴、膻中穴、鸠尾穴,六根金针在独孤信的胸口傲然独立。紧接着,公孙良将右手置于六根金针上方一寸处,就见那六根金针就好像是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的驱使一般,开始进行有规律的颤动,而公孙良的额头上,此时则冒出了几滴汗珠!
以气御针!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老头儿,竟然还是个“练家子”?竟然还会以气御针?
距离公孙良最近的铁蛋,见此情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之色,显然,他也没有料到公孙良修习有内功。
再看独孤信的胸口,原本黑气缠绕的胸膛,此时正在逐渐恢复成正常的肤色。
片刻之后,公孙良轻吁一口气,放下手掌,金针自然而然地停止了颤动,但老头儿却没有收针的意思。
趁此间隙,铁蛋忍不住开口问道:“公孙先生方才那是以气御针?莫非公孙先生还修习了内功心法?”
铁蛋也是武者,虽然武功境界并不高,但他方才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公孙良将自己体内的真气,通过金针渡进了独孤信的穴位之中,故而他才会有此一问。
公孙良此时正坐在榻上闭目养神,听铁蛋发问,他睁开了双眼,饶有兴致地打量了铁蛋一眼,随即笑道:“哟,没看出来,小娃你也是习武之人!而且,眼力、见识不错,小小年纪居然还知道以气御针~!你师父是谁?”
虽然公孙良没有正面回答铁蛋的疑问,但他这也算是默认了铁蛋的猜测了!
听到这儿,站在一旁的李泰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虽然不是习武之人,也没有修习过医术,但以气御针他还是听过的啊!之前李纲被巫劫所伤,一度性命垂危,正是孙思邈、李泽轩、玄清这三个当世绝顶的医道高手联手以气御针,才将李纲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李泰万万没想到,这来一趟太原,竟然还能遇到跟孙思邈一样的会以气御针的杏林高手!
这时,李泰是再也不敢对公孙良有任何轻视之心了!
铁蛋想了想,如实回答道:“我师父是当今永安侯李泽轩,也是炎黄书院的山长,我师父他以及书院的孙道长都会以气御针,而且我都见过,所以方才才能认得出来!”
“哦~!”
公孙良长长地哦了一声,也不知他是真听说过李泽轩这个人,还是假装听说过,顿了片刻,他开口问道:“你说的孙道长,莫非是孙思邈?他竟然去炎黄书院了?”
李泰这时忍不住道:“孙道长自然就是人人称颂的孙神医,他现在就在我们书院的医学院,咱们医学院除了孙神医之外,还有许多医术高超的杏林高手,就连太医署内不少德高望重的博士都加入我们医学院了,假以时日,我们的医学院定能培养出许多医术高超的学生出来~!”
身为炎黄书院人,自然当以炎黄书院为傲,而且李泰说这番话还自有另外一番用意,那便是想要让公孙良因此对炎黄书院感兴趣,若是能直接吸引公孙良加入炎黄书院,那就更好了!相信到时候李泽轩肯定会记他一功!
毕竟眼前的这个老头虽然说话很不讨人喜欢,但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哦!炎黄书院呐~!”
公孙良砸吧砸吧了嘴,没有多说什么,调息了片刻,他站起身,对王裕道:“老夫方才用金针护住了这位将军的心脉,保证毒素在短时间内不会深入肺腑。曼陀罗之毒,性情较为温和,但却如附骨之疽,极难根除;而钩吻之毒,毒性极烈,犹如洪水猛兽,猛烈而又阳刚!
这两种毒,正常情况下很难实现以毒攻毒的效果,但老夫先前开的那两副药,便是用来诱使这位将军体内的两种毒素毒发,并平衡两种毒素力量,使其正好能以毒攻毒。待小宝将药材取来后,在驿馆就近煎药,然后喂予这位将军服下即可!老夫会在一旁施针,保证这两毒相攻不会伤及将军的心脉!”
听闻此言,不管是王裕,还是李泰、铁蛋,均是倒吸一口凉气,这通常情况下,患者中毒,医者第一时间都是为患者解毒的,可眼前的这位道好,不仅不给独孤信解毒,反而还生怕毒发的太慢,直接用药石之力牵引毒素提前发作,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以毒攻毒,这般用药,简直是太激进、太大胆了吧?
难怪先前那小药童看公孙良开的药方时,眼神那么的奇怪,想必那小药童当时已经瞧出几分端倪了!
王裕面色古怪地看了看公孙良,随即试探性地问道:“公孙先生,你可有把握?”
公孙良自信一笑,道:“当然!老朽最开始不是说了么,有九成把握可以根除这位将军体内的毒素~!”
众人闻言,再一次地集体无语。
最开始的时候,公孙良的确说过这话,但那时这老头儿连独孤信的脉搏都没有搭过,众人都心知那不过是一句场面话,当不得真,可谁知这老头儿竟然自己给当真了!
难道他不论给什么样的人治病,都会说有九成把握?还是说在他这儿,九成把握跟一成把握都差不多?因为不管是九成还是一成,都有失败的概率。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便听有人道:“启禀殿下,并州刺史求见!”
并州刺史府位于太原府城中的大明城,而驿馆和王家祖宅均位于府城中的仓城,故而在距离上,王家祖宅距离驿馆要更近,所以王燎原即便是跟王裕同时出发,到达驿馆的时间也要比王裕更加晚一些!
“并州刺史?哼!来的正好!让他进来!”
李泰眉头一皱,冷声说道。
堂堂北衙禁军统领,居然在太原城内遭遇刺杀,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管刺客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王燎原这个并州刺史都难辞其咎!
王裕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公孙良听到有人要来,而且还是并州刺史,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波澜,先是看了看独孤信胸膛上的毒素控制情况,然后这家伙老神自在地盘膝坐在一边,闭目打坐起来了!
“吱吖~!”
没过多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王燎原一身官服,快步走了进来,见到站在右手边的李泰后,他径直走到后者跟前,躬身一礼道:“下官王燎原,见过殿下~!”
李泰根本没有给王燎原好脸色,他哼了一声,道:“王刺史在太原城真是治理有方啊!堂堂禁军统领,在太原城中都能遇刺,那改日被刺杀的是不是就轮到本王了~?呵呵!本王若是能活着回长安,定会在父皇面前好生夸一夸这太原城的治安,王刺史,你意下如何?”
王燎原身子一颤,他用眼角余光,小心翼翼地瞟了躺在床上的独孤信一眼,他是刚来,根本不清楚独孤信眼下情况如何,不过听李泰这愤怒的语气,想必独孤信的情况不会太好!
在来之前,下官已令人封锁太原城四方城门,并急令并州折冲府大营的方参军,调集三千兵马,协助刺史府在城内搜捕刺客!在抓住刺客之前,下官会寸步不离地跟在殿下身边,刺客若想对殿下不利,便先从下官的尸体上踏过去~!”
王燎原先是认罪,然后旗帜鲜明地表明了立场,并向李泰汇报了他来驿馆前的部署,这番言辞,有理有据、铿锵有力,可谓是掷地有声,尤其是最后那句“在抓住刺客之前,下官会寸步不离地跟在殿下身边,刺客若想对殿下不利,便先从下官的尸体上踏过去”,让原本对王燎原心存不满的李泰,都忍不住有些微微动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哪里好再对王燎原过分苛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