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4ms2d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愛下-第1199章 爲什麼是七顆閲讀-h5i76

4ms2d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愛下-第1199章 爲什麼是七顆閲讀-h5i76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啸天猫展现最强姿态,都没有破了人家八歧的防,实力差距有点大啊。
“小天,实在不行,你就回来吧,她的深浅,好像不是你能丈量的。”
听到蔡根的话,啸天猫很是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几个闪身就回到了蔡根的身边。
八歧有恃无恐,好像在沉思,又好像也很忙,并没有追击过来。
“主人,她现在的状态有点奇怪啊。”
恩,不把敌人说的很厉害,怎么会体现出你的无能?
蔡根配合的摆出了惊讶的神情。
“啊?小天,你赶紧说,她哪里奇怪?是大的奇怪吗?”
啸天猫蹭了一下鼻血,继续很认真的分析。
“不,只是体型大,也没啥了不起的,我的獠牙也不是白长的。”
蔡根继续刚才的态度。
“啊?小天,你的獠牙不是白长的吗?”
啸天猫好像没有听出蔡根的嘲讽,把头一下就扬了上去。
“当然不是白长的。
想当初,我在天庭混日子的时候,孙猴子那身金刚不坏,都让我咬得满地打滚。
不是看他可怜,我肯定咬到地老天荒。
再说了,我这身黑炎也不是为了好看。”
“啊?小天,你这身黑炎除了好看还有其他用处吗?”
“当然不是了,我身上的是心火外延,火精附体,堪比下面的地狱八炎,谁能近的了身?”
终于,蔡根也懒得维护他的自尊信了,装来装去除了自嗨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商业吹捧更是腻歪。
看了看那边完好无损的八歧,又看了看正在吹牛掰的啸天猫,这货脸皮咋就这么厚呢?
“小天,你这样很不好,但凡你伤到人家一点皮毛,再说这话我也能信。
现在的结果,即使我说信你,你自己信不?”
啸天猫直接无视了蔡根的嘲讽,好像在说别人一样,与他无关,内心就是这么强大。
“主人,所以啊,我说八歧很奇怪呢?
同样灵气稀薄的人世间,同样在这凑数混日子,她不可能比我强这么多。
而且,我感觉到巨量的死气,充满了她的全身,肯定是那些祖魂在她体内撑着,所以防御力…
主人,你要干啥?你骑我干啥?”
蔡根翻身骑上啸天猫后,挥着屠刀。
“上,屠刀对她的防御力表示不服。”
虽然被蔡根骑着,让啸天猫增加了很多安全感。
只是谁给蔡根的自信,他就能破了八歧的防呢?
难道他的屠刀,比我的獠牙还锋利吗?
啸天猫心里吐槽,万万不敢说出来打击蔡根的积极性,因为他也知道,蔡根鼓起勇气正面对敌的时候不多,以往都是逼得没法才硬着头皮上。
今天这么主动,绝对值得鼓励,无论成败。
用尽全力,驮着变成努努形态的蔡根,冲向了八歧。
一开始啸天猫是冲着那七颗蛇头去的,想着正面迎敌,肯定是面对面啊。
只是游到一半,啸天猫多了个心眼,如果想要体验一下防御力,砍蛇尾也是一样吧,至少容错率高一些。
此时,八歧也是焦头烂额,身上的主人们压根没把蔡根放在心上,一门心思就想让八歧出去单挑天罚。
碎几个脑袋咋地了?
即使脑袋全碎了又能咋地?
最坏的情况,就是老哥几个被天罚劈死呗?
总比在这太清沟下憋屈要强吧?
再说了,又不是白白牺牲,只有消耗了天罚,下面的族人才能出来作妖出气,找那个臭做饭的啊。
“小柳,冲上去吧,赶紧的吧,咱们跟天罚拼了。”
八歧感受着体内主人们澎湃的力量,还有那无尽的怒火,真想不管不顾出去死个痛快。
对,出去肯定就是死个痛快,那一颗消失的头就是最好的证明,主人也保不了自己。
但是死了,这些年苟延残喘,苟且偷生,苟活续命,还有什么意义?
自己等来的就是一死了之吗?
虽然主人们的意愿算是最高指示,但是心里总有点不甘心呢?
“主人们,稍安勿躁,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们给我一点时间。”
“不行,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但是一分一秒我们也等不想等了。”
说着,八歧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要撞击冰面,正面硬钢那天罚。
正在身不由己上升的八歧,突然看到了游过来的蔡根,灵机一动。
“主人们,我有办法了,不用牺牲,也能限制天罚。”
这句话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在太清沟熬了这么久,谁也不是为了此刻的牺牲,因为他们还有更大的冤屈,需要宣泄。
“啥办法?”
“别墨迹!”
“麻溜的!”
“直接点…”
“这小子跟天罚是一伙的,在这样的时刻,把他派下来,肯定是重要人物,我们只要抓住他,威胁天罚,岂不是两全其美?”
暴躁的祖魂,好像思维都很直接,更可能是没有耐心动用思维。
“抓他,赶紧抓他,他都送上门了。”
八歧控制着巨大的蛇尾,抽向了迎面游来的蔡根,就像是苍蝇拍打苍蝇,凌厉,危险,不容躲藏。
蔡根也没想要躲藏,看着那条巨大的蛇尾朝着自己方向抽来,双腿夹紧啸天猫,双手举起了屠刀。
“屠刀,轮到你露脸了,别跟我说你只能砍小牛犊子。”
说完这句话,蔡根觉得信心更足了,刀枪不入血厚防高的春蹄,屠刀都能有威慑力,何况一条变异蛇?
提到变异蛇,蔡根心里满满的吐槽。
为什么是七个脑袋呢?
传说不都是九数最大吗?
九尾狐狸,九头狮子,九眼天珠…
不对,天珠不算,那算装饰品。
那为什么八歧有七颗头呢?
哪怕有八个脑袋也对得起叫八歧啊?
实在太好奇了,蔡根的强迫症毫无征兆的爆发了。
“八歧,你为什么有七颗蛇头?
其他两颗呢?”
本来想抽向蔡根的蛇尾,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蔡根深深的刺痛了八歧,强迫她勾起了往日的回忆,还有那满满的倾诉欲。
自己为了共工一族,付出那么多,没有人知道,确实让八歧很郁闷。
此时,蔡根突然起了话头,八歧觉得,确实机会难得,也应该让主人们明白明白,自己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