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ocba9都市异能小說 庶族無名-第三百三十七章 中牟看書-yijje

ocba9都市异能小說 庶族無名-第三百三十七章 中牟看書-yijje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夜晚的夕阳已经沉落天际,只凭星辰带来的微光,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是看不清东西的,营地里灯火通明,但营地之外,就是一片漆黑了。
这里属于中牟的前线营地,不足百人的营地,主要的职责并非战斗,而是警戒,因为中牟四周,并无险要可守,所以为了防备来自四方可能出现的敌人,中牟守将在城外设了不少卡哨,不过像这样足有百人的营地却不多,整个中牟附近,也不过只有三座,剩下的都是星星点点的小关,多数是五到十人在其中驻守。
发现敌踪之后,会立刻升起狼烟,如果敌人进攻,那便撤走,普通卡哨是没有作战任务的,但百人的营地就不同了,他们除了放哨之外,也有迟滞敌人进攻的任务在身,营地要比普通卡哨要坚固许多,甚至其中还有不少威力较大的弓弩,比如并发弩就是如今比较常见的守城器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人手不足的劣势。
如今双方已经正式开战,作为中牟四周的重要营寨,这三座大营距离中牟并不远,从这里能看到中牟城头的火把还有火把下偶尔晃动的人影,同样这里的情况,中牟城上也能一目了然,一旦开战,这三座大营会如同钉子一般钉在敌军的侧后方,无论曹军从哪个方向攻城,从这里射箭都能射中对方,给对方带来压力。
为了避免过快被攻破,这三处军营虽然不大,但寨墙却极高,足有两丈,内部还垫了夯土,寨墙上能走人,寻常的攻城车可撞不破这寨墙,几乎相当一座小型城池了。
威慑作用是大于其本身的杀伤力。
关中战士手持长刀,静静地站在寨墙上,视线在此时受到很大的限制,只能凭借听觉来察觉附近的声响。
火把不时爆出火花,响起一声哔啵之声,某一刻,肃立不动的战士突然挥动手中长刀,朝着侧前方的寨墙一刀斩出。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哼,四枚断指飞出来,寨墙下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不等战士上前查看,眼前的光线突然暗了一些,战士没有回头,但手中的刀却向后斩去。
“铛~”
明灭不定的火光中,两把战刀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带起一溜火花,不等战士反应,胸前突然一痛,却是被一枚利箭洞穿,手中力气不由一弱,对面来人也是狠辣,看准机会撤刀,前冲,一刀抹过对方的咽喉,利刃带起寒光,紧跟着便是一蓬鲜血以及无力倒下的尸体。
说来复杂,但从关中战士发现不对出手,到双方交手,再到被杀,这些事情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无论是关中将士,还是摸上的曹军将士,都是百战精兵,出手干脆果决,但这边的响动,还是惊动了守营的其他将士。
有人敲响了铜锣,同时也有十多名曹军已经趁机摸上了寨墙,营中的关中将士迅速爬上来,激烈的厮杀声中,双方这次交手时间却并不长,只是顷刻间,摸上寨墙的曹军死了九个,剩下的从寨墙上跳下去,守军迅速将火把扔出去,就着一闪而逝的火光,黑暗中传来不少痛哼之声。
杀伤了多少人,没人知道,但守军也付出了七人的伤亡。
“曹军已至此处,放烽火,让守城将士小心!”营中负责指挥的队率在清点过伤亡之后,立刻命人放烽火向中牟城方向示警。
敌人悄无声息的杀到这里,很可能沿途的卡哨已经被拔除,若敌军趁夜偷袭可就不妙了,中牟一旦失守,他们这些外部营地就失去了意义。
“这些关中军,果然机警!”远处,看着营寨中迅速燃放起来的烽火,曹休叹了口气,原本想要趁机拔除掉这些埋在城外的钉子,不过如今看来,却并不容易。
“将军,我们还是成功攻下了一座!”一名将领躬身道,虽然两处连连受挫,但他们还是成功攻破了一座营地,这般算来,他们也不算全败。
“以有心算无心,却只攻破一座。”曹休闻言,看着另外一边渐渐燃烧起来的营地,摇头叹道:“不算胜。”
这还只是中牟而已,也并非关中精锐,但想要拿下中牟,依旧不易,更别说之后还要与陈默率领的精锐大军交手。
“其余卡哨尽数被攻破,明日主公大军抵达之前,这中牟城外,已无太多敌军,足以让我军能全力攻城。”那将领笑道。
“有这两处营寨在,就无法尽全力。”曹休摇了摇头,对方在城外摆下三座营寨的目的,他自然能看得出来,或许没有多少兵马,但对攻城部队来说,却是一个心理压力,若不能拔除,就没办法全力攻城。
“那,不如再攻一次?”那将领提议道:“我等已经攻了一次,并被击退,若此时再攻,敌人或许会松懈。”
曹休闻言,心中一动,思索片刻后,点头道:“可!五更时再动手,此时对方必然心生戒备。”
“末将这便去安排!”将领点点头,下去安排。
夜色重新陷入寂静,那些并未退去的曹军将士潜伏在城外休息,如同黑暗中潜伏着的野狼一般盯着自己的猎物。
这般一直持续了许久之后,五更时分,天将明未明,哪怕是关中将士也不免生出几分困顿,而原本已经退去的曹军不知何时,又如幽灵般摸上了营寨,这一次,两座营地的将士没能守住,就如同曹休身边那将领所说的一般,挡住一次之后,心中难免生出了松懈之感,如今再来一次,又选在此等时候,两座剩下的营寨都被曹休攻破,不过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曹休带来的,可是军中挑选的精锐,但为了拔除这三枚钉子,折损近五百,接下来的攻城战又要战死多少?
这才是第一仗。
熊熊的火光中,中牟方向有人开始往这边射箭,但曹休已经带着人推走了,中牟城想要攻下可没有营寨这么简单,自己拔除营寨的任务已经完成,曹休不准备在此多做逗留。
相对于双方投入的兵力来说,三座不足百人的营寨被对方偷袭烧毁并不算太大的事情,甚至连波澜的算不上,但对于中牟来说,这三座卫营的失陷意义却很大,代表着曹军接下来攻城的话,将不会再有半点后顾之忧,能够全力攻城了。
重新设立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天色亮起,曹军的先锋军已经抵达中牟,接下来的战争,或许就是枯燥而惨烈的守城战了,以中牟的守军兵力来说,也不具备跟敌军出城作战的实力。
这一次曹军打头阵的是李典,在抵达中牟之后,并未立刻下令攻城,而是将此前在这一带屯驻的将领叫来,了解中牟的详细信息。
作为边城,也是最前线,中牟的防御兵力余昇足足给了五千,这也是中牟敢四处设立营地、卡哨的原因,兵力上,中牟是很充足的。
“真有五千?”李典皱眉,看着地图上中牟四周的山川走势,有些不信,虽然是两家交界之处,但中牟四周一片坦途,绝非战略要地,根本没必要屯驻这么多兵马才对。
“将军,末将曾亲眼看到那守将带了五千人马出城搦战。”一名将领连忙解释道。
虚张声势!
在对方说出这话的时候,李典心中瞬间了然,此前曹军在这边布置的人马虽然不少,但也就两三千人,对方一下子把五千人拉出来,却并未交手,只是吓退了这边后,就回城了,真有五千兵马的话,反而没必要都拉出来给敌人看,这分明就是对方虚张声势,这几个将领还真被人家给唬住了。
心中感叹一番之后,李典看向众将道:“我军初来,将士疲惫,不宜立刻作战,诸位且去立下营寨,多派斥候游弋四周探查敌情。”
“将军,不知我等该何时攻城?”一名将领询问道。
“不急,且让将士们休息几日再说。”李典笑着摆摆手道。
“喏!”一众将领虽然不解其意,却也没有多问,各自领命离去。
另一边,中牟守军眼看着曹军赶来,还先一步拔除了他们立在城外的营寨,已经做好死战准备,谁知曹军抵达后却并无立刻攻城的意思,第一天安营扎寨还好说,但第二天也不见动静,第三天也没有出兵之意。
守城将士一时间有些摸不准头脑,这曹军气势汹汹的过来,怎的也不见有任何动作?
怀着这样疑虑的守军将士,却不自觉的放下一些警惕,而李典等的显然就是这个时机,在中牟守军不明所以时,第四日黎明时分,李典突然带着人马杀到,哪怕守军及时做出了反应,却也没能挡住曹军精锐的进攻,在坚持了两个时辰之后,随着曹军源源不断的杀入城中,守军终于难以支撑,开始撤走。
李典猜测的不错,中牟不但没有五千守军,连两千都没有,中牟城破,曹军首战告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