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wpvy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問鼎森羅 線上看-673 森蚺家的大丑(?)推薦-puwj4

wpvy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問鼎森羅 線上看-673 森蚺家的大丑(?)推薦-puwj4

問鼎森羅
小說推薦問鼎森羅
“哎呀,我的妈呀,真丑。”
睡醒之后的小猫咪,在看到了万航设计奇葩机器人,有一种想要把自己眼睛都挖掉的冲动。
“反正开这玩意儿的是我,又不是你们。”
万航这个时候正坐在一个特殊的椅子上面,这个椅子上面镶嵌了时间晶体,还专门进行了特殊的加固。
使用问鼎森罗能力变成食铁兽,就能够和这台机器进行结合,从而让万航成为核心中枢。
“我还以为你想要搞个漂亮的玩意儿。”小猫咪看了半天,然后又啧啧的摇了摇头,“真丑。”
“我也想啊。”万航翻了个白眼,“但搞漂亮点,这丫的虽然勉强能走两步,但没法实战啊。”
如果搞得漂漂亮亮的,那动一下还真没问题,毕竟这里的材料本身就不错。但问题这货大概率也就只能当个大铁架子了。
“最重要的是,我对付不朽者准备的秘密武器,没地方安排。”
是的,这个基地不仅仅只是一个基地或者万航的武装,它更是万航制造的对不朽者的秘密武器。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万航也不会火急火燎的对其进行改装。
“抵抗不朽者的攻击肯定是够了。”三蛋拍了拍墙壁,她刚刚到下层去检查传动杆去了。
“不不不,太肤浅了。”万航摇摇头,“你们是没看到啊。那个不朽者战斗起来,攻击力可能也就大师的水准,甚至可能还有不如,反正我这边是能够周旋一二的。这货最麻烦的是生存能力。反正我觉得我们几个加起来,恐怕都没办法置他于死地。”
不朽者的雾化能力实在是太犯规了,哪怕是万航想到了“音波”这个手段,但还是没办法给予有效杀伤。
“声音这玩意儿,就不适合在开阔地带作为攻击手段,但如果是在密闭范围内的高频震动,这应该就没有问题了。”万航嘀咕着自己想到的解决方案。
“我觉得水流应该也有用。”三蛋觉得自己应该也能打。
“这怕是不成。我曾经把这货炸到了化粪池中,但他还不是生龙活虎的?”
万航之前已经把自己对付不朽者时候的情况说给了三蛋他们听。
但想要对付这货,还真不是容易的办法。
“那这玩意儿怎么应对不朽者?”小猫咪凑到了屏幕上。
“嘿嘿,就是这个了——”万航指了指自己专门添加的秘密武器……
**
“万航用‘侍鬼角’从宋家那边拿到了一批特种材料?”
万航这边的消息,外界不可能没有关注。
在万航这边修复基地的时候,和家这里也拿到了万航的消息。
“侍鬼角……啧啧。”和叔蘅撇了撇嘴。
“月之民对这东西好像不怎么感兴趣,不过我听说江委员长那边好像也拿到了一份材料。”和仲辉也说出了自己这边的消息。
“至于嘛,侍鬼又不是没遇到过。前几天外面还有侍鬼捣乱呢。”和叔蘅扯了扯嘴角。
“听说这一次好像不一样。”和仲辉摇摇头,“我也拜托我这边的人脉去调查,但江委员长跟宋家都不肯透露。”
“哼,那个万航还以为自己傍上大腿了呢。”和叔蘅轻蔑的冷哼了一下。
“这事情有些不对。江委员长把废弃基地都送给了万航那家伙。”和仲辉摸着下巴,“卫家那边听说也出乱子了。”
“……不会是火星人真的要来了吧?”和叔蘅最初对于这种消息是嗤之以鼻的。
但现在听到了自己兄弟的话语,和叔蘅忽然觉得,这火星人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会到玄武市来。
“这方面咱们静观其变就好了。”和仲辉想了想,“反正老爷子那边就给了一个说法:让咱们跟月之民行动。”
“高,实在是高!这招好!”和叔蘅也是眼前一亮。
对于火星人最紧张的,其实应该是月之民。
倒不是说火星人不可怕。只是对于地球人而言,只有经常和火星人战斗的月之民,才知道这群“被放逐者”的可怕。
不然,就算是再怎么描述“XX是多么可怕”,没有亲身体验的人依然会缺乏实感。
但就算不知道火星人的强大,和家也知道月之民的强大,所以这种事情,在站队的时候选择月之民,那准没错。
和叔蘅想了想:“那宋家那边呢,我听说宋家的那位,可是拿出了不少的材料,好像是想要帮那个万航修复基地。”
这件事情出面的其实是宋家的大小姐。但谁都知道,没有老爷子的默许,宋家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特种材料。
要知道,这些材料如果全部用来制作玄机的话,那都是极好的东西。
“嗯,恐怕江委员长是想要借助万航的力量来对抗外敌了。”和仲辉分析道,“如果求助月之民的话,就算能够解决问题,月之民的势力范围和话语权无疑都会大增。而万航这小子羽翼尚浅,风险也小。而且如果不是万航,谁知道那块铁疙瘩能够修复得这么快。”
“问鼎森罗,这能力真作弊。”和叔蘅摇摇头,语气中却带着几分羡慕,“这能力还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到。”
……
“这玩意儿……神奇,真是神奇啊。”
宋家的老爷子,这个时候也正看著作为交易一部分,被万航送过来的一根侍鬼角。
这不是普通的侍鬼角,而是能够让人化身成为侍鬼的东西。
如果不是这么有分量的东西,宋家又怎么可能鼎力相助,还帮万航搞材料?
作为格物师,他对这种装置可以说是兴趣浓厚。
宋老顿了顿:“那是我以前为老朋友的徒弟打造的,我好像也是因为这事儿才跟那家伙闹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