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7r8s9人氣都市言情 宿主 ptt-第四百六七節 堅壁清野熱推-anuk8

7r8s9人氣都市言情 宿主 ptt-第四百六七節 堅壁清野熱推-anuk8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副官有些犯难,他颇为畏惧地看了一眼雄鼻左臂铠甲上的统领纹章,犹豫着说:“阁下,我没有质疑您命令的意思,也不想违背狮王陛下的意志。可是……只有一天时间实在太短了,而且城里很多人恐怕不愿意离开。他们……”
雄鼻挥了挥手:“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必须无条件执行。狂鬃城绝大部分人都是平民,他们会服从命令。至于那些拒绝配合的家伙……呵呵,就交给我来处理。”
听到这话,副官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躺在地上的无头尸体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些豕人凶狠又野蛮,他们连城主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匆匆转身离开前往城内安排任务的时候,副官脑子里忽然涌起一个非常古怪的念头。
“说不定龙族真的可以统一整个北方大陆,将所有部族聚拢起来形成唯一族群。到那个时候,再没有战争,再没有族群纷争,所有人都会敬奉唯一的王。”
错了,那不是王,而是真正的皇帝。
……
大规模迁移这种事情从来都很困难。
雄鼻让人赶制了上千个铁皮话筒,狮族副官第一时间召集城卫军各级军官,简单说明了情况,并出示加盖了狮王印鉴的密信。
整个狂鬃城陷入了紧张又混乱的动荡之中。
龙族步兵和狮族城卫军每十人为一个小队,挨家挨户的砸门。队长手持话筒,重复着单调却充满死亡威胁的命令。
“这是狮王陛下和龙族摄政王殿下共同签署的命令:狂鬃城所有居民现在就离开城市前往北方。你们有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从北门离开城市,沿着大路走。别担心,沿途会有人接应你们。”
“只允许携带粮食和衣服,尤其是粮食。”
“快走,现在就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驱散行动从城市北面和南面两侧开始着手。雄鼻把工作重点放在南面。那里加派了一倍以上的士兵,师宏身边的副官也很配合,他是个明白事理的聪明人,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做出何种选择。
平民基本上没有太多财产,他们真正值钱的东西就是土地。他们或许不太相信龙族人对战争的宣传,却不会拒绝来自同族的劝告。
陆陆续续有人从北门离开城市,前往北方。
他们看到很多城卫军正挥舞着钢凿和铁锤拆除城墙。那是从墙顶开始,把砖石一块块撬下来的做法。速度虽有些慢,但需要拆除的部分其实不多,用不着全部推平,只要在城墙内外开出一条坡状通道就行。
不是所有人都会老老实实服从命令,“顽抗者”这个群体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会存在。
雄鼻的处理办法很直接————直接让人劈碎拒绝迁移屋主房内的木质家具,用火点燃。
这一招很管用,抗拒者立刻知道这绝不是自己口头上抗议就能得到通融。他们当中的聪明人会立刻服软,带上家人和生活必需品匆匆离开。性子执拗的会当场冲过来想要以武力抗争,他们的结局不外乎是被士兵们蜂拥而上,结结实实揍一顿,然后才会变得老实。
迁移者们通过城市北门的时候,看到了挂在城门正上方的尸体和人头。
很多人都能认出那是城主师宏。从此,他们心中对迁移这件事再无怀疑,彻底失去了腹诽和不满的心思。
无论怎么劝说就是不肯搬离的人也有。对付他们就更简单。雄鼻下令:直接杀掉,砍头示众。
血腥的残酷手段彻底压制了混乱。至下午,狂鬃城内的所剩的居民已经寥寥无几。被扒开的城墙坡道被踩踏得沉下去十几公分,城内到处散布着垃圾,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冬末的微薄阳光笼罩着这座已被遗弃的城市,光线在静默中逐渐淡去,夜幕统治了一切。
按照天浩与狮王共同签发的命令,咆哮城以南所有狮族城寨全部北迁。狂鬃城只是其中之一,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士兵们开始城内放火。
带不走的粮食要么焚毁,要么扔进粪坑。所有水井灌入肮脏的排泄物,再用石块和泥土封死。
雄鼻在执行命令方面做到了极致,确保白人占领军无法从这座城市得到任何补给,无法得到哪怕一颗粮食。
……
两天后,莫尼奥子爵率领先头部队抵达了狂鬃城。
城门敞开着,看不到一个人影。
走进去,眼前是一座死寂的城市。
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看情况应该是发生过一场遍及全城的大火。在一座座废弃的建筑物之间,偶尔可以看到穿在木杆上倒竖的巨人尸体。他们死状恐怖,脸上凝固着惊恐和挣扎的表情。残忍的刑罚与金雀花王国对付暴乱平民没什么两样,都是把长长的木棍一头削尖,从受刑者的屁股中间插进去,从他们的嘴里伸出来。
这一切让莫尼奥子爵及其手下目瞪口呆。
早在几天前,外派的斥候就传回消息,他们发现了狂鬃城的位置。虽然因为语言方面的障碍,不知道这座城市的具体名称,但大致上可以估算出城市规模和人口。
这意味着一大笔财富。
“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那些该死的巨人在哪儿?”
莫尼奥子爵感觉快被活活气疯,这不是他想象中应有的场景。他不排斥战斗,甚至应该说是非常喜欢。最值钱的战利品就是巨人战俘,可是现在,这里连鬼影都看不到。
副官走上前,低声劝道:“将军,巨人们显然是得到消息逃跑了。请您息怒,这种事情其实很正常。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件好事。您想,他们只会逃往北方,所有的巨人集中在一块儿,到时候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子爵怒气冲冲的脸上稍微变得缓和,他阴沉地点点头,算是对副官的话勉强认可。
“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士兵们的想法永远与大人物有区别,他们可不管什么所谓的“正义战争”,也体会不到大人物对北方土地的强烈渴求。进驻狂鬃城后,金雀花王国的士兵立刻开始了搜寻,他们没有放过任何角落,在大火燃烧后的废墟中寻找所有值钱物件。
所有能与“艺术”两个字扯上关系的东西都很值钱。
北方巨人野蛮又愚昧,这早已成为所有白人的共识。然而野蛮有野蛮的好处,最值钱的就是巨人本身。他们的头颅可以制成标本,在市场上售价高得惊人。
废墟中每挖出一具死者遗骸,都会引起白人士兵们疯狂的欢呼。他们以抽签或约定的方式对这些尸体进行分配,主要是骨头,尤其是关节粗大的腿骨。只有这个部位打磨而成的珠子最光滑,质感最佳,也最值钱。
莫尼奥子爵和高级军官们却对城内的现状感到不满。
狂鬃城附近没有河流,所有用水均取自地下。分布在城内的水井很是明显,却因为被各种杂物填塞导致无法使用。莫尼奥子爵尝试过命人进行疏通,工兵挖了几下就表示工程量太大,如果想要长期驻留在这座城市,那么为此花费精力倒也说得过去。可如果只是临时驻扎一晚,就根本不值得为此投入,还是使用随身携带的饮水更划算。
子爵选择了废弃的城主府作为行营所在地。虽然缺水,厨子还是想方设法熬了一锅浓汤。主料是从锁龙关带来的冻羊肉,加上切碎的胡萝卜和土豆,吃的时候再加上少许燕麦,就是一碗很不错的糊汤羊肉。
唯一的缺憾就是面包,又干又冷又硬,正常做法应该是放进烘炉再次加热,可是北方巨人显然不懂得这玩意的作用,他们也不把面包当做主食。
莫尼奥不喜欢直接在旺火上烤出来的热面包。那样做只会让面包带上一股浓烈的焦糊。
晚餐过后,他伏案疾书,向正在后面跟进的主力部队发出信函————必须让艾尔肯侯爵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尽快从锁龙关调取更多的后勤物资。
子爵是一名优秀的将军。他在以前的战争中多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坚壁清野,所有人员撤退,焚毁所有带不走的物资,让入侵者无法就地得到补给,甚至连饮水也不行。
北方巨人不都是些野蛮且没脑子的家伙吗?
是谁让他们这样做的?
脚下这座已经占领的城市是这样,下一座城市是否仍然如此?
这些问题是如此令人感到厌恶,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莫尼奥子爵第一次觉得这场战争本身远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尤其是身材高大的巨人对手,他们很精明,根本不是教廷宣扬的那么愚蠢。
我们对北方大陆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带着这样的遗憾,子爵闷闷不乐脱衣上床,很快进入了梦乡。
……
西北方向。
维京王国的军队已经占领整个峡谷通道,沿途建立了一系列补给站点。
弗拉马尔是个谨慎的人,他对后勤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战斗本身。从锁龙关出发到现在,平均按照每两天脚程建立一处补给营地的方式,他在沿途设置了大大小小多个补给站。平均每个站点驻留一千至两千人计算,留守的兵力不会对战局造成太大影响。
站在盘陀江边,望着滚滚而去的江水,弗拉马尔微微有些失神。
之前那一战是如此惨烈,令他记忆犹新。
尽管北方巨人的骑兵已被包围,却没人下马投降。他们宁愿战死,甚至在明白局面已是必死无生的时候发出最后冲击,一对一的打法,凶悍到极点。
大约有两千多人从山谷通道逃走。打扫战场的清点结果,弗拉马尔得到了一千多匹北方战马,还有多达六千具以上的尸体。
在南方,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就算是死掉的巨人也很值钱。
弗拉马尔不这样认为————随着锁龙关被攻占,战争持续,“巨人尸体”在战利品当中所占的份额会越来越大。物以稀为贵是永恒不变的商业规律,以最常见的“巨人骨珠串”来看,肯定会因为大量同类商品涌入市场,导致价格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一落千丈。
另外就是巨人头颅制成的标本。
越是明白这个道理,弗拉马尔就对活捉巨人俘虏抱以更强烈期盼。
很幸运,士兵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从尸堆下面发现了二十多名受伤的巨人。他们有些是在进攻路上被炮火震晕,有些受了重伤无法动弹。
弗拉马尔很高兴,他给予了这些战俘最高礼遇————上等的白面包、奶油蔬菜浓汤、新鲜的炖肉,还有足量的葡萄酒。
战争胜负的关键在于人心,当然军队和武器装备也很重要。
之所以重视这些巨人俘虏,是弗拉马尔觉得想要打赢这场战争必须从他们当中发掘“自己人”。包括自己在内,白人对北方一无所知。奸细的确是一个民族的耻辱,作为侵略者却迫切需要这类人。那意味着更丰富详细的情报来源,对整个战局更正确化的综合处理。
语言不通是硬伤!
没人能看懂北方巨人使用的方块形文字。为此,弗拉马尔无数次在背地里咒骂该死的圣主,为什么不能把文明光芒稍微播撒哪怕一点点到广袤的北方大路上。字母是如此美丽,偏偏北方巨人的方块文字是如此丑陋……好吧,这大概就是他们之所以愚昧野蛮的原因。
手势表达是彼此沟通的基础。弗拉马尔以微笑加优待让被俘的巨人们明白了什么叫做“善意”。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
交流的第一步,从彼此的名字开始。
鸡黄、哼重、泼上、味宫、涌舔、罐中……巨人的发音是如此拗口,弗拉马尔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标注音节。当然除此之外还是得到了一些收获,通过与战俘们的手势比划,加上在纸面上画图,弗拉马尔知道北方大陆上有多个以野兽为信仰的“巨人国家”存在。
被自己打败的这支军队属于“虎之国”。
(推荐了了一生的新书《失忆之王》,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残缺记忆,能否开启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