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j39md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ptt-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2ihh1

j39md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ptt-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2ihh1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陈正泰略一沉吟:“已看过了。”
其实关于越州来的奏疏,吹捧李泰的内容是常态。
陈正泰也不知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硬要他找一个理由,或许是因为李泰和他们臭味相投吧。
不过陈正泰不喜欢李泰,倒不是因为他和李泰关系不亲近,陈正泰凭借的是一种直觉,觉得李泰这个人不真诚。
一个不真诚的人是没有感染力的,或许后世网络之中,人们总是吹捧着那些所谓的奸雄或者小人,可实际上,这样的人给人一种疏离感,哪怕他再如何如沐春风,再如何亲切,再怎样将厚黑学玩得炉火纯青。
陈正泰深信不疑的是,任何一个如流星一般划过历史夜空的英雄,都会一种特殊的感染力。
诚如李世民这样的,李世民也会有帝王心术,也有自己的心思和手段,可他抒发感情时,同样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他能让身边程咬金这些人,一眼能看穿他的情感,继而为李世民效死。
即使这个人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一直很是温雅,可这些永远都是表层的东西!
若内里,你永远猜不透的人,真的会有人会为这样的人卖命吗?
没有人会为一块冰冷的石头去死!
你骗不了他们的!
李世民凝视着陈正泰,他已经将陈正泰视做自己的亲信,自然而然,也愿意去听取陈正泰的建言:“正泰以为,青雀如何?”
陈正泰收起自己的心思,口里道:“越王师弟熟读四书五经,我还听说,他作的一手好文章,实为人杰。”
李世民犹豫道:“只这些吗?”
陈正泰道:“他在扬州,视百姓为肱骨,关心农桑,赈济灾民,深受江南百姓爱戴……”
李世民摇头,打断陈正泰:“你当知道朕要问你何事,朕要询问的是,太子和李泰,谁可以承大统?”
这似乎是李世民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
当李世民说出自己的心意时,陈正泰则是吓了一跳。
他一直以为,李世民将李泰摆在重要的位置,只是想借用李泰来遏制李承乾!
可哪里想到,在贞观四年,李世民就已生出过这样的念头。
陈正泰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恩师居然还在打这个主意?
陈正泰原以为,李承乾既立为了太子,那么至少现在的地位是稳如泰山的。
后世许多研究历史的人,也都认为只是李承乾自己过于敏感,所以自暴自弃,令李世民失望,最终这才将李承乾逼迫到了造反的地步。
可细细思来,若不是早有一丝这样的念头在李世民的心头盘桓不去,何至于到父子反目的地步?
只是现在摆在陈正泰面前,却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极力支持太子,当然,这样可能会起反效果。
原本陈正泰和李承乾之间的关系就不请不楚,这只会给李世民一个你陈正泰支持李承乾,完全是出于私心的观感。
而后一种选择呢?
只在一瞬间,陈正泰的心已经千回百转,此时笑着道:“现在来看,太子不拘一格,而越王师弟老成持重,都是继承大统的好人选。只是恩师尚在壮年,现在思虑此事,是否……”
这话说的很中肯,只是……
李世民摆摆手,笑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何况朕只是和你随口闲言而已,你我师徒,不必有什么避讳。”
说着,他一口酒下肚,继续凝视陈正泰:“朕看你是还有话说。”
陈正泰颔首:“学生斗胆,猜测一下恩师的心思吧。恩师其实挑选的不是太子和越王,恩师其实是在做一个选择。”
“嗯?”李世民意味深长地看着陈正泰,不禁微笑:“什么选择?”
陈正泰道:“倘若恩师以为天下安定,只要我大唐沿袭隋制,便可使我大唐享万年江山,则越王李泰最合适,越王是墨守成规之人,他好就好在老成持重,他日若能克继大统,定是萧规曹随。”
“可若是恩师以为,若是继续沿袭着隋制亦或者是此时的方法走不通。那么太子为人坚韧,行事果决,不轻易受人摆布,这样的性子,却最合适大刀阔斧,使我大唐可以焕然一新。”
李世民哈哈笑了,不得不说,陈正泰说中的,正是李世民的心事。
这桩心事一直藏在李世民的心里,他的犹豫是可以理解的,摆在他面前,是两个艰难的选择。
是像魏晋时期一样,依靠着世族继续治天下吗?还是改弦更张,做出一个新的选择?
当然,这个新的选择,会酝酿极大的风险,它极可能会像隋炀帝一般,最后让这天下变成一个巨大的火药桶。
两个儿子,秉性不同,无所谓好坏,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在后世,人们总将李世民在儿子的选择上,视作是维护自己统治的权术。
可实际上,他们还是太小看李世民了!
一个常胜不败的帝王,在位期间扫清了一切敌人,军中充斥了关于他的传说,所有的将军几乎都是被他提拔起来,百姓们在当时对他敬若神明,一个这样的皇帝,会忌惮自己的儿子?
说的再难听一点,他李承乾或者李泰,配吗?
李世民有着更深沉的考虑,这个考虑,是大唐的国体,大唐的国体,本质上是沿袭了隋朝,虽是皇帝换了人,功臣变了姓氏,可本质上,统治万民的……还是这么一些人,从来没有改变过。甚至再把时间线拉长一些,其实大唐和大隋,再到北周、北魏、西晋,又有什么分别呢?
李世民知道,沿袭这样的国体,是可以让大唐继续延续的,只是延续多久,他却无法保证。
内心深处,他希望大刀阔斧地去改,只是现在天下刚刚安定,人心还未完全依附,百姓们对于李唐,并没有过于深厚的情感。
江南还怀念着南朝的美好时光,关东的士族们只要把持着自己的利益,无论谁来做天子,他们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能选择稳定,做出让步。
在李世民的计划里,自己当政时乃是一个过渡期,而大唐何去何从,需要自己的儿子们来解决。
因为到了那时,大唐的法理深入人心,皇族的权威也渐渐的壮大。
倘若选择李承乾,那么等于是选择另外一个隋炀帝,只不过,隋炀帝失败了,身死国灭,而李承乾能成功吗?
李世民手指轻轻地敲打着酒案,殿中发出了轻微的拍击声,此时师生和君臣俱都无言。
陈正泰其实不想说中李世民心事的,可他总在自己面前叽叽歪歪,一下子说李泰好,一下子说李承乾好,好你大爷,烦不烦啊?
现在话说开了,陈正泰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了。
李世民则目光落在酒案上的烛火上,烛火冉冉,那团火就犹如胡姬的舞蹈一般的跳跃着。
其实唐朝人很喜欢看歌舞的,李世民宴客,也喜欢找胡姬来跳一跳。不过许是陈正泰的身份敏感吧,师生一起看YAN舞,就有点父子同上青楼的尴尬了。
可没了舞蹈,只二人相顾饮酒,一旦话题陷入了死胡同,就不免显得尴尬了。
李世民不吭声,陈正泰索性也不吭声,一口酒下肚,只细细品味着这温热的黄酒滋味。
良久,李世民突然道:“朕在想,若隋文帝立的乃是其他儿子,大隋还走得通吗?”
陈正泰想也没想就回道:“历史无法假设。”
李世民轻笑颔首,也觉得自己这样问有点搞笑了,他是一个有伟略的皇帝,其实不适合有假设这种东西!
陈正泰又补上了一句:“可是恩师却在创造历史。”
李世民轻叩酒案的手指停了:“朕徘徊在这路口,觉得前路难行,似乎哪一条路都是荆棘丛丛。”
“学生有一个主意。”陈正泰道:“恩师很久没有见到越王师弟了吧,扬州发生了水患,越王师弟尽力在赈济灾情,听说百姓们对越王师弟感激涕零,扬州乃是运河的终点,自这里而始,一路顺水而下,想去扬州,也不过十几日的路程,恩师难道不想念越王师弟吗?”
李世民听到此处,不禁动容,他眼中眸光越发的意味深长起来,口里道:“朕去扬州看一看?”
陈正泰轻笑道:“烟花三月下扬州,有什么不可。”
此时正是三月啊。
李世民细细咀嚼着陈正泰蹦出来的这话,竟觉得很有诗意。
不过他对此习惯了,可随即,他摇头:“天下人都可去扬州,唯独朕不可以。”
“这是何故?”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因为隋炀帝死在扬州。”
陈正泰:“……”
是啊,隋炀帝去江都,也就是现在的扬州,成日在那夜夜笙歌,某种程度而言,扬州已经成为了后世东莞一般的传说。李世民若去,就算是没有是非,也要惹出无数流言蜚语来。
陈正泰却是压低了声音道:“恩师何不私访?一来,可见一见越王。二来,也见识一番江南风光?”
不得不说,陈正泰的提议是十分有诱惑力的。
李世民确实颇有些思念儿子,而对于巡视自己的疆土的心思,也对他很有吸引力,再说私访的确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陈正泰又道:“到底何去何从,以恩师之能,定会有定见,恩师的脚下有千万条路,不去看一看,如何知道深浅呢?”
“越王师弟在扬州,节制二十一州,据闻他每日日理万机,操劳民政,行的乃是善政,现在天下安定,恩师见识一番越王师弟的手腕,又有何不可呢?”
李世民更是动心了。
太子锐意进取,却不够稳重,越王呢,非常稳重,江南的世族和官吏,赞不绝口。
陈正泰希望他去扬州看看,见识一下又何妨呢?
只是前头有隋炀帝浩浩荡荡的下江南,引发了亡国之祸,对于李世民而言,对此事却还需尤其的谨慎。
他沉吟片刻:“太子可以监国吗?”
陈正泰道:“有房公的辅助,想来是可以的。”
李世民颔首,所谓的辅助,其实就是所有的事都甩给房玄龄,房玄龄是个很稳妥的人,可以胜任,也可以信任。
李世民随即就问出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道:“如何做到掩人耳目?”
陈正泰倒是思路活跃。一下子就为他想好了,便道:“恩师可敕命学生巡扬州,学生光明正大的带着卫队出行,恩师再混入队伍之中,便足以掩人耳目,而对外,则说恩师身体有恙,暂不视朝,百官定不会见疑。”
李世民长长的舒了口气:“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三月,转瞬就要过了,要着紧。不过,朕再思量思量。”
…………
李承乾火冒三丈的寻到了陈正泰。
他是第一个听到这消息的。
李承乾一把揪住陈正泰的衣襟,带着火气道:“你疯啦,居然教父皇去见李泰?李泰那个小子,最擅长的便是甜言蜜语,等父皇见了他,将他召回长安怎么办?我辛辛苦苦在二皮沟经营,谁料你竟在背后做这样的事!”
陈正泰将李承乾的手打开,很是严肃道:“师弟,我叫你来,就是商量这件事。恩师是一定要去扬州的,一日不去扬州,他就无法做出选择,你以为恩师的心思是什么,是他更喜爱你,还是喜欢李泰?”
这一句话,却是将李承乾问倒了。
陈正泰正色道:“恩师是在这天下的未来做出选择,我来问你,未来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哪怕你说的天花乱坠,恩师也不会相信,恩师是什么样的人,就凭你这三言两语,就能说通了?。再者说了,这朝中除了我每一次都为你说话,还有谁说过太子好话?”
“倒是程世伯他们是欣赏你的,可是他们能说出个什么来?那侯君集见了恩师,便哭着说太子实在太勤勉了,你说,就这么一群货色,你指望恩师信他们的话?那江南的大儒,还有越州、扬州的刺史们,哪一个不是才高八斗,口吐芬芳?你看看他们是如何上书吹嘘李泰的?”
陈正泰的一番话,令李承乾顿时耷拉着脑袋。
陈正泰亦是有些无奈,最后咬牙切齿地道:“论嘴,我们永远不会是他们的对手,论起写文章,他们随便挑一个人,就可以打我们一百个,就这,还有的剩。太子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现在太子在二皮沟经营,这是好事,可是你做的再多,也不及人家说的更好听。你努力所做的一切,恩师是看在眼里的,可又如何呢?难道现在,你还没有想清楚吗?”
“那么……”李承乾老实了,乖乖给陈正泰端来了一盏茶,笑嘻嘻地道:“孤方才是言语冲动了,那么师兄为何要怂恿父皇去扬州?”
“有一句话,叫不到黄河心不死,恩师必须得去扬州一趟,只有亲眼见识,才能促使他下定决心。”陈正泰深深地看了李承乾一眼,眼中有着真切:“我是在赌,赌的是李泰那个小子根本就是绣花枕头,是个草包,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李承乾恍然大悟道:“懂了懂了,这样说来,倒是劳师兄费心了,哎呀,师兄,你靴脏了。”
陈正泰一听,连忙自己的靴子收回去,然后道:“师弟何出此言,你从前不是这样的啊。”
“啊,啊……”李承乾这才反应过来,叹了口气,苦笑道:“前些日子做乞丐有些习惯了,咳咳,是不是感觉我和从前不同了?做人嘛,要放得下身段。”
陈正泰一时无语,这狗东西,难道还给人擦过靴子?
这就有点不要脸了,入戏太深了吧你。
不过有一点,陈正泰是很佩服李承乾的,这家伙还真能深入底层上了瘾。
陈正泰对李承乾的确是用着真心的,此时又不免耐心地交代:“若是此番我和恩师走了,监国的事,自有房公料理,你多听听他的建议,采纳就是了。该上心的还是二皮沟,国家处理得好,固然对天下人而言,是太子监国的功劳,可在陛下心里,是因为房公的本事。可只有二皮沟能繁荣昌盛,这功劳却实是太子和我的,二皮沟这里,有事多问问马周,你那买卖,也要尽力做起来,我瞧你是真用了心的,到时咱们筹款,上市,融资……”
李承乾很认真的点点头,他明白陈正泰的意思,不过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陈正泰:“师兄,孤若说,现在办的事,并非是为了挣大钱,你信吗?”
“嗯?”
“我真的想帮一帮他们。”李承乾想了想,深吸一口气道:“我承诺过他们的,男儿做了承诺,就要讲信用,他们相信我,我自也要尽力而为。我不是可怜他们,我只是痛恨我自己,痛恨朝廷!我是太子,是储君,每日锦衣玉食,有万千人伺候着!”
“可是这些有手有脚的人,竟只能沦为乞丐,这是谁的过失呢?我不过是弥补一些自己的罪过而已,代自己这个太子,代这个朝廷,哪怕力所能及,未必能让他们大富大贵,可若能让他们挣一口饭吃,便也值了。”
说着,李承乾眼眶竟有些红。
乞丐做久了,才知流离失所,朝不保夕的苦,才知别人的艰难,这是从前的李承乾所不能体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