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ob22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第1453節-驅逐熱推-ql0f3

fob22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第1453節-驅逐熱推-ql0f3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哥俩好啊!对瓶吹啊!
六六六啊!吹一箱啊!
八匹马啊!换白干啊!
……
火锅就是要一个气氛,在没有唱K的时代里,火锅与麻将并称夜生活的双雄。
“那些家伙怎么还在闹腾?”
叶潼趁着放水的机会,偷偷看了一眼。
一道沙袋墙内外,恍若两个世界。
一个是光明的狂欢,一个是黑暗的安静。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却用来鄙视对面的灯塔。
这样的光明,不要也罢!
大半夜的不睡觉,还在那儿瞎折腾,这是要修仙吗?
“都快10点了,还没消停?”
啤酒喝的多,也容易多次放水,跟过来的陆三虎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作陪的经理与他俩来了个三人行,说道:“没关系的,等天一亮就赶人,不走就烧帐篷,有本事睡露天,蚊子会帮我们咬死他们。”
这一次,施工方的领导层意见完全达成一致,坚决赶走这伙不帮忙还倒添乱的家伙。
自开工以来,这个动物保护组织给施工方造成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人民币,而且还不算平时的连吃带拿,简直快成了附骨之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容忍了,抓住这次机会,一定要强硬的赶走。
“这些家伙会听话吗?”
扎布看沙袋墙外面的动静,估摸着这些死洋鬼子多半不会老老实实的乖乖就范。
很有可能会再折腾一两天,才会不情不愿的离去。
“我们会教他们的。”
作陪的经理自信满满,不就是套路嘛,华夏人最不缺的就是套路。
毕竟几千年下来,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对手,一!个!都!没!有!!!
李白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说道:“你们说,用高音喇叭给他们放黄冈密卷解题课件音频怎么样?要不学而思或者新东方,数学解题课件特别提神,我想他们会喜欢的。”
扎布、叶潼和陆三虎等人,齐齐一楞,顿时通体暴寒,明明身处热带,却冷的快要掉冰碴子。
真真儿的是恶魔在人间!
一般人哪里会想到这个缺德主意?
至于这般赶尽杀绝?
“这个主意好,我们原本想给对方单曲循环广播体操来着。”
作陪的经理一边着着酒嗝,一边露出英雄所见略同的笑容。
果然都是人才,个个会说话,主意又骚又靓,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却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们可以的!”
陆三虎还能说啥,当然是竖起大拇指,点赞!
那些洋鬼子听不听的懂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过程,那种酸爽让人一辈子都忘不掉。

天亮时分。
李白从宿舍里刚走出来,一阵新时代的气息扑面而来。
“……第九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原地踏步,走……”
大喇叭冲着沙袋墙外面,传到李白这里的余波,已经弱化了许多,那些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一个个眼歪口斜的正在怀疑人生,再也闹腾不起来。
无论换作谁,哪怕是精力再旺盛的小年轻,不眠不休的折腾了一宿,如今再遭到激情澎湃的广播体操配乐冲击,怕是整个人都快要不好了。
“嗷!~~这什么动静?”
“喵嗷!~”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陆三虎和兔狲“麻花”伸着懒腰从宿舍里走出来,彩钢瓦板房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两层彩钢瓦里面夹着一层泡沫塑料,既隔音又保温,尽管窗户没关,宿舍区前面还竖着一层施工隔离墙,也就是一层薄薄的彩钢瓦,将沙袋墙那里传来的动静削弱了不少。
施工方还给所有人发放了耳塞,这一晚上的好觉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
“都醒了吗?昨晚睡的好吗?来来来,一起去吃早饭,我们这里养了不少鸭子,还腌了许多咸鸭蛋,蛋黄特别红,油还多。”
昨天迎接他们的人事主任钟可为第一时间赶过来,招呼起来的人去用早饭。
这般热情和重视是理所应当,谁让叶潼和李白这些人刚一来,虽然没有解决问题,但是却解决了出问题的人。
今日一大早,施工方的华夏领导们就在摩拳擦掌,准备彻底了结与动物保护组织的恩怨,让他们有多远就滚多远。
《第九套广播体操》结束后,换成了残暴的数学老师讲高中数学题,仿佛每一个字都在咆哮,背后充满了浓浓的鄙视意味,背后的潜台词是:你们这些学渣再不努力,将来连搬砖都轮不到你们……
就是这个味儿,就是这个气势,既熟悉又让人怀念,满满的压迫感,犹如实质。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九年义务制教育与专业考试工厂的碰撞,结果不会有任何悬念。
东瀛教育界的偏差值幸亏没有被华夏照搬借鉴,否则会成为不知多少学渣们放弃努力的借口。
“是,是黄冈密卷?!”
听到讲题内容,陆三虎瞠目结舌的看向那位笑眯眯的经理,你们真的这么丧心病狂的干了?!
而且一上来就是考试界的“大伊万”。
这是多大仇?多大怨?
“嘿嘿,有几位工友家里的孩子正在读高三。”
那位作陪经理直搓着手,仿佛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现如今,哪家孩子不补课,不加料?
马无夜草不肥,如果照本宣科的读书,就这点儿快乐学习和轻松学习的量,恐怕连八本九本都进不去。

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们最后到底还是没能坚持下去。
广播体操和数学课件实在是太恐怖了,如同魔音贯耳,让他们几近崩溃。
这种精神上的摧残,远胜于肉体上的伤害。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忙着打包,拆除帐篷,准备撤离。
怨念自然是有的,但是他们又不可能真的去冲击华夏人的工地。
敢这么干的,绝对不是公益组织,反而会将动物保护组织的最后一层皮给扒得干干净净,从高高在上打翻到烂泥地里面,再踹上一百零八脚,让人不忍直视。
“这就走了啊!”
叶潼目送着动物保护组织成员们带着各自的行李,陆续爬上卡车,相继离开了宿营地,留下满地狼藉。
他颇有些遗憾,自己竟然没有机会表现一二,全程都在打酱油,尽管开了一枪,但是并没有起到关键作用。
李白医生却是搞事情成功,实在太能折腾了,接下来华夏施工方趁机一通操作猛如虎,就这样硬生生把动物保护组织给成功赶走了。
更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一行人抵达这里都还没有超过24小时,解决问题的效率快的让人匪夷所思。
他转过头,向换班陪同他们的施工方人事主任钟可为问道:“接下来,你们是准备上云爆弹呢?还是燃烧弹?”
动物保护主义者们都离开了,阻碍华夏人开启兰顿·霍克维尔宝库的障碍就只剩下那些蛇。
人心险恶,所以才难以应付,如果只是一群蛇,哪怕数量再多,依然很好解决。
其实从一开始,蛇群就不是最大的障碍。
动物保护组织的各种干扰和阻挠,就像枷锁一样牢牢捆住了施工方的手脚,使进度一度陷入了困境。
钟可为笑着说道:“或许会用到驱蛇药剂吧!这是一开始的方案。”
云爆弹和燃烧弹什么的,虽然见效快,但是太暴力了,容易引起非议,最好能够不伤害到蛇群,让它们自行离去,使施工方安全接触到宝库大门。
“那就用驱蛇药吧!反正已经没有了那些讨厌的家伙,我带来的人,或许能够提供一些帮助,陆先生,扎布先生,还有李白医生和邵博士,你们没问题吧?”
叶潼总算可以找到机会,让自己带来的人发挥出作用。
“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李白做了个OK的手势,他一个人就能够镇压群蛇,还不算上两个妖女。
陆三虎和扎布表示没有任何意见,李白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格代表他们。
昨晚给他们加餐本地特产蛇肉,还有什么可以置疑的,那不是傻么!
“没问题,我可以协助把握驱蛇药的用量。”
蛇类专家邵昕书博士不仅十分熟悉各种蛇类,对关于蛇类的药物也同样了解,自然能够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驱蛇药的用量若是过大,有可能会给蛇群造成一定的伤害,这个时候就需要专家来协助监督使用,让效果恰到好处。

当所有人以为困扰施工方的大麻烦将一去不复返的时候,还没过四个小时,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竟然又原班人马的跑了回来。
可是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反应有些奇怪,丝毫没有逾越雷池半步的意图。
灰头土脸的动物保护组织首领威尔斯·布莱克主动出面与华夏人交涉,并且带来了一个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