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2e13k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起點-第三三四章 姐姐對佐助的真實表露讀書-j7e0b

2e13k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起點-第三三四章 姐姐對佐助的真實表露讀書-j7e0b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正当佐助打算去追鸣人之时,空中一阵旋涡扭曲,艾尔芬从中跳了出来,具现出紫黑色巨人【须佐能乎】,神器锁镰【暗牙黄泉津】大力朝佐助甩出。
但艾尔芬的突袭没能命中,佐助十分轻松地一扭身体,带着六道之力雷遁的草薙剑往锁镰上一挑,便弹开了艾尔芬的一击相互分离。
“果然这程度的突袭无法奏效了呢,居然不选择跟随族人的愚蠢弟弟啊,这是姐姐我第一次向你提强制要求呢,陪我玩玩儿。”艾尔芬一边收缩巨人,变成笼罩身体的紫黑色光膜,一边淡淡说着。
“哼,看来姐姐不擅长打配合战啊,你应该在我准备攻击她们两个的时候出手的。你的部下白死了。”佐助转身说。
“佐助直接发动大招吓到了我,抱歉,不过你是不是太小看她们了呢?”
紫黑色的火焰冲破了佐助的雷击制造的烟尘。
佐助立刻在脑内更新了情报,因为通过各处战场战斗的情报,他知道六道之力使用得当就能够让查克拉支撑的术无效化,因此【雷遁·麒麟】中也融入了六道之力,即使【秽土转生】者,也能无需封印令其再起不能。看来伊格莉亚和格兰蓓儿展现出来的“不死性”不需要查克拉支持的样子。
其实伊格莉亚和格兰蓓儿没有任何不死性,只不过HP不低,还有补充手段,而且种族的死亡条件比较宽松。然而忍者联军没有取得这些人外种族特性的条件。
“【地狱之火【Hell Flame】】!”格兰蓓儿将自己魔法制造的黑炎融入了烈焰魔剑中,高高举起。
伊格莉亚的身形一分为六,抄着血红气息缠绕的神枪瞬间包围了佐助。
“幻术……不,止水哥的瞬身吗?”佐助戒备着四周。
之前他们有过一战,当时伊格莉亚垂死挣扎,竟当场复制了止水的能力。
伊格莉亚作为“二重幻影”能将一定数量的对象能力打包复制,完整使用,看似比写轮眼方便不少,可实际上弱点也很明显——
不过据观察施展程度还是取决于她本人实力,所以不必警戒实力强大存在的能力被完整复制,另外还有个极大弱点就是施展某人能力时会将那人的弱点一并展现出来,没办法靠自己和复制能力的优势进行互补,并且复制的时候还无法得知。甚至可以靠对自己和队友能力更加了解,来击倒使用队友或自己能力的伊格莉亚。
伊格莉亚的血继限界也不是没有应对之策,对六道佐助来说并非必须全力对付的对手。
“我愚蠢的弟弟啊,你该戒备的是姐姐我,不是吗?”艾尔芬从佐助身后抱住了他。为了骗过佐助的双眼,她不惜使用了【月读】。
“神枪,射杀他!”伊格莉亚所有身影立即将神枪刺向佐助。
“大神宣言(Gungnir)”通常被认为有必中的效果,伊格莉亚没有支配神枪的能力,强行御使自知无法发挥神枪的威能,可命中依旧比温卡沃兹的【须佐能乎·天之麻迦古弓】命中更好。
神枪上缠绕的血色气息是血龙眼血继的间接控血能力的显现,即使不能像传说某红枪那样因果逆转让过程配合收下心脏的结果,也只需要造成一点点擦伤,伊格莉亚便可以让人当场血爆。
佐助发动【天手力】移行换位瞬到包围圈外。
神枪马上一扭,就要刺中他。
佐助立刻展开【须佐能乎】的骨架抵挡。
伊格莉亚无法发动宝具真名,神枪击出的最大威力等同她的躯壳能够使出的最大力量和给予神枪的魔力加成总和,这自然不敌拥有六道之力的【须佐能乎】。
但只是一瞬展开的【须佐能乎】,并不完整,佐助的脚还站在地上。
“哈!”几乎就是下一瞬,格兰蓓儿将染得漆黑的烈焰魔剑斩向佐助方向的地面,霎时间大地被地狱烈焰包裹。
地狱烈焰中窜出一个浑身燃着黑炎的紫光身影,是包裹着等身大咒印紫色光膜的佐助。
艾尔芬看着一身炫酷“新皮肤”的佐助:“【天咒·威装·须佐能乎】,你也学会了啊。还用【炎遁·加具土命】做成了反伤甲中和了格兰蓓儿的火焰呢。明明我意料到可能有今天而作为藏招没教你的,看来不择手段是正确选项呢。”
佐助:“不择手段?哼,如果刚才鸣人没有去救父母和师父,你是不是会直接出现?”
艾尔芬:“正确。不过你对和我再见不意外吗?还是说…………”
佐助:“不,姐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被【秽土转生】的。毕竟凯可是有过几次单独击倒姐姐同伴的战绩了,如果没有复活的后路,你根本不会为了救同伴就冒风险前往那样的敌营。”
艾尔芬合眼笑了笑:“……看来你的眼睛真的多少能看清我的一部分了呢。不打算跟姐姐,却选择了自己讨厌的鼬安排的岔道之一吗?”
“…………”佐助瞄了眼飞往高空的几道身影,又看了看面前孤零零的艾尔芬,问,“你朋友不在吗,还是那个过去天天跑我们家蹭饭的装作好战的胆小鬼害怕六道之力躲起来了?”
“纠正一下,其实姐姐我也很害怕的哟。”
“不过有件事很在意啊。”佐助微微低头俯视着比之前矮了一个头的艾尔芬,“我可以理解你全盛状态复活后变小了,是你这么小的时候反而更强吗?”
“不对不对,你可要冷静哦,我呢,其实是——”艾尔芬有意顿了一下,“某个贪图宇智波血脉的存在,转生到你本来没机会出生的姐姐体内了——当你姐姐还卵都不是的时候——别误会,我可没说粗口,这是字面含义。”
他们之间的空气一阵安静,周围的战斗声似没有传入一般。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