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iilq8優秀都市小说 戰錘王座 愛下-第94章 密探讀書-oqndb

iilq8優秀都市小说 戰錘王座 愛下-第94章 密探讀書-oqndb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陛下!”
密探找到帕维尔的时候,他正在皇家动物园里打猎。班达加皇宫并不算巨大,但是为了享受到帝王的运动乐趣,帕维尔命人在两年前将皇宫拆出一大片区域,好让他闲暇时在里面打猎娱乐。样式是仿造帝国首府阿尔道夫的皇家动物园来的。除了规模小一些以外,并无太多不同。尽管王后曾经指责这样太浪费人力物力,但是帕维尔对此总是不予理睬。他的立场——国王负责花钱,挣钱是财政大臣该考虑的事……
“怎么了?如此着急?”
身披黑色斗篷的探子跑到沙皇面前,一脸焦急,却一句不吭。
帕维尔看了一眼便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他驱开左右,将密探带到树林中——
“现在,你可以说了。”
国王用命令的口气说到。
“尊敬的国王陛下,出事了,出大事了。列奥尼德和他的儿子尼基塔正在密谋叛变,许多贵族都表示愿意支持他们。”
国王的密探摘下斗篷,露出一双诡异的绿色眼睛。
“此事属实?”
帕维尔先是有些惊讶,但是随后又保持了镇定。他很快就猜出了这出闹剧的缘由。应该说自那场晚宴之后他便猜到了结局。维拉内尔,一定是他将那件事告诉了他丈夫。只是,没有想到那个窝囊废竟然敢反对我。
帕维尔在心里冷笑着。玷污维拉内尔这件事他到现在都没有悔意,那么清纯漂亮的女人,不占有太可惜了,不整出那一幕,自己会一辈子念念不忘的。至于后果,帕维尔其实早就想好了。但是在快乐面前,这些困难不值一提了。
“千真万确,我亲耳听到的,并且有人愿意出来做证人。”
密探认真说到。
她喘着气,帕维尔甚是满意。自己培养的这些眼线总算不是废物,她们平时是仆人、佣人。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是枕边人。另外,她们还是自己在基斯里夫的眼线。丹尼斯有自己的眼线,作为国王,怎么能没有?帕维尔时常以此沾沾自喜。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件事十分重要,除了我之外,不许再让其他人知道。懂么?”
说完,帕维尔满意的捏起了密探的脸蛋。而后坏笑着在密探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受到“嘉奖”的女密探这才欣然退去。
……
莱福德伯爵赶到皇宫时,帕维尔已经早早准备好了晚宴,一头被烤得金黄酥脆的乳猪,嘴里含着新鲜的苹果,还有奶酪、热狗、水煮蛋……
莱福德看得口水直流,但还是要先坐好,等帕维尔发话。
“列奥尼德父子密谋叛乱。今天早上得到的消息。”
帕维尔驱开左右,留下一桌丰盛的晚宴和莱福德共享。
“意料之中,陛下。”
莱福德伯爵坐下来之后平静的说到。事实上,那场晚宴也是他替国王精心准备的,后果早就考虑到一二。他们想过比较好的结局,那就是尼基塔懦弱,不敢吭声。那样,国王可以继续肆无忌惮的占有维拉内尔。要么,列奥尼德父子心怀不满,有问责之心。现在看来,情况属于后者,应该说比后者更严重。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帕维尔说着,自己拿起刀叉,在烤乳猪身上划下一块肉,塞进嘴里。滚烫的油汁立即沾满他的嘴唇和下巴。
看得莱福德伯爵直咽口水。
“两个办法。”莱福德说着,跟着帕维尔一样,切下一口烤猪肉,递进嘴里,咀嚼起来。他那肥粗如香肠的手指捡起一块掉在桌上的碎肉,继续塞进嘴里,不留下一滴油水。“第一,和他好好谈谈,威逼利诱,告诉他,对抗沙皇是不理智的,他必将失败。”
“那不可能。我是沙皇,基斯里夫的最高统治者,我找底下的臣子和谈?那还算什么沙皇?”
帕维尔愤愤不平的说着,眉间流露出几分不满的愠色。
“那就第二个办法,强硬措施。”
莱福德咽下嘴里的乳猪肉,心满意足的说到。
“我倒也想,可是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列奥尼德会谋反。只是探听而已。”
帕维尔擦拭着那柔软的嘴唇说到。
“等到我们掌握了证据,就来不及了。没有人会傻到将证据暴露出来,吾王,有些时候做事不能心慈手软。要将风险降到最低,就是在危险爆发之前将它彻底消灭。”
莱福德拿起酒杯,兴奋的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葡萄酒混合着烤乳猪,味道迷人。好似少女的芬芳,令他陶醉。
“没有证据,我不能乱抓人……”
帕维尔心有顾虑。
“我的国王陛下,证据算什么?只要你想,我分分钟可以给你造出一堆。只要你想治谁的罪,谁就有罪。您可是国王。基斯里夫之主。缺少证据,包在我身上。”
伯爵信誓旦旦的说着,顺手抓起一枚水煮蛋,往嘴里塞去。沙皇的后厨就是好,据说是一位半身人主厨,可遇而不可求。
“您只需要想想,给这位列奥尼德父子安上什么罪即可。”
伯爵莱福德继续说到。
“可是我还是担心……”
帕维尔停下进食,抿了一口葡萄酒,脸色有些忧郁。
“担心什么?”
伯爵漫不经心的问着。
“尼基塔和维拉内尔的婚姻是丹尼斯一手策划安排的……”
“我的国王,你竟然害怕自己的妻子?”
莱福德伯爵大呼惊讶。只见沙皇脸上露出难堪的神情,但是很快,这种难堪又转变成愤怒——
“不是害怕,只是尊重。”
“她都不尊重你,你又何必尊重她?叛乱即将到来,顾虑太多只会让您错失最佳时机。我的国王,恕我直言,基斯里夫这几年经历了多少叛乱,卡特琳娜时代的故事不能被重演,当初,罗德不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领主,是卡特琳娜放松了警惕,才酝酿了日后的风起云涌,王国动荡,也最终让卡特琳娜丢了王冠。”
伯爵力劝着,一边还不忘扒下黄金酥脆的猪皮往嘴里送。留下帕维尔越来越难看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