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5nkf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四十章 大義看書-romkn

f5nkf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四十章 大義看書-romkn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顾佑进入节度府,正好看见节度使鲜于向出门送客,小声向旁边的至交好友孙幕僚打听,原来此人姓刘名骆谷,是为范阳节度安禄山而来。
孙幕友轻笑:“姓刘的大言不惭,说是安节度拟遣军将前来助阵,剿杀南诏那帮不服王化者。”
顾佑大惊:“我这里都要谈妥了,怎么又要动兵了?”
孙幕友道:“他自己送上门来的,被节度拒辞了,安胡儿与杨相为敌,咱们剑南怎么可能借他的兵?当真是掂量不清!”
顾佑这才放心,等送走了刘骆谷,入堂回话:“恭贺节度,顾佐小儿服软了,这次下官是解送报效而来。”
鲜于向喜道:“当真?可是如数报效的?”
顾佑道:“先解送一万贯,其余的陆续再发运过来。”
鲜于向大失所望:“怎么才一万?”
顾佑便替南吴州分说了几句,再次保证,旬月之内必定送齐。
鲜于向道:“咱们限时二月底,如今已是四月,才交上来一万贯,怕是你被顾佐耍了!”
顾佑道:“不至于此……”
鲜于向阴沉着脸:“不管如何,必得惩治一二,否则节度府脸面都没了!”
四月中,顾佑再次来到南吴州,带来了节度府的惩罚令:严禁向相关诏国输出粮食、食盐、军甲、兵刃、法阵等物资。
顾佑对此还是比较赞赏的,这项惩罚还不到彻底撕破脸皮的地步,同时又给他增加了催缴报效款项的底牌。他手持这份禁令赶往南吴州,向原道长和刘玄机等人出示,要求他们尽快启运报效款项——他的腰杆子又挺了起来。
顾佐其实就躲在吴国公府,离长史院不到百丈,一边“疗伤”,一边教导亲传弟子李僾的修行。
这样一份禁令,长史府的一干高层都知道没什么卵用,因为节度府管不着岭南道,剑南道不输入粮食等物资,顾佐完全可以从岭南道那边输入。其实就算是南诏本地的罗浮诏和青城诏,是否遵守这份禁令,也要看两派愿不愿意给鲜于向面子。
这份禁令的真正用意,是展示决心,禁止大宗战略物资的输入,通常是开启用兵进程的第一步,鲜于向是在告诉南吴州,如果再不报效,就等着大兵压境吧。
接下来的一个月,印证了顾佐原先的猜想,真正贯彻节度府禁令的,是青城诏,罗浮诏表明上礼节性的遵奉,但依旧在向顾佐贩卖相关物资,只不过从正大光明改为了私下进行,没有太过于张扬。
到了五月以后,节度府下发了更进一步的禁令措施,禁止所有百姓和修士进入丽水、黑山、永昌、通海和南吴州,并且派出人手,巡查青城诏和罗浮诏的相关道路。
也就是准出不准进。
这项禁令同样用处不大,岭南道那边开着大口子,如此禁令形同虚设。据说罗浮诏已经派人前往益州,和鲜于向谈判,他们认为这一条违背了当年朝廷封国时的承诺。
特意从益州远道而来的前节度府判官杨鉴向顾佐道:“政事堂由杨国忠掌握,他默许了鲜于向的做法,听说也接见了罗浮诏派去长安申诉的人,不知道他许诺了什么好处,总之罗浮诏开始按照鲜于向的要求行事了,关闭南下的通道,禁运相关物资。如果我再晚来几天,就没法从罗浮诏南下,只能绕道岭南了。”
顾佐感谢道:“多承杨判官指点,也请杨判放心,怀仙馆对帮助过我们的人从来都不会或忘的。杨判下一步如何打算?”
杨鉴道:“也没什么打算,杨国忠小儿让吏部免了我的官身,终于也有时间过过清闲日子了,炼气服丹、悠游林泉,品茗奕棋、写诗作画,如此而已。”
顾佐想了想,道:“若是杨判不弃,莫如留在南吴州,我这里寿王友一职尚无人上任,不知尊意如何?就是品阶只为七品,比不得节度判官。”
这张告身正是从王维那里批来的,价值三千贯。杨鉴此人本为剑南道豪族杨氏的嫡脉子弟,常年在益州官场履任,对节度府和益州的情况知之甚详,所以顾佐打起了杨鉴的主意。
杨鉴欣然接受:“杨某本对官场死心,无意再留恋权势,只是看不惯杨钊和鲜于向祸害天下,既然长史如此信重,说不得就舍命陪君子吧。”
顾佐大喜,当即签发了任命杨鉴为“寿王友”的告身。
杨鉴履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提醒顾佐:“节度府的禁令还是不能等闲视之的,许出不许进,这是准备用兵的征兆,直指人心,对于普通修士和百姓来说,压力很大。我知长史不惧,但要和节度府对抗,有一条切切记住,不能放弃大义名份啊。”
顾佐连忙请教,杨鉴道:“其实占据大义不难,古往今来,无非就是清君侧罢了。”
“诛杨钊,清君侧?”
“我虽不齿杨钊,巴不得他倒台,但不得不说,诛杨钊而清君侧并非上策。长史会领兵进长安么?恐怕不会吧?既然如此,就诛不了杨钊,诛不了杨钊,清君侧的大旗就永远得扛着,收都收不回来,这又何苦?索性不提也罢,就清鲜于匹夫。”
顾佐拱手道:“谨受教!”
杨钊又道:“杨某思虑,长史还要做好准备,被免官之前,也就是上月,我听说节度府正在和丽水诏使者谈判。”
顾佐有些诧异:“不会吧?丽水派国主多次来我南吴州,言明要同进同退,怎么会和鲜于向谈判?再者,鲜于向还对丽水孙国主有非分之想……”
杨钊道:“根源还在梓州参军顾佑身上,长史将顾佑留在南吴州,好吃好喝款待着,还让他送去节度府一万贯。我知这是长使用计,一则拖延时日,二则引发众怒,两个目的长史均已达成,但却忽略了外面的朋友啊,你让丽水派几位国主作何感想?”
顾佐悚然而惊:“幸得先生点醒,险些误事了。”
杨鉴点头问:“军士已操练好了?军辎可准备妥当了?”
顾佐道:“万事俱备。”
杨鉴道:“如此……长史可以收揽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