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bz3tx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興風之花雨-第六百一十九章 趁機設伏熱推-qb80f

bz3tx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興風之花雨-第六百一十九章 趁機設伏熱推-qb80f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其实来下蔡之前,北周与北汉与契丹联军大战的传言已然纷扰。
南唐正与北周在淮水流域对峙,下辖诸城镇之内,这方面的情况封锁的很严。
南唐还有意宣扬谣言,其中不乏荒诞不经之语,偏偏很多人相信,还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亲眼所见,越传越玄乎。
有说北周大胜,坑杀北汉降军四十万云云。
也有说北周大败,周皇柴兴被契丹人生俘,马后拖死云云。
总之,真真假假谁也闹不清楚。
倒是之前从萧燕那里得到个情报有点靠谱,说是北周的确大胜,契丹也没有败。
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像假的一样,其实风沙更相信这个情报的真实性。
萧燕乃是燕国大长公主,不会收到假情报,不可告人的机密情报,萧燕根本不会说,但凡能告诉他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
如今从赵虹饮那里买来的情报,证实萧燕所言确是实话。
北周与北汉、契丹联军大约两月之前大战于高平之南。
在右军被北汉军击溃的情况下,柴兴亲率亲兵,冒着矢石亲自督战。
赵仪阵斩北汉骁将张元,北汉大军溃败,纵汉皇亲自舞旗仍止不住溃散之势。
北周军一路追杀至高平,斩杀军使以上汉将七十余人,几乎将北汉军方的高层一网打尽。
北汉军尸横遍野,汉皇仅带百余人狼狈脱逃。
至于契丹人,打开始就是督战观望,北汉军败势稍现,立刻撤退。
契丹这次来了精骑万余,步兵五六万,号称十万。既然毫无损失,的确不算败。
柴兴率军乘胜追击,目前大军已经合围北汉都城太原府月余,恐怕这时已经攻破。
至此,高平之战尘埃落地,北周一战定鼎,风雨飘摇的国势稳了。
此役大胜,一定会对契丹造成相当程度的威慑,影响契丹南侵的决心。
其中最奥妙之处在于情报中没有提及的事情,那就是契丹大军的情况。
柴兴敢合围太原府,说明并没有与契丹大军接战。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北周军展现了强大的战力,把契丹人给惊到了,不敢轻举妄动。
否则,契丹那号称十万的大军,足以再与北周军硬撼几场,谁胜谁败尚在未定之天。
这种威慑如果维持好,可以大大拖延契丹南侵的时间。
当晚,风沙让绘声在酒馆里备了桌酒席,请孟凡喝酒。
虽然不好明言,他还是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也感到由衷的头疼。
北周大胜,出乎风沙的预料,他本以为会是小胜。
实在没料到契丹人扔下北汉跑了。
看来养狗的,的确不会帮狗咬人。
对于南唐来说,更是晴天霹雳。
此役过后,北周完全可以腾出手来攻打南唐。
风沙于南唐呕心沥血布设大局,且是连环局。
如果南唐扛不住被灭掉,布局恐怕将会崩毁。
如果设法阻止北周灭南唐,一旦稍有闪失,中原内耗的局面将会加剧。
如果北周仅是小胜多好,那样他还有一两年的时间。
一边是个人之利,一边是天下大利,还彼此冲突。
风沙喝醉了,真想长醉不复醒。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流火跑来一阵急摇,言说事态紧急,流寇来攻。
风沙倏然清醒,外面果然喊杀声大作,听声音似乎有些远。
随便糊弄着披上外袍,飞快的跑到院里,绘声和流火搭着人梯,粉背香肩以顶脚,把他送上房顶,授衣已在房上,扶住扶稳。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显然不是第一次。
风沙举目眺望,下蔡东北方边缘处火光冲天,无数晃乱的人影于其间奔逃,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县内各处皆生出骚乱。
很多百姓从梦中惊醒,或奔出门外仓皇逃命,或躲在屋内瑟瑟发抖。
孟凡一面系着腰带,一边出得房来,仰头叫道:“现在干什么都来不及了,我们快走吧!”
绘声也很着急,攀上屋顶附和道:“主人快走。”
风沙充耳不闻,目光缓缓环视一圈,盯上治所方向。
那边已经亮起十数排火把,大约几百号人,仅分出小队散往四方,多数人聚集不动,一看就知道是懂行的人在指挥。
下蔡没有城墙,分兵救火那是找死。
先以斥候探明情况,然后握紧拳头,予以迎头痛击才是正道。
月光之下,东北角方向已有江湖人物冲去杀匪,十数道兔起鹘落的人影分布于各处,在房舍之间及顶上飞跃蹿腾。
对付军阵,这叫飞蛾扑火。对付流寇,那就绰绰有余。
县内到处响起锣声,各处的巡防开始据坊而守。
虽然一处顶多三五人,也无甚兵刃,拦下零星流寇不成问题,加上在地的青壮,足以挡下小股流寇。
流火小声道:“流寇突然趁夜来袭,是不是因为白天发布的悬赏?”
风沙缓缓转动视线,似乎在寻找什么,神情显得异常冷酷:“我还以为得个三两天呢!看来是有人得手,把契丹人给惹火了,居然敢攻下蔡,也不怕崩牙。”
流火忙道:“这里县兵为数不少,看起来也算训练有素,应该能够抵挡。”
风沙伸手指道:“你看那边攻势,明显在削皮。这群流寇居然没有四下漫蹿,说明有人就近指挥。”
流火问道:“现在怎么办?”
风沙眸瞳闪起幽光。
流寇目下在外围削皮,并没有深入县内。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抢一把就走;声东击西。
如果是第一种,怎么布置都不会影响结果。
无论对他,还是对下蔡,并没有真正的危险。
至于第二种,流寇必须要有个发动奇袭的目标。
不打算击西,何来声东?
那么目标仅有两个。
一个是他。
再一个是治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