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484mm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蓋世 起點-第八百三十五章 捨生取義分享-rr981

484mm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蓋世 起點-第八百三十五章 捨生取義分享-rr981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严奇灵的隔空讯念,令他心中的天平,稍稍倾斜天藏。
灿耀星河内,银灰阴气一片苍茫,不论罗玥还是虞渊,不深入其中,压根不知内中的厮杀细节。
他们只能等候。
三大鬼王之间的鏖战,显然不是短时间,能分出胜负的。
虞渊一边等候,又暗自尝试了几回。
每一回,他都能和化魂池,和那奇异小空间建立精神的连系。这让他有了些底气,想着即便最终冥都获胜,他也能多些依仗。
呼!
硕大的蜂巢,从千劫鬼王的领地呼啸而来,没太久,便在罗玥旁停下,丰乳肥/臀的蜂后,摇曳生姿地,站在一处蜂巢口。
她踪影还是显得模糊,仿佛是一种自我保护,“罗睺,你如何选?”千劫道。
“我?”罗玥指了指自己的鼻梁,嫣然一笑,“我谁都不选。你呢?”
“谁从里面走出来,谁是最终的胜利者,我就宣誓效忠谁。”千劫很直接,“冥都活着,我就效忠冥都。白骨是唯一的胜者,以后我就听命白骨。要是天藏,力压那两个,成了恐绝之地的鬼神,我也不管他以前是什么,我也乖乖听话。”
她又哀怨地说:“如我般的苦命人,也只能这样,才能求得活命的机会。”
“墙头草就是墙头草。”罗玥嘲讽了一句,“不过呢,你只要不妄想竞夺鬼神,再聪明一点,应该也没什么危险。”
“随便你怎么说,墙头草就墙头草,总比死了要好。”千劫深深看向虞渊。
对虞渊,她感到很是惊奇。
天藏,几乎是以无敌的姿态,在恐绝之地现身,谁都不放在眼底,为何偏偏高看这小子,处处示好他?
此子,究竟有什么神奇魔力?
仅仅只是得到神魂宗认可,契合陨月禁地的阵列,就能有如此高的待遇?
这不符合常理,她也不相信。
“冥都……”
一缕纤柔倩影,从那座因冥都而拔高的阴山飘出。
神色虚弱憔悴的江杏雯,望着就感觉处于重伤未愈的状态,她出来之后,四处张望了一番,终于看向了“魂渡河”,感知到了冥都的气息。
“是你啊。”罗玥嗤笑一声,脸色微冷,“冥都利用你,你不会不知吧?”
虞渊微微皱眉。
被他握在掌心的剑鞘,底部源自“魂渡河”的一缕缕剑意、剑芒,传递了很多讯息,令他大概能猜测部分事实。
斩月大修,和江杏雯的恩师或者家族前辈,有极深的渊源。
这渊源之深,竟然让斩月大修遗留的剑意、剑芒,都能从江杏雯的气息,辨别出她的来头,从而为了她,而特意收敛了剑意的凌厉。
也让冥都,还没有晋升鬼王时,状况就好了许多,能从容布置很多事。
那么,江杏雯自己,知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利用?我自愿的,何谈利用?”江杏雯的阴神飘忽,显露的脸色苍白,她神情凄然地,说道:“罗大人,你该是没有爱过男子吧?你知不知道爱一个人,可以为其倾尽所有?”
罗玥一愣,半响没吭声。
倒是千劫鬼王,似乎被勾起回忆,她本打算附和罗玥,对江杏雯的一番讥诮话语,也因此而收住了。
同为女子,罗玥兴许没有爱过,她为妖殿蜂后时,却曾飞蛾扑火过。
只可惜,她深爱的英伟男子,对她并不在意。
“虞渊,绿柳那杀千刀的,当真从剑狱回来了?”千劫抽风了一般,突然瞪着虞渊,“你没事去什么荒神大泽?绿柳这样的家伙,就应该被永远关押在剑狱,永世不得超生才好!”
这番话,说的咬牙切齿,满嘴的仇恨。
然而,虞渊细细品味了一下,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千劫大人,你和绿柳大人,难道有什么故事?那啥,我在青鸾城外面,绿柳大人还救过我。还有就是,我想绿柳大人,应该也支持天藏成为鬼神。”
罗玥骤然醒悟,忽然意识到千劫刚刚的那番话,说天藏成了鬼神,她也乖乖顺从,是不是她心里头想的,就是让天藏成为鬼神?
然后,她听命天藏,顺理成章地变成神魂宗的一部分,从而又和绿柳一个阵营?
“绿柳是我的死对头!”千劫喝道。
“明白了。”
虞渊和罗玥对视一眼,心中都有数了。
江杏雯浮在一旁,不断地喃喃低语,呼喊着“冥都”的名字,她和冥都鬼王之间,该是有某种隐秘的魂魄连接,让她能大抵知道冥都的状况。
她神情痛楚,似预感到不妙,一阵子后,忽大声哭泣起来:“不要!”
虞渊和罗玥无法看到那片灿然星河深处,发生着什么,不清楚她因何情绪激动。
“哎,罢了……”
冥都的声音,从那“魂渡河”深处悠悠传来,充满了对这方天地的眷念和不舍。
“不!不要!”江杏雯拼命向那片灿然星河靠近。
千劫皱着眉头,心有不忍,隔空一拽,硬是把江杏雯抓了过来,丢向蜂巢一处洞府,“别去寻死了,那种级别的力量,不是你能插手的。”
“冥都,冥都啊!”江杏雯还在高呼。
只是,因千劫的力量屏蔽,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呼!呼呼!
突然间,灌注那片灿然星河的浓稠阴气,又消失的干干净净。
脚下,和冥都对应的那条阴间冥河,河水停止流淌,又渐渐干涸。
与其相反。
白骨辖境内,地底深处的阴间冥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宽阔。
冥都失去的力量,变狭窄,停止流淌的冥河,助涨着白骨的那条冥河,令白骨的力量,达到比鼎盛时期,都要强大的高度!
“魂渡河”内,白骨的两个眼瞳,又全部化作碧绿色。
一簇簇的森白火焰,奇妙地和“魂渡河”深处的万千魂影结合,他这时候,仿佛替代了冥都,变成了“魂渡河”的新主人。
从他体内燃烧的森白火焰,不仅没了那种净化污秽魂灵的气息,还变得能滋养亡魂,让“魂渡河”被冥都拘禁的魂魄,获得一种类似于“超度”,重新进入生死轮回,被阴脉源头再次掌控的感觉。
大道补全!
阴脉源头被冥都篡改,扭曲的一部分道则,在冥都舍身求义,在冥都放弃自己,以自己的死亡成全白骨以后,也让阴脉源头缺少的大道,再次圆满。
冥都,被它称为体内毒素,如今冥都死亡,它如久病得到医治。
“虞渊,以那一式剑决,刺向那些森白火焰,助我一臂之力可好?”
血灵祭坛之上,蓝面獠牙的天藏,神态残暴癫狂,突恢复一丝理智,向虞渊发起请求,“白骨对冥都的魂魄炼化,正处在最关键的时刻,你挥动断魂斩,他绝对承受不住!你知道的,你是我们这边的人!”
罗玥和千劫,猛地看向虞渊。
手握剑鞘的虞渊,因天藏的这一席话,内心有了一丝犹豫。
天藏,代表着神魂宗,代表着青铜巨棺的那位。
可能,也代表着第一世的自己。
他有种感觉,只要他听从天藏的建议,全力施展“断魂斩”,这时候的白骨,还真有可能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