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6r7vn寓意深刻小說 神魔書 txt-第一百八十一章 往死裏坑-0y33a

6r7vn寓意深刻小說 神魔書 txt-第一百八十一章 往死裏坑-0y33a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走出盥洗室的乔,表情极其微妙。
之前在盥洗室内,乔亲眼看到,放在白瓷马桶旁一个小书架上,一册厚重的《梅德兰大陆编年史》,无声无息的化为一缕青烟。
乔无法理解,面具猫俱乐部在马桶旁放这么一本学术著作的初衷。
但是编年史无声的消失了,随后青烟中,无数极细的光点浮现,细小的光点在空气中急速的盘旋飞舞,迅速组成了一张张极薄、极坚韧的白纸,以及一个硕大的牛皮纸档案袋。
“拉普拉希,干得漂亮!”乔一把抓住了悬浮在面前的档案袋,以及整齐叠在面前的白纸。
“不过,你的价格也太高了,这些纸片,你就要五十万金马克?”乔低声的抱怨着:“还好我现在有钱,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这是什么鬼?”
乔草草的翻了翻厚厚的一叠白纸,然后差点没被上面的内容惊吓得叫出声来。
这些白纸的最上方,每一页题头上,都有一行细细的,猩红色的,字体一笔一划异常工整的小字——‘顶级机密’!
而这些白纸上的内容……那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如下:
《德伦帝国一三七五型新式战列舰设计图》!
《德伦帝国一三七七型大口径舰炮设计图》!
《德伦帝国(一三七九年——一三八九年)十年造舰计划书》!
《德伦帝国海军海外水文资料调查局(一三八零年——一三八五年),黑大陆金果河流域勘测、占领计划书》!
《德伦帝国海军暴风洋大舰队配合新编海军陆战队,夺取尼斯联合王国贝伦、多兰两大港口枢纽可行性探讨》!
《德伦帝国海军新式军用不锈钢材配比》!
盥洗室中,乔将这一叠厚厚的资料很是郑重的塞进了档案袋,朝着盥洗室内的镜子喃喃嘀咕:“拉普拉希,干得漂亮……啊,可怕的全知者……西蒙,你死定了!”
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声音在乔的脑海中响起:“财大气粗的绯红阁下哦,这都是小意思,小意思……这些知识,不值钱,非常的不值钱……考虑一下,全钢结构、蒸汽推动,划时代的新式战列舰的全套图纸,你就一点不动心么?”
“连发机枪,在战场上杀人如割草的连发机枪,你真不感兴趣么?”
“射程超过十万尺,一炮能够夷平一栋大楼的新式火炮,你不觉得很有诱惑力么?”
“或者,地精魔傀的制造技术?我亏本甩卖,一亿金马克,我给你全套的地精魔傀的制造技术,啊,最强实力堪比‘神’的地精魔傀哦!”
乔艰难的吞了口吐沫,然后拉开盥洗室的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他脑子里‘嗡嗡’直响,他的心跳加速,他唯恐自己承受不住拉普拉希的诱惑,真的答应从他那里再买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说……‘全钢结构、蒸汽推动’的‘新式战列舰’?
以乔的知识量,他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那是何等的存在。但是乔出自本能的明白,这种东西,势必引发巨大的麻烦。
乔绝对不会忘记,黑森在他小时候给他说过的那些话。
‘你有多大的拳头,决定了你可以拥有多少金币……拳头不够大,就不要奢望拥有太多’!
在乔拥有足够大的拳头之前,他才不会从拉普拉希那里,弄出这些‘要人命’的‘好玩意’!
不,不,不,绝对不!
就算乔有了足够大的拳头,他也绝对不会从拉普拉希那里购买这些‘好玩意’……那些东西,对乔有什么用呢?他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没好处的事情,乔才懒得做!
只不过,拉普拉希的手段,真是让乔大开眼界。
一本《大陆编年史》,莫名变成了厚厚的一叠要人命的资料……真正是了不起,犹如‘神灵’的手段。
“我以叛国罪逮捕您!”乔挥动着手中的牛皮纸档案袋,无比严肃的看着痛不欲生的西蒙。
西蒙呆呆的看着乔,因为剧痛,近乎昏厥的他下意识的呻吟着:“叛国罪?这是诬蔑,这是无耻的诬蔑……我对帝国忠心耿耿……混蛋,你敢诬陷一名帝国贵族!”
乔低头看着西蒙,然后咧嘴一笑。
是啊,他就是诬陷,他就是诬蔑,他就是栽赃陷害,那又怎么样?
汉克斯算计过乔的家人,汉克斯已经死了。
海妮薇和马科斯算计过乔的家人,现在两个人重新被关进了黑牢。
西蒙……该死的西蒙,刚刚他的那些话,乔一字一句的都记在了心里。这家伙,他同样对蒂法图谋不轨,而且他的念头是那样的龌龊、下流。
如果仅仅是口头花花一下,乔的反应或许不会这么激烈。
但是这家伙,或者说,这家伙和他的同伙们,已经在艾尔的交易市场上悬赏和蒂法有关的情报……他们不仅仅是在口头上讨快活,他们已经付诸行动!
他们,已经对蒂法造成了威胁!
对家人的威胁,要扼杀在萌芽状态!
乔的瞳孔微微泛红,他的眸子深处,三圆六芒星魔法阵急速的旋转着,一股莫名的肃杀气息笼罩了整个包房。
乔轻轻的踢了一脚西蒙,然后朝着包房内一众哭天喊地的纨绔子逐个指了一遍:“他们,都是这个西蒙的同党……他们,很可能也有叛国的嫌疑,全部带走,严刑拷问!”
乔在盥洗室的时候,天性机灵的比利已经打开窗子,向外发了信号。
大群警察涌入了面具猫俱乐部,一路冲上了三楼。听到乔的命令,包房外迅速冲进来数十名警察,他们掏出了警械,给那些哭天喊地、骂骂咧咧的纨绔子铐上了手铐。
“乔,乔……”几个图伦港本地的纨绔子‘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尊敬的乔少爷,我们是无辜的,我们……”他们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哭天喊地的向乔求饶。他们是图伦港本地人,他们深知如今威图家在图伦港的地位,深知乔如今在图伦港的权势。
如果真被乔抓走,他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无辜的?”乔轻轻拍打着手中的档案袋,慢吞吞的说道:“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托人去给你们的长辈送信。让你们的长辈,去找我的父亲赔罪。”
“你们的死活,由我父亲来决断……毕竟大家都是图伦港的老乡嘛,这点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乔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了那些来自外省的纨绔子:“而你们……你们对我的姐姐蒂法图谋不轨,你们甚至还想要袭击我?那么,我们公事公办!”
一名看上去年纪大一点,显然经历过一些大风大浪的纨绔子冷笑了起来:“乔,你认为,你可以一手遮天么?叛国罪?你觉得,谁会相信我们叛国?”
“是,我们的确对蒂法小姐出言不逊,那又怎样呢?”
“就因为我们的出言不逊,你居然想要用这样恶劣的罪名诬陷我们……你不觉得太过分了么?这里有这么多目击者,这里有这么多证人,他们足以证明,我们只是在正常的社交联谊!”
这个纨绔子指了指包房里,那些吓得不敢动弹的侍者和侍女:“他们,足以证明我们无罪!”
“可是我有证据啊!”乔抖了抖手上的档案袋。
“证据?”那纨绔子笑着摇头:“您觉得,什么样的证据,会让人相信,我们居然会叛国?”
乔‘唰’的一下,从档案袋里抽出了一张纸。
题头上,猩红色的‘顶级机密’一行小字是如此的刺眼……在这一行小字下,《德伦帝国一三七五型新式战列舰设计图》这一行铁灰色的大字,又是如此的沉重。
乔只抽出了半张纸,《德伦帝国一三七五型新式战列舰设计图》这一行大字,就好像一座小山当头砸下,砸得在场的纨绔们瞳孔缩小,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帝国最先进的战列舰设计图,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乔朝着一众目瞪口呆的纨绔子挑了挑眉头:“这种机密资料,不应该保存在帝都的某个秘密的档案库么?”
“我没去过帝都,我的家人也都没去过,我身边的下属们,这辈子也都没去过帝都。”乔讥诮的笑着:“那么,谁能告诉我,一份原本应该妥善的保存在帝都某处的机密资料,为什么会出现在数万里之外的图伦港?”
“它是自己飞来的……还是……嚯嚯!”乔笑呵呵的将那一张纸塞回了档案袋:“还是,有人带来的呢?”
脸色惨白的西蒙昏厥了过去。
一众纨绔子,起码有一半人身体抽搐着昏厥了过去。
刚刚说话的纨绔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乔,然后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假的,假的,肯定是假的……这种东西,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我们也不可能,不可能……”
乔轻轻挥动手中的档案袋,沉声道:“将他们带走。”
得意的踢了踢昏厥过去的西蒙,乔笑着说道:“真是忙碌的一天,不过,真是充实的一天。为了维护帝国的利益,为了图伦港的长治久安,我们可真是太辛苦了!”
“看看,我们抓捕了勾结海盗的海妮薇、马科斯……我们又抓捕了叛国的西蒙……”
乔踮了踮脚,故作不解的问兰木槿:“你们说,为什么腓烈特殿下身边,都是这种混蛋玩意啊?”
兰木槿嘴角抽了抽,干声道:“乔,刚刚那份设计图如果是真的……那么,事情可就太大了!”
乔耸了耸肩膀:“太大?噢啦,放心啦,反正倒霉的不是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