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3xc4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扶蜀討論-第四百二十章 密謀讀書-xdkd0

e3xc4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扶蜀討論-第四百二十章 密謀讀書-xdkd0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五丈原。
汉军大营。
黑夜时分,营内烛火已隐约间熄灭,军士都已陷入长眠中,除了还有一队队巡逻卫士来往于营内探查谨防忽有变故发生以外还存着一点点烛火。
而此时,偏营西侧的一营蓬里,蓬里光线暗淡,颇有一种伸手只见五指的感觉,但案几处却隐约间所见二人好似偷摸摸的密谋着什么……
“范兄,您还需要考虑吗?”
“你也不想想,曾经我等一道投入张翼德帐下,每战势必奋勇当先,搏命杀敌,可事至如今,张飞那厮反是得了新欢忘了旧爱,近数载来,那句扶的地位扶摇直上,隐隐已威胁到你我的地位。”
“可范兄你也不想想,那句扶不过初投多久,战功当真有咋们显赫吗,但所受到的礼遇却远高于我们,这难道不是那张飞偏心?”
一语落下。
说话此人身长八尺,此刻面色越发狰狞,怒气也愈发之盛,言语之间将自身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都给一股脑的给道了出来。
此人正是张飞帐下的将领张达。
瞧见张达如此神色,一旁的范强面上有些心惊,平复了好一会心绪,才缓缓说着:“张兄,此话言过了吧?三将军虽说如今器重那巨扶,但也并未亏待你我吧?我等二人几乎统领了半数以上的军士。”
范强沉吟半响,还是如实回应着。
“范兄,难道你甘愿一辈子都这样碌碌无为,不上不下的地位?”
一语落的,张达却略微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范强竟还有数分如此忠贞之心,但随即又再度笑道:“你知晓魏征西将军与我开出了何筹码吗?”
“对。若本将能于魏军发动决战之时趁势起兵响应制造营间混乱,事成以后征西将军必于魏帝阶前保举我加官进爵,做并州刺史且封郡侯。”
“若范兄能跟随于我一同起兵响应则势必会再添数分胜算,日后好处也自然少不了,这岂不比在汉营做一籍籍无名的将领更好乎?”
一时间,张达再次开始了利诱,言语间满满的高官厚禄以及封爵等重赏。
此话渐落,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思虑了好半响,范强神情也从动心、犹豫不已的来回间变幻了许久,随即深吸口气,终是沉声道:“张兄,三将军并未有负我的情况,若使我无端反叛,那我又与臭名昭著的三姓家奴有何区别?”
端的一席义正言辞之语,范强话落便拱手告辞准备离去。
只不过。
待其拾步到帐前准备掀开帐帘离去时,忽然之间,屏风各处窜出一队成群结队,手持朴刀的甲士紧紧将范强给围拢而起。
瞬息间,范强心上一紧,随即扭转身子正对着张达怒目圆睁,厉声道:“张达,你……”
遥见此时,才见张达飘飘而起,面露着戏谑般的笑容道:“范兄,此事对不住了啊,我先给你个抱歉,似我这等现在正于刀尖上行走的人,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危,处事还是应当稳妥点好。”
“若不然,岂不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一语而落,他随即又道:“怎么样,范兄,你可现在可谈谈了吧?”
眼瞧着现在张达面上浮现出丝丝淡定般的笑容,但印在范强心底却是感到了阵阵阴险、以及那阴冷般的寒意。
他隐约间已经明白了……若今夜稍有不慎,便会被斩杀以为灭口。
无奈之下,范强只得闷闷退回蒲团上就坐,强颜欢笑般的与之攀谈着。
“范强,既然事已至此,本将也不弯弯绕了,直说了吧,今夜你唯有两条路可选,要么生,要么死!”
“想生的条件很简单,你我都自有勇力,一起联手足以将张飞给割了首级。”
“什么?你要刺杀三将军?”
顿时间,范强瞳孔微缩,面上神色都好似不可置信般。
“当然!”
“以张飞之威名,其首级在魏国势必价值连城,我若携其首级而归,肯定会大受魏帝青睐,到时想来封爵必不再话下。”
张达厉声言道。
这一刻,范强感觉他以往错看了这位弟兄。
没想到为了献降,心肠竟如此……
话落,范强却恍如间泄了气般,随即轻声道:“张达,此事你恐怕找错人了吧?三将军武艺超群,神勇无比,我不过会一些粗鄙不堪的招式罢了,岂能与你一同刺杀三将军?”
这话一出口,张达便已经明悟范强的选择了。
他已经渐渐在潜意识间选择了保命而不是效忠……
但即便如此,张达还是厉声道:“范强,你别如此妄自菲薄,你我都相互熟悉无比,你的武勇我还不了解吗?若我没有把握,岂会找上你与我一同行事?”
“好吧。现在你已经知晓了本将的全部计划,甚至已经知晓了我已暗中投奔大魏,现看在你我相识的份上,我卖你一薄面,只要你今夜能安全走出此帐内,我准许你前往告密。”
一言而出,张达做出很大度的姿态说着。
但帐内一队队甲士却依旧持刀而立,眼神冷肃。
望着这一幕,范强浑身顿时打了一哆嗦,立即便放弃了强闯的打算。
如今这局面,他恐怕还未闯出去,便被乱刀砍死了。
既然强闯不行,那除了……
心底无限的权衡利弊,做着思想斗争自己究竟是否……
看着痛苦煎熬的范强,此刻张达也不急,面露着层层笑容,拾着案几之上早已煮好的茶泯了一口,静静等待着。
他丝毫不担心范强的选择。
毕竟双方太熟络了,范强真的大义凛然到舍弃自身性命前去维护大汉吗?
更别提,现在死去更是毫无意义。
好半响,范强面上终是无奈至极,拱手苦笑道:“你都施展如此手段了,我除了依附你还有他路吗?”
“哈哈哈。”
耳听此言,张达顿时大笑数声,随之连忙起身一把抓住范强臂膀,沉声道:“哈哈。我就知晓范兄不愧是我张达的好兄弟,所做选择是决计不会辜负我期望的!”
“现在看来,我果真没看错范兄。”
说完,范强不由问了一句:“敢问张兄,不知你先前所提到的刺杀三将……张飞,准备何时动手呢?”
“此事不急,本将还需做一些周密安排部署再说。”
闻言,张达挥挥手道:“你说得不错,张飞之勇确实世所罕见,单凭你我二人之勇压根无法抗衡,唯有趁其不备,方才有……”
话音还未落,一侧的范强正听到关键处,张达便忽然戛然而止了,不由顿时疑惑不已,道:“张兄?”
“哈哈。范兄不必多虑,今夜天色已晚,依我看,你还是先行回去歇息吧,此等秘事,日后慢慢详谈不迟。”
就在他嘀咕的时刻却并未注意到一席黑影忽然从帐外不动声色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