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jsc7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四十章 虎騎團!衝鋒!熱推-d2yuj

fjsc7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四十章 虎騎團!衝鋒!熱推-d2yuj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无法说出的气味,这种气味不臭,但是却可以让人呕吐,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过80年代的火葬场,那里弥漫的气味和此时很像。
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气味可比80年代火葬场的气味要浓郁十倍。
“呕…呕…!”挖煤人不听的吐了起来。
李战其实也有一些想要作呕,不过,他可不能吐出来,凤鸣很乖巧的递上了一壶清水,李战喝了一口,然后看向下面。
一片黑乎乎的…完全不能去看,实在是太惨了,很快下面响起了朴仁表愤怒的骂声:“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不得好死…!”
可能是朴仁表损失的人太多了,所以真的生气了,畜生话语骂了很多遍。
煤场上的人都默默的看着朴仁表的歇斯底里,可能是对刚才那场惨无人道的火焰一种救赎。
可是李战才不会惯着这些豺狼,只见李战走到了煤场边上,对着朴仁表骂道:“朴仁表,畜生一词我还给你们,你们才是不折不扣的畜生。
贞观十年正月初一到正月初五,你朴仁表连屠我登州五村,共一千多人命。
你以为我大唐会忍气吞声?
哼…!”李战冷笑一声道:“你错了…任何敢于对我们大唐百姓动手的人,我大唐军队必将十倍百倍的偿还。
小小海寇,也敢兴风作浪,今天我李战就要在此地灭了你,将你们这些海寇的头颅做成京观,我要让那些胆敢进犯我们大唐的海域的海寇们看看,什么叫凡对我大唐动刀兵者,皆斩…!”
“万岁…万岁…大唐万岁…!”虎骑团气势如虹。
大唐万岁喊的是激情万丈,后面的贺明和他的那些骑兵全部都胆战心惊。
“哈哈…哈哈…!”朴仁表大声的笑道:“好…好…来呀…来杀我呀,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来杀,你们高高在上的中原人。
总是欺压我们,别人怕你们,但是我朴仁表不怕,不但不怕,我还会尽力的多杀你们中原人,让你们知道,我们虽小,但是也不是任由你们宰割。”
怎么说呢…李战没错,朴仁表也没有错,都是为了各自而战,李战为了自己的大唐子民,朴仁表为了他的家人,其实战争没有对错,只有利益。
当年隋朝攻打高句丽,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因为高句丽就是偏安一隅的小地方,费这个劲干什么?
这要从特殊的历史环境说起。
隋唐时最大的外部威胁是突厥,但突厥是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居住场所,生产力低下,即使军事势力强大,当时的隋唐政府也能够打压下去,不害怕也不影响隋唐的发展。而高句丽位于今天的东北及朝鲜一带,文化和生产力科技方面秉承了隋唐的特点,基本上是完全中原化,号称“中原第二”。
虽然高句丽的地小人少,但由于自身性格决定,谁也不服,总想成为东亚的龙头老大。
高句丽在不断的对隋唐进行骚扰,并且还暗地里联络突厥,想一起进攻隋唐,占得便宜。因为突厥是游牧文化,不太可能入主中原,而高句丽的文化来自于中原,可以占得很大的便宜。
而隋唐的领导者也认识到了狼子野心,即使不平突厥,也要把高句丽的野心扼杀在摇篮之中。
但当时的征辽东不是十分顺利,毕竟辽东离中原的补给基地较远,消耗太大了,要不是隋唐的盛世,估计都挺不下来。
总结来说,隋唐与高句丽之争,主要是东亚老大之争,作为传统的老大…中原和冉冉升起的新星…高句丽,这场战争无法避免。
“上马…!”李战一个军令!
一千虎骑团全部上马,李战看着下面的三千海寇喊道:“诸位将士,下面就是屠杀我们同胞的海寇,除了屠杀,还有你们想象不到的折磨…我们是大唐的军队。
大唐的军队天生就是保护大唐百姓。
现在就到了我们出手的时候了,将士们,拿起你们手中的马刀…砍翻下面的那伙畜生。”
“万胜…万胜…!”所有的虎骑团士兵,骑在马上抽出自己的马刀高喊万胜。
喊完之后,薛仁贵将马刀向前一指道:“杀贼…!”
一千虎骑团骑兵呼啸而出,从上往下俯冲而去,这个时候,朴仁表冷冷一笑道:“蠢货…!”跟着一挥手道:“弓箭手…!”
很快从海寇的后面走出五百弓箭手,朴仁表喊道:“射死他们…!”
就在薛仁贵看到对方的弓箭手之后,薛仁贵喊道:“拉下面罩,俯低身子,冲杀过去…!”
“射…!”
“嗡…!”“嗡…!”“嗡…!”“嗡…!”
五百只箭矢组成的箭雨呼啸的射进了李战的虎骑团中,可是让朴仁表不敢置信的是,这一波箭雨换来的是叮叮当当的声音,居然一支箭都没有射穿对方虎骑团士兵的铠甲。
朴仁表还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呀,他根本就不知道唐钢的厉害,自以为自己得到了弓箭,可以射杀一波,可是现在就有点难看了。
就听朴仁表再次喊道:“射…再射…!”
很快箭雨再起,只是箭雨面对唐钢的步人甲,一点意义都没有。
“噗呲…!”薛仁贵一马当先,冲进了海寇之中,手中马刀翻飞,轻松写意,一刀一个,刺,劈,挑,马刀轻吟,比长枪要轻很多。
所有的虎骑团骑兵,冲入了海寇之中之后,海寇根本就是抵挡不住,仅仅是冲掉第一层的防御,海寇立即就散了。
要知道海寇只要一散,一溃逃,那就是骑兵捕杀的最好机会。
跟在溃逃的海寇身后,一刀一个,你两条腿,根本就跑不过四条腿。
“赢了…!”看着海寇仅仅被攻击了一波之后,就立即溃逃,煤场上的欧阳多多惊喜不已。
这一幕也看的那位叫林叔的挖煤人惊骇不已,他本来以为李战这一千人比败,因为对方是自己这边的好几倍。
但是现在,林叔做梦也没有想到,短短不到一个时辰,战斗就要这么结束了。
这个场景,终于让林叔见识到了李战的实力。
“李将军…!”突然,“扑通”一声,林叔猛的跪在了李战的面前,这一跪,跪的李战有点莫名其妙。
跟着就听林叔大声的哭到:“小人林子忠,原是登州富户,家中有大船五条,小船无数,五年前,贺仁和王先晔诬我勾结海匪。
杀我一家一百一十二口,求李将军为我做主,可怜我女儿才只有五岁呀,也被这两个畜生给斩了,我向上去告,每每被打送回来。
这两个畜生上面还有人,李将军,我冤呀…我冤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