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zn6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 寒塘鴉影-第2027章 老謀深算-518mc

fzn6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 寒塘鴉影-第2027章 老謀深算-518mc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汉军进驻扜弥,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伏师战出师不利,折损数员大将,消息传到于阗王城西山城,满朝文武震惊。
右将军卑信练带伤回朝运粮,国师伏阇讫多听了前线战报大怒,决定亲自运粮上阵,要会一会汉军将领,同时也为死去的徒儿苏拉伽报仇。
此时于阗各处守军都被抽调一空,运粮又调走城内两千守军,王城空虚,不可无人守护,丞相建议留下卑信练养伤守城,让国师前去即可。
于阗王尉迟乌波已经乱了方寸,让丞相尉迟曜胜全权处理,尉迟曜胜也是西域十大名将之一,以参赞军机,多谋善战为人所敬服,和大将军伏师战一文一武,是于阗开疆扩土的功臣,也是如今的国之栋梁。
于阗国力大涨之后,也是尉迟曜胜一力主张脱离汉廷管控,停止朝贡,和乌孙、龟兹一样独立于西域,让于阗国长久辉煌下去,国主尉迟乌波被开国皇帝的美梦所迷惑,三年前停止遣使朝贡,将周边小国尽数吞并。
于阗的实力在尉迟乌波手中达到顶峰,但他大皇帝的美梦还未做多久,国号还未商议决定,汉军就杀到了门前,不禁慌乱无主。
国师亲自出征,带领座下八大金刚离开西山城,才让国主稍稍安心。
伏阇讫多及其弟子凶悍无比,即便是疏勒和龟兹也都对其十分忌惮,当年攻打皮山国时,皮山君臣誓死不降,负隅顽抗,于阗军损失数百人。
伏阇讫多闻报大怒,带领座下八大金刚翻越城墙杀入城中,将皮山国王城血洗一遍,无人生还,国王被当街烹煮吃掉。
自此伏阇讫多之名威震西陲,国内也人人畏惧,他虽自称“大头陀”,但西域各地百姓暗中却称其为“大魔王”。
国师出兵,国王亲自在城外相送,看着大军远去,尉迟乌波忧心道:“但愿国师此去能杀败汉军,保住我于阗疆土。”
尉迟曜胜言道:“汉军西征,远离中原,已到千里之外,如今已到酷暑之期,天干物燥,地似火炉,汉兵必然水土不服,其出师半年之久,必定兵疲粮少,国师养精蓄锐多年,有他亲自出手,只要能杀了刘封,破汉军不难。”
尉迟乌波微微点头,眉头却拧成疙瘩:“只是中原人才济济,能人辈出,若有能敌国师之人,又该如何是好?”
尉迟曜胜双目微凛,顿了一下言道:“臣弟还有一计,可保万一,若汉军真杀到城下,可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化此劫难。”
尉迟乌波忙问道:“丞相有何妙计?”
尉迟曜胜言道:“可遣一人往莎车借兵相助,将皮山之地割让与他,汉军西进,于阗、莎车乃唇齿之邦,昔日为皮山之地两国不和,如今割地共抗汉军,其必欣然来助。”
尉迟乌波皱眉道:“莎车兵力还不如我国强盛,即便发兵相救也不过数千人马,恐怕无济于事。”
尉迟曜胜笑道:“臣弟早有计谋,若刘封当真击败大将军,我们可凭借东面计式水天险布防,那时候莎车兵马再从沙漠腹地沿计戍水而来,偷袭汉军之后,我们重整兵力趁乱反击,以两国兵力呼应击之,自无不克,这叫做绝地求生。”
尉迟乌波沉吟片刻,叹道:“也只好如此了,只要能保住于阗以东之地,皮山又算得了什么?”
尉迟曜胜抚须笑道:“这是权宜之计,以防万一,若大将军和国师败退汉军,则于阗兵威大振,莎车援军寸功未立,哪里还敢再要皮山之地?
即便汉军前来,我们合力先退外敌,以后再徐图周围各地,一如扜弥、皮山等国逐一破之,哪怕将来消灭莎车也未尝可知呐!”
尉迟乌波听了这一番宏论,不由一阵心潮澎湃,又恢复了几分自信,欣然从其计,即日便让尉迟曜胜遣使往莎车国借兵,共抗汉军。
于阗军运粮东进,到了渠勒休整之时,大将军伏师战的书信也恰好送到,士兵们还在城中忙着修理车辆,整装粮草,就听到一阵铜锣般的大笑声从屋内传出。
这声音极其响亮,声振屋瓦,粗犷之中带着一股莫名的血腥暴虐之气,行军的士兵多有惊恐之色,每当国师发出这种笑声的时候,可能就有人要被吃掉了。
黄土修筑的二进土坯房中,国师伏阇讫多正拿着伏师战的来信纵声大笑,只见他身高近丈,膀大腰圆,黑红色的一张脸上两道朱砂眉,一对虎眼圆睁,连鬓络腮的红胡须根根竖立,活脱脱一个火燎的金刚模样。
屋内左右各站四人,个个相貌怪异,有些光头,有些长发,也有须发蜷曲者,手中兵刃也各不相同,凶神恶煞甚是骇人。
如果不熟悉的人踏进这间房,一定会以为走进了天王庙或者地狱之门,那传信的使者跪在地上浑身战栗,不敢抬头。
“哈哈哈,伏师战未免也太胆小了,”伏阇讫多晃着半片羊皮冷笑连连,“才和汉军交战,就被吓破了胆,我正愁汉军不来,如果他们真敢在麻罕川出现,大头陀会让他们变成我们的军粮。”
“哈哈哈——”那八名弟子也都狂傲大笑,目露凶光,好似猎食的狼群一般。
信使低头道:“大将军传话,让国师多加小心……”“嗯?”
伏阇讫多声音一沉,“你在教我做事么?”
“不敢,不敢!”
信使吓得声音颤抖,连连说道,“是大将军临行时交代,小人按军令行事,请国师息怒。”
“行了,你回国向大王复命吧,”伏阇讫多挥挥手,“粮草大头陀会完整交到大将军手上的。”
“是!”
信使头也不敢抬,战战兢兢退下,扶着门框才跨出房门,下台阶的时候双腿发软,差点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