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pou7r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六百九十六章 東極島主陰森森讀書-upncz

pou7r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六百九十六章 東極島主陰森森讀書-upncz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伍弟如此一席话,到也光明磊落。
哪怕被钟文废了,他也愿意承受此等惩罚。
不过。
钟文自始自终,都没有想过,要把伍弟给废了。
身为一个纯散人,钟文当然知道其一路走来到底有多大的困难了。
这就好比自己,也可以说是一个类似于散人一般的状态。
如果不是自己命好,运气好,自己也不至于达到如今的成就。
“即然你承认了,那我九首也不至于要把你如何,以后你跟着我吧。”钟文望了望周遭所有人,又看向伍弟说道。
伍弟根本没想到。
自己偷学了钟文小妹的剑法,到头来,还说让自己跟着钟文。
这要是放在别的人身上,不被当场弄死,也得废了。
这让伍弟着实感恩不已。
至少。
当下他的命不用再丢了,而且还跟了一个如此强大的主人,顿时把伍弟的激动的跪了下来,“伍弟拜见主上。”
伍弟的这一跪,钟文欣然接受。
怎么说。
伍弟偷学自家小妹的剑法,可以说这是变相似的成了自己的弟子。
不过。
钟文也只是把伍弟收入龙泉观,想要成为钟文的弟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毕竟,年岁摆在这儿。
钟文断然是不可能收一个比自己还老的可怕的人为弟子的。
众人听着二人的话,又是瞧着当下的情况。
各人的心思各不相同。
就好比这东极岛人。
他们心中就想着要把钟文他们以及伍弟留在东极岛,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他们也得把钟文一系人等留下。
可是。
此时谁又敢上场呢?
谁又有那个能力上场呢?
东极岛的二岛主以及三岛主均被钟文轻描淡写一般的一掌给击成重伤,就东极岛的那些弟子也都是死伤无数。
当下。
除了那位东极岛的神秘岛主之外,再无可能有谁能上场了。
“恭喜九首道长收下一门人。”此时,于礼走近前来,抱拳行礼道。
钟文瞧着于礼。
说句实话。
钟文对于礼以前的认知当中,还是不错的。
可随着他今日所说的那般话,却是让钟文开始对于礼有了另外一种认识了。
身为南极岛青玄门的门主。
于礼的做法,钟文能理解,但却是不赞同。
而且。
于礼的做法,钟文心中还是有些不齿的。
不过。
放在当下,大家也都如此。
但是。
钟文与着这南极岛的关系,不可能再有什么进一步的提升了。
更甚至。
钟文还会与这南极岛的关系,一刀两断。
有着这样一个藏着祸心的南极岛在身边,估计太一门也得警惕着。
钟文看着于礼,冷笑着。
话也不回,礼就更别说回了。
这也使得于礼顿觉尴尬。
就在此时。
大会场地的不远处,一个全身套着黑衣黑帽之下之人缓缓走了过来。
“岛主!”
“岛主!”
东极岛的人一见到那黑衣人后,纷纷半跪行礼。
随着东极岛人的这半跪,众人瞧向那来人。
谁也没想到。
从来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东极岛岛主,难得一次的出现了。
钟文冷静的瞧着那位神秘的东极岛岛主缓缓而来。
从那东极岛岛主的步伐上,钟文可以看出,此人的境界很高,高于在场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
每一步踏出。
所落之地,其脚下都带着一个微微不查的脚印。
如此深厚的功力,其境界至少在先天之上七层之上。
一个脚印并不能代表着这位东极岛岛主的境界之高。
高就高在其每一步所落地之后,脚下的灰尘均是往着四周散去,甚至连石子都是如此,一点洋洒的状态都没有。
这才是钟文判定这东极岛岛主的境界之高的原由。
只有内气强大到一定的地步的绝顶高手,才有可能作到如此程度。
对于这一点。
钟文在先天之上八层才能做到。
可想而知。
所来的这位东极岛岛主的境界,绝对是武道之境的境界。
谁也没想到,这位神秘的东极岛岛主会在此时出现。
而且。
还是在钟文挑了东极岛人之后出现的。
随着此人缓缓步入场中后,东极岛的二岛主和三岛主赶紧走上前去,躬身于前道:“岛主,属下无能,被一无名小辈所伤,更是连伤我东极岛数十人,更有几人已是死去,还请岛主为属下们报仇。”
一身的黑衣黑帽,再加上脸上还挂着一副黑皮的面具。
只露出两只眼睛出来的东极岛岛主,听了二人的话后,侧目看向钟文。
阴森森。
这是那位东极岛岛主带人钟文最大的感受。
如果不是白天。
钟文都能想像。
这位东极岛岛主只要往着大街上一站,估计有着不少人都得避退。
这种阴森森。
不是因为他穿着黑衣黑帽的问题所造成的。
而是这位神秘的东极岛岛主身上本身带着的内气所造成的。
就在那东极岛岛主侧目看向钟文之时。
伍弟突然大张着嘴,指着东极岛岛主,惊恐的呼道:“是你!!!”
随着伍弟的这一声是你之后,那东极岛的岛主身上,却是突然散发出强劲的内气。
而这位东极岛的岛主所散发出来的内气,更是阴森森的。
甚至,还还着一丝的冰凉气息。
随着东极岛岛主的内气一催动后,顿时把那二岛主以及姜空二人推了出去,直扑伍弟奔来。
钟文见那东极岛岛主二话不说,就催发内气扑向伍弟,顿时觉得这其中有问题。
随即内气一转,内气也随之散发出来,迎上那东极岛岛主所散发出来的内气。
“啵”的一声。
两方的内气撞在了一块,拂向周围,把其他人等的衣裳给搅动。
而伍弟也在内气相撞所击发出来的强劲力道给推出去好几步之远,这足以说明。
钟文与那东极岛岛主的内气到底有多强大了。
钟文见伍弟被推出去几步之距,随手内气再一次的催动,把伍弟拉了回来问道:“你认识他?还是在哪里见过?”
伍弟此时更是惊恐不已,像是哑了声一般,指着东极岛岛主。
而此刻。
那位东极岛岛主也是惊呀于钟文如此年轻,却是有着如此强劲的内气。
这着实让他不解。
依着他所知。
这天底之下,是不可能出现这么强的武道之境的高手的。
更是不可能在如此年轻之下,就成就会武道之境的。
哪怕是江湖之上最为神秘,也最为厉害的慈航殿,也不可能培养出一个如此年轻,且如此厉害的武道之境高手。
据他所知。
慈航殿最年轻的武道之境,还是上上一代的殿主。
可是再年轻,那位殿主也是过了六十岁了。
而眼前。
这位年轻的有些过份的年青人,所催发出来的内气,强大到让他有些怀疑的程度。
这不得不让他想起江湖之上的一个传说来。
什么传说?
当然是几百年前的那位神秘人了。
因为。
只有那位神秘人,才有可能有着这么厉害的传人,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把整个江湖的传承全部毁去呢?
顿时。
他的心里有着诸多的想法,也有着诸多的疑问,同时,心中也多了一丝的担忧。
东极岛岛主的出现,到与钟文内气对抗。
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惊呆了。
无论是七大宗门的人也好,还是于礼以及曼清她们也罢。
均是愣在了当场,无声的看着场中。
七大宗门的人,以及各中小门派的人或许并不了解这位东极岛的岛主。
哪怕于礼或许也不了解。
可慈航殿的人那绝对是了解的。
毕竟。
慈航殿的每一代殿主,基本都会成就武道之境。
到最终,会成为三荒的天荒中人。
有此传承,有此殿主,这慈航殿的人,基本都知道,武道之境乃是她们追求的最高之境。
此时。
曼清心中担忧。
她担忧东极岛的这位神秘岛主会对钟文痛下杀手,会把钟文直接斩杀。
毕竟。
曼清她太了解武道之境了。
可对于钟文,曼清虽不清楚钟文如今到底是何等境界,但依她心中所认为的,钟文就算是真的成就了武道之境,那也有可能只是武道之境一层罢了。
而曼清同时也知道。
这位东极岛的岛主乃是一位武道之境四层的绝顶高手。
如以武道之境一层就对战一位武道之境四层的高手,那无异于是找死,更何况钟文还把东极岛的人伤了数十名,更是杀了数人。
这仇怨已是结下了。
东极岛的岛主此时出现,那必然会把钟文给斩杀的。
为此。
曼清忧心仲仲之后,也不再去多想,一个纵身就往着场中落去。
龙玉见曼清突然纵身跃入场中,也是紧随曼清的身影,往着场中落去。
“九首,小心,你打不过他的,他是武道之境四层的绝顶高手极天。”曼清一落路场中后,走近钟文,紧张的提醒道。
钟文也没想到。
曼清会从那高台之上跃入场中,更是来到自己这边,还给自己出声提醒警示。
对于曼清。
钟文心思是复杂的。
长得极美之外,就是性子太淡雅了一些。
做个朋友到是可以,如深交的话,钟文可受不了这种性子的人。
但曼清在龙泉观待了一些时日,对于钟文来说,二人可以算是朋友了。
朋友的话,钟文会听。
当钟文得了曼清的提醒之后,淡淡的回之一笑道:“无事,即便这位东极岛岛主是武道之境四层,他也没那个能力杀我。”
钟文的话,听在曼清的耳中,犹如一个惊天的消息一般。
从钟文的话中,曼清听出来了。
东极岛的这位岛主乃是武道之境四层,武道之境四层都杀不了他钟文,以此来想,曼清判断钟文有可能也是一位武道之境四层的绝顶高手。
要不然,钟文也不至于会说出这般话来。
曼清瞧着钟文那淡然的表情,眼神之中又开始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