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cvjxd优美都市言情 永序之鱗 線上看-第645章 王車易位(5)(求推薦票!求月票!)讀書-kykn5

cvjxd优美都市言情 永序之鱗 線上看-第645章 王車易位(5)(求推薦票!求月票!)讀書-kykn5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根据六度空间理论,最多通过五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世界上的任何一个陌生人。所以某些信息的传播速度,有的时候,比我们想象之中还要更快一些:
执行萝卜巡游任务的采购员,在大市场区获得了一张拍卖会海报。不识字的他,只是顺手将这份海报随手揣在了兜里,准备当作如厕时的清洁用品。
而回到破碎神庙的宿营地,那张海报就被他的一个好友借走。对方显然比他更着急去解决个人生理问题。
闲来无事,那个人把海报当作了打发时间的读物,结果看到了一则令其震惊的消息。靠着土坷垃匆匆擦拭了一下,那个人赶忙就把这份海报送到了军需长官的手中。
那个军需长官同样意识到了其中内容的重要性,直接将这份海报提交给了军团长。而经过军团长的转手,这份已经被揉的破破烂烂的海报,最终出现在了特恩斯的面前。
不知名的街头小弟、采购员、采购员的好友、军需长官、军团长,正好经过五个人的传递,那份承载着有关黑道女皇最新拍卖会内容的海报,就落到了舍米莎卡想要交到的人手中。
“利萨,我要让你为我查一件事情……”
当特恩斯把利萨招呼到近前,对其耳提面命的时候,这位神明非神会的副会,不过也是刚刚从命运之轮回到了破碎神庙。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诧异。
“我也知道很奇怪,所以才先让你去查探一下,”对于这位跟随自己数千年的老伙计,特恩斯还是比较信任的,他觉得对方表情变化也非常合理,“毕竟,之前偷走我的燃灯权杖的,应该是莱兹爱渥那个伪神派来的卧底。我也在纳闷,东西为何会落到‘掠夺者’手里?”
听到这话,利萨装作迟疑了一下,“协会现在的人手很富裕。在印记城几个协会之中,我们目前应该是拥有最强的武装力量那一个。如果您怀疑燃灯杖真的落在舍米莎卡手里,我们不妨直接派出军队把她的老巢一锅端了,然后再去自己看她的那些藏品。”
“嘿,沉住气,还记得我同你讲过的话么?”特恩斯直接驳回了利萨的建议,“遇大事需静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在打击那莱兹爱渥那个伪神,以及肃清协会内部可能残存的卧底上面。如果贸然对那只母狐狸动手,说不定会引起其它协会的猜测,它们说不定也会把武装力量抽调回来。那个时候,我们的军队就不好再调派出印记城了。”
“嗯,您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利萨恭敬地说道:“不过,我们现在并不知道,那个舍米莎卡会不会是和莱兹爱渥有勾结,如果她的确是莱兹爱渥的人,我们是不是……”
“所以我才叫你去调查一下,”特恩斯的眉头皱了一下,刚刚断臂处又传来一阵疼痛,他知道自己必须继续用言灵法术来压制伤势,所有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利萨的问话,“不过,我感觉不是。如果母狐狸和伪神真的有勾结,那么她现在八成不会把偷来的赃物暴露出来。她知道那样会触及到我的底线,会给她的那个什么命运之轮赌场带来最后的厄运。”
觉察到对方情绪的波动,利萨很明智地选择了先行离开,去执行特恩斯交代的任务。和一个有些癫狂之人相处,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足够的距离。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够避免被其喷上一脸的口水,同时也方便压抑住一撇子捶爆对方狗头的冲动。
通过一连串缜密而又繁琐的调查程序,当副会长再次出现在特恩斯面前时,他的手里多出了足足有两三寸厚的材料。“如你所料,”利萨对着他的老长官,用一种极为肯定的语调说道:“那头母狐狸只是最近运气不错,她的人在大停尸房里逮到了一窝小老鼠。”
将材料放到了特恩斯最喜欢的、名为“坚毅”的桌子上面,利萨便不再言语——尽可能地少说些话,才是最好的撒谎方式——反正特恩斯只是缺了一条手臂而不是眼睛,那些材料上白纸黑字写下的内容,每个字他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么说,斯卡文从破碎神庙逃走之后,一路逃到了大停尸房想从某个还没‘探门党’标记过的传送门离开印记城。结果在那里,本来应该是来接应他的人……哦,某个坎比翁恶魔,成为了他的催命符,把他灭了口。再然后,那个坎比翁恶魔想要带着东西离开,可是他的逃跑也出现了意外,遭到“掠夺者”手下的掠夺。”
“基本上就是这些,只不过……”利萨沉吟了一下,“……我觉得舍米莎卡的拍卖会,可能还有其它的拍卖物品。比如那个可能还活着的坎比翁恶魔。而那个家伙的价格,可能会被附加在您被偷走的精金燃灯杖上面。据说,舍米莎卡最近和她的家人闹得很不愉快,所以她的钱袋子可能遭受了一点挫折,多半是想要从咱们身上找补回来。所以,我们不如……”
“……不不不,利萨。”特恩斯举起完好无损的那只手掌,竖起一根食指,一边摇晃一边打断了副会长的话语,“我们做事情想来赏罚分明。再者说,想要讹诈钱财,在印记城从来不是什么道德上的污点。她有本事、有能力抓住机会。我们又的确需要那件东西……以及被她抓住的那个家伙。那么,奖赏她一根肉骨头也未尝不可。”
对于手下的这个提议,特恩斯没有立刻反驳,他思索了一下才给出了答复:“为了稳妥起见,我想要亲自去趟女士区,参加这场拍卖会。你为我准备一下简单的出行事宜。警告就不必去做了——我出现在拍卖会的会场,就是对那些人最好的警告。”
“遵从您的意愿。”
从特恩斯的办公室出来,利萨回到了自己休息室,坐到钟爱的“智慧棋”棋盘跟前。他伸出手指拈起象征“堡垒”的那枚棋子,把它和“国王”交换了一个位置。
“王车易位,已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