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oysty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特種兵痞在都市笔趣-第4710章 遭遇意外?相伴-sb6q5

oysty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特種兵痞在都市笔趣-第4710章 遭遇意外?相伴-sb6q5

特種兵痞在都市
小說推薦特種兵痞在都市
“我……”突如其来的一幕,可是让段浪一阵十足的措手不及。
不过,段浪也的确没想到,沈墨浓这个女人,一旦清醒过来,竟然会毫不迟疑,做出如此一番举动来。
若是其他什么人,即便是做出这样一番举动,那也就罢了。
可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沈墨浓可是一位圣皇后期强者,这样的存在,可完全不是现在的段浪,想要怎么样,就一定能够怎么样的。
毕竟,这样的存在,对于现在的段浪来讲,简直就是天堑。
“说。”沈墨浓见到段浪那吞吞吐吐的样子,瞬间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厉声喝道。毋庸置疑,若是事情的结果,真如沈墨浓想象的那般,段浪趁着她昏迷,而对她做了某些不跪的事情的话,她沈墨浓一定会毫不犹豫,直接将段浪给剥皮抽筋,千刀万剐
,挫骨扬灰。
开什么玩笑,圣皇强者,岂是随随便便什么人,想要玷污,就一定能够玷污的?
不过,因为沈墨浓此前在跟紫翼魔龙战斗时,段浪明知道不能力敌紫翼魔龙,却还要挺身而出,给沈墨浓留下的印象不错,沈墨浓还是有了如此一问。
“沈小姐……”
段浪说道。
“别误会,别误会,我绝对没有对你做出一些什么出格的事情。”
“此前你受伤严重,陷入昏迷,若是不及时处理伤口的话,怕是你现在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再站在我面前了。”“只不过,你那一道致命的伤口,在身体的关键部位,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我也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迟疑的,但是,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的玷污和亵渎之意,只是简单的
替你处理伤口罢了。”
“真的?”沈墨浓闻言,这才想到问题的关键,整个人的神色,在简单一瞬间,也不免缓和了不少,问道。
“千真万确。”段浪说道,“你想啊,你那么强大,若是我不是单纯的帮你处理伤口,而是趁着你昏迷,将你玷污和亵渎的话,我还敢待在山洞里,等着你醒来?”
“那你有没有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沈墨浓依旧不依不饶,问道。“要说没有看到,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你那道致命的伤口的位置,实在是太过于特殊……”段浪如实回答,“不过,但是情况紧急,我可是为了你替你处理伤口,若是
你现在要我对你负责的话,我也并非不是不可以勉为其难……”
“滚。”沈墨浓收起袖剑,直接没好气地冲着段浪,一声咆哮。
“好呢。”段浪想都没想,便直接朝着山洞外走去。
“喂……”沈墨浓见到段浪没有丝毫的迟疑,便直接要离开,叫道。
“干嘛?”段浪问道。
“你去哪?”沈墨浓稍作迟疑,问道。
“你不是叫我滚吗,既然你现在已经醒了,那我就滚了……”段浪道。
“你……”沈墨浓可的确没想到,段浪将话说的如此直白。“怎么,莫非,你还真想要我对你负责?”段浪见到沈墨浓的样子,问道,“不过,我可必须事先申明,我此前虽然的确是看了一些不该看的地方,但那可也是为了救你,即
便是你要我对你负责的话,你也只能做小,因为,我已经有老婆了。”“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撕了?”沈墨浓厉声警告道。不过,沈墨浓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沈墨浓自己也不清楚为何,在段浪说他已经有老婆的时候,她的内心,却
是很明显的有着一丝不舒服。
“得,我走,还不成吗?”段浪说着,就要离开。
“你去哪?”沈墨浓再次问道。
“你刚刚醒来,伤势还没恢复,我去弄点千年王八万年龟之类的东西,给你补补……”段浪丢下一句话,便直接离开山洞。
“给我补补,我沈墨浓需要补吗?”望着段浪离开的身影,沈墨浓自顾自地说道,“哼,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讨好我沈墨浓吗?我沈墨浓才不吃这一套呢。”
沈墨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段浪刚才的一系列举动,还是让沈墨浓内心,洋溢着一丝丝欣喜的。
虽然沈墨浓清楚,因为身份地位的差距,她跟段浪是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的。
但无论怎么说,段浪也是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让沈墨浓怦然心动的人啊。
不过。
段浪刚刚离开时,沈墨浓还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而当段浪离开四五个时辰之后,依旧没有归来时,待在山洞内的沈墨浓,不免就有些坐立不安了。哪怕沈墨浓是圣皇巅峰修为,但是,因为无人山中特殊的天地法则,沈墨浓的神念,也是根本不可能覆盖多远的,而段浪离开山洞不久,刚开始还在沈墨浓的神念范围之
内,但是没多久,就摆脱了沈墨浓的神念。
“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不对,若是他真要逃之夭夭的话,又哪儿有必要等着我醒来?在我昏迷之时,逃之夭夭,不是更好吗?更或者说,压根就不救我,也就不会惹来那一系列的麻烦。”“这无人山脉,妖兽遍布,其中很多妖兽,修为可都达到了圣皇层次,甚至,诸如紫翼魔龙那样的存在,也是有着不少,他出去这么久没回来,该不会是遇到什么意外了吧
?”一想到这里,沈墨浓内心,明显就无比担忧了起来,与此同时,还对自己此前的行为,充满了自责,整个人,更是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身躯一闪,飞离山洞,庞大的神
念,四处弥漫开来……但沈墨浓在这无人山中,一连寻找了几个时辰,也根本没有寻到段浪的身影,原本还只是有些担忧和自责的沈墨浓,现在可是更加的担忧和自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