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p6dy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第577章 血火隕,潮汐變(求訂閱)-g1ukc

fp6dy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第577章 血火隕,潮汐變(求訂閱)-g1ukc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血火!”
幽幽声在整个八层响起。
蓝天的声音!
没有隐藏,到了血火这个地步,没那么愚蠢,人来了都不知道,还被人偷袭一下。
当然,苏宇还是稍微隐藏了一下。
运气好,对方没发现自己呢。
血骑将军府。
血火魔王脸色一冷,蓝天!
除了蓝天还有人吗?
肯定还有,单独一个蓝天,哪怕自己重伤,想对付自己,也没那么容易!
血火魔王不吭声,此刻,他正在开启一个房间,这些古老存在的府邸,都有禁制存在,他不知道房间内有没有宝物,开启了再说。
一滴滴血液,被他挤压而出。
这是魔族强者的地盘,在这,对魔族还是有些优待的。
但是,上古强者的禁制,不可能因为你是魔族就给你开了,若是如此简单,上古强者府邸中,宝物早就被仆人盗取了。
赌一把!
然而,伴随着他开启禁制,虚空中,一缕缕规则之力汇聚,他这算是盗窃,哪怕能开,规则之力也要惩罚他!
血火魔王咬着牙,赌一次!
这个大房间,有名字的。
“药香殿”
既然取这名字,其中可能就有一些上古宝药,哪怕不能让自己恢复三世身,也希望可以把自己这具过去身强化一些,肉身不再如此孱弱。
他在迅速开启,而蓝天,好像也感受到了这些,幽幽笑道:“我发现你了!”
“我的小可爱,别跑!”
血火咬着牙,心中暗恨!
猖狂的小家伙!
若不是自己受伤惨重,一巴掌拍死你。
“大秦王来了?”
他更担心的是,大秦王会上来。
除了大秦王,其他几位人族无敌,朱天方算是最强的,不过也只是永恒五段左右的实力,当然,现在对他来说很强大,可大秦王不来,对方更大的概率是去保护大秦王。
而不是分散离开,别忘了,他们那群人当中,还有不少外族的家伙呢。
血火魔王判断着这一切,眼神冷厉,对方可能最多再来一位无敌,或者……苏宇那个家伙来了。
苏宇……
血火魔王心中叹息,遭遇这种年轻的天才,强大的天才,其实才是他们最忌惮的。
年轻人,不好惹啊。
年轻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也是砍杀老辈强者崛起的,现在,轮到他们老了,老了,忌惮就多了,忌惮一多,拼死之心就消磨了。
嘴上喊着不怕死,可哪能真的不怕死呢?
年轻的时候,他血火魔王一人独闯诸天,在第九次潮汐之变的时候,甚至独自闯荡过人境,在人境和人族那些老家伙争锋厮杀!
血火一族,在上一次潮汐之变中,也是在他手中,慢慢崛起。
靠的就是敢打敢杀!
最终,血火魔族成为仅次于始魔族的大族,在魔族当中,成为顶级的存在。
一个个念头升起,血火魔王压下了心头一些悸动。
从上一次潮汐之变中活下来,到现在,自己到尽头了吗?
他不想。
他一死,魔皇也许会吞并血火魔族,他打下的基础,也许会便宜了魔皇。
对那个家伙,血火魔王向来不服。
实力不算太强,算计不算高明,不如天古强大,不如神皇奸滑,不如大秦王敢战,不如命皇神秘,不如……许多人!
魔族,在他的带领下,能度过第十次潮汐之变吗?
可惜……可惜自己好像也没太大机会了,同样算计的不够高明,栽在了这个鬼地方。
轰!
身后,规则之手,一掌拍向他,血火魔王闷哼一声,没理会,口中一口鲜血喷出,将面前的禁制,瞬间撕裂出了一道裂缝。
他瞬间化为血光,钻入了其中。
而门外,蓝天已经定位到了他,苏宇化为分身,直接进入了血骑将军府,而蓝天刚想进入,砰地一声,被禁制阻挡了!
权限不够!
他和血火魔王差不多权限,但是,这是魔族的将军府!
他不能擅闯,血火魔王倒是可以进去。
大门外,蓝天被撞的头破血流,这禁制还很强,不但如此,此刻,规则之力也在汇聚,好像要灭杀他。
蓝天气急!
艹!
我为何不能进去?
而苏宇,原本还混在分身中,此刻,一下子凸显了出来,权限高,此刻就能看出一二了。
他扭头看了一眼蓝天,再看看那个迅速愈合的缺口,看到了“药香殿”几个大字,微微凝眉,血火魔王在找宝物恢复?
对方到底还保存多少实力?
苏宇不确定血火魔王还有多少实力,可永恒九段,很可怕的,大秦王重伤之下,都搏杀了多位无敌。
苏宇,还是有些担心的。
蓝天实力不弱,两人联手,还有个照应。
苏宇迟疑了一下,可是,一旦血火魔王恢复,那就更难缠了,他都没敢和蓝天火拼,也许实力下滑的厉害。
一个个念头升起,眼看着蓝天还进不来,苏宇传音道:“蓝天前辈封锁四周,小心被人埋伏,我先进去,前辈想办法慢慢进来!”
话落,苏宇化为一道微风,迅速消失在那条弥合的裂缝中。
……
苏宇钻入,还防范着血火埋伏。
结果,压根没有。
前方,一道血光一闪而逝,朝大殿深处飞去,而整个大殿,此刻,一个个巨大的药鼎在悬浮,药鼎之下,都连接着地火。
这地方,绝对是铸兵和炼丹的好地方,宝地。
外围的这些大鼎,苏宇闻到了一些味道,有些大鼎已经破碎甚至消失,因为地火一直没有停下,一直都在焚烧,药鼎不够强大的话,无数年下来,早就破碎了,什么丹药都没了。
这就是砂锅炖鸡,越炖越香。
可是,也有个度,火没关,炖了十万年,那得是超级老鸡了,砂锅也得一流顶级才行。
显然,血火魔王也知道这个道理,外围压根没看,直接朝深处飞去,寻找炖了十万年都没化掉的宝药。
哪怕当年这个血骑将军实力不如他,炼出的丹药,当年不咋样,十万年没被毁,现在也是顶级宝药了!
若是对方是杂号将军,实力还真不一定比得上血火,哪怕封号将军,合道境的也不多,合道,一般都是封侯了。
血火魔王实力强,眼光高,恢复需要的宝物也要高端的那种。
苏宇也是迅速超前飞去,哪怕此地有一些药鼎还没破碎,有些是地火熄灭了,有些是依旧在焚烧,苏宇也懒得多看一眼,迅速遁空而去,朝大殿深处飞去。
……
不到一分钟。
苏宇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宝鼎,此刻,那宝鼎下方,七彩之火还在燃烧,将整个大鼎烧的有些琉璃通透了,原本这大鼎,未必是这样的。
而通透的大鼎中,9颗丹药如同精灵一般,在跳跃,在悬浮。
脑海中,小毛球都疯狂抽鼻子,“好香!”
毛球很少吃这些玩意,一般情况下,也只是看看,对吃丹药毫无兴趣,因为杂质多,不精纯。
可这一刻,对这一鼎煅烧了10万年的宝药,毛球都心动了。
太香了!
宝药!
而此刻,那宝鼎四周,有一圈禁制在,七彩火焰在燃烧。
大鼎还在旋转。
血火魔王就在禁制之外,此刻,正在迅速破解,等听到声音,忽然回头,看向虚空。
血火魔王眼中露出一抹无奈!
迟了一点!
他运气不错,进入的第一个府邸,他居然就遇到了宝贝,真的运气很好了。
血骑将军的府邸,居然有这样的宝药存在。
血火魔王侧头看向虚空,叹道:“这是血魔丹,一般情况下,可以强化肉身,强化气血,但是,这是一炉十万年的宝药……也许,都能算神丹了!这鼎,被七彩琉璃火锻造十万年,居然没被毁,现在,也算是顶级天兵了……”
“当然,被锻造这么多年,也许只是看起来强大,一动,就废了。”
“苏宇,本座不想和你争下去,你拿6颗,给大秦王恢复,我取用3颗,这鼎,归你!”
血火魔王平静道:“你一直追踪我,不就是担心我泄露了大秦王的消息吗?我是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其他人,也许都被你收买了,或者灭口了。”
“种族,有时候凌驾很多东西……”
血火魔王笑了笑,此刻,倒是有几分霸主气度,笑道:“我是受伤了,受伤很重,但是你苏宇,想杀我,也没那么简单!这样,我给你承诺,大秦王的消息,你的消息,我都不会泄露出去!丹药,你拿大头,我拿小头……”
苏宇缓缓浮现在原地,看向血火魔王。
这是一位看起来不算太老的强者,中年人,年轻的时候,也许很英俊,火红色的长发披肩,眼中带着异样的俊美。
眉心处,那火红色的火焰标志,更显邪魅之美。
血火魔王!
血火魔族!
这一族,最善战,也最敢战。
苏宇看向他,此刻,也是白衣起伏,手中浮现一本书,看向血火魔王,轻笑道:“大人的提议,我很感兴趣!我也没兴趣和大人作对,厮杀到底,还不知道便宜了谁。”
血火魔王看了他一会,笑道:“那一起破开禁制,我来破,你帮我阻挡规则,你权限好像不低,可以更好地破除规则,破开之后,分了丹药和宝鼎,各走各路。”
苏宇忽然笑道:“大人现在还有多少实力?”
血火魔王失笑,看了他一会,许久,开口道:“不多,但是,对付个把永恒还行。苏宇……你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管他强不强,上去就想先杀了再说,我若是年轻时期,必然和你一战,可现在……我老了。”
老了!
苏宇点点头,笑道:“大人是年纪大了,那这样,大人破开禁制,我来阻挡规则,我们一起夺宝!”
血火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开始破解那些禁制。
苏宇距离他很远,在一旁丢出书册,阻挡那些规则汇聚,若是汇聚过多,苏宇就亲自出手,破碎那些规则之力。
两人分工合作,看起来倒是美满。
血火魔王一边破除禁制,一边笑道:“你几级权限?感觉这边的规则之力,对你避退许多。”
“四级。”
苏宇笑道:“您呢?”
“七级。”
血火魔王笑道:“看样子,你机缘的确不小,你这种大机缘的人,每个时代都有,但是有你这样强大的,很少!你人族,得天独厚,上古时代留下的余荫,真的吃了十代人,你强大,和上古应该有关。”
“算是吧!”
血火笑道:“时光师的传承,还是文王传承?或者干脆武王传承?其他人王传承,我见过,比如河图,比如上一次潮汐之变你人族的一位绝世强者,他们都是上古人王传承。是强,是妖孽,但是没到你这个地步。”
“不知道。”
苏宇笑道:“没骗你,真的不知道。”
血火点点头,“你大概有点判断,但是对上古了解太少,和我一样,我一直觉得我继承了上古时代魔族血火魔族的传承,但是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清楚!”
说罢,又笑道:“苏宇,我若是邀请你,去魔族的话,你会答应吗?假如说,我伤势愈合,合道成功,杀了现在的魔皇,一统魔族,你苏宇可以在魔族自立为王,再开一族,你愿意吗?”
“不愿意。”
苏宇一拳打散了一些规则之力,笑道:“有些事情无法改变,比如……种族!我只要还活着,就是人族,这是我无法改变的事实,不是说我是魔族,就是魔族的。”
“这倒也是,可惜了!”
血火魔王笑道:“魔族这边,我很看好摩多那!可惜,那家伙是始魔族的……我要是告诉你,我其实还是很看好他,甚至想过,摩多那当我血火魔族的族长,你会不会觉得我在撒谎?”
“大人不需要撒谎,何况,摩多那的确天赋不错。”
血火魔王笑了,“和你这种年轻人谈谈,其实挺开心的,老一代的家伙,总是想法太多。”
此刻,他快要破开禁制了。
却是依旧说道:“苏宇,诸天万界的局势,你又了解几分呢?”
苏宇摇头,“不太了解,一些老古董都在冒出来,十次潮汐之变,都十万年了,时光隐藏了太多的东西,我到现在都没怎么接触前面九次潮汐之变的历史,别说上古了!很多东西,我都是一知半解。”
“嗯。”
血火魔王笑道:“你说的不错,你人族九次潮汐之变,最后都算是失败了,其实,从这就可以看出,其中的秘密有多少,一次就算了,两三次,一直到9次,你们都失败了,难道人族真的无法崛起?还是人族真的一直都很弱?”
苏宇点头,是的,9次啊!
接连失败了9次!
这其中蕴含的一些东西,其实值得去深思。
血火魔王又道:“你人族,前面九次潮汐之变,应该还有人活着,但是,各族应该也有不少,暗中在对峙罢了,这一点,其实不少人都猜到了!否则,界域通道一开,何止我们入侵?”
说着,又道:“大秦王他们,的确是人族的顶梁柱,但是,也只是这一个潮汐之变的顶梁柱,后面应该还有人,包括魔族也是,其实每一次潮汐之变结束,都有一些老古董消失,或者死了,或者失踪……”
苏宇笑道:“您的意思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有一群老古董在对峙,彼此威慑彼此?”
“对!”
血火魔王又笑道:“但是,你人族应该处于逆势,九次潮汐之变积累的强者,应该都在那边!你不知道,我经历过第九次潮汐之变,其实,每一次潮汐之变结束,很多时候都莫名其妙,也许是因为暗中决出了胜负,也许是因为哪一方有老古董可以脱身出来了,往往就可以扭转局势!”
“第九次潮汐之变结束,你人族失败了,你人族第九次潮汐之变,还是很强大的,那一次,大家都说,人族有希望崛起……结果,上次潮汐之变的人王,被人杀了!”
苏宇露出疑惑好奇之色,“人王?”
“对,上一次潮汐之变,你人族比现在要强,也是一统之态,我跟你说的那个绝世强者天才,就是那位后期的人王,真正的堪比上古人王……他很强大,强大的可怕!后期,他压制仙魔神龙,大战多次,击杀无数强者,可最终,人族却是溃败了!”
苏宇好奇道:“因为他被人杀了?”
“对!”
“谁杀的?”
血火魔王想了想道:“不太清楚,当时很乱,那位是在和各大族的皇决战的时候,被击杀了!当时按照我当时的判断,各族的半皇,很难击杀他!何况,真杀他,各族半皇也得损失殆尽,结果……各族半皇几乎都活着回去了,唯独他,被人击杀了,葬身在星辰海!所以我猜测,可能是一些老古董出面,联手杀了他!”
他看向苏宇,“所以,太过于优秀,未必是好事!”
苏宇点头,“多谢前辈教诲!”
就在此刻,血火魔王开启了禁制,一股浓郁的药香味,让两人都有些陶醉。
血火魔王笑了笑,看向苏宇,“走吧,到一边去,这是难得的宝物,别毁了,无论谁赢了,取走这宝物,都是好事,我赢了,我取走这宝物,恢复伤势。你赢了,你取走,可以帮助大秦王恢复伤势,或者自己修炼也行……”
苏宇笑道:“前辈说的哪里话……”
“都到了这时候,小年轻,也该老实点了。”
血火魔王叹道:“你不放心我吞服丹药之后强大了自己,击杀了你!而我,其实三颗不够,我想要9颗全要,说给你6颗,都是扯淡,你大概也不信。”
说着,他笑容展露,“所以啊,咱们合伙先把禁制开了,待会,免得咱俩两败俱伤,连开启禁制的实力都没了,那就亏了!东西在这,赢家拿走,无论输赢,咱们可以彼此对对方提一个要求,你看如何?”
苏宇看向他,沉默了一会,笑容渐渐消失,“前辈请说。”
“其实也没什么,你若是赢了,希望能把我的一些遗物,对你没用的,转赠给摩多那,告诉他,抗争到底,那个龟孙子,不配当魔皇!”
血火嗤笑道:“他不配!用本族天才当替身,让本族天才战战兢兢地活着,这不是皇道,也不是王道,这是魔道!”
“真正的强者,不是靠别人走出来的,他的合道都不靠谱,还想更上一层楼?笑话!”
“魔族指望他,早就废了,如何能成为三强种族?”
血火魔王鄙夷了一阵现在的魔皇,他看不上他,哪怕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大!
苏宇倒是意外,“前辈的意思是,摩多那比他更合适?”
“那当然!”
血火魔王笑道:“那家伙,草包一个,你不懂,我却是知道的!任何种族,都不会把自己复生的希望,寄托在本族天才身上,你记住了!神族有个战无双,仙族有个玄无极,大家都说,那是神皇和仙皇的替身,扯淡,这俩走的都不是三身之法,怎么要替身了?就是忽悠我族那个蠢货的,让他把大量的本族天才,弄的战战兢兢,差点废了……你和他们交战的时候难道没发现,这两族的皇,把自己的精血或者意志力,寄托在他们身上了吗?”
苏宇摇头。
“这就对了,唯独我族,那个蠢货,一直把精血和意志力寄托在摩多那身上,你说,他愚蠢不愚蠢?”
血火魔王笑道:“上次三身被废,当场杀了一位天才,化为过去身……这蠢货,也是胆小怕死到了极致,那时候,哪怕有心要做,岂能当着大家的面做,如今,魔族人人自危,哎……无话可说,他怕死,怕被人杀入魔界,可是,哪有那么简单被杀!也怕我挑衅他的权威……苏宇,我若是说,他当时不杀那魔王,我不会夺他位置,你信吗?”
“有点信。”
血火笑道:“那还好,起码不是一点不信,我说实话,那时候他不杀那魔王,我的确没兴趣管他,可他当众杀了,我得出头,否则……魔族必然会一蹶不振!”
说到这,又笑道:“你说,你有什么要求,我若是赢了,也满足你!”
苏宇想了想,笑道:“也没什么,第一,安全把我老师他们弄出去,回到人族。第二,别的宝物就算了,我的神文,留给我师父。第三,告诉我爹,再娶一个,再生一个……”
血火魔王笑了,“就这些?你这些要求,倒是不高!”
“人都死了,还要那么多干嘛?”
苏宇笑道:“眼不见为净,前辈觉得呢?”
“倒是洒脱!”
血火魔王扬手示意,苏宇笑了笑,跟着他,一起朝不远处的一块空旷地走去,那边,可能是平时炼丹师休息的区域。
血火魔王想拿走所有丹药,苏宇不愿意,而苏宇想杀他灭口,血火魔王不乐意……
其实,没太多的转圜余地。
两人都是心里门清。
所谓的合作取宝,到了他们这地步,谁会当真?
与其待会彼此算计,不如现在就分个胜负,赢家通吃,输了的完蛋。
别毁了宝物,还能留下几句遗言。
不得不说,此刻的苏宇,忽然觉得,和这样的强者决胜负,有些小兴奋,也有些小开心,而且,血火魔王这样的强者,其实还算干脆。
弯弯绕绕的是有,但是不算太多。
都到了这地步,咱们事先说开了,倒是有点切磋的味道了,虽说,这样的切磋,会分生死!
但是,在万族征战,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了。
单独单,博生死,分胜负!
两人走到了那块空旷的大地上,血火魔王笑道:“你也强在肉身,我肉身废了,但是好歹也是永恒九段,不如先玩玩试试?”
“恭敬不如从命!”
轰轰!
话音刚落,两人瞬间冲撞到了一起,拳脚齐出,破山海,镇日月,战无敌!
镇山拳!
开天刀!
苏宇一眨眼,接连动用数十套功法,而血火魔王,要简单直接的多,从头到尾就是一套拳法和一套腿法,轰隆隆巨响声,传荡天地!
两人打的天翻地覆,一眨眼,砰地一声巨响,苏宇倒飞出去,伤势却是不重,而血火魔王留在了原地,可孱弱的肉身,却是龟裂了许多。
他笑了笑,也没在意,叹息一声,“还好,没算落下,不过你这肉身,真的不错!”
挺强的!
他战斗多年,技法、经验都比苏宇强的多,唯独此刻肉身孱弱,发挥不出多强的实力。
尽管如此,依旧在肉身不强的情况下,击飞了苏宇。
远处,苏宇迅速爬起,喘息一声,笑道:“前辈还是前辈,姜还是老的辣,我除了会的多点,倒是有些杂而不精了!”
“正常,你还年轻,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如今的年轻一代,战斗经验比你丰富的没几个,老一辈的,其实没经历第九次潮汐之变的话,后来的那些家伙,也没什么经验……”
血火魔王朝他走去,笑道:“你还真以为,个个都是一路杀上来的?运气、机缘、天赋,让这些家伙崛起了,战斗上来的,其实不多了!”
话落,两人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苏宇出拳,一拳接连一拳,震荡之法,震动对方肉身,眼看着血火魔王肉身被他震荡的龟裂,苏宇刚刚一喜,忽然,右手被血火魔王擒拿!
“喝!”
一声低喝,气血爆发,血火魔王怒吼一声,全力以赴,轰隆一声,苏宇右手被他活生生扭断!
扭断了苏宇的右手,血火魔王依旧擒拿住他的手臂,反向爆发一次,拖拽着苏宇,轰隆一声,朝大地砸去,而苏宇,也顺势一脚,踢他的双手骨骼断裂!
轰!
苏宇被重重砸到了地上,八层这坚固无比的地面,都被他砸出了一个大洞,苏宇72铸之后,体外还有一层防御罩,此刻,都被对方活活打爆,右手耷拉下来,骨骼断裂,苏宇迅速血肉重生,却是依旧疼痛难耐。
剧痛!
比直接砍断了手臂还要痛!
他肉身比现在的血火魔王强不少,可是,依旧被对方轻易扭断了一根手臂。
血火魔王抖了抖双手,也喘息了一阵,笑道:“真厉害,你这肉身,强大的有些可怕了,说你是永恒中段,我都有些信了!妖孽啊!”
轰!
嘴上说着,下一刻,他双脚如利剑,嗡地一声踢破虚空,以无与伦比的苏宇,迅速踢中苏宇,一脚,两脚,三脚……
足足上百脚踢出,而苏宇,只来得及反击十多次!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两人分开,苏宇从上到下,都是脚印,都是血印,额头上都被血火魔王踢出了一处凹陷,露出了一些血浆。
而血火魔王,身上只有少少的几个脚印和拳印,却是深可见骨,血液,不断滴落。
血火魔王自嘲一笑,“这就叫一力降十会!”
我击中苏宇再多次,踢他百脚,不如他一拳打中的伤势强大。
力量……果然,失去了力量,再高超的技艺,都是无用功啊。
世人追求境界和力量的强大,果然还是有道理的。
苏宇喘息着,“前辈说笑了,若是前辈和我同样的力量……我就死了。”
“多活上万年,也不是开玩笑的,是吧?”
血火魔王笑道:“小心了,肉身我看样子是不敌你了,玩玩规则吧,时光规则,这才是永恒的底牌,你大概不太精通,没事,我教你怎么玩!”
嗡!
虚空穿透,血火魔王瞬间出现在苏宇面前,一掌拍下。
直拍他的脑门!
不但如此,此刻,苏宇一拳打出,却是打了一个空,仿佛两者不在同一个时空。
“这样不行的,你我不在一个维度,我的攻击,在未来一刻……”
血火魔王等他一拳打出,这才一掌拍下,直接打中苏宇的手臂,咔擦一声,手臂断裂。
血火魔王被时光之力包裹,笑道:“若是如此,你可就败了,力量是强,也得打中我……”
嗡!
他再次出手,他攻击过去未来,而不是现在,苏宇一脚踢出,对方再次延迟一会,等他踢出了,一脚踩在苏宇的腿上,砰地一声,小腿被踢中,剧痛!
这就是无敌!
这就是时光之力,规则之力。
你再强,你打不中他!
苏宇压下心中的烦躁,压下不安,瞬间恢复冷静,这一刻,他不再浮躁,我死亡过很多次,我有经验的,我也不是没办法对付他的!
我有办法的!
神文,此刻迅速发挥到了巅峰。
忍耐住!
静下心!
“静”字神文发动,屏蔽感知,“忍”字神文发挥,忍住,不要冲动。
“劫”字神文感知危机,确定危机何时到来。
“慢”字神文发动,降低对方速度!
“血”字神文发动,抽离对方血液。
苏宇仿佛回到了当初弱小时期,哪怕他实力其实比现在的血火魔王强,他也不再冲动。
苏宇眼中神光闪烁,忽然,再次一拳打出!
刚打出,陡然缩回,肘击!
轰!
一声巨响,虚空中伸出来的一张手臂,被他一肘击破,血洒虚空!
血火魔王迅速倒退,身影浮现,看向苏宇,眼神复杂。
没人想死!
然而,苏宇真的是妖孽,他不是单纯的实力强大的莽夫,他还是文明师,他手段很多,他也有足够的耐心和忍耐力。
“你……太妖孽了!”
苏宇不语,战斗,瞬间再次爆发,这一次,是苏宇主动攻击,他忽然盯上了对方身边的时光长河,眼神如日月璀璨,这就是他规则之力的来源!
断长河!
轰!
血火魔王倒退,却是被苏宇一拳打中手臂,再次滴血,血火魔王迅速环绕苏宇,时光长河若隐若现!
他环绕着苏宇,不断出击,而苏宇,也在不断反击!
从一开始,对方十拳打来,苏宇还击一拳,现在,血火魔王打十拳,苏宇起码能还击三拳。
十拳造成的伤势,却是远不如苏宇一拳来的猛烈!
轰隆隆!
剧烈的响声,传荡天地,在安静的八层响起。
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了。
……
而这一刻,八层,其他几人,都听到了这剧烈的响声。
一处府邸前,摩多那皱着眉头,默默倾听,脑海中,迅速构建出一副两人交战的场景,这也是一种天赋。
此刻,摩多那仿佛看到了苏宇和血火魔王的交战场景。
“退……”
摩多那喃喃一声,果然,血火魔王迅速避退,而苏宇,一拳打出,摩多那还没来得及反应,血火魔王老辣无比,一掌拍出,而苏宇,却是扭转手臂,一脚倒踢而上!
轰!
一声巨响,在整个八层再次响起,血火魔王被踢飞了,口中鲜血狂涌。
摩多那仿佛听到了,看到了,眼中,露出一抹无奈和悲哀。
血火魔王……恐怕真的不敌苏宇!
他没办法一击重创苏宇,给苏宇留下的都是小伤,苏宇以伤换伤,如此情况下,再斗下去,血火必败!
……
战斗,持续。
砰砰砰!
两人都是浑身浴血,苏宇越战越勇,拳怕少壮,何况苏宇肉身强悍,神文又多,持续战斗了大概半个小时,血火魔王有些无力了。
他受伤太重了!
肉身废了,意志海不算强大,此刻,几乎是以准无敌之力,在和苏宇战斗,对付一般的无敌,他还能搏杀一下,可对付的苏宇,肉身强大的比刚入无敌的一些家伙还要强大。
轰隆!
又一声巨响,血火魔王倒飞而出,口中,黑色污血喷涌,看向苏宇,带着一些无奈和不甘。
“我……若是和你同阶……”
苏宇羞涩道:“前辈,我才凌云!”
“噗!”
一口鲜血喷出,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为了掩饰尴尬。
是的,凌云!
他才凌云!
他不是无敌!
血火咳嗽,血液喷涌而出,看向苏宇,叹道:“你很强……但是,真遇到了老练的永恒,哪怕只是一段,你未必能赢……你……未必能打中对方,速度太慢……”
苏宇点头,“不过,被我打中,一拳就打死他!”
“一拳?”
血火呵呵一笑,你真以为你一拳可以打死我?
而此刻,苏宇深吸一口气,“前辈,我倒是敬你是条汉子,也没过于欺负你,但是……该结束了,前辈……一路走好,我苏宇,也送前辈一程!”
这一刻,苏宇浑身死气大胜!
我没动用阳窍呢!
怕星月撑不住,现在,阳窍还在吸收自己的力量,苏宇也快撑不住了,先借用一下星月的力量吧,否则,再这么下去,苏宇自己撑不住了!
“镇山!”
一声暴喝,这一拳,强悍无比!
强大的力量,甚至打破了虚空,露出了黑漆漆的空间裂缝,而这,可是在强者无数的八层,一瞬间,大量的规则之力席卷而来!
而苏宇却是根本不在乎,一拳打出,石破天惊!
血火魔王先是骇然,接着是释然,最后是无奈……
艹!
他么的,这家伙,居然一直没用全力和他打,我艹你!
这家伙,恐怖的有些过分了!
古往今来,第一凌云,绝对没人能争,哪怕人皇,也不可以!
“不冤……”
血火魔王苦笑,却也没有束手就擒,而是暴吼一声,浑身气血燃烧,肉身消散,化为一拳,夹杂着时光之力,轰隆一声,一拳打向苏宇的拳头!
轰!
巨大的响声,再次震荡天地,强悍的力量,席卷四方!
刚破开禁制的蓝天,刚进入,砰地一声巨响,被那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的撞击在大门之上,肉身都扁了,缓缓地从大门上滑落下来,唯有一个念头,苏宇,你他么不是个人!
轰!
而这一刻,伴随着这巨响,天地震荡,一股血色瞬间浮现在天空中。
一朵巨大的云彩,也同时出现。
血云,那是陨落异象。
金色云朵,却是奖励。
非但如此,还有一道规则之力浮现,那是惩罚的规则!
……
这一刻,外界。
忽然,天地剧震!
遥远处。
魔界上空,这一刻,一尊强悍无边的身影浮现,一步步朝魔界走去,忽然,这身影坠毁,一轮巨大的血日坠毁,空中,群星坠毁!
此时此刻,整个诸天万界瞬间安静了。
下一刻,魔界上空,五尊魔王浮现,看向天空,五尊魔王,跪伏在地,血泪纵横。
我王,陨落了!
第十潮汐,第一尊陨落的永恒九段!
诸天震荡,星辰海震动,大浪席卷天地,血雨瓢泼,这位第九潮汐活下来的强者,统领血火魔族一步步登上巅峰的强者,这一次,再也回不到魔族了!
“送吾王!”
成千上万的血火魔族,凄厉嘶吼,跪伏在地,我族之王,再也无登顶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