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vt8v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道吟笔趣-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忘卻讀書-rf6zv

vt8v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道吟笔趣-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忘卻讀書-rf6zv

道吟
小說推薦道吟
这可真是莺莺燕燕,翠翠红红,生机盎然,色彩斑斓的一个美丽的新世界,亦如含羞遮面的美丽女子,欲说还休的就站在那里。
李小意笑了,鬼母也笑了。
目光如水般的恬静而自然,但是内心里却是烧出了一把火,贪婪,征服,毁灭,最为原始的欲望熊熊的燃烧着。
二者皆是!
可唯有那些见不到他们眼中所见的修士们,全是一脸的茫然与无知。
李小意不在乎,只身而来的鬼母亦是懒的考虑,一心一意的随着李小意的神念开始游离于这个新世界的外侧,并未深入。
因为那一界的强者可是不少,虽然迟早是要相见,却不能争在这一时。
而不知是过了多久,终于是找到了什么的两人,眼中的神采先是一番的炙热,而后渐渐归于清明的时候,这才适可而止的收回了一切。
与此同时的天幕上方,那个黑漆漆的巨大黑洞漩涡,也在道景真人的操控之下消失不见的并融于他们自己的这片天。
这时的李小意忽然扭头,目光之中的笑意不减道:“如何?”
后者似乎很是满意的回道:“很好!”
而后鬼母眸光一闪,并带着一丝丝狡黠:“一人一半,一个截点破开之后,兵分两路相互推进,可好?”
李小意这一次竟是极为的痛快:“正合我意!”
鬼母点头,李小意则是接着道:“但不是各安天命,要彼此支援,说句不好听的,可别忘了当初十万大山和你们阴冥鬼域的失败,却是咱们这一次的前车之鉴。”
这话确实是不太好听,可以说是直击其痛处,但却并未在鬼母的脸上泛起任何的波澜,哪怕是一丝的涟漪。
那张绝美的脸上,依旧似笑非笑,似乎并没有打算回避这个话题,并能有直面过去失败的勇气,又或者是对于那段过往里的一切早就释然了,于是道:“一碗饭两家吃,而这个碗又够大,何乐而不为呢?”
“聪明的女人啊!”李小意的心里如是的想着,嘴上却道:“确实,这个碗很大,用大锅饭来形容也不为过。”
接着两人彼此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又开始说起了其中的合作细节,以及对于那一界实力的预估,而鬼母在此期间看也未看道鸣真人一眼,似乎对于此人先前的不敬早已忘记。
李小意同样如此。
只是不知道道鸣真人的心情如何……
而发生在白骨山的这一切,外人皆是不知,却对昆仑布置的这个大阵结界甚是介意。
可不管外边如何,都不能再勾起李小意的兴致,他目视着已经完全打开的阴灵通道,以阴冥鬼域为起始,白骨山为门,感慨良多。
因为它是一切的开始,却又不是终结,反而成为了一个新的起点!
李小意望着它,内心里的涟漪迭起。
而在这段时间,昆仑内部最为忙碌的要属道均真人,因为新的征程已经提上了日程,各种物资的调配,全要他来完成。
道觑真人则是要应对着修真界的那些势力的质疑,虽然态度相对比较强硬,可终究是人多嘴杂,白骨山又是这一界修士心中的梦魇,所以无论道觑真人如何表示,这个坎就是过不去。
在此期间,李小意回了一次昆仑,云海大殿内,只有小梨一人。
温婉儿已经不在了,她还是没能挺过自己的心魔,小梨显得极为伤心。
看她的眼睛分明是哭过以后的红,李小意本想安慰几句,终究是没有开口。
后殿内,慕容云烟安静的躺在那里,望着那张脸,他的眼神之中略有一丝的犹豫。
因为……
瞅向远处漫天的云霞,良久之后,手中的不知什么时候起多出了一杆旗幡,对着慕容云烟一展,包括她身下的床,全都被一卷而入。
做完这一切以后,李小意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站了许久,只是看着漫天云霞的昆仑之景,思虑着他自己的心事。
小梨出现的时候,李小意正准备离开,再次看到她,他想着是不是要安慰几句,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这个师侄原是道萍儿门下,和李小意熟络于蜀山剑宗的大比开始,记得当初他和王生受伤的时候,便是由她来照料的。
流年已过,那段曾经的岁月早已是一去不复返,而他现在站在这里,目视着面前的小梨,不知怎的,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相顾无言的二人,并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因为各怀心事,是对现在还有过往里的那些人那些事,怀揣着一份缅怀,悲伤,以及想要忘却但有总能萦绕无心的复杂情绪。
最终,李小意还是走了过去,从小梨的身旁,后者低下了头,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眉头微微一皱的李小意最终还是站住了身形,却并没有回头。
“人这一辈子,总是在失去之中度过,那些你看重的或者是不看重的,都会悄然无声的消失在你的身旁,你得习惯。”
小梨抬起了头,转过身子看向自家的掌教真人,还是那一头的银霜白发,不知何时起,她似乎已经忘记了曾有过乌黑长发的他。
而李小意的声音只是顿了顿,似乎也在沉思着什么,这之后才又是缓缓的说了起来。
“人修道,求真而问长生,无非就是想要活的久一点,可是一路下来,才发现这条道上不仅仅是崎岖难行,更是有着能扎死人的荆棘。”
说着话李小意不禁转过了头,难得的是,他的脸上这时候竟然有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眼神之中更是流露出一股温情。
“可你我都知道,最折磨人的不是那些降临到自身的劫难,是不断的失去。”
听到这里小梨终于是不再强忍着的抽泣了起来。
李小意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头:“总会有人故去,也总会有人我们永远也忘不了,可是修道就好比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别忘了当下,那些还陪伴着你的人。”
说完这些,李小意正要往外走,小梨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忽然就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