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sji2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漫威有間酒館討論-第九章 第三方亂入推薦-48zsl

dsji2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漫威有間酒館討論-第九章 第三方亂入推薦-48zsl

漫威有間酒館
小說推薦漫威有間酒館
刚刚处理好展览馆的安全措施,展览馆就发生了爆炸,对方十分聪明的将安置在外面的水力发电机给炸掉了,要不是这一天刚好给铃木次郎吉演示安全系统,可能在那一刻展览馆就会陷入瘫痪之中,毕竟准备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
美国队长来到展览厅这边,和自己的队友们会合,并询问外面的情况,猎鹰有无人机,可以充当一个很好的侦查单位,此刻他仔细的看着无人机传输会来的信息,试图找到可能存在的敌人。
“应该是某个同行做的,要不然也不会轻易的避开我们的防御措施。”鹰眼淡淡的说道。
“要我说,还是要怪那个丑老头,说什么要尊重参加展览的客人们的隐私,不让我们全方位的安装监视器。”亚瑟轻哼一声,说道。
他在遇到有间酒馆并且治疗好了自己的病情之后,就开始用酒馆里面购买或交易成功的一些高科技产品保护自己所在的帮派,几次让他们躲过了追寻而来的平克顿侦探。
所以他对铃木次郎吉以人权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阻止他们继续安装监视器感到有些不爽,当然他其实对于听从这个指示的美国队长也有些意见,毕竟在他们那个年代,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人权,甚至所谓的美国梦也是亚瑟唾弃的东西,觉得那都是骗人的,毕竟一群强盗从原住民手里强行夺走土地和生存环境,摇身一变自持文明、高尚和尊重人权的亚美利坚梦的缔造者,难道不可笑么?
“好了,现在抱怨也没有用处,我们还是讨论外面的敌人吧。”美国队长干咳一声,说道。
“史密斯夫妇那边有什么消息么?”鹰眼不想看着自己人吵架,毕竟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没有人能够说服谁,还不如关心现在的问题实在一些。
“他们那边没有接到琴酒的通知,琴酒似乎也不是很愿意相信他们,或许是因为他们袭击过琴酒吧。”美国队长耸耸肩,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谁会在意我们?难道只是单纯的为了油画而来?”鹰眼皱了皱眉。
“外面没有什么危险,我们还是出去调查一下,冷锋就暂时留在这边戒备。”猎鹰通过无人机检查了一番之后,并没有看到入侵者。
“好吧,大家不要放松警惕,我们走吧。”美国队长从空间里拿出自己的盾牌,率先走出了展览馆。
他们保持警惕的走在展览馆外面的路上,很快就来到爆炸的现场,这一次的爆炸彻底毁掉了展览馆的水力发电系统,也就是说想要按时开这一次的展览会,似乎也是一个问题了。
“这一次袭击的目的,不会是阻止展览继续开下去吧?”猎鹰突然问道。
“很有可能,只是完全没有理由啊,不管是我们还是黑衣组织都需要这一次的展览,毕竟如果展览会出问题了,正常的逻辑下宫野志保和工藤新一就不会在此见面了。”鹰眼立刻说出了其中的关键,:“除非有人希望以此来提醒这两个人!”
“也就是说,有另外一个人或者是一伙人也认出了宫野志保,并且还知道了黑衣组织的行动。”美国队长也不是笨蛋,立刻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说道:“FBI或者是CAI之类的组织么?”
“有这个可能性,毕竟虽然是一个侦探为主的世界,但既然拥有黑衣组织这样的国际犯罪组织,肯定也会有其他的组织与之抗衡,光依靠柯南是不可能和这样庞大的组织周旋的。”鹰眼微微点头,在了解过酒馆的特殊之处之后,稍微注意就可以知道酒馆链接的那些世界,都会遵循一些特殊的规定,但除此之外那个世界也会按照‘科学’的规律发展。
就在这个时候,耳聪目明的美国队长已经听到从远处接近的警鸣声,很显然这里的爆炸已经引起附近警察的注意或者是在安全屋的几个人打电话通知了警方。队长示意让众人收起武器,自己也将盾牌收了回去,转身走向展览馆围墙的大门,顺便通知安全屋的人,危机暂时解除。
这一次突然炸毁了水力发电系统,然后立刻撤退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很显然这并不是黑衣组织的行动习惯,这里面肯定有第三方组织或者是人参与进来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让展览会停止或者是让看到展览馆被袭击这篇新闻的宫野志保停止自己的行动。
“猎鹰扩大监视范围,另外等警察走了之后,加装更多的设备,如果被对方坏了计划,打草惊蛇让琴酒和黑衣组织龟缩起来,我们的任务就没法持续下去,我们可能会成为酒馆历史上第一个任务失败的队伍。”美国队长叹了口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些手段也只能再一次用起来了。
很快警察和一些闻讯而来的媒体已经到了展览馆,带头并不是别人,就是咱们熟悉的目暮警官,他看了看周围,让警员去维持现场秩序,不要让那些媒体胡乱拍照之后,自己拖着丰满的身躯来到了铃木次郎吉身边。
“啊,又是你啊,毛利老弟,感觉你就是一个移动的灾星,你到哪里案件也到哪里。”目暮警官无语的看着毛利小五郎,习惯性的吐槽了一句。
“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恐吓,这里没有发生人员伤亡。”毛利小五郎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很显然对于目暮警官的吐槽,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么?真是万幸啊。”目暮警官松了一口气,最近事件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基德突然冒出来的原因,东京的警力居然都有些不足了呢。
“喂,目暮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这里刚刚收到别人的恐吓,你居然觉得万幸。”铃木次郎吉虽然看起来比较随意,但对目暮警官十分不客气,毕竟用他的话来说,警察就是依靠这些大财团的交付的各种税养起来的。
“抱歉,铃木顾问,是我说错了,我立刻安排警员调查现场。”目暮警官点头哈腰了一番,随后提醒道:“对了,铃木顾问,外面已经有不少的记者聚集在一起,如果被他们报道出去,可能你们铃木财团的展览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什么?!!!可恶,我这就过去,花了将近五亿美金筹备的画展,可不能因为小小的威胁而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