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7seo有口皆碑的小說 戲鬧初唐-第二二六三章-p0a8i

e7seo有口皆碑的小說 戲鬧初唐-第二二六三章-p0a8i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停停停,先不要干了,停下来,停下来。”
这是另一家,是找了附近村子里的几个半建筑大工来当大工,然后,有很多的帮忙的人当小工的建房工地了。
此时,这房子的建设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就是做最后的房屋装修,额,也就是最简单的墙面抹平,这不,一个帮工的二姨叫了停。
二姨?
一个村里的大辈分的妇人,自认为跟这家人关系不错,经常当现场指挥,而且,并不只是这一家,很多家这么建房子,她都会当现场指挥。
指挥什么,额,就是有她,碍事,没有她,感觉不到少了什么人,这是对干活来说的,对于热闹的现场来说,自然,少了她,就很明显了。
“咦,你们家,怎么没有请二姨来,我说这些天,这里这么平静呢。”
这是一个大工说的。
为啥说这句话。
看这个叫停吧。
“嘿嘿,来了,不愧我动作大了一些。”
那个,人家干扰你,你还高兴。
“这里,建的什么东西,返工,返工,这么丑陋,会让人笑话的。”
这不,问题来了,返工。
“二姨,为啥返工。”
那个,耍傻子呢,而傻子,还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额,傻子是谁,这房屋的主人呗,这不,夫妻二人,甚至连娃儿也在一边看着,甚至还在心里赞叹着,二姨,就是那啥,认真。
可,你想明白了没有,这是草房,草房,草房,重要的话要说三遍,草房,很难说达到好看,而且,你还是请的一些半吊子的大工来给你建房,要好看,能住就成了。
额,这么说,就有些夸张了,不过,现实是,这返工越多,这房屋就越不结实,本来么,就是草房子,加上土砖,泥巴墙皮,是的,这里,墙皮甚至都不是石灰的,额,更加的原始。
“好了,这里,二姨说要返工,那么,今天,这活就干到这里了,走了,走了,回去了,后天趁早。”
为啥回去了?
在抹墙么,本来,这抹完一遍,还有个二遍,也是要停下干燥的,嗯,也是要等一天的,不过呢,这时间,还有大半,正好安排的干满今天,而此时,这大半时间,就直接浪费了,什么,记半个工,丢不起那个脸,而且,人家大工也不愿意啊。
所以说,两个傻子还在乐呢。
人呢,都走了。
“当家的,这事情不对啊,那边,三哥家听说明天就要烧锅了,可我们,比他们开工时间还早,这烧锅,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
突然,这女傻子发现了一个问题,嗯,不算是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另一家的邻居,全包的,竟然,竟然建好了房子了,而且,要搬进去住了。
“走,去他们家看看去。”
“三哥,这是你们家新建的房子,真漂亮,看起来就感觉舒服,这还用了一点白灰?”
这不,前面讨论的两口子,正在这新房子里查看呢,明天,可就要拉席上炕了,额,这几天,他们都是在这里看的,还不时的把灶坑里面加上一把草,烧烧炕,让炕里面的水分尽量的往外蒸发,是的,怕明天,这炕只是表面干了,可里面的水分含量,还不低,会影响这炕的寿命的,这不,就提前烧火了么。
“漂亮什么,都是一样的房子,老五啊,怎么样,你们家,也要搬迁了吧?”
就是不大的一个村子,这三哥也没有时间关注别人家的事情,那个啥,前面夫妻俩的争论,导致夫妻俩都很紧张。
话,还要回到几天前,争论到最后,还是男主人妥协了。
“好吧,好吧,就算是听你的吧,可是,我跟你说,如果花钱多了,那么,你以后要听我的。”
“可,花的少呢,你听我的?”
这是用谁来当家来赌了。
“成,谁的主意好,那么,谁就说了算,不就是多浪费几两银子么。”
隐隐的,这男主人感觉到自己要输,可是呢,又不想丢面子,这不,额,感觉很大方似的,不就是几两银子么。
于是,从建设之初,两人就紧张的不得了,没有她们什么事情,反而,竟然更加的紧张,是的,这二位,真没有什么事情,一个,什么材料都不需要准备,甚至,之前准备好的料,如,木材了,一些自己闲暇时候做好的泥砖了,卖的卖,送人的送人。
是的,本来,这些东西,她们还想让建筑队给用上呢,可是,人家就是没有用,这个,跟我们的这个不相符,所以,不能用的。
是啊,我们这是标准型号的,这工作起来,因为是熟练工了,都是顺手的东西,这工作起来,看起来,就跟看戏似的,很漂亮的动作,很舒服的速度,甚至,有些机械动作的样子了,是的,熟练了么,速度快,就跟机械工作一样,可是呢,如果加上这些不标准的材料,不是不能用,那么,就干扰节奏了,需要整形,安装之后,甚至,还影响墙面的平整度,自然了,这速度也受影响了,就户造成用工的增加,额,建筑队有些亏。
所以么,就成了卖的卖,木材,都是积攒下来的木材,虽然不是什么好木材,可,也不是柴火不是么,可,就是柴火用的木柴,那也需要钱的,自然,这木材是卖出去了,而土砖呢,自己制作的,这个,就算是人情了,送人了,很多家,都是如来参观的这家一样,要自己凑人建筑。
“这,墙面这么平整,还有这里,为啥没有抹上墙皮,不过,这么着,也好看,有些,有些。”
额,有些什么,就说不上了,一种原始的美感,就是说,这里,是留了一部分的土砖墙面,上面没有摸墙皮。
前面,这话说的是客气话,不过,确实看着就是舒服,可此时,仔细看了,就感觉更加的舒服了,而自家的,像什么东西,怎么想,怎么感觉不舒服,就是停工的那个地方,就是墙面有些凹么,竟然让二姨给叫停了,好像,二姨做了不少这样的事情了,可为啥,最初,人们也就是大工,有不高兴的,后来,都很高兴了呢,二姨一喊停,他们就高兴的停了。
额,不明白了,这个停字一出口,这工就能够多几个了,一个工,一个工的钱啊,尤其是他们凑的这些工匠,可不是建筑队,几乎是紧凑的,这里,干完了,那边,还等着呢,这不,就是三哥这里用的建筑队,此时,早已经又在别的村子建筑完了一处房子了,而这个老五家,竟然一处都没有建设完成。
“这个账,傻吧,没有会计算的么?”
这个李治,为啥就是对杨家发生的事情这么上心呢,这不,宝儿讲个故事,你也这么上心,这汇报刚来,李治就关注到了。
“回陛下,这种事情,自然是有精明的人了,可,真正精明的不是很多,最重要的是,他们不识数啊,要不然,怎么会出这样的笑话呢。”
一边,汇报的人员给解说着。
“不识数?”
李治感觉到不可思议,还有不识数的。
“陛下,老奴,只是一个打杂的,不需要识数的,这还是因为太宗皇帝要求,宫里的人必须都要识字,不然,陛下身边的人,多数都是不识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