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gs7u2超棒的小說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第五百九十一章這是我兄弟(求訂閱)-dt8g7

gs7u2超棒的小說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第五百九十一章這是我兄弟(求訂閱)-dt8g7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申林的话,就连奎哥都觉得诧异。
而那些被请来的练家子,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不是他们才刚刚了解到的申林。
刚才连换人都不可以,这次让电影停拍,居然同意了?
俞占元苦笑着摇头。
特酿的,早知道还不如在家喝茶遛鸟呢。
来追个梦干嘛啊!
信哥歪着脑袋咋摸着舌头。
这小子,同意了?
你的骨气呢?
怕了?
奎哥心情很复杂,但还是说:“你说吧,怎么商量?”
申林望向奎哥的手下,然后又看向了信哥。
“奎哥,到你车里聊,你知道,我的电影计划,都是有人花钱打听的机密。”申林说的也不算为过。
奎哥觉得也有道理,但要是这小子这么容易就妥协了,自己还真看不上他。
“那还等什么!”奎哥说完大步往自己的宾利车走去。
他贴身的马仔,快步的跑过去打开车门。
上车后,奎哥脸上的不悦就更加明显了。
申林猜不透这位在想什么,但既然决定的事情,那就要做下去。
不能因为有拦路虎就停下来,也不能不管不顾,莽撞行事。
关键他自信,这位本质不坏。
应该是位好大哥!
但要想说服这位好大哥,申林在脑中想着,是用《教父》还是用《古惑仔》?
是用《无间道》还是《龙在江湖》?
这都应该是好大哥喜欢的电影类型。
“奎哥,这部电影停拍是不可能,要是停拍,我不会再在香江拍电影,甚至就从这个圈子中退了出来。我……现在不缺钱。”申林的教学方法是,先来硬的,再来软的。
直接上来就威胁,何况自己真的不缺钱。
奎哥没想到申林居然会说这些,居然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有点意思。
奎哥这才裂开大嘴笑了一下,拿出雪茄就点上。
申林见这位居然没嚷嚷着要把自己怎么样,并且表情也活泛了不少,竟然笑了,虽然笑比哭还吓人。
既然这位态度这么好,申林决定可以来软的了。
“但我明白大哥喜欢的电影是什么样子的。”申林望着成奎安,然后接着说,“这部戏拍完,我可以拍一部,甚至还会拍一系列的你喜欢的类型电影出来。”
奎哥望着申林笑着说:“你知道我喜欢什么?那不就得了?就继续请刘福荣,继续拍《天若有情》续集。老子就喜欢这一口,你这打打杀杀的,没意思。”
车外,片场安静到让人似乎能听见车里的谈话。
但那是不可能的。
剧组的人都很失望,这部难得一见的电影,恐怕是拍不成了。
信哥也很失望,失望申林居然这么没骨气,你就不能硬气一点?
申林心中有些发虚,要是这样下去,自己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那还谈什么?自己回燕都算了。
于是申林坚定地说:“那不行,不拍完这部,我是不会再拍下一部的。而且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电影我拍的是最好的,要是我不拍,你恐怕再也看不到,让你满意的电影了。”
申林说完直接从自己口袋中掏出烟,边盯着奎哥边点上。
威胁,只有先下手为强,直接来硬的了。
“你这是不怕我啊!”
奎哥眼神吓人。
“怕!但我更怕自己不能做主自己的电影。并且你要是不信任我的能力,我早就被沉在海里了。所以我的话你应该信,我有好剧本,也有好团队,我能拍出谁也拍不出来的《天若有情》,也就能拍出和它相似,甚至比它还好的电影,别人,没这可能。另外……我还可以让你当我的演员。”
奎哥剧烈的咳嗽着。
特酿的啊,你当我是十八岁的小年轻,还有当演员当明星的梦?上你的当?
而申林典型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啊。
不知道,有没有用了。
“别的我不信,……但当演员这事,看你用那房元龙,我就信了,我比他长得好看!”
奎哥说完哈哈笑了。
申林心里长出一口气,没想到这招似乎有用。不过要是他知道自己更看好吕波,那自信会不会爆棚?
“是是,奎哥说的是。”
奎哥把雪茄往车中间的烟灰缸上一放,收回笑脸说:“拉倒吧,我可是要看看剧本的。剧本没出来之前,都是屁话,你少糊弄我。想拍这戏,想都不要想。”
到底是当大哥的人,居然能看到事情的本质。
“那我今天是拍定了。”
“什么?”
奎哥大吼一声,还拍了椅子。显然是没想到申林会这么说。
就算奎哥的车再好,也不是完全什么都能隔离的。
这一声吼还有一拍,惊得很多人手上的烟都差点掉了。
房元龙心想,申导千万别是又逞强了啊。
这些人真的是不好对付。
申林没有被奎哥的这一声吼吓倒,既然下定决定说服这位,那就不能犹豫。而且上次面对绑架的时候都能,这次自然也能。
于是申林长出一口气,慢悠悠地说:“宋子豪是一位老大,他和他的兄弟MARK,情同手足。宋子豪有一次带着手下,去宝岛与当地人交易伪钞,不料有人早就勾结宝岛黑帮,出卖了宋子豪……”
突然变安静下来的宾利车,更是让剧组的所有人担心起来。
房元龙好几次想走过去,都被洪大宝制止了。
现在能解决问题的,只有申林,别人连砝码都算不上。
这也就是在申林没出现人身危险的时候,没有人选择报警的原因。
也是没有人联系四海集团的原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黑脚底下已经满是烟头了。
申林从车上再次抽取一张纸巾递给了已经哭红眼睛的奎哥。
“太特么感人了。”奎哥边哭着说,边打来车门。
申林也跟着下车。
奎哥下车还一脸的哭腔,申林却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这特么的不应该是申林哭成个猪头吗?
怎么奎哥这样了?
信哥撒丫子跑了过去,咬着牙问老大说:“这小子对你做了什么?弄死他!”
没想到奎哥只是一瞪眼,对身后所有人说:“以后申林就是我兄弟,在香江谁要是动他,就是动我。”
“对了,兄弟,你说的那电影名字叫啥?”
申林道:“《英雄本色》。”
奎哥低头想了一下道:“名字起得也好啊。英雄啊。”
所有人都不在意这两人下面聊的内容是什么了。
因为奎哥已经说了,申林就是他兄弟,这可是不小的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