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s76vc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第591章 排隊槍斃看書-aj88t

s76vc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第591章 排隊槍斃看書-aj88t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放!”
随着一名炮兵中尉的一声令下,炮组们以一连串的炮响做出回应,六枚榴霰弹跨越太子河,向东连镇中的棱堡飞去。
这六枚榴霰弹,就是两年前在阿曼“沙漠风暴”行动中大显神威的那种,由惯性引信触发,击发率高达八成,是一种相当成熟且强力的爆炸弹了。
东海炮兵的射术要比元军好的多,火炮的精准度也更好,但毕竟是首轮射击,而且跨越了近一千米的距离,滑膛炮再好也就那样,想准确击中体积不大的棱堡基本是不大可能的。所以首轮射击效果并不能说很理想,六枚中有五枚都打偏了,只有一枚擦着棱堡的边爆炸——但即使只有这一点,也给堡墙上的元军炮组带去了极大的困扰和惊恐!
“轰轰轰轰轰!”“啊……”
一连串爆炸声在头顶上响起,气浪夹杂着铅弹向堡墙上的李哈拉等人直扑过来。李哈拉本人倒是没事,但是旁边有两个炮手被铅弹打中,一个在上臂上划出了一道大口子,另一个正中后背——他们都未立刻牺牲,却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哀嚎声,令其余诸人也脸色一下子苍白下来。
一个小炮手哭丧着脸对李哈拉问道:“什长……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能在天上打炮的?”
李哈拉也惊得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是,是啊,这,这是咋回事咧?”
……
棱堡的成功,有着独特的时代背景。火器初露锋芒却仍有不少缺憾,直射的加农炮在战场上称王,曲射的榴弹炮虽能打出爆炸弹,却因为射程过近而无法与加农炮对抗。
在这种情况下,棱堡的堡墙只需要专注于防御敌方的加农炮即可,所以筑成了矮而厚的形状。但其实,这种堡墙对于炮手的保护是很不充分的,上面的炮位大多露天布置,只能保护正面,却无法保护头顶。在热兵器时代早期,这并不是大问题,因为敌军也没有打击头顶的手段,榴弹炮倒是能打到,但早期榴弹很不成熟不说,且在进入射程之前就会被堡墙上的加农炮摧毁,构不成威胁。所以,棱堡仍然是极为完备、极难被攻陷的。
但是随着技术和军事理念的进步,这一弱点便暴露无遗。17世纪著名的法国军事家沃邦元帅(他同时也是一位修建棱堡的大师)就发明了两种攻陷棱堡的方法。一是跳弹射击法,也就是以特定角度把炮弹打上城墙,它就会像打水漂一样在城墙上弹跳,杀伤上面的守军。二是掘壕推进法,也就是挖掘曲折的壕沟,逐渐接近城墙根,然后在壕沟中架设曲射的榴弹炮,把爆炸弹打到守军的头顶上去。这两种方法,本质上都是利用了棱堡缺乏顶部防护的弱点对其进行打击。而等到技术进一步发展,更好的榴弹炮诞生之后,即使不用如此麻烦,也能轻松把爆炸弹打出几公里去,棱堡这种形式的堡垒便不得不让位于更能全方位防护的密闭工事了。
而东海军的龙吟炮受益于持续的技术革新,就完全绕过了这段尴尬的时期,现在已经能把榴弹打出实心弹的射程,从而使得棱堡不堪一击!
“妈呀!”一个炮手承受不住这种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连滚带爬,逃离了这段以往非常安全现在却危险无比的堡墙。
“赵狗子,妈的!”李哈拉朝他唾了一口,然后亲自趴到了炮身上,招呼其余几名正在犹豫不决的炮手,“愣着干嘛,赶紧过来装药,给他们打回去!”
炮手们愣了一下,他们也很想跑下去,但现在脑内一片空白,有个人发号施令,他们也就下意识地听令了,开始继续拿起工具装填起来。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反而对面的第二轮榴弹来得却要比他们快多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
这轮打击就比上轮准确多了,不过也只有两枚在临近棱堡的位置爆炸。但有这两枚就够了,李哈拉身边两个无遮蔽的炮什几乎被一扫而空,就连他这个炮组也又有两人被流弹擦到。
李哈拉仍然幸运地逃过了一劫,但他丝毫没有庆幸的感觉,反而惊恐地看着东边河上惊恐地喊道:“不,他们来了……不!”
在一片晶莹的太子河上,正有两支穿着红大衣的队伍,一南一北,趁着堡中炮火被压制的机会,开始向河西岸快速行来!
……
“来了,他们来了!”
一个百户气喘吁吁地跑到在东连镇附近布防的一群步兵中间,对里面的千夫长李烀报告道,“东海军从南北两边渡河了!”
李烀瞪了他一眼,往东一指,说道:“这么显眼,谁还看不见,用你这么咋咋呼呼地动摇军心?”
李烀率领大约八百名步兵,在东连镇布防,现在可算是体会到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觉了——炮弹在头上不断飞过,随时可能爆炸,背后本以为坚不可摧的棱堡却被打了个屁滚尿流,而面前正有数不清的敌军正在渡河。所谓绝地,也不过如此了吧?
百户哭丧着脸说道:“属下也知道您看见了,不过弟兄们都怕的很,千户,你得给指条明路啊!”
李烀一跺脚,往北边一指,说道:“东海军在林子旁边上岸,立足不稳,趁这个机会,我们把他们打回去!”
这一带遍布大片的松林,也就东连镇周边有点平地,所以元军一开始觉得只要坚守棱堡区域和河岸,就能有效阻止东岸来的敌军过河了。不过没想到东海军不按套路出牌,不朝容易落脚的东连镇直奔过来,反而去了南北两侧稍远一些的地方登岸。那边几乎没怎么开发,上了岸就是连片的松林,岸边砂石众多,并不很适合落脚,更别说列阵了。
李烀情急之下做出了这个决定,但喊出口之后却发现这真的是个好主意,于是立刻补充道:“没错,东海军一向以严整军阵著称,现在列不了阵,还怕他们作甚?你赶快带一队去南边迎敌,我自带人往北!大营那片肯定已经收到信了,援兵不时便到,我们只要顶住这一阵子,就是大功一件!”
百户也有了希望,脸色有了神采:“好,好,我这就去!”
事不宜迟,两人兵分两路各向南北赶去,李烀自领一军,赶向了北边的河岸林地边缘,也正是第一合成步兵营的登陆场。
他还担心东海兵来得太多,但还好,一营为防冰面撑不住,只一个排一个排过河,现在不过上岸了一百多人。而且受限于岸上的地形,他们站得东一个西一个的,还有些挤到了林子里,完全不成队形。
李烀见状大喜,赶紧招呼手下道:“列阵,速速列阵,把他们打回去!”
这支部队是几家河北世侯的兵力聚合而成的,虽然比较杂,但毕竟是练过的新军,很快找到了感觉,在林子边缘列出了一道横队。其中,长矛兵为骨干,把河岸通向镇上的道路死死卡住,火枪兵嗖嗖地走到前方站成稀疏但整齐的一行,从背上解下长长的大铳,架在支架上,又从腰间取下装在小竹筒中的火药和铅子,往枪口中倒进……咦?
就在他们展现出不低的战术素质的时候,对面不成队形的“乌合之众”却没有产生任何惊惧,反而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火枪。而河对岸尚未渡河的一些东海军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举枪朝这边瞄来。
“没用的,东海兵最近的也隔了百步多远,这么零星几把枪能有什么用?”
李烀对此不以为意,他对火枪和火枪战术非常熟悉,这么远的距离,能有什么准头?即使东海人的风暴枪素质会好一些,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区别,更何况对面那些兵站得一块一块的,根本形不成齐射弹幕。
严整的齐射,才是火枪战术的威力所在,东海军作为火枪兵的祖师爷,居然把这一点忘了,真是堕落了啊……
“砰砰砰砰砰……”
“啊……啊啊……!”
而在他已经看不见的地方,来自两岸的铅弹不间断地向河边的元军队列扑过去,使得这些站成了人墙的士兵从外向内一片片地倒毙在地。他们是经过训练、有家有小、军饷有保障的新军,对伤亡的承受能力远比一般军队更强,但依然不可能承受这种完全无法抵御的单方向的伤亡。更何况主将已经殒命,他们在失去了管束之后,顿时一哄而散,争先恐后向西逃去。
一场战斗,刚开始就结束了……不,与其说是战斗,更像是排队被枪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