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voz8t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零二十章 感覺哪裏不對勁 (更新完畢)-vvjq3

voz8t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零二十章 感覺哪裏不對勁 (更新完畢)-vvjq3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在缂丝织机前忙碌了一个下午,向南的动作很快,缂织出了一块15X15厘米的浅绿色地的缂丝图案来。
这一块缂丝图案,上面只有一只红顶仙鹤,还有七八朵看似散乱却很有规律的梅花,这些梅花有白色的,有粉色的,也有红色的,在浅绿色的布匹上显得很是亮眼。
向南用剪刀将背面的多余的线头减掉,然后再将缂丝图案从织机上取下来,放在那件清朝浅绿缂丝梅花仙鹤女服的背面比划了一下,正好比那个大洞大了一圈,刚好可以将它填补上。
向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件清朝浅绿缂丝梅花仙鹤女服最复杂的修复步骤已经完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正想着,小修复室的门忽然被人敲响了,黄云轩轻轻推开门,笑道:
“下班了,早点回去吧,明天再来。”
“好的,黄老师。”
向南想了想,将手中的这块缂丝图案放进了一旁的材料柜子里,然后将工作台收拾干净,这才拎着背包离开了博物馆。
“也不知道杜晓荣他们今天文献资料查得怎么样了。”
离开了魔都历史博物馆,向南的心思很快就转到了那件青铜器摇钱树上,开始思考起这件事来。
尽管他提出那些青铜器碎片都是来自一棵摇钱树,但这毕竟只是一种假设,如果没有确实可靠的文献资料来佐证,这件青铜器照样没办法修复。
“但愿他们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向南心里暗暗想着,脚下的步伐不知不觉也变得快了起来。
“老板!”
来到魔都企业总部楼下时,向南正要进门,忽然听见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喊了一声,他转过头一看,原来是朱熙这小子,他正站在楼下的咖啡店门口朝自己用力地挥手。
向南站在那儿等了一会儿,看到朱熙和焦佳两个人各提了好几杯咖啡走了过来,他忍不住笑道:
“你难得回公司一趟,一来还被人宰了?”
“没办法,发工资了。”
朱熙一脸无奈,说道,“许总非要我请他喝咖啡,不请就扣我工资,老板,你可得为我出头啊。”
“谢谢,我不喝咖啡。”
向南摆了摆手,谢绝了焦佳递过来的咖啡,又转头对朱熙说道,
“你请都请了,还出什么头?钱都已经花了,再找我出头岂不是又得罪了许总?多不划算!”
“咦,你这么一说,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朱熙歪着脑袋想了想,一脸迷惑地说道,“不过,我怎么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了?”
向南瞥了他一眼,说道,
“要出头就别花钱,花了钱还出头,这不是既花了钱又得罪了人?一点毛病也没有。”
焦佳看着向南把朱熙绕得都快要晕了,捂着嘴憋笑憋得好辛苦。
三个人上了楼,朱熙和焦佳去分咖啡了,向南则是直接来到了青铜器修复室隔壁的小修复室里。
一进门,他顿时愣了愣。
只见杜晓荣、吴天民和陶小胜,以及杜子俊、杜子杰两兄弟,这五个人正各据一方,小心翼翼地清洗着那些青铜器碎片。
而在修复室中间的陈列台上,则摆放着一块块已经清理完毕的青铜器碎片。
“怎么回事?怎么就开始清洗上了?”
向南感觉脑袋有点晕,他好像没有让他们这么做吧?
看到向南来了,杜晓荣眼睛一亮,赶紧洗了洗手,迎了上来,笑道:
“老板,我们已经找到确切的文献资料,能够确定这是一棵青铜摇钱树了,而且他们还有一件陶器没带过来,就跟藏在金陵博物院里的那件飞羊乘人钱树座一个性质的陶器。”
“跟飞羊乘人钱树座一个性质的陶器?”
向南忍不住吃了一惊,飞羊乘人钱树座,他当然是见识过的,这是一件摇钱树的底座,跟飞羊乘人钱树座一个性质的陶器,这不是意味着涪城博物馆那边也有一件摇钱树座?
这么说的话,这些青铜器碎片的确就是来自一棵摇钱树了。
“没错,是类似山型的一个红陶器,上面也有浮雕。”
这时候,吴天民也走了过来,他一边擦着手一边说道,“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已经博物馆那边打了电话,这两天就会就有人将这件红陶器给送过来。”
“嗯,很好。”
向南原本还担心他们会找不到文献资料,没想到连摇钱树的底座都找到了,这么一来,这上万件青铜器碎片,总算是找到出处了。
杜晓荣又笑着说道:
“老板,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跟小吴他们商量,既然已经确定这是一棵摇钱树了,那么就先将这些青铜器碎片清洗出来,这一步工作早晚都要做的,上万件碎片,可不是小工作量,哪怕我们五个人同时清洗,没个三五天时间,根本完不成。”
“做得好。”
向南表扬了他一句,又对吴天民等人说道,
“不过清理碎片的时候,也要注意,要尽量将断口相吻合的碎片同时清洗,这样等到几天之后,最先清理出来的一批碎片就可以焊接或者粘接修复了。”
“好的,向专家!”
“好,老板!”
吴天民和杜晓荣纷纷点头。
“行吧,既然已经确定是什么青铜器了,那接下来就不需要总是加班熬夜了。”
向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
“都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大家都歇了吧,等白天上班的时候再做也是一样的。”
“哎,好!”
杜晓荣应了一声,笑着说道,“老板先走吧,我们把工作室收拾一下,也就下班了。”
“好,那我就先走了。”
向南笑了笑,转身回到办公室,从背包里将装有富弼《儿子帖》的那只古董盒放进柜子里锁好,这才转身离开了公司。
下了楼,向南慢慢地沿着人行道,朝家里走去。
暮色渐浓,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看上去有一种别样的静谧。
向南一路走着,来到小区楼下的小街上,找了一家小餐厅吃了饭,这才上楼回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