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qy8fn人氣都市小说 末日之最終戰爭討論-第六百二十九章 回信閲讀-6rpsn

qy8fn人氣都市小说 末日之最終戰爭討論-第六百二十九章 回信閲讀-6rpsn

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杨逸说的每一个字高远都懂,星河说的每一个字也都明白,而他们的话连起来之后什么意思,高远当然也是明白的。
摩斯电码什么的,高远当然不陌生了。
但问题是,杨逸凭什么敢认为大蛇人和灰衣人是在用摩斯电码联系呢?
或者是,凭什么是杨逸发现大蛇人和灰衣人在用摩斯电码联系,而其他人就想不到呢?
墨菲是清洁工,拉瑞也是,现在拉瑞被迫倒戈,但逼他的是大蛇人,因为清洁工不能和大蛇人直接联系,如果大蛇人要进攻,那就是全面的进攻,直接干掉所有人的那种。
所以,凭什么是杨逸简单的问了几句这个通讯器的原理,就认定大蛇人是用摩斯电码联系,而包括清洁工在内的其他人就想不到呢?
现在高远也觉得杨逸的话非常有道理,但问题是,这只是杨逸的推测,那万一不是呢。
杨逸抬高了音量,他大声道:“安东!”
一脸满脸络腮胡子的人马上从旁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杨逸小声道:“收集一下口供,请格列瓦托夫放下手上的活儿过来,联络刀锋女王,他们可以行动了。”
杨逸身边就留了个安东,剩下几个水组织的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看来是另有任务。
也就是说杨逸身边就一个人,还有个黑魔鬼是帮忙的,至于三头犬,他们在外面准备抗击大蛇人的进攻。
杨逸厉害了,果真是厉害,真不愧是靠着一己之力挽救人类命运的人。
高远突然都开始有些崇拜杨逸了,这个年轻的不像话,也帅的不像话的真男人。
想想也是,要不是杨逸抢到了启示,还挫败了灰衣人和清洁工的阴谋,搞不好在大蛇人打来之前,人类先自己内战了,而且还是核大战。
然后呢,杨逸让神州提前很长时间开始了建造避难所,开始加急建造地下基地,你就说,杨逸让多少神州人因此活了下来,他让神州保存了多少工业实力?
在高远的注视下,安东快速从几个互相独立的房间中走了一遍,然后他快速将一个速写本放在了杨逸的面前,然后,黑魔鬼的格列瓦托夫走了出来,他的手还是湿漉漉的,显然是刚洗过了手。
安东放下速写本就离开了,而格列瓦托夫却是一脸严肃的道:“进展不太顺利,两个人已经审到了第二轮,因为问题只有一个,还有一个刚刚开口。”
杨逸拿起了速写本,快速浏览了一遍,然后他放下拿起第二个,皱眉道:“唔,明显是统一过口径的。”
格列瓦托夫沉声道:“时间太紧了,这种快速审讯,不可能让审讯对象的心理迅速崩溃,他们的两次口供几乎完全一致就是证明,也就是说,这三份口供都是假的。”
杨逸拿起了第三份口供,然后他低声道:“来源不明,操作方式不知道,有专人负责和大蛇人联络……”
格列瓦托夫一脸忧虑的道:“不要指望得到有效口供了,他们试图把问题复杂化,我的建议是马上找到更多的灰衣人,要底层的那种,通过大量的审讯,捞网式的筛查寻找可能有用的信息。”
杨逸敲了敲桌子上的速记本,然后他低声道:“不,我有个大胆的设想,而三个灰衣人高层的审讯记录旁证了我的想法,那就是大蛇人和灰衣人的联络方式很简单,简单到灰衣人必须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开才行,我相信你们第三次审讯会得到的结果,是一个非常复杂,不是专人无法使用的通讯方式。”
格列瓦托夫想了想,道:“很简单的联络方式?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比如摩斯电码?”
高远震惊了,如果他不是旁观了一切,到现在他也不可能想到摩斯电码上去,但是格列瓦托夫就和杨逸这么一说,马上就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这帮间谍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他们都在想些什么啊。
杨逸抬头道:“是的,你认为呢?”
格列瓦托夫这次沉思了有一会儿,得有二十秒的时间,然后他一脸严肃的道:“你想冒险尝试一下?”
杨逸微笑道:“是的,因为我知道灰衣人的密码,而我想他们是不会改的,短时间内,没有人能新编造一套密码本,而且我觉得大蛇人也不会有那么好的耐心。”
格列瓦托夫严肃的道:“灰衣人的加密电码,还是国际标准码,这是一次赌博。”
杨逸也严肃起来了,他沉声道:“按照我对灰衣人的了解,我相信是灰衣人的加密电码。”
格列瓦托夫呼了口气,然后他指向了桌子上的通讯器,道:“那就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我在组织语言,在想如何跟大蛇人交流,还有,要说些什么。”
格列瓦托夫立刻道:“不要复杂,要简洁,要直接,大蛇人不需要听人类的抒情,他们只需要判断人类的信息是否值得接受。”
杨逸点了下头,道:“好,我说,你发送信号,我脑子里记着密码本,但我发射摩斯电码不如你熟练。”
格列瓦托夫马上坐了下来,杨逸把一个速记本翻开,变魔术似的拿出一支笔,开始在纸上画出一个个的点和横线。
格列瓦托夫看着杨逸往外写出的摩斯电码开始念。“停止攻击,我们已经控制局势,抓获一个高等文明外星人,得到方舟情报……,方舟还是飞船?”
“方舟!”
格列瓦托夫只是停顿了一下,和杨逸探讨了一下用词,然后他继续道:“得到永生的技术,情况紧急,请立刻停止攻击,并指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杨逸放下了笔,道:“就这些,不需要太清楚。”
格列瓦托夫想了想,然后他点头道:“可以,就这么说吧。”
格列瓦托夫开始关闭和开启通讯器,一直反复,只是间隔时间长短的区别。
高远惊呆了,因为……杨逸和格列瓦托夫也未免太随意了,他们已经开始了一场豪赌,两个招呼都不和别人打的。
格列瓦托夫很快完成了摩斯电码的发送,然后,杨逸看向了星河,道:“那么,接受信号是怎么样的呢?这个通讯器没有屏幕,也没有灯,如何显示接收到的信号呢?”
杨逸把手一拍,笑道:“你说得对,就是远程控制开关,看来我们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