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pfrbm熱門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 愛下-第一百二十三章 告辭讀書-l48dj

pfrbm熱門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 愛下-第一百二十三章 告辭讀書-l48dj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秦州艺术学院。
暑假将近,大二作曲系教学楼的某个大教室内,导师们正在抓紧时间考察学生们的学年考核作品。
就在此时。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响动:“都说秦艺人才济济,施主任应该不介意我们这群东艺的教授来贵校的作曲系取取经吧……”
东艺?
大办公室内的老师们听到门口的声音,几乎是同时抬起头,看向办公室的门口处。
东艺全名叫秦东艺术学院。
这是秦州排名第二的艺术院校。
据说原本秦东艺术学院也想叫“秦艺”。
但没办法。
秦州艺术学院的实力更强,所以“秦艺”的称号,属于秦州艺术学院。
秦东艺术学院只能简称为“东艺”。
对此东艺一直耿耿于怀,多年来对秦艺这个老大哥的位置虎视眈眈。
导师们知道今天东艺要来秦艺拜访事情。
但没想到东艺的作曲系,竟然中途跑这儿来了,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啊。
“各位。”
秦艺作曲系一把手施诚和教授们正带着东艺的作曲系教授团队进门。
进门后施诚大声道:“各位欢迎以张文武教授为代表的东艺作曲系教授们来我们作曲系做客!”
哗啦啦。
秦艺作曲系这边的导师们纷纷鼓掌。
“各位客气了。”
东艺的张文武教授笑道:“秦艺百年院校,作曲系更是人才辈出,我们东艺今天来贵校拜访,纯粹是学习经验。”
众人再次鼓掌,心里却在嘀咕:信你个鬼!
“大家继续审核。”
施诚压了压手势,然后对张文武等人道:“这边请,大家可以坐下来先喝喝茶。”
“谢谢。”
张文武等东艺教授落座后,开始和施诚闲聊起来:“贵校今天是在审阅学生的年度考核作品?”
施诚点点头。
张文武笑道:“我们学校昨天就审完了,还请了绚烂银光的作曲部领导过去坐了会儿,结果绚烂银光作曲部那边当场就签了我们一个大二的学生,还让那位同学双休日去上班呢。”
施诚眼皮一跳。
难怪张文武不跟着他们学校的团队,非要来秦艺的作曲系做客,敢情是为了跟自己装逼啊。
不得不承认。
大二就能和秦州三大级别的公司签约,而且还有双休日的坐班待遇,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对了。”
“你们这边应该也请了娱乐公司的人吧?”张文武一副关心的样子。
施诚点点头:“我们请了星芒的作曲部。”
张文武啧啧道:“秦艺的面子就是大。”
施诚摆摆手:“彼此彼此。”
张文武笑了笑:“不知道我一会儿能不能听听看秦艺的优秀学生作品,也好看看我们东艺距离贵校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施诚也笑了笑:“当然可以。”
他喊来助理,当着张文武的面,让助理通知审核的老师们,审核完要把足够优秀的作品送过来。
助理离开后。
张文武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要不咱们也别干坐着,刚好我把我们学校大二作曲系最好的一部学生作品带来了,绚烂银光就是听了这首歌之后,当场签下了那位同学,要不也给你们听听看?”
施诚道:“求之不得。”
他倒想看看,什么样的作品,能够让沙海当场就把人签下来。
张文武把歌发给施诚以及秦艺的作曲系教授们。
众人戴上耳机听歌。
歌才听了一半,施诚等人的脸色就变了。
张文武喝了口才,眼底是一抹掩饰不住的得意。
没错!
他今天过来就是要砸秦艺的场子。
凭什么秦艺每年拿到那么高的教育资源?
东艺的整体实力,可不比秦艺差多少!
把歌听完,施诚沉默了。
施诚身后的秦艺教授们,也是目光惊愕。
这是大二学生写出来的作品?
“怎么样?”张文武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施诚眼皮跳了跳,硬着头皮道:“不错,难得的佳作。”
张文武看向秦艺的教授们。
秦艺的教授们也只能跟着道:“确实是一首好歌。”
大家都是专业人士,总不能昧着良心说东艺这首歌不行,但考虑到两个学校的竞争氛围,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哈哈。”
张文武和东艺的教授们笑了起来:“施教授不妨猜猜看,写出这首歌的学生是谁?”
施诚一愣:“难道我认识?”
张文武道:“邹瑜,还有印象吗?”
施诚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他知道邹瑜这个人。
邹瑜的父亲邹文怀,是秦州大名鼎鼎的曲爹,音乐世家出身!
虎父无犬子。
受到父亲的教导,邹瑜从小就有作曲天才的美誉,他高三的时候,就写出过风靡一时的作品。
后来。
邹瑜拿下了两年前的高考状元,天才之名震惊了业界,秦州所有院校都向邹瑜伸出了橄榄枝。
但结果。
邹瑜却选择去了东艺。
秦艺作为秦州的第一院校,当时可是丢掉了不少面子,没想到时至今日,邹瑜的作曲实力,竟然已经进步到如此境地!
如果张文武只是来炫耀一下他们学校的优秀作品,施诚还没那么难受。
可这首作品是邹瑜写的,施诚就难受了。
这么好的学生,当初秦艺怎么就错过了呢?
张文武很满意施诚的反应,他揶揄道:“秦艺人才济济,想必一定有比邹瑜更优秀的学生吧,我现在可是非常期待啊!”
期待你妹!
邹瑜是妖孽!
我们学校谁能比?
施诚对作曲系的学生还是很了解的,他内心很清楚,秦艺目前没有比邹瑜更优秀的学生——
至少现在没有。
也许以后等学生们成长起来,或许也能有可以和邹瑜一较高下的学生吧,毕竟不是所有天才都在大学时期就能锋芒毕露的。
就在这时。
施诚的助理发来了一首作品:“这是五班严梦佳的作品,导师们目前打分最高的一首。”
张文武道:“我能听听看吗?”
施诚没有办法拒绝,只能把歌发给大家一起听。
听完之后,张文武点头道:“不错!”
确实不错!
严梦佳是大二作曲系实力排名前列的学生,她写的这首歌可圈可点,甚至够资格拿出去发布!
但很显然。
这样的作品,比起邹瑜那首歌,还是存在不小的差距,所以张文武的夸赞不但没有让施诚开心,反而觉得胸口被插了一刀。
“还有么?”
施诚的声音里带着点情绪。
助理点头表示明白,表情凝重的离开,显然也知道,施教授不高兴了。
很快。
又有几首歌发来,都是颇为优秀的作品,每次张文武都给与了肯定,但还是老样子——
不如邹瑜!
堂堂秦艺大二作曲系,愣是被东艺的一个邹瑜压得抬不起头来。
“诶。”
张文武在夸了几轮之后,忽然叹了口气道:“施教授何必藏着掖着呢,我承认刚刚这些歌写的其实都还不错,但我相信以秦艺这种第一院校的实力,肯定还有更好的歌没拿出来!”
留点面子行吗?
打人不打脸日后好相见!
施诚忍不住翻白眼,敢情我今天要是拿不出一首超越邹瑜那首作品的好歌,是不是就得承认秦艺的作曲实力不如东艺?
“就是啊。”
和张文武一起的东艺教授们也发话了:“这些歌好则好已,可是比起邹瑜,明显差着一个分段。”
“我不信秦艺就这点水平。”
“肯定藏着什么杀手锏呢。”
“施教授您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
“秦艺每年的教育资源,都是我们东艺的两倍以上,和秦艺比起来,我们东艺多苦啊,学校的琴室都没几间,学生们需要一些公共设施还得排队申请。”
“……”
施诚只能把助理喊过来:“让他们审的快点,再拿一些歌过来,东艺的朋友们还在等着呢。”
“好的。”
助理快步离去。
负责审核学生作品的导师们也大概明白了施诚面临的情况,东艺这次过来似乎有点踢馆的意思!
秦艺不能输!
这事儿乍看就是一个面子的问题。
但东艺可没那么幼稚,特意赶过来只是为了装个逼。
如果东艺回去把今天这事儿一宣扬,说秦艺的作曲系不如他们,会造成什么影响?
必须要反击。
可问题是,东艺拿过来的作品显然很强,刚刚递上去的歌,似乎都差了点意思。
大家已经审核过半。
后面真的有足够反击的作品吗?
作曲系的导师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对了。”
张文武笑着对施诚道:“邹瑜这歌,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要正式发布了,演唱者都定好了,据说是绚烂银光的一线歌手陈志宇!”
施诚勉强一笑:“恭喜恭喜。”
竟然被一线歌手看中了,可见邹瑜这首歌确实不错。
张文武耸了耸肩:“据说陈志宇最近四处邀歌,可惜一直没有遇到合心意的,结果听了邹瑜这首歌当场就决定演唱,这让我们学校非常意外啊,毕竟陈志宇这种一线歌手很少会选择新人的作品……”
炫耀,疯狂炫耀。
施诚觉得屁股底下的沙发垫有点硬,调整了好几次姿势,还是不太舒服。
就在这时。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躁动。
施诚本就心烦意乱,听到躁动愈发不爽了,当即起身道:“乱哄哄的像什么样子,难道让我们的客人看笑话吗?”
施教授一语双关啊。
张文武听出来了,不过并不生气,只是大方的摆摆手:“没事儿,别动怒。”
“是那边出了首歌,老师们在讨论呢。”
助理跑过来小声解释了一句。
张文武听到了,挑了挑眉:“终于又有歌了,我就说,秦艺这么大的作曲系,怎么会连一首真正的好歌都拿不出来呢?”
施诚没说话。
他希望张文武这伙人赶紧离开,接下来拿什么歌都没用,在邹文的作品面前都是自取其辱。
“听听看嘛。”
张文武笑道:“施教授不会这么小气吧?”
“不会……不至于……”
施诚咬了咬牙:“愣着干什么,把歌拿过来。”
助理应声,很快便发来一首歌,同时小声解释了一句:“作曲系五班林渊的作品。”
“林渊?”
施诚心中叹了口气。
作曲系有哪些水平不错的学生,他都心中有数,林渊的名字他却是第一次听说。
被老师们看中,应该是这个林渊超常发挥了吧。
放在平时,这是喜事儿。
但放在今天,施诚却高兴不起来。
天赋有限的学生,再怎么超常发挥,又怎么和邹瑜的作品比?
张文武挑眉:“您好像对自己的学生没信心啊。”
施诚看了对方一眼:“我对秦艺的所有学生都信心满满,他们每个人都是我们秦艺的财富!”
这句话,施诚发自内心!
他不会因为学生们写不出比邹瑜更好的歌就去责怪学生,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一时的落后不代表一辈子落后!
天才哪里都有。
可是秦州能够成为曲爹的那批人,他们中有一半的人,在刚毕业的时候,作品都无人问津。
“那就好。”
张文武没有继续刺激施诚,再继续刺激下去,施诚估摸着都能翻脸了,那就有些过了。
“听歌,听歌。”
秦艺的教授打圆场。
张文武点点头,戴上了耳机,听起了这首歌,表情轻松而写意,他不认为有人的作品能超过邹瑜。
与此同时。
施诚等人也是戴上了耳机听歌。
听了一半,张文武忽然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总感觉秦艺的沙发,做起来有点硬。
施诚的表情,则是十分精彩!
而两边的教授,亦是长大了嘴巴!
东艺这边,甚至有人忍不住站起身了!
这歌一共四分钟。
张文武生平第一次觉得四分钟如此漫长,以至于他愈发觉得屁股下的沙发有点硬了。
不仅仅张文武。
东艺的教授们,此刻听着歌,也是坐立不安,要不然也不会有人忍不住站起来——
意识到不妥又飞快的坐下。
听完歌,现场诡异的沉默了下来,不知道是在回味刚刚的歌,还是在想些别的。
“……”
张文武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又觉得,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巨难受
按理说,施诚这会儿该说话了,但施诚也有点没缓过神来,过了十几秒,他才猛然一掐自己的大腿!
卧槽!
这什么歌?
比邹瑜还牛批!
林渊是我们学校的?
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他!
这一刻,施诚的内心已经风起云涌!
但他在用力的压制住这份激动,表面上非常的云淡风轻道:“这首歌我觉得好像还可以的样子,不知道张教授觉得怎么样?”
“确实不错。”
张文武强笑着起身:“我忽然想起来,有点事儿还没处理。”
施诚也起身,直起腰,明明身高不如对方,竟生生站出了一股小山般的气势:
“不多点评两句?”
“告辞!”
张文武带着东艺教授团转身就走,不过施诚等人看到,他背着的右手,还是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他终于还是承认东艺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