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5wv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愛下-第2176章 沒用的阿吉閲讀-gmiq1

h5wv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愛下-第2176章 沒用的阿吉閲讀-gmiq1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没用的阿吉,南海岛人,真实姓名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不过本名中带了一个喆字,才有人叫他阿吉。二十年前他带着几个兄弟闯荡帝京,结果还没混上什么名堂,就因为误杀了一个人坐了十多年的牢,半年前才被放出来。
不过,出来之后却像是如有神助一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迅速打下一小片地盘,还成立了吉祥会当了帝京地下势力的一方大佬。
此时的阿吉正在一个公众浴室中泡澡,他残了一条手臂,身前与背后都满是狰狞的伤疤,头发已经剃光了,整个人凶相毕露,跟“没用的阿吉”这五个字似乎并没有多大的联系。
浴室中,水雾蒸腾,温度一升再升,光头阿吉的身体都烫红了,他自己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吉爷,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浴池外面,有个浑身精赤满是纹身的男人,只穿着一条短裤跪倒在那里,正是郑豪。
此时,郑豪不停地磕头,冲浴池中的阿吉哭诉道:“吉爷,你看我被打得多惨,要不是有两个兄弟拉我去医院急救,说不定我都见不到你了。”
“再说说,那两个人长什么样。”光头阿吉双手架在浴池边沿,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再哭,就挖了你的眼睛。”
郑豪眼泪瞬间就止住了,连忙回答道:“那男的长得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胃口很大。那女的长得很漂亮,漂亮得简直不像是人间的人。那女的还叫那男的师傅,别的也没什么了。”
光头阿吉叹了口气,从浴池中站了起来,立时就有人送上了浴袍,帮他围在了腰间。
“你说得男人,是不是长这样?”光头阿吉探手让人把他的外套取了过来,然后取出了手机,打开了一张照片,递给郑豪看。
“对对对、就是他,就是他!”郑豪一看到照片上那张充满慵懒和傲慢的脸,顿时点头不已:“虽然他没动手打我,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纵容他的女人冲我动手,抓到他之后我定要狠狠地折磨他……啊!”
“啪!”
光头阿吉随手一巴掌,把郑豪给扇飞到了两米开外,整个人翻腾两周半才堪堪落地。
“吉、吉爷,你为什么打我?”郑豪好半天才爬起来,呕了一口老血之后,才一脸惊愕地问道。
光头阿吉没有回答,只是冷声问道:“你又去找那个女人了吧。”
“啊,不是吉爷你让我去找钱嘛。”郑豪感觉有些委屈,瑟瑟发抖地说道:“我刚从里面出来,根本没有弄钱的路子,所以只能……”
“啪!”
光头阿吉又是一巴掌过去,不过这次手劲倒是轻了不少,只是让郑豪另外半边脸给肿了起来。
“吉爷,为什么又打我啊?”郑豪哭得更加委屈了。
光头阿吉冷声说道:“我有没有说过,你可以去偷去抢,但是绝对不能骗女人的钱。”
“可是,我不想再进去了。”郑豪觉得自己做得并没有什么错,强辨道:“那女人家里又有些钱,骗过来也没有什么风险,她不敢报警的。”
“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个打你的?”光头阿吉的声音更冷了。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郑豪完全想不明白。
光头阿吉什么也没说,只是收好了那张照片,冷冷地盯着郑豪,心底泛起了强烈的杀意。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部下的声音:“吉爷,人马上要到了,要见见吗?”
“你先滚到一边去。”光头阿吉厌恶地踹开郑豪,去边上的更衣室换了一套正装,缓缓走出了浴室。
此时,不远处的一间颇为雅致的客厅中,有几个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嘭!”
一声震响,却是其中一个大腹便便地中年男人抬手拍在案桌上,暴喝道:“搞什么,让你们老大现在就给老子滚出来!区区一个狗屁吉祥会,竟然敢如此怠慢我们,想死了是吧!”
站在边上的吉祥会小弟语气硬梆梆地回道:“我们老板在沐浴更衣,马上就到。”
“我更他妈的寿衣!”中年胖男子破口大骂道:“他算什么东西,再不出来,老子直接带人荡平了你们这个破会。”
几人中唯一的美艳女人笑着说道:“这个新人架子不小嘛,听说半年前才从井里出来,看来还是没怎么受到教育啊。”
“确实架子不小。”边上一个穿着白西服的青年男子笑着说道:“把我们城南三大会的代表晾在这里半个多小时了,你们老板有没有想到后果?”
“艹,不等了!”中年胖男子一把掀了桌子,抬腿就要往外走,只可惜刚走到门口,迎面就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老板说了他马上就到,请几位稍安勿躁。”门口站着的保镖冷声说道。
中年胖男子怒极反笑,冷声说道:“敢对老子动火器,你们想好怎么死了吗?”
“怎么死都是个死,方法其实无所谓。”光头阿吉终于出现了,抬眼瞥了一眼拿枪的小弟,不满地说道:“我不是说过要款待几位客人嘛,怎么还敢向客人掏枪相向,我平时是这么教你们的吗?”
“对不起,吉爷!”那个小弟把枪收了起来,一脸歉意地说道。
“跟我道什么歉。”光头阿吉一脚将这个小弟踹翻,冲那中年胖男人抬了抬下巴,说道:“你得向彬爷道歉,他原谅了你才算数。”
中年胖男子眼角微微抽搐,转身回了座位,冷声说道:“不用了,你也别阴阳怪气的,直接开门见山吧,别浪费时间了。”
那个美艳的女人笑嘻嘻地说道:“不错,阿吉,你花那么大价钱,把我们三个人请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很忙。”白西服男子押着雪茄,一脸不屑地说道。
光头阿吉脸上泛起笑容,缓步走向主位,一屁股坐了下来,淡淡地说道:“如此郑重地请三位过来,当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这个关系到你们三大会的前程和命运。希望你们接下来能好好地听我的话,并照我说得去做,否则的话,后果绝对是你们不想承受的。”
“嚯,好大的口气。”白西服男子脸上泛起丝丝嘲讽之色,“你以为你是谁,半年间才混起来的小头目而已,有资格对我们三大会指手划脚吗?”
中年胖男子同样满脸鄙夷,笑着说道:“没用的阿吉,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得意忘形了,才刚刚在几条街开了酒吧和夜店,就觉得自己是什么大佬了,敢对我们发号施令?”
那个美艳的女人也觉得阿吉有些过于自以为是了:“少说这些虚的,直接说什么事吧。”
“事情也不复杂。”光头阿吉并不理会这些人话里话外的冷嘲热讽,笑着说道:“我希望,你们三大会能加入我的吉祥会,当然我会给你们一笔钱,足够你们下半辈子吃喝不愁。”
“噗哧!”美艳女人首先绷不住了,接着捧腹大笑了起来:“阿吉,你还挺幽默的,讲的笑话真不错。”
光头阿吉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不是笑话,而是通告,月底我就会派人去接受。”
“嘭!”
中年胖男子再次拍案而起,指着光头阿吉喝骂道:“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居然还敢打我们长安会的主意,你当你是谁,任中恒,白小磊还是杀神夏天?”
“这三个都是人中豪杰,我只是没有的阿吉,实在不配跟他们相提并论。”光头阿吉摇了摇头,语气之中对提到的这三人不无恭敬之意,“但是,我的老大却有超越这三人的资格。如今帝京的地上地下势力几乎都被夏天的人把控了,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我老大有意打破这种垄断,这第一步就是从收拢帝京的零散地下势力开始。”
“志气不小,居然想超越那个杀神。”白西服男子呵呵轻笑,“不知你们老大何许人也,配讲这个大话吗?”
光头阿吉抬起左手,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半圆,又在中间点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老大就是他,你们觉得够资格吗?”
“是他?”美艳女人露出了惊骇的神情,“他不是死了嘛。”
“没死,不过一直在深牢大狱之中。”光头阿吉淡淡地说道:“二十年前我就是进去找他的,经过十多年的锤练,我已经有了他十分之一的功力,对付夏天可能不够,但是在他老人家出来之前,做一些预备还是足够了。”
“呵呵。”白西服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你未免也太低估夏天还有他手下的那些人了,真以为白小磊那些人都是吃干饭的,会察觉不到你们的这些小动作?到时候只怕一个谢晓峰,就够你们吃一壶了。”
“我说了,我已经有我们老大十分之一的功力。”光头阿吉一脸认真地说道:“只要不是直接对上夏天,我都有信心解决掉。”
中年胖男子冷笑道:“那你凭什么认为你对不上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