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67e6精华玄幻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起點-一五八 官如匪看書-y1beo

n67e6精华玄幻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起點-一五八 官如匪看書-y1beo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站住,停下!你们是干什么的?”
刘策车队刚要进入扬州城大门,却忽然被一队守门郎给拦了下来。
为首的守门郎官见这支数百人的车队,登时眼前一亮,直道今日走了狗屎运,遇到北方来的一群富户,可得好好敲他们一笔。
与是,守门郎官大摇大摆的来到车队前,双手叉腰,摇头晃脑的说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这么多人进城想干什么?让你们领头的出来说话,闲杂人等全他娘站一边去!”
韦巅一见,登时气的额头青筋暴起:“直娘贼,这泼皮区区一个守门郎敢如此嚣张?看老子徒手把他蛋捏爆!”
焦络忙拉住韦巅:“你个莽夫,陛下没让你动手,你急个什么劲?边上站着,先看看情况再说!”
刘策听闻车外守门郎官的话,知道这是摆明想要刁难自己,刚准备移开车门,却是叶斌抢先了一步,来到这些守门郎官跟前。
只见叶斌拱手对守门郎官微笑着说道:“几位兄弟辛苦,在下是北方商会一员,受商会差遣,特意到江南之地来寻找商机好做生意,
不知几位兄弟可否行个方便?让我等车驾进城,总这么挡在城门口也会影响百姓出入不是么?”
守门郎官对叶斌的态度却是嗤之以鼻,旋即撇着嘴说道:“北方来的商人?可有什么凭证?该不会是楚国派来的细作,冒充商人吧?”
叶斌忙道:“小兄弟,这无凭无据的,话可不能乱说,这是在下的商会文谍,由汉陵商会会长亲自颁发倩印,还请小兄弟过目……”
不想那守门郎厌恶的罢罢手:“去去去,这玩意儿我可看不懂,我要识字儿还能在这城口风吹日晒?别拿什么公册文谍忽悠我,这对咱没用!”
叶斌闻言,顿时脸色一沉。
在刘策登基以前,就已严令规定,凡是守门将士,必须要能识字五百以上,能熟练的阅读千字文才可,守门郎官更是必须能书会写,文盲根本无法胜任守门郎官。
在刘策建立武朝后,整个北地人事大调动,其中就有规定守城郎必须要会识字,能判断基本的是非对错,如做不到则不能胜任,这一条在刘策整片治下传播开去,江南一代也不可能不知道刘策颁布的这条律法。
与是,叶斌眉头一皱:“这对你没用,那么敢问什么对你们才有用?”
守城郎官闻言,登时笑着说道:“你能这么问就对了,什么有用?自然是人事打点了。”
叶斌脸色一沉:“何为人事打点?还请这位兄弟直接言明。”
守城郎官道:“连人事打点都不知道?亏你也是做生意的,你做生意难道不花钱孝敬官府?看你这模样,生意肯定也不怎么样,不然怎么连这么粗显的道理都不懂?”
叶斌强压心中怒火,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当年他跟秦墨游历大江南北时,这样当街索要贿赂的守门官和**简直是数不胜数。
经刘策大刀阔斧整治后,在北方这种事几乎已经绝迹,叶斌本以为再也看不到类似情形,不想今日居然再一次遇到了。
“那么敢问,要多少人事打点,才肯让我们入城?”叶斌强忍怒火问道。
守城郎看了眼车队,然后说道:“扬州城规矩,凡是路人进出城门,每人需交两文汉陵通宝,商户一律翻倍,而你们外乡人再翻一倍,一共是……”
说到这里,守城郎掰着手指算了算,最后说道:“一个人十六文汉陵通宝!”
叶斌冷哼一声道:“进一趟城门就要花费如此多的的钱?按你这十六文一人来算,这车队三百多号人,难道要交你五千文?”
“不不不……”守城郎笑着说道,“你误会了,五千文?想多了,这只是人进城的钱,还有那些马车,这也得收钱,一匹马三十文钱,
还有那些货物,我们也得收钱,得交一车五十块银元的抵押金,只有这样,你们的车队才能进城!”
听着守城郎官肆意妄为的敲诈索贿,叶斌闭目深吸口气,然后缓缓开口:“此时甚大,我去问下我们掌柜,你们稍等……”
话毕,叶斌回身走向刘策所在车驾边,小声将事情经过,简单的告诉给了刘策。
刘策听后,立马走出车门,带上韦巅和巴隆,径直向城门口走去。
守城郎官见对面来的三人气势逼人,不由紧张的吞咽一下口水,叫来其余守城郎挡在城门前。
刘策在距离守城郎官还有两步距离时,忽然停下,指着他们问道:“刚才谁说的,进城要交钱?嗯?自己站出来说,本掌柜听着,要多少钱最好当面跟我说清楚,免得到时算不清。”
守城郎官瞥了眼如铁塔一样的韦巅以及壮的跟头牛一样的巴隆,再看英气逼人的刘策,心下已知这些人怕是不好惹,但利益依然驱使他鼓起勇气,抬头对刘策说道:
“怎么?这样凶神恶煞的,想吓唬谁啊?老子不管你们在北方是怎么样,但到了南方,到了这扬州地界,你们就得老实按扬州的规矩做,
不怕告诉你们,扬州府尹葛东淳就是我伯父,你们要敢胡来,全部抓起来去吃牢饭!”
刘策道:“大汉律法规定,自去年……”
但说到这里,刘策觉得跟这群流氓讲什么律法有些白费口舌,索性改口道:“葛东淳是你伯父?”
守城郎官嚣张的回复道:“该说的我刚才都说了,我伯父就是葛东淳,这扬州城的规矩也是他老人家定下的,
就算是皇帝老子来了这里,也必须按照我伯父定下的规矩办,想进城就必须交钱。”
刘策冷哼一声:“看来你伯父在扬州可是手脚通天啊……”
“那可不……”守门郎官摆出一副狐假虎威的气势,“咱叔父跟苏州史家可是大有往来,否则怎么当这个府尹呢?
史家前朝苏州总督,现在的金陵府尹,史大人你可知道?人家一直都是江南士族豪门之家,更别提他外甥女在京城当了皇妃,算是皇亲国戚,
有他当咱伯父的靠山,你说这天底下几个不开眼的玩意儿敢扬州这片作对?那不是找死么?
即便现在姜家,也不敢跟人家史家翻脸呐……”
刘策点着头,再次体会到什么叫狗仗人势,一个区区守门的士兵,居然能嚣张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还真是令他心中苦笑不得。
忍着心中不快,刘策语气冰冷的问道:“那如果我们不缴钱,还想进城呢?该怎么办?”
“不交钱?”那守城官愣了愣,旋即说道,“这扬州城出入只有两种人不用交钱,第一种就是咱这样,是伯父的亲戚,那是一家人,自然不用交钱,
另一种就是跟金陵史家有交集的人,这样的人咱们自然也不会收他钱,毕竟人家在上头罩着咱,咱要收史家的钱那还不找死么?
除此之外,就算皇帝老子想进城,也得把钱交了,否则休想进城,
对了说了这么多,你们赶紧把钱交了,否则把你们当楚国细作抓起里严刑拷打,快些,别磨蹭了,交钱!”
刘策轻哼一声,侧头看看韦巅和巴隆,只见他二人此刻也早就是一副恨不得将这守城郎官大卸八块的姿态。
与是,刘策上前一步,对那守城郎官客气的说道:“这位兄弟,实不相瞒,我们的钱都拿去买了货物,是往金陵做生意途经此处,身上所带的钱也不多,
你看能否见我们比较投缘的份上,少收一些,要不然你我也不好受,是不是啊?”
那守城郎官闻言,想了想:“那你想出多少钱?”
刘策伸出两根手指头,守城郎官见此顿时摇摇头:“二百银元?不行不行,你一下砍去一半钱,我没法跟我伯父交代……”
刘策冷笑一声:“不,你想多了,我说的是两文钱,算是从你嘴中闻听这扬州消息的报酬,何况,你这尖嘴猴腮的模样,也只配拿两文钱。”
守城郎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气的挽起袖子,一巴掌扇向刘策:“妈的,你敢拿爷寻开心?”
“啪~”
结果,巴隆抢先一步,一巴掌扇的那守城郎官整个人双足离地,腾空转了两圈,重重摔在地上。
等他反应过来,捂着脸颊一侧肿的跟馒头一样的脸时,气的指着刘策几人大喊起来:“反了反了,居然敢打我,兄弟们,给我把他们拿下,今天要是收拾不了你,老子就当街喊你爹!”
话毕,守城郎周围的士兵立马抄起家伙一哄而上,向刘策他们直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