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8yw9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採集萬界 txt-第五百三十三章 七星神煞辰元丹展示-qk2i1

e8yw9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採集萬界 txt-第五百三十三章 七星神煞辰元丹展示-qk2i1

採集萬界
小說推薦採集萬界
三百三十三……三百三十四……三百四十……三百六十……三百六十四……白云飞默默的数着降下的星辰之力,以自身小周天一一对应。
“最后,两颗,太阴,太阳,一起来吧”
周天星斗当中这两颗应该是白云飞最熟悉的了,两道狂暴的星辰之力降下,改进版的神煞辰元功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辰元归位,引动周天。
“给我爆”
白云飞从丹田气海之中暴起一股凶煞之气,一股脑的贯穿了三百六十五处穴窍,煞气冲窍,气行周天。
无数元辰之力汇聚到了一起,纵然是白云飞这凶悍的殭尸之体都隐隐有些不稳,神煞辰元功已经够强的了,可被他这一番魔改,力量直接增强了三百六十五倍,还不是单纯的量的增幅,一旦内成周天,这可就是质变了。
恐怖的力量山呼海啸的冲进了白云飞的丹田之中,力量达到了筑基后期。
“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白云飞呖啸一声,引神煞辰元之力,汇于一处,疯狂的压缩起来,凝液成丹就是结丹。
“轰轰轰”
外界,霎时间,天地色变风雷袭来,这是凝结金丹的小天劫,不过今天这小天劫却格外的奇怪,风雷越聚越多,雷云越来越厚,却迟迟不劈下。
“元武兄,这不会是结丹雷劫吧”宣城不敢相信的说道:“不是说白云飞是结丹中期吗?怎么会有劫雷?难不成他在结婴?”
元武立刻否决:“绝不可能,这异象天劫虽然威力比结丹异象放大了十倍不止可绝不是结婴,宣城道友也是结婴成功的,结婴什么情况难道你不清楚吗?”
“我当然清楚,可这异象出现的也太诡异了吧,莫非这厮是妖修,也不能啊”宣城稀里糊涂的将自己饶了进去。
青竹女修说道:“应该是他的妖宠之类的再结丹,这种结丹异象绝不是人类能有的,应该是具备特殊血脉的灵兽。”
“青竹道友言之有理,不过不管如何,等他出来都得查清楚”元武老怪谨慎的说道。
“离渊这件事交给你去办”身后那个结丹修士立刻领命记下。
只有白云飞知道,这劫雷迟迟不落下,根源在于自己的晋升还没有完成,庞大的神煞辰元在凝结了金丹之后才堪堪用去了十分之一。
“这怎么搞?要不搞个七星丹?”
这些神煞辰元虽然多,但估摸着也只能凝练十个金丹,想弄出三十六颗应该不现实,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了,但是只凝结一颗有有些浪费了,不如弄出去七颗来。
阴阳五行刚好七种属性。
说干就干,白云飞再次调集功力,连续来了六次,分别凝结除了阴阳五行七种属性的神煞辰元金丹,而后按照北斗七星的行列排布,在丹田之中布置出了一个七星大阵。
剩余三成的力量,疯狂的注入了阵法之中,他的修为也从结丹初期,攀升至结丹中期。
破境的事情尘埃落定了,天上的雷云也积蓄到了极致。
“哈哈哈,千谋万算,忘了劫雷了,这可是好东西,给我下来”白云飞一连串打出了十几个印诀,小周天星元阵法,光芒大盛,一道道星光之柱直冲天际,好似一道道绳索将这整片雷云给锁了起来,一股股力量从阵法之中传来,竟然生生将这道雷云拉入了阵法之中。
“嚯,这小鬼手段不凡啊,阵法竟然被他用的如此了得”元武老祖由衷感叹道。
“他这是打算用雷劫炼器?哪能炼制出什么来?天雷子顶多威胁筑基期”宣城嘟囔道,的确有一些高明的炼器师,从劫雷之中截取下来部分,辅以其他材料炼制成天雷子,天雷子之中蕴含的这股劫雷之力,足以将一名筑基后期修士轰杀,威力还算不错,可在这些元婴老怪眼中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一道劫雷能炼天雷子,这整个雷云如果压缩在一起,只怕宣城道友也吃不消吧”青竹掩面一笑,好似看玩笑一般说出这句话,可落到宣城耳朵里那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元武老祖也吩咐自己的弟子:“离渊,查清这件事,问清楚那天雷的去向,我看这小子身上猫腻不少,阵法,星辰之力,还有这天雷,大家还是小心点的好。”
劫云散去,阵法依旧没有打开的意思,这些看热闹的修士慢慢的也就散了,那些抱着结交一下心思的人纷纷留下传音符。
白云飞却没有出关的意思,继续开始炼丹炼药,炼器画符。外界白云飞的名字却是不胫而走,一开始人们只以为他是一个刚刚结丹的修士,后来才听说那天是他的灵兽再渡劫,而且那以阵法之力拘禁天雷的疯狂举动也着实令不少人汗颜。
再次出关已经是十天后,到了灵宝阁秘会的时候,驱散了门口禁制上占满的传音符,白云飞暂时没有和这些人打交道的想法,修仙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互相算计,可没有多少真正的情义。
“白道友”
真正让白云飞意外的是,竟然还有一个没走的。
“阁下是?”白云飞并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人。
“在下离渊,家事元武真人,是坐镇黑石城的元婴修士”离渊斯斯文文颇有些书生之气。
“哦?原来是元武前辈的弟子,离渊兄不会是专程在这里等我的吧”白云飞早就知道会被元婴期的老怪盯上,不过到了现在他已经不再惧怕任何元婴修士,开玩笑,七星神煞辰元丹,暗合七星大阵,只拼法力他都不会比那些元婴期的修士弱多少。
“不错,我已经等了你十天,没想到白道友这么沉得住气”
白云飞冷笑一声:“阁下有话就说,没事,我可要走了,元武前辈虽然值得尊敬,可这黑石城也不是只有一个元婴前辈。”
离渊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白道友说的是,其实也没什么,先前看到白道友将劫雷截流了下来,不知白道友可是练成了天雷子,在下有件法宝需要些许雷元之力,如果还有剩余,在下愿意换取一些。”
“你想要劫雷?”白云飞心中一冷,此人明明是修炼的魔功,对雷霆这种东西畏之如虎,要劫雷找虐吗?
“那来的不巧,在下刚练了一门小法术,已经将那劫雷消耗光了,离渊道友去他处寻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