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tlp9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ptt-第三千六百三十九章 求取熱推-2o1ix

tlp9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ptt-第三千六百三十九章 求取熱推-2o1ix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刘备家的管家最后还是没有去敲蔡琰家的门,转而去了关羽家,毕竟刘备走的时候可是通知过关羽,家里如果有什么事,就让关羽帮忙处理一下,而现在,就到了关羽出马的时候。
“咦,刘伯,您这是?”关平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刘备的管家,伸手打了一个招呼。
“见过少君侯。”刘备的管家赶紧施礼道。
“可别吧。”关平不大喜欢这些繁文缛节,毕竟当年自家也就是个小地主,多亏自己父亲的奋斗,才有了现在的地位,但也不太习惯这些迎来送往的礼节,对外人还行,对熟人还是算了。
“我是来找关将军的。”管家见此也就没有再施礼,而是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关平闻言摇了摇头。
“商乡侯带着礼物前来拜访我父,目前两人正在内堂。”关平开口解释道,很明显这是正事,所以关平不太希望管家去打扰。
“这样啊,那小关将军有没有时间?”管家想了想,关羽没时间去做家长,关平去也行吧。
“怎么了?”关平不解的看着刘备的管家询问道。
“是这样的……”刘备的管家简单将姬湘找刘禅家长领人的情况说了一下,关平大致也知道了情况。
再加上关平和刘禅关系比较好,毕竟这是关平第一个弟弟,也是关平看着长大的,所以年纪哪怕差的大一些,关平也挺照顾刘禅的。
“这样啊,那我去吧,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刘伯你回去就是了,我将阿斗领回来。”关平笑着说道,很明显相帮刘禅将这事摆平,省的刘禅的母亲回来,导致刘禅抄孝经。
刘备的管家也是聪明人,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毕竟关平都快军功封侯的人物了,轻重缓急还是能分清的,自然知道哪些事情能隐瞒,哪些事情不能隐瞒。
故而刘备的管家在交代清楚之后就转身离开,也就只准备等主母回来提一嘴,也不详细说了,到时候主母问不问再看情况吧。
刘备的管家离开之后,关平先回家了一趟,给母亲问安之后,就又离开了,至于关羽那边,关平其实没什么兴趣的,他爹是非常让关平崇敬的,那是真正如神一般的人物。
老寇带着礼物拜访关羽,按说属于封君拜访封疆大吏,在封建社会属于应该禁止的行为,然而这俩人都有双重身份,而且都在南亚那边打交道,加之关羽对于老寇的战绩是予以认同的,所以特意出门迎接了老寇,当然面色冷傲是面色冷傲。
没办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关羽笑起来还是一副要杀人的表情,还不如这种冷傲的面瘫神情,毕竟时间久了大家也都知道关羽不是故意的,这脸真的是天生的。
“商乡侯有请。”关羽一副冷淡的表情将老寇迎了进去,要不是目前大家都知道关羽神情就是这样,而且对方来迎接也已经表现了态度,老寇真的怀疑关羽是在给他甩脸。
“不敢当,不敢当。”老寇笑着和关羽进入前将军宅邸,他这次来是真的有事。
关羽属于不大会说话,也不擅长和人交流的冷面角色,老寇虽说是标准的世家子,但家里这一代就他一个,也没得拐弯抹角,所以两人的饮宴过程非常诡异。
全程没人说话,关羽举杯敬酒,老寇举杯就干,老寇举杯敬酒,关羽举杯就干,什么祝酒词,什么歌舞,俩人都没啥兴趣,一个嘴笨,一个基本没和人这么干过,所以两人吨吨吨两坛酒下去,气氛就到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个其他人的话,肯定会觉得冷场,而且哪怕是想要炒气氛,都炒不起来,可老寇和关羽就这么吨吨吨之后,就理解了对方的意图,都是不习惯说话的人,干就是了。
“商乡侯……”“前将军……”
关羽和老寇虽说不搞虚的,也没什么祝酒词,但一直以来都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开始谈正事。
哪怕中间没了其他的过程,等两坛酒下肚,肉菜,素菜吃了嘴了,两人也觉得差不多,该说了,于是两个人就撞到了一起。
“你先说!”两人异口同声,然后愣了一下,老寇放声大笑,而关羽也咧了咧嘴,仿佛在笑。
“看来你我都不删除这些,那我就直说了。”老寇也算是看出来了,关羽和他一个情况,就不擅长搞主持这种事情,所以也别难为人家了,直接说事就是了。
关羽闻言点了点头,都是带兵打仗的,搞什么虚的。
“我手下有一批吠舍和首陀罗,在之前的战争中有大功,我虽说以爵位将他们成功笼络,但看的出来他们还是在追求所谓的婆罗门和刹帝利种姓,我之前作战的时候给他们许诺,若我得胜,当与之共享。”老寇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说实话,到现在老寇其实没弄明白婆罗门种姓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弄明白这几个阶层是怎么相互制裁的,但既然是行军打仗,那么许诺的赏赐,在得胜之后,就要一个不少的发下去。
当初说了婆罗门种姓自己弄不明白,但也许诺了,如果有机会,他相伴给这些人搞一个婆罗门种姓,而现在有机会,老寇就亲自来了。
以前只是一个闲散侯爷,要见关羽很困难,毕竟关羽这个人不好接触,而现在自己虽说还是商乡侯,可凭着军功的身份去见见关羽那就不是所谓的拜谒,而是来问候问候。
毕竟汉代的列侯,有军功的和没军功的是两码事,前者的圈子和后者根本不兼容,商乡侯又能如何,列侯世家几十家呢,你所代表的人脉和人家根本接触不到,真要见那就只能托关系。
可换成军功侯,哪怕没在一个片区,给递个拜帖说是有事来拜访,只要双方没有什么仇恨,基本就稳了。
老寇也是这种情况,以前见不到,现在,现在基本就是几句话的事情,能成不能成都是几句话的问题,不会有什么磨磨蹭蹭,也不会出现搞到最后不知道问题卡在什么地方这种事情。
“要多少?”关羽平静的说道,这种东西他想册封就能册封,谁让他成功干掉了婆罗门的勇者,自证伽蓝神神位呢!
“来个十个,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这是啥玩意儿。”老寇挠头,他是真的没办法理解为什么婆罗门阶层这么拽,讲道理他们既不是军功贵族,又不是什么军头,就算是有知识和神权的解释权,也完全不应该这么拽。
用老寇的话来说,婆罗门这种存在,敢在中原这么浪,早就被人砍死了,至于说神权什么的,中国人早在商朝就开始破除神权了,人世间绝对是皇权最大,神权什么的,敢跳出来,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敲死就是了,伐山破庙真不是说的。
所以老寇时至今日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婆罗门这么拽。
“好,我回头给你写十个册封公文。”关羽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对于关羽而言很简单,他现在在印度就是唯一的合法神灵,还是那种能下台和人互殴,胜败都不会影响神灵合法身份的那种。
因为婆罗门当初构架的勇者驱逐神灵的传说,在现在已经彻底完蛋了,关羽将拉胡尔送上西天,司马彰又背刺了婆罗门,到现在婆罗门已经没有机会再搞什么对抗神灵的计划了。
反倒是事前的大力宣传让关羽这个神明算是真正落地了,同样反过来说的话,关羽也就具备了摩诃婆罗多里面描述的神力,也就是所谓的册封新的婆罗门这种完全超越了种姓极限的力量。
没办法,谁让伽蓝神是神呢,而且不是以前那种泥塑木雕没办法对人间指手画脚的神,而是实实在在存在,而且可以对着人间吆五喝六的神明,所以自己书写的神话,最后将自己坑害了。
不过关羽并没有大规模提拔婆罗门的意思,他是倾向于李优制作的那个婆罗门出世计划,逐渐消减婆罗门教的影响力,就像满清对蒙古减丁灭户的手段一样,让崇佛的贵族出家一样,关羽也准备让真正信奉婆罗门的出家,然后不留子嗣。
这样用不了几代人,婆罗门就没了,而后只需要靠着文化侵蚀,就能迅速的消灭掉婆罗门所遗留下来的一切痕迹。
不过老寇亲自来索要,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特事特办,对于关羽来说他不是做不到,而是要考虑这种行为是否会对未来造成隐患,很明显,老寇是打算将婆罗门种姓给并入到军功爵制度之中。
这样的话也是一种消除隐患的方式,所以关羽并不在乎给老寇来上一批婆罗门种姓册封,更何况区区十个,根本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有了这东西,我也能省不少事,有这东西吊着,他们也能发挥出来更强的实力。”老寇满意的说道,然后举起酒杯,“没说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