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t1vlm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七百七十七章 翻臉無情熱推-jz5ei

t1vlm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七百七十七章 翻臉無情熱推-jz5ei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几杯酒下肚,宗九鹏主动向张弛敬酒道:“多谢张老弟救飞雪于水火之中,这杯酒我敬你。”
张弛道:“宗先生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其实换成任何人我都会去救。”
宗九鹏道:“都说侠肝义胆,在你身上我算是见到了,难怪飞雪愿意死心塌地的追随你。”
张弛喝了这杯酒,听出宗九鹏话里有话,他也不接,不想给宗九鹏继续发挥的机会。他对黄飞雪同情多于爱意,应当说他对黄飞雪并没有抱着特别的目的,只是阴差阳错遇上,所以才出手相助,正如他自己所说,换成任何人他都会去救。之所以答应收留黄飞雪,也是不忍心看到她落在独北峰手里,后来才知道独北峰和黄飞雪其实是父女关系。
宗九鹏看到张弛不接他的话茬儿只能继续道:“我听飞雪说,黄飞虹将她送给了你。”
张弛笑道:“宗先生,我跟飞雪说过,她是自由身,我也没有把她当成奴隶看待,现在她能和您团聚,我自然为她高兴。”
黄飞雪听到这里有些失望,张弛的意思她当然能听明白。
宗九鹏笑道:“我宗九鹏的外孙女自然不会给你当奴隶,不过可以嫁给你当老婆!”
张大仙人其实一来到就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头,宗九鹏居然直截了当地提了出来。
黄飞雪羞得俏脸通红,不过目光已经暴露了她心中的喜悦。
张弛尚未说话,雪女已经冷哼了一声道:“配吗?”
黄飞雪内心一沉,俏脸之上杀机隐现,虽然是稍闪即逝的表情,还是被张弛敏锐地捕捉到,张弛感觉黄飞雪变化不小,过去她没有那么大的脾气。
宗九鹏冷冷望着雪女道:“我和张弛说话,那里有女奴插话的份儿?”
张弛真是无语了,宗九鹏心中难道觉得他自己比雪女高贵吗?他微笑道:“宗先生,雪女说话的确有不到的地方,不过我的人我自会管教,不劳宗先生费心,至于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宗九鹏焉能听不明白,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道:“张弛,你觉得我宗某高攀不起你吗?”
张弛笑道:“宗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是我高攀不起才对,实不相瞒,我已经有老婆了。”
宗九鹏道:“死了不就没有了?”双目森然望着雪女。
雪女也不怕他,冷冷望着宗九鹏。
张弛道:“宗先生不要迁怒于无辜之人。”
黄飞雪心中失望之极,她本以为今天能够得偿所愿,可没想到张弛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难道在他心中自己还比不上雪女?黄飞雪咬了咬嘴唇道:“外公,不要为难公子。”
宗九鹏道:“好,我不为难他,我杀了这奴婢。”
张弛真是气不打一出来,宗九鹏还是那个宗九鹏,性情乖戾,说翻脸就翻脸。黄飞雪刚才这话说得也有问题,什么叫不要为难公子,这不是提醒宗九鹏针对雪女吗?
张弛认为黄飞雪的改变应该和黑血素有关,宗九鹏虽然救回了黄飞雪,可并没有能力清除她体内的黑血素,毕竟黄飞雪是独北峰的女儿。在幽冥墟娶老婆这种事,张弛真没想过,如果真要考虑,秦绿竹、雪女都在他的考虑范围,但是应该不包括黄飞雪,虽然他和黄飞雪也认识了一段时间,也有过不少同甘共苦的经历,但是张弛从未尝试过去了解她,也不可能了解她。
宗九鹏的做法明显有些无礼了,张弛仍然保持着风度,制止雪女当场发作,起身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先走了。”
宗九鹏阴沉的目光盯住张弛,他也没有料到张弛当面就拒绝了自己,他是个极爱颜面之人,又对自己的这个外孙女视为掌上明珠,张弛的拒绝让他引以为奇耻大辱。
黄飞雪道:“外公,您这是做什么?不是说好了喝酒的吗?”
张弛微笑道:“宗先生真打算留我吗?”
宗九鹏冷哼一声,他心中权衡利弊,如果现在对雪女动手,张弛肯定会和她联手,自己拿下他们两人还真是没有把握。
张弛带着雪女离开,黄飞雪跟出来相送,向张弛致歉道:“公子,对不住,我外公……”
雪女打断她的话道:“既然定下契约就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主人的女奴罢了。”
张弛不想她们继续发生冲突,让雪女先行几步等着自己,他停下脚步向黄飞雪道:“飞雪,宗先生知道的,我并不属于这里,他的好意我心领了,若是有什么怪罪之处,让他冲我来就是,最好不要迁怒他人。”
黄飞雪抿了抿樱唇,显得有些委屈:“公子怪我了?”
张弛笑道:“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亲人,应该开心才对。”伸手捏了捏黄飞雪的俏脸,转身离去。
黄飞雪痴痴看着他的背影,张弛始终都没有回头。
中午的这顿饭吃得真是郁闷,好好的心情都被宗九鹏给败坏了,雪女愤愤然道:“主人,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我非得给他好看。”
张弛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不想和宗九鹏为敌,不是因为他害怕宗九鹏,而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何况如果当真翻脸,黄飞雪夹在中间也会难做。
雪女道:“那个黄飞雪也真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个女奴居然想嫁给主人。”
张弛哈哈大笑,雪女听他这么笑,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明显带着嫉妒了,俏脸红了起来,小声道:“主人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嫉妒。”
张弛闻到一股香气,循着香气望去,看到不远处有一间饼铺,他们中午几乎没怎么吃过,张弛去饼铺买了几个刚刚烤好的蛋饼,两碗甜汤,和雪女吃了起来,想不到居然非常美味,居然吃出了外界甜品店的几分感觉。
张弛喝了口甜汤道:“这味道真是不错,果然美食在民间。”他到过幽冥墟的许多地方,平心而论,幽冥墟普遍的烹饪水准偏低,吃过最好吃的饭菜还是纪昌家里的,纪昌是手把手教会了那帮厨子烹饪,所有菜谱都是他从外面带来的。
这也是曹诚光厚着脸皮赖在纪昌家里的原因,幽冥墟的伙食普遍太难吃了。
雪女小声告诉张弛,这家饼铺是属于神庙的物业,张弛稍一琢磨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大祭司秦君瑶本身就是从外界而来,她肯定把甜品的制作方法传播了出去。
神庙也需要资金维持,这间饼铺就等于是神庙的三产了。
饼铺生意不错,里面人来人往,听到有人议论各方来使的事情,雪女主动提出去神庙找大祭司问问情况,张弛和她兵分两路,他先回纪昌那边去看看丹炉和药材的进展情况。
和雪女在饼铺门前分手,张弛沿着街道向日月记酒坊走去,没走出太远就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迎面走了过来,笑眯眯道:“张公子,别来无恙。”
张弛不认识这老头,不过对方一口就喊出了他的姓氏证明是冲着他过来的。
不等张弛询问,白发老头就主动介绍道:“老夫鲍弈星,来自光明城。”
张弛不记得自己跟他见过面,还礼道:“久仰久仰。”有点虚伪,压根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鲍弈星继续笑道:“其实咱们在黑石堡见过,张公子贵人多忘事,把老夫给忘了。”
张弛心中一动,黑石堡不就是古沉鱼的自留地?古沉鱼和自己之间还有一段旧仇,这鲍老头难道是古沉鱼派来找自己报仇的?今晨才听纪昌说起古沉鱼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人找上了自己,这娘们比较执着,都过去了十年还没有放下恩怨,不过当初自己把黑石堡搅得天翻地覆,还干掉了她的多名得力助手,以古沉鱼那睚眦必报的性情,未必能够轻易放得下。
张弛的镇定功夫一流,仍然笑眯眯道:“鲍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鲍弈星道:“听宗九鹏说的。”
张弛暗骂,这个宗九鹏果然不是个好东西,说翻脸就翻脸,买卖不成连仁义都没了,转眼功夫就把自己出卖给仇人了。宗九鹏应该早就知道古沉鱼前来北冰城的消息,过去古沉鱼悬赏追杀张弛,宗九鹏就是赏金猎人之一,所以他清楚张弛和古沉鱼的旧怨。
估计宗九鹏自己都没有想到,鲍弈星就这么干脆利索地把他给出卖了。
张弛道:“鲍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鲍弈星微笑道:“不是我找您,是领主夫人找您,公子也无需多虑,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早已过去了,领主夫人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想请公子移步叙叙旧。”
张弛点了点头,看来古沉鱼这次找自己不是为了报复,不然也不会毫不犹豫地把宗九鹏给出卖了,出卖是为了向自己表明诚意。
张弛道:“古夫人在什么地方?”
鲍弈星道:“不远,听风楼。”
古沉鱼正坐在听风楼上喝着红茶,她也是来到北冰城之后方才发现这正宗的红茶,物以稀为贵,能够在幽冥墟品尝到故乡的味道已经弥足珍贵了,茶香让古沉鱼想起了许多的过往时光,时间可以让一个人改变。
张弛走入听风楼的时候,古沉鱼起身相迎,起身表明了她的态度,至少现在她不把张弛当成自己的敌人,这个曾经杀掉自己多名得力干将,拐走秦绿竹让光明城陷入被动的小子,这次的归来显得更加老练,表情从容不迫。
古沉鱼打量着张弛,虽然她十年前就见过,可那次是居高临下,想要仔细看清一个人,就必须平视,因为身高的差距,古沉鱼甚至还有些仰视。
张弛主动行礼道:“夫人好。”
古沉鱼笑道:“坐!”
张弛留意到桌上摆着一套水晶茶具,用来泡红茶倒是不错,古沉鱼亲手给张弛倒了杯茶。
张弛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顺便鉴别一下有没有在其中下毒。
古沉鱼识破了他的心思,淡然道:“我今天请你来可不是要报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张弛道:“那我倒是有兴趣了解一下夫人找我干什么?”
古沉鱼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绿竹吧?”
张弛微笑不语。
古沉鱼道:“能自由出入幽冥墟的人,你是第一个。”
张弛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古沉鱼的话并不准确,别的不说,秦君卿就有这样的能力。
古沉鱼道:“是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开始我还以为我们一家流落至此是不得已的选择,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们是被人给抛弃了。”
张弛暗忖,她口中那个抛弃他们一家的人一定是秦老,秦老应该有不得已的苦衷吧。随着对幽冥墟的了解加深,张弛开始意识到当初秦老让秦君实一家来到这里,有让他们避祸的想法,同时也交给了秦君实一份责任,然而即便是深谋远虑的秦老也无法完全掌控事态的发展,更何况这里是幽冥墟。
张弛道:“古先生来这里,是要联合风氏对抗幽冥大军吗?”
古沉鱼道:“风满堂一直都在尝试联系各方摒弃前嫌,重新联盟对抗幽冥大军,可这五大氏族各有各的盘算,数百年来内部纷争从未中断过,想要联合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
张弛道:“一致对外,这道理别人不懂,您应该懂得啊。”
古沉鱼道:“其实黑月氏的威胁并不比幽冥小。”
张弛品了口茶道:“我听说连黑月氏也派人来北冰城了。”
张弛望着古沉鱼道:“此事当真?”
古沉鱼道:“有没有听说过幽冥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