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6ruvf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道界天下笔趣-第四千六百七十二章 保命神通看書-0397s

6ruvf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道界天下笔趣-第四千六百七十二章 保命神通看書-0397s

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
对于自己的实力,虽然姜云从来不妄自尊大,但也不会妄自菲薄。
然而此时此刻,姜山的这番话,却是让他陡然愣住!
自己凝聚出十二种空相,悬空境一重的境界可杀准帝,自创的生死神通可秒杀数万修士。
这样的实力,在苦域同阶之中,竟然连一流都算不上,仅仅只能排在二流。
而且,二流之中,也只是有资格,占有一席之地而已。
不难听出,姜山这还是给自己留了面子,尽量往高了说的。
深吸一口气,姜云让自己平静下来道:“苦域,真的这么强吗?”
姜山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兄长既然能够凝聚出十二种空相,那么想必也应该知道了,苦域的修士,都是奉行一种修行规则的。”
不需姜山说明,姜云自己已经开口道:“不要成帝!
“不错!”姜山再次点头道:“这四个字,听上去简单,但想要做到,却是难上加难。”
“因为修行,本就是水到渠成之事,一旦具备相应的修为,就需要迈出一步,成就更高的境界。”
“修为到了,不去迈出,那除了让自己被修为撑死之外,那就需要去压制自己的境界。”
“而苦域各大势力的传承,基本上都是以十万年,百万年起步。”
“如此漫长的时间里,他们自然摸索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压制自己的境界。”
“在苦域,有句话,叫做天才多如狗,准帝满街走!”
“远的不说,就说我姜氏,虽然在苦域仅仅只是二流势力,但如果我们想要灭掉诸天集域,甚至是灭掉一百零八座集域,即便大帝不出,也可以做到!”
姜云点了点头,明白了姜山的话。
虽然苦域和集域的修行境界划分都是相同的,但层次却是不同。
集域,是低层次的,而苦域是高层次的。
同阶之中,集域的修士,极少有人能够做到越阶杀敌,但在苦域,那应该是每个修士都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
就拿自己的父亲来说,当年他来到诸天集域的时候,不过也就是天尊或者大天尊的实力,但是却逼的诸天集域十二位大天尊,加上巡天使者联手。
可即便如此,父亲也没有被杀,而是顺利的带着母亲逃往来四境藏。
简而言之,苦域的修士,放到集域,同阶之中,基本上都是无敌的存在!
想通了这些,姜云心中的震惊反而慢慢消散了开来。
因为这就如同当初道域和灭域相比一样,不是道修的实力弱,而是道修修行的时间短。
集域也是如此。
集域修士,历经九死一生,花费无数代价,好不容易成为准帝,但一场域战,就会让一切都被抹去,让新诞生的生灵,从头开始,重新修行。
而苦域却是始终有着传承,有着十万,百万年的传承,那么双方的修士实力,自然会有极大的差距了。
更何况,集域的修行资源和苦域的修行资源,也是没有可比性。
苦域修行,可以用蕴含了大帝之源的帝源石,而集域,只有天地石。
丹药,法器,阵法,符箓等等各个方面,自然也全都是不如苦域。
姜山接着道:“不过,兄长也不用被打击到,我刚刚说的,只是纯粹的实力对比。”
“毕竟,两人交战,除了实力之外,还有其他的种种因素,而兄长的狠辣和战斗经验,苦域同阶之中,很少有能够相比的。”
对于姜山的安慰,姜云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他就算想不明白这些,也根本不会被脆弱到被姜山的两句话就给打击到。
毕竟,他虽然是生长在诸天集域,但是他的目光,却是已经远远超脱了集域。
他去过四境藏,去过幻真域,哪怕是在苦域,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有他这样丰富的经历。
沉吟良久之后,姜云终于开口道:“姜氏,有没有什么修行的功法?”
“当然有!”
姜山看了姜云一眼,已经明白了姜云的意思,苦笑着道:“只是,我们姜氏每个族人的魂中都有禁制,不能将功法私自传授出去。”
“除了一种神通之外!”
姜氏功法不能外传,姜云虽然有些失望,倒也不算意外,随意的问道:“什么神通?”
姜山压低了声音道:“血脉变!”
“血脉变?”姜云微微皱眉道:“这是什么神通?”
“催动自身血脉,让血脉之力完全激发,融入身体,使得自己身体变成金色,可以短时间内获得实力的暴涨。”
“代价就是一旦施展出血脉变,修为境界必然就会跌落。”
“具体跌落多少,那根据你血脉变的程度。”
“不过,只要你控制得当,仅仅只是稍稍让血脉变化的话,甚至都不会跌落修为。”
姜云懂了,所谓的血脉变,不过就是一种暂时提升实力的秘法,也是一种两败俱伤的保命神通,和自己的九九归一,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之前,他也看到过,姜鸿志和姜瑾等人,和自己交手的时候,的确都是让他们自身的某个部位变成金色,实力从而有所增强。
姜云摇了摇头,对于这样的神通,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然而姜山接着道:“血脉变,其实兄长修炼最为合适,因为这种神通,血脉浓度越强,提升后的实力就越大。”
“我姜氏三祖,也就是炼制出照己镜的老祖,曾经施展血脉变,以一阶准帝的身份,杀了一位大帝!那可是苦域的大帝!”
“从此之后,三祖一战成名!”
这句话,让姜云的眼睛顿时一亮。
因为血脉变提升的实力,绝对要远远超过九九归一之术,虽然使用后会跌落境界,但是用在关键的时候,应该还是有效果的。
想到这里,姜云立刻道:“能不能将这血脉变,教给我?”
姜山犹豫了一下后点点头道:“兄长想学,自然可以,不过,还望兄长不到危机关头,不要轻易动用。”
——
苦域,太史家!
作为苦域的一流势力,哪怕太史家仅仅只是垫底,但也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
此时此刻,太史家的一名中年男子,看着手中亮起的传讯玉简,眉头皱起道:“半年之内,前往诸天集域,探寻域中域,这种低级的试炼,怎么会通知我们太史家?”
“算了,既然是苦庙传下来的法旨,不去是不可能的,太强的没必要,太弱的也不行,就让太史玄去吧!”
——
除了太史家,苦域之中,有着一处地域,名为暗域
此域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在苦域却是有些名气,因为此域之内,没有光,只有无尽的黑暗。
任何光芒,在这里都会被轻易驱散。
此刻,这暗域的上方,陡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暗天,此次前往诸天集域的试炼,就由你代表我暗影阁前往!”
随着声音的落下,暗域之中,所有的黑暗陡然如同活了一般,涌动了起来,直至凝聚成了一张普通男子的脸,并且张开了嘴巴道:“知道了!”
另外的一方世界之内,其内只有一片血海,血海上方,坐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双目微闭。
忽然,他的耳朵微微翕动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自言自语的道:“安排在诸天集域的试炼,竟然让我去,看样子,我在血族,还是不受重视啊!”
话音落下,男子长身而起。
而随着他的起身,就看到他身下的那片血海,陡然全都向着他的身体涌去,直至化作了一件血色长袍,穿在了他的身上。
同样的情形,在苦域的各个势力之中,不断的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