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5fkdw精彩絕倫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矛盾-0m7cw

5fkdw精彩絕倫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矛盾-0m7cw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矛盾
与宋人控制地区不同的是,董毡控制的青唐,如今却矛盾重重。
董毡是唃厮啰的三子,年轻时也算是一代雄杰,可如今老病缠身,权力逐渐被其妻乔氏夺走。
乔氏为了巩固其权位,排斥了长子蔺逋比,却和继子阿里骨打得火热,青唐势力,几乎被二人抓在手中。
阿里骨本于阗人,少从其母给事董毡,故养为子。
在阿里骨崛起的过程中,董毡的两大旧臣,青宜结鬼章和温溪心,又被侵占了很多利益。
由于阿里骨非唃氏家族,所以部族中反对他当权的也不少。
青宜结鬼章的忠诚度尚可,却被乔氏和阿里骨忌惮,不是特殊情况下,不会再让他掌握兵权。
而温溪心则直接倒向了大宋,寻找到机会突然偷偷离开了青唐城,回到了自己部族所在地邈川,甚至还带走了董毡的亲子蔺逋比。
这是王厚在青唐秘密外交事业上取得的突破性胜利,之后宋人就好像当年扶持董毡那样,开始扶持蔺逋比。
而乔氏屡召无用,董毡却不闻不问甚至暗中纵容,让蔺逋比已经处于实际上的半独立状态。
可以说,青唐如今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多方势力纠缠在一起,处于随时爆发的边缘。
李宪如今携唃厮啰长子长孙木征,董毡长子蔺逋比,旧臣温溪心带着大军前来,大军沿着青唐重要的河流宗哥川河谷一路前进。
这一带的景色,与洮河、黄河诸水两岸又有了些不同。
这一带,还是以畜牧业为主,所谓“善逐水草,以牧放射猎为主,多不粒食。”
不过农业和农业机械已经引入,宗哥川“川长百里,宗河行其中,夹岸皆羌人居,间以松篁,宛如荆楚。”
“川皆活壤,中有流水,羌多依水筑屋而居,激流而硙。”
而让青唐真正强盛起来的,却不是农业畜牧业,而是商业贸易。
西夏的崛起,让传统的丝绸之路受到严重威胁,在完全控制了河西走廊后,西夏对过境商人开始征收重税,沿途“夏国将吏率十中取一,择其上品,商人苦之”。
于是来往于宋朝和西域的商队和贡使,只得绕道青唐,改走青海故道。
当时,在青唐城东就居住着好几百家往来做生意的于阗、回鹘商人。
唃厮啰,当年就是被于阗的长辈带到青唐的。
阿里骨掌权之后,因为他本来就是于阗人,也非常重视这条商道的维系。
听说于阗使节绕道远海朝贡宋朝,阿里骨立即命人前往于阗、高昌诸国,告诉他们如果愿意走临谷城故道朝宋,他愿意提供保护。
于是商人皆趋鄯州贸易,以故富强。
鄯州就是后世的西宁,这个称呼是唐代的称呼,如今是青唐的“首都”,宋人更多将其称为青唐城。
李宪看着清澈的激流和不断出现的磨坊,青稞地,以及赶到路边对大军礼拜的蕃人,对一边陪同行军的温溪心道:“刺史,这地方,不下江南啊。”
温溪心一直看着前方不断对蕃民安抚开慰的木征,闻言才道:“是啊,青唐自大首领带领族人定居以来,就是依靠着宗哥川丝绸旧道,日渐繁盛。”
“这就是青唐的命脉。”
宗哥河是青唐人的称呼,在宋人的称呼里,这条河叫湟水。
湟水经过青唐的林金城,青唐城,宗哥城,洒金坪,邈川城后,从东玉关开始,到汇入黄河的宁川堡那一段河流,就成了大宋,青唐,与西夏的天然国境线。
湟水和黄河的交汇处,有一座大城,从汉代开始,千年以来一直就是华夏政权和吐蕃、西域政权的必争之处,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城郡。
中唐以后,该地被吐蕃所占,成为“西羌”之地,直到王韶开熙河,才重新将之拿了回来,定名为河州。
此次李宪所率领的西路大军,除了苏烈所带领的囤安军,王文郁所带领的骑军当中,有部分汉人以外,绝大部分都是蕃人。
蕃人是木征和俞龙珂召集过来的,但是和以往集兵不同的是,木征和俞龙珂此次只管招人,交由宋人统一编带,干预的力度比以往强了很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宪才敢迎着湟水北上,在邈川招揽了温溪心与蔺逋比,进驻洒金坪,逼近青唐腹心宗哥城。
名义上,李宪是来接收董毡组织的十三万仆从军,实际上,却是来亮肌肉的。
阿里骨立即以董毡的名义派遣笃乔阿公和青宜结鬼章带领大军在宗哥城挡住李宪的去路,让之前就来到青唐城的宋朝联络官李庸前去交涉。
得知李宪是前来接收仆从军,同时代表皇帝来犒赏董毡,并且校阅兵马之后,阿里骨才松了口气,亲自前来和李宪相见。
李宪反客为主,在宗哥城外的洒金坪布置起了奢华的大帐,双方在大草原上举行了一次欢乐的大会。
崭新的缂花羊绒毯子上,是光可鉴人的实木家具,上边摆放着黄白铜的餐具,酒壶。
木征、俞龙珂、温溪心与蔺逋比,身着青唐民族服装,一身极具夸饰的金宝丝锦,分列李宪两侧就坐。
他们的身前的几案上,还摆放着各种奇珍异宝,金銀、綵、茶、服、緡錢。
而李宪身前的几案上,摆放着圣旨,印信,礼器。他的后方,众将官依阶林列。
当阿里骨在引伴李庸的带领下,来到洒金坪的时候,感觉这地方第一次名副其实了。
见李宪朝服按剑端坐于上,阿里骨赶忙上前拜倒:“知青唐城守阿里骨,代青唐宗哥邈川诸部西蕃大首领,保顺军节度使董毡,叩见天使李太尉座前。”
“哟?”李宪一脸的惊讶:“城守这礼节一点差错都没有啊,汉话说得那也叫一个地道。”
绕过桌案将阿里骨扶起来:“城守的大名,我在熙河早有耳闻,这几位,不需要我多行介绍了吧?”
当然不用,木征、俞龙珂,那是董毡时代的老对手了,中间有打有和,有时投夏有时投宋,摇摆不定,最后形势比人强,到现在都投到了大宋的怀抱。
温溪心曾经是董毡最重要的财政大臣,与阿里骨的冲突就是被阿里骨剥夺了青唐与西域的贸易权。
要是可能,阿里骨连青唐和大宋的贸易权也想要抓在手里,只可惜现实很骨感,那一次行动被王厚提前获知了消息,帮助温溪心逃了出去。
现在两人的关系,是既防范,又合作。
明面上生意要做钱要赚,而背后小动作不断,双方刺客不绝于途。
蔺逋比就更不用说了,青唐的合法继承人。
这是温溪心为了报答王厚的救命之恩,交给宋朝的投名状,不但自己成功逃脱,还将蔺逋比带到了邈川,立为名义上的首领。
真实历史上,蔺逋比就是因为性好易装游猎,被阿里骨逮到机会,遣人刺杀于途。
而现在,历史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
两人之间的矛盾,属于绝对不可调和。
当然阿里骨也不会畏惧这几人,笑道:“都是一家人,哪里需要太尉来引见。”
说完与几人见礼,最后对自己兄长说道:“哥哥,公主可是想念你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