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d024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庶族無名討論-第三百三十八章 劍走偏鋒展示-qsjh2

hd024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庶族無名討論-第三百三十八章 劍走偏鋒展示-qsjh2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中牟一带的百姓,早在去年余昇已经开始安置,如今除了守城将士,几乎是座空城。”荥阳衙署中,荀攸分析着放弃中牟的利弊,中牟是余昇布置的防御体系外围的一个节点,不过中牟附近的地形并不适合作战,至少在地势上,并不利于陈默,所以在选择以官渡为战场的时候,中牟就是注定要被抛弃的。
在此之前,中牟守军虽然没有五千,但也有三千多,随着决定以官渡为主战场之后,中牟守军陆续被调回,但这一仗中牟的损失,依旧让余昇有些心疼。
“打仗,伤亡再说难免,至少中牟为我们争取了足够的时间。”陈默拍了拍余昇的肩膀,虽然折损不太多,而且真论起损耗来,曹军虽然得了城池,但付出的代价可不比中牟战死的将士少。
一旁的庞德看向荀攸,拱手道:“先生,若曹军不选官渡,而选择向其他方向进攻会如何?”
战场的确已经准备好了,但如何让曹军按照他们的心意来他们选择的决战地点与他们决战,这却是个问题,把握战争节奏是很重要的,曹操不可能让他们掌控节奏。
“无论想要进攻何处,官渡都是绕不开的,曹军若敢绕开官渡,我军可趁势而下,复夺中牟,切断曹军给养,他们只要想打这一仗,就只能来官渡。”荀攸微笑着道,官渡是个好地方,如果曹军不拿中牟,的确还有很多路可以走,但只要曹军把中牟拿下了,官渡就无法避开。
当然,走中牟也是曹军最佳选择,如果放弃中牟,便只能走梅山一带,那里的地势,对曹军更不利。
众将恍然,余昇这道防线经营的太好,尤其是陈默的主力大军抵达之后,曹军就算再不愿意,但也只有这一线可以发展,如果把兵力移到梅山一线,陈默可以瞬间切断他们的后路甚至直取睢阳。
“如今各部兵马已经汇聚向官渡一带,按照此前定下的位置布署,曹军恐怕很快也会抵达。”陈默看着众将笑道:“我等也该出发了,余昇。”
这一仗,将是决胜一仗,陈默会亲自主持,他将目光看向余昇,这个打仗或许不厉害,却最让自己放心的将领。
“末将在!”余昇踏前一步,对着陈默一礼。
“你继续留守荥阳,安排辎重、粮道。”陈默看向余昇,虽然不是冲锋陷阵,但余昇却控制着前方军队的命脉,这种事情,也只有余昇来做,陈默才能放心。
“末将领命!”余昇躬身领命。
“其余众将,随我一同前往官渡。”陈默继续道。
“喏!”
众将答应一声,当下整点兵马,去往官渡,准备与曹军决战。
……
陈默这边积极布署官渡之战,另一边,中牟城中,众人也在商议这件事情。
“厉害!”看着地图,程昱叹了口气道:“这中牟不破,还未看出什么,但如今中牟一破,我军的路,就只剩下一条了。”
“仲德,这是何意?”夏侯惇皱眉道,什么叫就剩下一条了。
“我军如今虽破了中牟,但也落入了那陈默算计之中,接下来,要继续西进,就需先将北部的官渡大营攻破,不破此营,便如一把利剑一直悬于我等头顶,不能将其攻破,我军便无法出兵,当初奉孝设计先夺官渡,恐怕就是为此吧?”程昱扭头,看向郭嘉,当时郭嘉花费了老大心思想要抢占官渡,程昱当时还不太理解,但现在,中牟一破,程昱再看地图,便明白了郭嘉当时的意图。
这是在抢占先机呢!
可惜,最终没能抢得官渡,让他们现在变得十分被动,只能按照陈默给出的路继续走下去,至于这条路如何,已经不需再多言了,好走的话,陈默也不会这般算计。
“区区官渡而已,当日军师未能攻破,是因为孤军深入,如今既然中牟已下,攻破官渡大营,岂是难事?”夏侯惇笑道,他有些不理解这两人大惊小怪个什么劲儿。
“晚了~”郭嘉叹息一声,感觉身子有些冷,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瓶,倒了些粉末,就着酒水喝下去,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曹操没有说话,却让一旁的夏侯渊有些着急:“怎就晚了?先生你倒是说呀?”
“若我所料不错,此时官渡,恐怕已经有大量驻军,此时再想攻破官渡,便是要与陈默决战了。”郭嘉仰起脖子,叹息道。
啊?
夏侯惇皱起了眉头,这话没头没脑的,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接,但有一点他听明白了,官渡现在恐怕已经是敌人的天下了,只是这种事情,对方是怎么知道的?派出去探查情报的斥候似乎还没把消息送回来呢。
就在夏侯惇疑惑之际,便见一名风尘仆仆的斥候来到门外,躬身道:“主公,前线传来紧急军情。”
“进!”一直没有说话的曹操抬了抬头,看向斥候的方向道。
“喏!”斥候快步进来,将一卷竹简递给一旁的许褚,由许褚转交给曹操。
曹操看过情报之后,有些苦笑着将情报递给许褚,让众人传阅:“此前,吾还有意思侥幸,如今看来,却是都被奉孝言中了。”
众人纷纷看过竹简,都是一脸惊叹的看向郭嘉,官渡一带,已经聚集了大量关中军,而且已经建立起了庞大的营寨。
官渡至此不过五十里,也就是说,关中军早就在准备这一仗了。
夏侯惇看向地图,也明白了此前郭嘉为何说他们只有一条路了,官渡集结重兵,如果他们不应战,而是选择直取荥阳或其他地方的话,官渡随时可以发兵过来,切断他们后路。
“军师真乃神人也!”夏侯惇一脸敬佩道。
“此时也非佩服之时。”郭嘉叹息一声道:“便是看出,我等也只能按照陈默给的路走,是否看出,没有意义。”
这次双方交锋,陈默可说是占尽了便宜,他们只要想攻,就只能按照陈默给他们的路走,跟陈默决战,但就算赢了,陈默还能退守洛阳,而他们能得的,也只是成皋以东的这些城池而已,并不能伤到陈默根本。
如果可以按自己的打算来,决战应该在成皋,只要赢了,他们就能顺势将洛阳拿下,但陈默这样提前出兵,等于先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赢了,便能顺势夺取兖、豫二州之地,输了,也不过丢掉十几座城池而已,大局并未改变。
可惜,这样级别的战争,双方都在发力,尤其对方谋算不必自家这边差,自然不可能按照郭嘉的最佳设想来。
“那如今该如何打?”夏侯惇询问道:“还请军师指教。”
“指教不敢当,如今我等只能按照陈默所想,前往官渡与之决战。”郭嘉摇了摇头道:“不过也并非全无胜算,我军兵戈之利,不下陈默,此外……”
郭嘉看了看众人,沉声道:“可派人暗中探寻陈默屯粮所在,若能断敌粮道,我军必胜!”
绝粮之策,在战场上是最狠,却也是最有效的计策,若是成功,直接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就如同当初陈默与袁绍的牧野之战,便是袁绍的粮草被烧毁之后,陈默逼的袁绍不得不与他决战,是以才有袁氏衰败,陈曹共分中原之事。
如今也一样,若能断掉陈默的粮道,他们不必与陈默决战,只需要拖着,便能让陈默不战自败,就算后方能够重新筹措到粮草,曹军也能将决战之地,推移到成皋,这就是郭嘉当初的算计,以成皋为决战之地,只要胜了,就能一举攻入洛阳,如同一把刺入陈默心腹的匕首,哪怕不能直接弄死陈默,也能让陈默无法兼顾东南,而后谋划冀州、幽州,逆转如今双方的局势。
但问题是,都知道这是毒计,没人会不做防范,陈默更是用兵大家,怎能让他们轻易找到陈默的屯粮之处,而且,陈默也不可能就这么看着他们劫粮,曹操这边也得顾及后勤粮草不被陈默切断。
劫粮计怕是很难奏效,但也要试试。
曹操敲了敲桌案,看向众人道:“众将前去整军,明日一早,发兵官渡!”
“喏!”众将闻言,连忙领命告退。
衙署中,只剩下曹操和郭嘉、程昱三人,许褚自觉地走到门外守着,防止有人过来。
“不错。”郭嘉沉默半晌后,点点头道:“只是嘉担心那陈默已有准备。”
“终究要一试的。”曹操叹了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