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vswp熱門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四一章 登州四門緊閉 賀人無恥之極-ctgm5

dvswp熱門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四一章 登州四門緊閉 賀人無恥之極-ctgm5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长安…李战府邸
李澄走了进去之后,长空挡住了那群倭岛人,倭岛人虽然很着急,但是却也只能乖乖的等在外面,等着里面的召见。
“爹…你怎么来了…?”
对于李澄的突然到来,李荇安有些诧异,因为这段时间,李澄可是很忙的,怎么今天突然来了。
就在李荇安诧异的时候,李澄看着李荇安有些愧疚的道:“荇安,你想你的娘亲吗?”
一句话,让李荇安的眼睛猛的一亮道:“爹,你愿意告诉我,我的娘亲是谁了?”
一声叹息…李澄慢慢的道:“荇安,爹其实对不起你,让你从小就过上了没有爹没有娘的日子,我如果知道带你回来会变成这样的结果,那我宁愿不带你回来。”
“爹…什么带我回来,从哪里带我回来,爹…你说清楚呀,我娘亲是谁,她到底在哪里?”李荇安十分的激动。
就像一句歌词中的话一样,“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日思夜想的只有亲爱的妈妈。
妈妈是有家孩子的幸福港湾,有妈妈的朋友回家感觉像回到家,没有妈妈的的孩子回家就像迷失方向找不到自己的家。
有妈妈的孩子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生意工作比较有活力,没妈妈的孩子感觉自己老了少了许多太多的勇气和骨气。
李荇安从小就没有了娘亲,她对娘亲的渴望,超过了很多人,所以当她的父亲说要告诉她自己娘亲的下落,李荇安激动是应该。
跟着李澄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和李荇安娘亲橘里美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并且告诉李荇安,此刻橘里美已经危在旦夕,希望李荇安可以前往倭岛见她一面。
不过,倭岛路途遥远,一来一回都要半年以上,这让李荇安犹豫了,因为她不是一个人了,她已经有家了,自己走这么长的时间,必须要和自己的丈夫说一声。
可是李澄却告诉李荇安,离开长安前往倭岛,一定不能和李战说,因为如果和李战说了,李战一定不会同意的,李荇安问为什么?
李澄也不知道,但是就是告诉李荇安不能和李战说。
就在李荇安拿不住主意的时候,李澄让李荇安召见了那些倭岛人,这些倭岛人给李荇安带来了一个李荇安无法拒绝的东西。
那就是李荇安的娘亲给李荇安缝的衣服,从一岁一直缝到十八岁,看到这些衣服从小到大,李荇安的眼睛完全的湿润了,终于李荇安也做了决定,那就是去倭岛看一看自己的娘亲。
…………………..
登州煤场
一座京观被李战给垒了起来,京观很小,和当年高句丽筑的相差甚远,不过,这还仅仅只是开始,李战的杀伐之路,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旅帅,贺明跑了…!”薛仁贵来到李战的身边。
李战看着眼前的朴仁表道:“将你和贺仁,王先晔的罪证交出来,或许我会…!”
话为说完,只见朴仁表嗤笑一声道:“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别和我来这些虚的…我朴仁表杀了你们唐人也杀够了本,只是可惜还是杀的太少了,还有就是这次对不起我的兄弟们了。
真的是没有想到,你们这群唐军如此之利…是我大意了!”
“那你就是什么都不愿意说了?”李战斜斜的看了一眼朴仁表。
这边朴仁表笑道:“没有什么好说的,对了,提前告诉你一声,不要以为贺仁和王先晔会随你摆布,要知道这两人在长安也是有人的。”
“杀…!”李战淡淡的道。
“遵命…!”高虎直接将朴仁表给拎起,跟着直接一刀砍了,不拖泥带水。
“旅帅,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薛仁贵看着李战问道。
李战‘嗯’了一声道:“攻打登州…!”
“遵命…!”薛仁贵没有一点犹豫!
将煤场给安排好之后,下午的时候,李战立即率领一千虎骑军前往登州城,不过,因为就在午时的时候,贺明回来报信,说朴仁表大败,手下六千海匪,全部被李战斩杀并垒成京观。
这个消息直接振的贺仁还有王先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跟着贺明又向两人说了一个坏消息,那就是自己暴露了,李战应该已经知道,朴仁表是自己带去的,这样的话,李战一定会来登州报复的。
这话一处,贺仁,王先晔立即将登州城四门紧闭。
不过,在登州城四门紧闭的时候,贺仁写了一封信还有一份上表送了出去,上表的内容称李战在登州烧杀抢掠,搞得登州乌烟瘴气,希望朝廷可以派钦差来调查。
另外一封信就是写给贺仁在长安的靠山的,贺仁将自己的困境全部都写在了信中,他希望自己的靠山可以救救自己,当上这次前来调查的钦差。
贺仁承诺,只要这次自己可以度过危机,后面会送上一百万贯感谢。
一名贺家骑手带着两份文书,疾驰而去,就在这名骑手离开之后的一个时辰,李战就杀来了,看着四门紧闭的登州城。
薛仁贵前去喊门,当薛仁贵自曝家门之后,那位贺仁出现了。
“薛团将…在下贺仁,请你转告李旅帅,今天有海寇来袭,下臣派贺明厮杀,可是却大败而回,现在不敢开门,请李旅帅在外度过一夜。”
贺仁的话说完,李战就无语的笑了起来,这样的人还真的是个无赖,到现在还死不承认,李战骑马而出喊道:“贺仁…你何必还戴着一副假面具,你就是和那股海匪勾结的官员。
那些海匪用的武器铠甲可都是你给的,你这是在自欺欺人呀?”
李战的话一说,城墙之上,贺仁立即露出了荒唐的表情道:“李旅帅…你可不要乱说,我怎么可能和海匪勾结,我可是大唐的朝廷命官,我的职责就是保护百姓。
我贺仁发誓,绝对没有和海匪勾结。
如违此誓,天打雷劈,望将军一定要弄清事实,不要冤枉了好人。”
一席话说得十分的恳切,如果不是李战亲自听了很多关于贺仁的罪证,李战搞不好还真的会相信对方一回。
“贺仁…你可真是够无耻。”李战看着贺仁恨恨的骂道。
城墙的贺仁则是委屈的喊道:“将军,我贺仁真的是无辜的,将军请多多小心海匪,那些海匪狡猾,将军不要上当。”
李战都快被气笑了,此时的李战真的想大喊一声攻城,只是现在李战的兵力只有一千骑兵,用一千骑兵攻城,那有点傻。
现在贺仁紧闭四门,李战也陷入了纠结之中,打也打不得,骂还骂不听,看贺仁这无耻的样子,李战第一次火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