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mm1q0精彩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七十九節 識破展示-1r0jf

mm1q0精彩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七十九節 識破展示-1r0jf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云翔一路继续往前门而去,便见得瑶池宫的侍卫开始慢慢多了起来,幸好没人有卷帘大将那般的疑心,也没人注意到他,让他一路走到了前殿之外。
眼下尚无宾客前来,所有人都在慢慢碌碌地布置着,他心中一喜,正打算直奔前门而去,却不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温和声音道:“兀那兵士,要往何处去?”
他身形一僵,只得停住了脚步,却见一位仙人正朝着他走了过来。
这人的年龄看来是不小了,秃了头顶,只有四周散乱着些花白的头发,脸上带着慈善的笑意,看上去倒是位温和的长者,而更惹人注意的是,他的脚下却没有穿鞋,将一双大得出奇的脚掌露在了外面。
如此重要的场合,还能够做出这样的打扮,天庭里只怕也是独一份了,不是别人,正是赤脚大仙。
云翔早已知晓,这赤脚大仙在天庭中的地位极不简单,便连忙小心翼翼地行礼道:“小的见过上仙,不知上仙有何吩咐?”
赤脚大仙仍是笑呵呵的,说话的语气更是让人如沐春风,道:“这位兵士不知要往何处去?”
云翔道:“回禀上仙,小的奉上官之令,要往宫门外站岗迎客。”
赤脚大仙摇了摇头道:“宫门外迎客之人已然不少了,前殿外迎客之人却有些不足,我看你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不如便去前殿外迎客吧?”
“这……”云翔心中一苦,抬头再次看向赤脚大仙那慈善的笑容,虽然对方的语气还算客气,他却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只得道:“谨遵上仙之令。”
说完,他只得老老实实行了一礼,便转身悻悻地返回了前殿之外,与其他侍卫站做了一排,心中却只能哀叹自己的倒霉。眼下这情况,要想立刻离开已是不可能了,也只能暂且留下来相机行事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已经陆陆续续有不少神仙捧着贺礼前来赴宴了,王母作为瑶池宫的主人,又是今日的寿星,一早便已端坐于前殿之中,接受来往仙人的庆贺,至于玉帝,则当然会是最后到场的,至今尚未前来,而云翔,却只能与另外五个侍卫一同老老实实地站在殿门之外当着摆设。
当然了,他还是尽量站在了不显然的位置,虽然这些有资格来参加蟠桃宴的神仙大多都是他不认识的,但太阴星君、天蓬元帅和武德真君也会前来,他还是要避免被人认出,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没过多久,太阴星君便带领广寒宫众嫦娥进来了,其中也包括了他最熟悉的师姐月娥,他们不但是今日的宾客,还是属于表演嘉宾,当然会来得早上一些。
虽然云翔心中有些惴惴,不过还好,这些嫦娥行事都是循规蹈矩,根本不会四处张望,让他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次危险。
随后不久到来的乃是武德真君,他是和小张太子一同前来的,可能是因为这两年才刚刚具备资格参加这种顶级聚会的缘故,他倒是显得极为拘谨,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跟在小张太子的身后,当然不会注意到一旁的侍卫,让云翔再次侥幸过了一关。
然而,他的危险显然还没有完全过去,不过多时,天蓬元帅也终于到来了,而他的到来却显得极为惹眼,别人都是手捧着一个礼盒而已,而他却是挑了一副担子,担子上整整齐齐地摞着四个绑着红布的大箱子。
看来,他果然是王母娘娘的嫡系人马啊,连寿礼都显得比旁人隆重上许多。
他来到前殿之外,将担子随手放在一旁,便在石阶下恭恭敬敬地朝着殿中的王母娘娘叩拜道:“恭祝娘娘福寿延绵,仙颜永驻,天蓬贺寿来迟,还望娘娘恕罪。”
王母娘娘端坐于前殿正中,淡淡一笑道:“天蓬元帅,你向来孝心可嘉,本宫也是知道的,今日来得倒也不算晚,且进来落座吧。”
天蓬元帅再次叩拜,方才站起身来,随口招呼一旁的侍卫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将本帅的寿礼送入后堂?”
便有两个侍卫连忙应命上前来,去抬那寿礼,只可惜,这担子端的是沉重无比,以两人之力竟然还抬之不动。
天蓬元帅顿时大笑道:“本帅这寿礼之重,又哪里是区区两个人能够抬得动的,你们全都过来,将这寿礼好生送回去,莫要磕着碰着了。”
云翔心中一紧,只得与另外三个一同应了声是,便低着头朝那担子走去,天蓬元帅尚在一旁指挥道:“你们六人,两人负责抬扛子,另外四人分别抬着担子的两头,方可……”
说到这里,他的话音却忽然停住了,一双豹眼死死地盯在了云翔的脸上,低呼道:“是你?”
云翔心中一惊,顿时叫苦不迭,没想到他如此小心,却终究还是阴差阳错,没有逃过天蓬元帅的耳目。眼下这情况,自己身在瑶池宫中,尚有百十个上仙在场,若是一旦动起手来,只怕自己瞬间便会被擒,一番努力也会付诸东流,甚至还有性命之忧,说不得,便也只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想及此处,他伸手便朝着怀中探去,就要去取那件保命的东西,却听得王母娘娘此时开口问道:“天蓬元帅,为何还不进来就坐啊?”
天蓬元帅悚然一惊,眼珠一转,却答道:“娘娘,天蓬忽然想起一事,还需向娘娘禀告。”
王母娘娘奇道:“有事但说无妨。”
天蓬元帅强笑道:“娘娘,天蓬如今虽然身在天河,却犹自不敢忘记出身瑶池宫之情,也常常想起在蟠桃园当差的日子,左右如今宴席尚未开始,还请娘娘准允天蓬先往蟠桃园看上一看,以慰昔日的思念之情。”
天蓬元帅大喜,连忙点头称是,又随手一指云翔道:“你这侍卫,还不快快与我引路前往蟠桃园一行?”
云翔此时也意识到,这天蓬元帅怕是终究对自己手中的账簿有些忌惮,所以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翻脸,便找了个借口拉自己前往隐秘之处。虽然心中不愿,但如今身不由己,便也只能依命行事了。
无奈,他只得对着天蓬元帅点了点头道:“遵命,请天蓬元帅随小人走便是。”
说完,他也向着王母的方向行了一礼,便带着天蓬元帅大步往蟠桃园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