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a94y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第一七三章、氣奪三軍-m9jcn

a94y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第一七三章、氣奪三軍-m9jcn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成公英觉得,腔腹中有股怒意,吐不出来,按不下去。
明明是己方占了先机,率先完成战马加速驰骋突袭,却被汉军区区两三百骑给彻底堵住了。让己方的冲锋之势呆滞,马蹄变缓,演变成为我中有敌的短兵相接。
而对方直接用断尾求生的果敢,瞬息间就将战局逆转。
反而让己方成为了被突袭的一方。
是的。
他也听到了,汉军的再一次冲锋呼哨。
也看到了远处,华雄一马当先疾驰而来,身后还有一片环首刀高高扬起,映照着午后阳光的冷芒。
“左骑督,率领你部下兵马,去堵住汉军冲锋!务必要挡住一刻钟!”
他侧头,大声的下令。
想学着方才杜县尉的做法,用一部分兵马牵制华雄的速度,将战场先机再度夺回来。
只需要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可以修整好队列,让战马再度加速形成冲锋之势。然后,在兵力悬殊之下,将华雄这支孤军尽数灭杀于此!
“诺!”
那名左骑督,慨然应诺,高举长矛率先冲出阵列,“众儿郎,随我来!”
壮哉!
真乃我辈西凉好男儿也!
成公英看着他已经冲出了十数米远的背影,眼眸中闪过一丝欣慰。
然后,就变成了愕然。
因为就在这时,三石铁脊弓独有的声音响起。
“嘣!”
只见远处一点寒星带着空气的破音,急促袭来,直接扎进了那名左骑督的胸膛。力度之大,还将他带离了马背,重重跌落在后方。
好嘛,这时叛军们才想起来了…….
华雄膂力过人,尤其擅射!
百步之内,例无虚发!
“将军小心!”
一直紧随成公英左右的亲卫部曲督,急忙将小圆盾护住自己的脖颈,并用雄壮的身躯挡住了成公英的面前。
他的做法十分明确!
至少让已经搭上另一支箭矢的华雄,眼中有有些惋惜流转。
他还真是想试试,能不能将在重重护卫中冒出半个上身的成公英,给一举射杀了。
不过,那名部曲督的做法,却让他没了机会。
但也无所谓。
他将箭矢指向了迎面冲来的叛军,再度松开了弓弦。
“嘣!”
“嘣!嘣!”
…….
连珠射术!
三石铁脊弓的弓弦声,似乎都没有间隔的时间。
高大的河曲战马右厢箭囊瞬息间消耗一空,华雄又快速了将弓身换至右手。
竟然还是左右开弓!
不足一百五十步(汉步)的距离,短短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叛军率先迎上的骑卒,就落马了三四十人。
一时间,整个叛军都为之气夺,相顾愕愕。
本来已经开始小跑加速的战马,也被骑卒们微拉缰绳,变成了减速,不敢再进。
位于中军阵中的成公英瞧得真切,也差点没咬碎了牙。
此刻战局,不进即死!
这些兵卒竟然还在犹豫!还在胆怯!
瞬间,他本来颇为儒雅的脸庞,就布满了戾气。左手扯开亲卫部曲督,右手将环首刀高高昂起,狠狠的踢了马腹冲出去,高声戾呵,“随我来!”
想用自己主将的身份,再度鼓舞起兵卒们悍不畏死的勇气。
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西凉男儿,性格里本来就轻生死。
那名亲卫部曲督,看到成公英开始冲锋了,就不管不顾的往死里踢着马腹,反超而上,再度挡在成公英面前,变成了人肉盾牌果敢冲锋。
也带动了,所有叛军的誓死相随。
就连深陷己阵中,已经力竭气衰等待被屠戮的杜县尉等官兵,都懒得去理会了。
不得不承认,成公英这支兵马,当属精锐!
只是很可惜。
他们遇上的是华雄。
他已经冲到了叛军前的十步之内,手中也换上了,连锋带杆约莫四米长的马槊。
“挡我者!死!”
两马为交错,他便怒号出声,率先将马槊直突刺出。
迎着他面的那名倒霉叛军骑卒,手中的长矛根本没有机会刺出,更没有反映过来,就被捅穿了胸膛,挂在长长的锋刃上。而且在高速驰骋战马的助力下,马槊突刺的去势不衰,再度刺入后方一名叛军的身躯。
一个照面,便将两人串了葫芦。
端得骁勇无比。
但只是叛军们噩梦的开始。
“杀!”
华雄口中再度吼声如雷,将手中马槊横甩,抛出两人尸体砸翻了不少叛军。
双腿夹马,提腔收腹,以腰发力,手臂顺势将马槊在半空中画了个半环,直接当成了大刀来使,反手就斜削而去。
“啊!!!”
一记凄惨的悲呼,短暂又急促,然后戛然而止。
那是有名叛军骑卒,被马槊长长的锋刃,从肩膀顺到腔腹切开了。
就连他胯下的战马,都被去势不尽的锋刃扫到前肢,骤然受创之下马躯一矮,便横飞而出,轰然倒地。
一寸长,一寸强!
在千金不易的马槊这种骑战利器下,叛军们根本没有机会,用手中长矛和环首刀向华雄身上招呼,就受创落马。
无一合之敌,犹入无人之境!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华雄就刺死劈开数十叛军,深突入叛军阵中。
先是一人一弓,尽夺三军之气。
然后是一骑一槊,所向无前,挡者披靡。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叛军,再一次士气大衰,战马减速。
就连看到这一幕的成公英,都在本能的控制下,不知不觉中将胯下战马减速了。
他心里默默闪过了,西凉骑战巅峰的描述。
有狼奔之率!
犹如豕突之勇!
而随着华雄冲锋的庞德和赵昂,以及其他骑卒,则是看得热血沸腾。
他们狠狠的夹着马腹,挥舞着手中的环首刀或长矛,将踏破叛军的决绝化作口中的咆哮:“威武!!”
顿时,两支骑兵交汇在了一起。
以华雄为锋矢的汉骑,犹如篾匠手中的篾刀,将整个叛军当成了竹片猛然从中间破开。
只用了一刻钟,就凿穿了阵列。
“转马!转马!”
“加速!加速!”
率先冲出的华雄,一手扯缰绳拨转战马,一手高举马槊下令。
让身后骑卒掉转战马迂回,准备再度发起冲阵。
成公英看着己方被冲成两段的阵列,目眦欲裂,“整队!死战!”
想借着己方的人数优势,和华雄来个两败俱伤。
或者是,两败俱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