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7vwg7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笔趣-第189章 進步,道路(4k)鑒賞-1sqt6

7vwg7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笔趣-第189章 進步,道路(4k)鑒賞-1sqt6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一元初始,万象更新。
天地间风起云涌。
许多神祗都能够感知到虚空中无形涌动而来的,那股巨大运势,运势降临化为丝丝缕缕本命云气降临。
修成了仙神之体后,争夺的是运势,不再是单一的修行资源,那样固然能够增持修行,但修行速度决然比不上那些心智卓越的下棋者。
而这种运势如虹的异象让众神震撼!
“只此一股气运,便是足够让这数位仙神突飞猛进,尤其是那雨师,得此一股神力,可以彻底摆脱九黎一战后,带来的所有负面影响,重新获得前进的资粮!”
在天地间,一尊尊强大的先天神魔,都看到了那三十三天外的异兆,时空长河震动,滚滚云气如洪流落下。
落入参与完善历法,推动二十四节气诞生的神祗身上。
尤其是最为核心的紫微星君。
山峦上,王渊亦在静修,骤然感觉到头顶本命云气的变化,他本命上那淡淡的赤光,得到滋养,此时顿时变得花团锦簇,如同雨打芭蕉,鸿运灌入,本命暴涨。
陆地真仙和寻常道人一样,也有着本命云气。
各级各色。
不过仙人白色云气,和世俗之人的白色云气,则是完全不一样。
这是蜕变之后,两种不同的本质,白色云光是正常的,而赤色通常隶属于上境仙人的本命云光。
王渊作为紫微星君占了先天神祗跟脚与星君神职的光,拥有了赤色云光。
而此时得到完善历法,二十四节气之后的大势加持,自身本命水光船高,隐隐形成以亩赤色云光,赤云中隐隐带着一丝土黄色。
这一丝土黄感染中央本命,顿时被本命所吞纳,带上点点土黄色光华。
这种本命十分宏大,远远超过了大部分陆地真仙。
强大的本命,拥有着许多的附加好处,可以抵挡劫数,抵挡外魔。
至少在自身本命强大的时候,通常许多仙人不会轻易动手。
这是许多仙人,甚至妖魔衡量敌对关系,最重要的一点。
柿子也要挑软的捏,自身本命不济,很容易沦落入险境。
其次强大的本命可以抵挡一些诡异的元神道法,陆地真仙所擅长的道法远远超脱了寻常道人的藩篱,可以施展更加强力的元神道法,其次则是气运道法。
如王渊所得的天书倒卷中,其中的一条法术,钉头七箭。
钉头七箭只有拥有强大的本命气运,才能施展。
也只有拥有着非凡的本命云气,才能够抵挡这般恶毒恐怖无比的法术。
“赤黄云光便是上境金仙中也是少见,正常金仙只是赤色云光,这一次收获当真是极大!”
王渊感知到本命变化,神色大喜。
本命越强,突破起来通常难度也会减弱。
王渊默默运转法力道气,只管吞吐自身法力,除此之外还有星星点点功德玄黄之气。
相比起本命云光的变化,功德玄黄之气并不多。
创建完整历法,节气的作用,并不是短时间所能够产生,需要长时间的验证,那个时候他恐怕已经离开了这处天地。
……
受益不仅仅是王渊,还有雨师,洛神宓妃等同行神祗。
星星点点云气从天而降,落在本命上,各有增益。
雨师头顶本命云气中,丝丝缕缕黑气逐渐被拔除,焕然一新。
洛神宓妃头上赤白云光得到丝丝缕缕云气增益,也转化为赤光,只是余下点点白气。
还有另外数位人族强者,庚辰,竖亥各自周身神光流转,如同一颗颗石子震动周围的灵机场。
众神算是沾了紫薇星君的好处。
等待众神吞下了这波天地反馈,众神周身神光都有些变化。
此时在旁边,那竖亥异常的高兴,神色间笑容掩饰不住:“紫微道友,我等此行能够有所收获,都是沾了道友的光,若非如此,哪有此等好处?!”
王渊笑道:“道友过誉了,此行若非诸位道友鼎力相助,我等哪里能够如此顺利完善历法和节气,光是这一路之上的妖魔,便是够呛!”
闻言,众神不禁皆是面露笑容,便是那一直沉默寡言的雨师,也是看了王渊一样,施放着善意,虽然紫微星君这般说,但他们都知道,推导历法和节气,完全是由这位星君在主导,他们只是敲些边鼓。
此时若没有他们,换了其他神祗相助,这位星君同样能够完成此件大事。
不得不说,此事他们要承情!
洛神在旁边未曾说道,此时说道:“紫微,诸位大神,大禹陛下还在平都等着我们,我们还是先行返回禀报陛下,让陛下设法广大此历法与节气,早一些被推广出去,便是有更多的黎民百姓承此福泽!”
……
此时天地间五色迷离,一元初始,万象更新。
在王渊等人完善历法与节气之后,大禹在平都正式登基继位,成为五帝之后,人族第六位共主。
大禹这位共主将会和其他五帝完全不同,他继位之后,带领着大地上广大的部族联盟在涂山会盟,建立了大夏。
严格意义上而言,这是天地间家天下的开始。
王渊带着洛神,雨师从外面赶回来,自身也跟着亲自目睹了这一幕,亲眼看到天地间第一个王朝的诞生。
涂山上,万族来朝,大大小小的神魔诸侯,从四面八方赶到涂山表示臣服大禹,并奉献贡品!
这一刻,王渊分明能够看到,天地间无穷龙气上扬。
无法形容这一刻的辉煌。
哪怕是当年轩辕圣祖,击败蚩尤,成为天地间最后一位皇者,得万族崇拜,尊崇,也不过如此。
自大禹之后,天下间所有的部落首领,诸侯,不再是兄弟关系,而是隶属于一个共同的王朝,不再是各自为政,而是要听从人王吩咐。
不过以王渊目光看来,大禹虽然成了人王,但对于诸多强大部落,仍然只能依靠着首先手段制约。
这些诸侯仍然可以不听从调令!
为此,大禹想出了一个法子,炼制九鼎,镇压地脉,拱卫人王权柄,以此削弱八方诸侯。
涂山大会之后,经过王朝中重臣的按时,由一部分强大诸侯临头,为表敬意天下诸侯将进入阳城(既大禹继位,改名之后的平都)献金,以效仿轩辕圣祖重铸鼎器,镇压国运。
……
阳城中,天地龙气前所未有的浓郁,龙气倾注,这里宛若成为了莽荒深处中心所在。
在阳城宫阙,一座布满了星光阵法的观星台上,王渊盘膝而坐,周身缭绕的星光流转着他的全身。
观星台上,如同升起一轮巨大紫色旭日,这宏奇一幕,却被观星台周围的法阵束缚着,众神只是隐隐看到一丝紫气。
但也能感知到紫微星强大神能,尤其是它对于天地龙气的镇压作用!
“该选择一条道路,该选什么样的道路?”
王渊静坐在观星台,脑海中思索着。
他中丹田之内,另有两枚神符,七枚真符流转,还有一枚枚高级符箓正在转化真符,这段时间他真没闲着,一直在增强自身实力。
真仙有九转,寻常神仙会让五气朝元,三花聚顶,以此壮大赤子仙婴,最终赤子仙婴成长到道体一般大小,二者合一,因而证就上境金仙。
而作为符修,王渊只需要凝练出九枚神符级别的本命符箓,仙符九转,以此壮大本命仙符,同样能够证就上境金仙。
他此时体内已经有两枚神符,渡人神符,玄黄神符!
王渊并未有直接炼化这些神符,以此化入本源,而是因为陆地真仙之后的选择,事关自身大道,出差错不得。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王渊得思考,自身以后走什么样的道路。
若是专走紫微星君之道,人皇之道,那自身所选本命神符,就得依贴这条道路,为其所添砖加瓦。
若是胡乱选择,到时候修行起来事倍功半!
王渊现在还有一条道路可以选。
那是走玄黄功德仙人的路子。
身怀功德模板,再走单一功德仙人之路,王渊相信自己这条路肯定比紫微星君,乃至于人皇之路还好走的多,而且风险要小。
作为功德仙人,只要功德足够,就能够一直进步。
很快他就可以成为一尊强者。
但王渊觉得这样路子可能走窄了,而且很容易受到克制!
最为关键的是,功德仙人道行越高进步需要的功德越多!
……
王渊想了想,心头还是偏向于前者!
“还是走紫微星君之路,紫微星君之路也不慢,尤其是如今已经修成了紫微星君之身,放弃未免太可惜,而且紫微星君之路向上拓展,可以走人皇之路,未来只会比单一的功德仙人前景更广阔!”
尤其是进入了这方虚幻地界之后,阴差阳错跑到了大禹身边。
作为人皇,这是个很好的榜样,王渊还在找机会,能够参悟出天子龙气蜕变的关键秘法。
王渊神色间踌躇满志!
……
既然下定了决心,王渊就得考虑修哪九种本命神符来配合乾坤仙符!
此时王渊心头有个逐渐成熟的想法。
体内两大神符中,渡人神符是肯定需要的!
王渊花了数天时间,重新炼化渡人神符,将其挪入乾坤仙符周围九个九宫格内,立时让乾坤仙符多了一股乾坤通幽的神妙能力。
在第一种神符归位之后,王渊并没有继续修行,而是被一个消息惊动,选择出关。
……
“炼制九鼎即将开始了!”
阳城中弥漫着一股子炽热无比的氛围!
王渊走在阳城的街道上,感受着周围浓烈无比的气氛,众多的人族强者都在期待着。
按照大禹所介绍,九鼎将会是莽荒人族一统的象征,也代表着人族会是天命所归。
王渊在阳城的街道上,看到了大大小小来自于四方的诸侯使者,这些诸侯使者不少还是神魔之身,各自持着代表着诸侯国运的祭金。
“囊括天地国运,这九鼎的确是将会是天地间至强的王权神器!”
王渊心头暗自惊叹。
大禹的想法,他隐隐猜到了一些,这必定是大夏王朝的镇运神器,也会是抗衡天帝的手段。
若是他能够获得九鼎加身,哪怕是没有参悟出炼制帝气的妙法,也有绝对把握坐稳九五至尊之位。
只是显然这不可能!
不过大禹炼制九鼎,镇压大夏国运,他若是能够参与一二,未来继位也是会受益匪浅。
王渊来到会馆周围观望,他注意到,此时四方前来的诸侯还不多,距离大禹开始炼制九鼎,还有段时间,正好足够他活动一二,先把好处笼在手中。
王渊想了想,来到了洛神所在的水官府邸。
……
洛神宓妃也在府邸中静修,见王渊上门,当即着神祗将王渊引入居所之内。
洛神居所并不华丽,却有小桥流水,繁华落尽,颇为惬意。
一株神树下,洛神望着王渊说道:
“看起来星君的修行接下来告一段落!”
“接下来星君想要做什么?”
闻言,王渊微微笑道:“完善人族历法,节气之后,自然是好生修行!”
“除此之外,还有伺机寻觅属于我紫微一脉的几件旧物!”
“可有线索?”
宓妃眸光一动,紫微星君一脉她了解不多,但料想紫微一脉的旧物大都是至关重要之物。
王渊愿意将这个消息告知于她,足见这份信任。
“已经有了些线索,不过所在之地颇为麻烦,恐怕需要殿下帮个小忙!”王渊随手端起手中香茗,全然不掩饰自身本意。
洛神一双妙目望来:“在什么地方?”
王渊沉声道:“就在长江水府中!”
王渊神色认真。
“长江水府,难怪你不敢乱闯!”
洛神莞尔一笑,作为四渎水脉,长江里面巨神凶妖无数,就算是一些大能也不敢乱入。
不过之前这位紫微星君并没有假公济私,借助着完善历法,节气的机会,进入长江水府,倒是让洛神刮目相看。
其实洛神猜错了,只是王渊觉得以这样的手段,未必会降低天皇伏羲,和大禹对他的评价,影响他后面的动作,索性放弃了,何况他还有更好的机会。
“这样吧,本神陪你一行,那长江龙神经常前来天皇宫拜谒父皇,想来也是认识本神,应该会通融一二!”
“如此,那就多谢殿下了!”
王渊哈哈一笑,端起手中香茗。
宓妃皱了皱眉头,说道:“道友也是先天星神,身份尊贵,就称吾本名吧!”
“甚好,宓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