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2qi7c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討論-第八十節 翻臉-5hr9s

2qi7c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討論-第八十節 翻臉-5hr9s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云翔带着天蓬元帅一路离开了前殿,再次向着蟠桃园的方向而去,心念却在飞速地运转着,急思脱身之策。
事到如今,既然被天蓬元帅认了出来,局面就已经变得难看无比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天蓬元帅似乎并不愿将自己的身份当众揭破,才会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而他如今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好这一线生机来脱身。
二人一路前行,眼见来往之人已是渐渐稀少,天蓬元帅忽然停下了脚步,冷冷地道:“云翔,你居然还活着?我早该想到的,杀光了天机石门外的兵将,盗走我天河府库中的宝物,想必也是你的做下的案子吧?”
云翔无奈叹了口气,也停下了脚步,回转了身体淡淡地看着天蓬元帅,道:“天蓬元帅,既然你已然认出了我,再否认也是徒惹人耻笑,不错,这些事情都是我做下的,你又打算如何?”
天蓬元帅点了点头道:“云翔,虽然你乃是个区区妖族,行事倒也算光明磊落,正好也能省去不少口舌,不过,本帅倒是很好奇,你可是本帅亲手送入天机之中的,又如何能够逃得出来?这等怪事,本帅还是第一次见到。”
说实话,关于逃出天机之事,云翔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当然也无法与人细说,便摇了摇头道:“元帅怕是孤陋寡闻了,能够生离天机的,远不止云某一人,以元帅的本事,不如自己前往天机中一行,自然便什么都知道了。”
“哼!”天蓬元帅自然不会去理会这等明褒实讽的话语,冷哼一声,道:“本帅只是顺口一问,你若是不肯说便也罢了,反正本帅以后也会加派重兵守卫天机石门,定然不会再让任何一人逃出来。那本帅再问你,你既然逃出了天河府,却为何不躲回下界,说不定也多活些时日,又为何要来瑶池宫中送死?你到底所图为何?”
对于这个问题,云翔同样没有任何回答的兴趣,便再次摇头道:“天蓬元帅,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又何苦总问那些与你无关之事?云某以为,你应该有更加关心之事吧?”
天蓬元帅顿时面露不豫之色,冷冷地道:“不错,对于你这样的将死之人,任何图谋都已是白费,我也无需再多废话,那我便问你些有用的,本帅府库中的东西,可还在你身上?”
云翔哈哈一笑,道:“元帅府库中的东西可是不少,不知所说的又是哪个?想必元帅早已知道,自天机中逃出的,远不止云某一人,逃出了天河府之后,大家便已各奔东西,不瞒你说,那些难以携带之物嘛,云某早已托人带下界去了,至于那些便与携带之物,云某倒是带在了身上,比如那些书册之类的东西,云某不但随身携带,还会经常取出来翻看,之前不是已经送还给了元帅一页吗?”
“你……”天蓬元帅脸上出现了一丝潮红,怒道:“云翔,你这是在找死,你可知道,在这瑶池宫之中,只要本帅一声令下,你便是插翅难逃,而且我可以保证,你的下场绝不会比死在天机中强上多少。”
云翔淡淡地道:“云某乃是妖族出身,低贱无比,一条性命本就不值几个钱,若是元帅想取云某的性命,刚才就可以直接下令,又何须带我来此?只不过,云某将死之时,也定然会将那账本呈上玉帝,倒是不知,天河府如此多的亏空,玉帝又会作何感想?”
天蓬元帅冷声道:“云翔,你可是在要挟本帅?”
云翔笑道:“若是元帅作此想,倒也并无不可。”
“哼!”话谈到这个份上,显然已经无需多说了,即便明知此处不是动手的好地方,天蓬元帅还是忍不住怒哼一声,手腕一翻,九齿钉耙便已出现在了手中,怒喝道:“云翔,不妨告诉你,天河府中丢失的宝物,本帅日后定会设法追回,即便是追不回来,本帅也能想办法填补那些亏空,又岂会受你要挟?不过,你的性命,本帅今日却是非取不可了,且看看天机石门一行之后,你又涨了几分本事。”
说着,他一抡钉耙,便朝着云翔当头击去,云翔自然也是有所准备,正要与他战作一处,却忽然听得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暴喝道:“大胆,何人在此喧闹?”
二人一听这话,连忙各自停下了动作循声看去,只见前方正有一队人马奔行而来,不是别人,正是卷帘大将所率领那一队兵将。
两人虽然此时已是撕破了脸皮,却显然都不希望外人介入此事之中,便连忙收了敌意,故意作出一番一派平和的景象。
卷帘大将来到二人身旁,一脸疑惑地打量了二人一眼,喝道:“天蓬元帅,今日乃是王母寿辰,你不在前殿赴宴,又为何在此盘桓?”
天蓬元帅忙道:“我道是谁呢,原来竟是卷帘大将在此,当真是失敬了。将军应当知道,蟠桃园乃是本帅昔日打理的,王母念在本帅昔日之功,便特许本帅在园中查看一番,不想惊扰了将军,还望将军莫怪。只不知将军又为何会在此处?”
卷帘大将狐疑道:“既然要去蟠桃园,又为何会在此喧闹?”
天蓬元帅呵呵一笑,随手一指云翔道:“本帅向来嗓门就大,见到了昔日的下属,难免有些得意忘形,将军责备的是,本帅以后自会注意一些的。”
卷帘大将皱眉看了看云翔,又一指他手中的钉耙道:“既然是旧交寒暄,又为何会舞刀弄枪?”
“这……”天蓬元帅一时语塞,顿时说不出话来。
云翔见状忙迎上前去,手抚那钉耙叹道:“卷帘大将有所不知,昔日天蓬元帅在蟠桃园之时,便时常取出这宝耙来让我等瞻仰,今日相见,小的便也忍不住求元帅再让小的一睹宝物的风采,倒是让将军误会了,都是小的过错。”
云翔呵呵一笑,摆手道:“小的遵命,元帅请。”说话间,二人已是肩并着肩,继续往蟠桃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