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37iyh精华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五百三十二章 自省-z0gr2

37iyh精华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五百三十二章 自省-z0gr2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就因为桩桩件件的往事在心头萦绕,段毅对于丁玲虽然十分感激,十分欣赏,甚至十分喜欢,但总是有一丝防备在其中。
毕竟与这样可怕的女人打交道,一个不小心,可能被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他这也是一种下意识的防备心理在作祟,想当初段毅初临此地,举目无亲,没有一个可信任的人,唯一对他好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自然不愿意敞开心扉接纳他人。
而丁玲,对他来说,尽管很有好感,但也防备颇深。
段毅和丁冉相熟,与丁玲关系也亲近,这么直白的说出口倒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表露自己的担心,只是却惹恼了膳房上的两人。
方刚,韩二娘,都是丁家一手培养出来的高手,不但有忠心,更对丁家人有感情,视丁玲为自己的后辈亲人,绝不是那种主人家不吭声就什么都不做的应声虫。
段毅出言不逊,将丁玲一片好心当做驴肝肺,简直是气炸了两人。
韩二娘是女人,到底性子软一些,只是面色不虞,眼神不善,饱满的胸脯气的急速起伏,却也没多的行动。
方刚则是粗暴的性子,火爆的脾气一上来,天王老子也拉不住他。
只见这猛男一般的汉子虎目一瞪,宛若两个铜铃大小,凶神恶煞,乌黑浓密的下巴颤动,仿佛随时就会化作一根根钢针飞射而出,射死段毅。
他勃然大怒,喘息急促,对着段毅呵斥道,
“好你个不懂事的臭小子,阿玲对你关怀备至,叫我们两个老家伙来帮你撑场子,做些杀人的脏活,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不知好歹。
我就纳闷了,阿玲怎么对你这么一个狗定西这么青睐,真是瞎了眼。”
他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丁冉也好,韩二娘也好,早就见惯不惯了,惹得他兴起,连丁冉和丁玲的老爹也照骂不误,因此不但骂了段毅,连丁玲也没躲过去。
不过,这只是方刚的性格原因,他的忠诚丁家人都是清楚的很,因此往往也不会计较这些,真要是紧要关头,为他们丁家人舍生忘死的,也一定是这方刚。
段毅被方刚一番话骂的是面红耳赤,却罕有的没有反驳,而是沉默片刻,反思了下自己,觉得方刚话糙理不糙。
自己刚刚这话的确说的很有问题,甚至是显得好赖不分。
不管丁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迄今为止,这女人对他也算是极好了,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他的事情,反而帮了他不少的忙。
这样的前提下,他对别人释放的善意无端端加以怀疑并恶劣的做出揣测,换谁谁都看不惯,更别说丁玲手下的这些人了。
面对庄家,他势单力孤,丁玲不论出于什么心思,派人来帮他的好意却是不能抹杀的。
有错要认,自己做的的确不对,段毅也不是什么为了面子非得将事情弄成不上不下,尴尬局面的的小心眼之人
故而他面色严肃凝重,极为真诚的向丁冉以及方刚韩二娘道歉道,
“刚刚是我不对,说错了话,也误解了丁玲,这里说一些抱歉了。
丁冉,你和两位前辈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这话一说出口,在场之人都不觉得段毅有什么丢脸的地方,反而对他如此豁达的性子十分欣赏。
别说琴心,就连本来怒气冲冲的方刚以及韩二娘两个,也是心中暗赞,不知不觉间怒意也消减了许多。
一般而言,少年气盛,尤其是处于十六七,十七八年纪,更是有着名为叛逆期的青春期心理在作祟,总结起来就是你说这样,我偏要那样,你说这个好,我非说那个好,顶着你和你对着干。
这样的年纪,别说当众认错,能事后认识到自己的不当之处,肯有个台阶下,就算不错了。
而且不能忽视的是,段毅与一般少年截然不同之处在于,他还有着常人恐怕一生一世也难以企及的武学成就。
这样的人,心高气傲,自负一些,也是应该的,合理的,正常的。
但段毅却没有,甚至于说,他比起一些活了几十年的老家伙也差不了多少,性子沉的很,这在无形当中,其实就避免了许多的麻烦。
丁冉也开始打和场,对方刚道,
“段毅没有别的意思,你也不要太较真。”
方刚是个耿直的人,见到段毅已经认了错,又很欣赏对方敢作敢为,有错就认的行事风格,本也不愿计较太多。
他这人就是这样,气性来的快,去得也快,就是典型的炮仗,一点就着,一着就散,是个很简单的人。
但再简单的人也有自己的想法,漆黑的眼珠子转动,在心中暗道,
“听阿玲说,这小子乃是不世出的武学奇才,虽然年不过十六七,但武功之强,当世同龄之辈,恐无人能出其右,甚至如今可能武功还在她之上。
派我和二娘来帮这小子的忙,一半是为了给庄家添堵,一半是笼络人才,将来好为阿玲上位做准备,毕竟再过几年,这人就堪为定鼎教统之辈,更是阿玲钦定的魔尊人选。
但我却不信,像我当初十七岁时,武功才不过小有所成,内功外功更是难登大雅之堂,这还是丁家对我大力栽培的缘故,不行,我得试试他。”
粗人想法很简单,他不相信丁玲说的,既然不信,就要验证,当然,里面也有一些武人好斗的性子作祟。
方刚未免闹出什么误会,直接说道,
“好,看样子你倒是条汉子,你诽谤阿玲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
但阿玲托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我却得试一试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不然你若是本事不济,死在庄家人手上是小,但连累我二人和丁家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