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vqj9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躺贏-【30】歡迎教主來日!鑒賞-im1nc

vqj9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躺贏-【30】歡迎教主來日!鑒賞-im1nc

最強躺贏
小說推薦最強躺贏
曰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
一家来自祖国的飞机缓缓降落,乘客们陆续下了飞机。
躺赢神教的第一站,就是挑战曰本赛区。曰本赛区算是所有赛区里面的软柿子了,所以拿下开门红是不难的,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飞机就几个小时,杨深然在上面睡了一觉,然后被旁边的柳济阳给打醒。
“你睡觉的时候,手为什么乱摸我?”柳济阳很愤怒。
杨深然不记得自己有这个习惯啊!哦,想起飞机上睡觉的那个关于美好春天的梦,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
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杨深然也是第一次。以前都是看电影什么的,当时看看而已,也没觉得怎么样。只有自己体验了,才明白其中的美好。
太美好啦!甚至有点上瘾。难怪都说什么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特么谁扛得住啊!
柳济阳看着杨深然变态的眼神,顿时毛骨悚然:“我警告你,我们此生只能是兄弟!”
“你扯什么淡呢!”杨深然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啊,只不过是做梦,梦见我在排位,手里要摸着鼠标键盘,梦里面我鼠标键盘找不到了,所以我才摸一摸,找一找,懂了吗?”
这个解释还是很完美的。
正好下了飞机,躺赢神教这么有钱,老杨的公司在海外也有分部,所以行李什么的直接托运到驻地了,也不用自己推。轻松的背着个小包就行了。
杨深然跟着队友走在后面,看着走在前面的宋茜茜。此时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曰本这边的天气也是如此,所以宋茜茜穿着一身包臀的短裙,踩着高跟鞋,走起来是一摇一摆的,啧啧啧!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本书,那么从这一章开始,就已经不纯洁了!”杨深然做了一个十分生动的比喻。
宋茜茜回过头,娇嗔一句:“想死呀。”
骨头都酥了!
杨深然露出了笑容,看到的四大天王都心里发寒。
杨佑佶在旁边咧咧嘴:“教主现在是不是有受虐倾向?那咱们是不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揍一顿。”
“闭嘴!”李愚是看透世事的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他都没见过宋茜茜这样。这是……撒娇?妈的,眼睛都要瞎了!这辈子都没见过!
到了出站口,当躺赢神教一伙人出现,顿时无数人凑过来,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举着躺赢神教的海报什么的,过来接机。
躺赢神教在LPL现在的地位,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很多留学生或者当地的国人都会关注。有了比赛也会支持。
曰本赛区本来就是个外卡,按理说曰本赛区是不会有什么大型赛事的,但是赛区交换赛让很多人都十分的激动和兴奋,特别是当地的国人,身在异国他乡,却能在曰本看到LPL的战队,这种感觉真的超级棒!
所以很多LPL的粉丝都自发的来接机,由此可见躺赢神教受欢迎的程度。
身在不仅仅是国人,有些曰本玩家也专程过来接机,毕竟曰本和韩国最不对付,躺赢神教代表LPL在世界赛上夺冠,曰本人看着也解气。所以躺赢神教在曰本也是有大批的粉丝。
欢呼声响起,夹杂着中文和日语。
其中几个妹子还拉起来一个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教主来日!”
真的是一个好地方!大大的好!
柳济阳对着杨深然挤眉弄眼:“深然君,你好有福气呀!”
“济阳君,客气了!”杨深然拍拍黄俊君的肩膀:“黄俊君,故乡的樱花开了呀!”
黄俊君气的不行:“我回国就改名字!”
粉丝们真的太热情了,买了一些零食啥的,要往这边送。换成别人肯定会礼貌的感谢然后拒绝,不过躺赢神教这群不要脸的,倒是全都接收,一边表示感谢,一边往前走。
折腾了一圈到了下榻的酒店。不是那种标准化的酒店,而是很有曰本风格的酒店。
本来酒店什么的是拳头公司统一安排,但是杨深然觉得既然大家来一次曰本,怎么也要过来体验一下民俗什么的。比赛时间紧迫,没有什么机会到处逛,但是入驻的酒店却可以找些有特色的。所以就俱乐部自己补充一部分资金,给入驻的地方提了一个档次。
躺赢神教在曰本的行程只有三天,第一天达到曰本,第二天调整状态,第三天比赛,比赛结束当晚就坐飞机。
第二站的挑战赛区也定下来了,就是东南亚赛区,然后是越南赛区,先把亚洲的这几个赛区都击败。其中韩国赛区除外,放在最后。毕竟韩国赛区的难度最大,所以放在后面。先把简单的处理了。
拳头公司在设定完赛区交换赛的赛制之后,也觉得这样的比赛有点太生猛了,所以询问躺赢神教,如果躺赢神教觉得不行参加,那么会用拳头公司的名义宣布,因为和夏季赛时间冲突,所以取消赛区交换赛。
在这一点上,拳头公司还是很给力的,自己背锅。不过躺赢神教一向头铁,除了杨深然,四大天王都是狂人,坚决要打赛区交换赛。想证明自己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季中赛冠军。
所以没办法,尊重大家的意见,最后坚决打了交换赛。而因为赛区交换赛要轮流挑战十几个赛区,所以也得到了全球各地玩家的关注,甚至关注度都超过了原本的季中赛。
躺赢神教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全球出名了!
当天夜晚,下榻的酒店。
因为要准备比赛,所以曰本的特色生鱼片什么的,是不可能吃到了。吃的也都是曰本的一些中餐。毕竟实在是怕谁一个不小心,吃个坏肚子,那后面的比赛可就全完了。
杨深然站在夜色下,看着这异国的天空,静静的发呆。
不一会李愚出来,看着杨深然,说道:“聊聊?”
“嗯?”杨深然很奇怪李愚用这么奇怪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于是问道:“聊什么?”
“你想聊什么?”李愚似笑非笑:“你和茜茜姐,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们?”
杨深然:“是的,对不起,我瞒了你们。其实上个月我给你喝的那杯咖啡,不是从欧洲带回来的,就是烟头泡水,对不起!”
“啥!我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