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vvq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詭異生存遊戲-第472章 不留空隙看書-9a0yp

dvvq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詭異生存遊戲-第472章 不留空隙看書-9a0yp

詭異生存遊戲
小說推薦詭異生存遊戲
庄雨石的神情很严肃,语气更是凝重,一般人见状,可能会犹豫,不愿意卷入麻烦当中。
可对中年男子而言,只是这样,可唬不住他。
“我知道了,既然你们答应,那我就带你们过去吧。”中年男子点头道。
事情都说到这份上,庄雨石等人对视一眼,没再坚持。尽管从他们的角度看,这是为了对方好,卷入诡异事件当中,可不是闹着玩的。
本来好好的,并不是诡异的目标,结果因为掺和进来,最后也遭遇诡异袭击,因此死掉是最不值得的。
诡异存在的这个世界,好奇心太盛,可不是好事。不过,眼前的中年男子,似乎也不是因为好奇心,而是责任心。
看来这小区管理员的身份,对他来讲,也不只是工作而已。
可惜的是,对方似乎不大相信诡异存在,这不奇怪,大多数人要不是亲身经历,或者身边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在,根本不会相信这种事情。
要是直接说明的话,可能还会被当作骗子之类。
估计跟过去,听到他们的谈话后,也会产生这类想法。
现在也管不上这些,总算中年男子答应下来,众人也都跟着,一起前往疑似被诡异盯上的人的家。
途中,众人也都知道了中年男子的名字,叫做康永年,正好五十岁,本身也是这住宅小区的住户,从事小区管理员,也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
至于疑似被诡异盯上的人,则叫做邹凯,家就在康永年的附近。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邹凯的家门口。
“邹凯本来在公司上班,听说已经是经理级别,算是这小区里,混得比较好的人了。可惜最近出了这档子事,一开始还嚷嚷喃喃,后来干脆躲在家里不出门了。”康永年说道。
既然已经带人过来,一些事情,他也要先说清楚,让对方有些心里准备,并且谈话时控制好分寸。
事实上,邹凯是否愿意谈话,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么说,他现在就在家里?”庄雨石问道。
这样询问,看上去有些蠢,可众人都明白意思。这样躲在家里,哪里也不去,要是没人上门的话,恐怕死了都没人知道。
因为诡异死亡的人,可能会跟正常死亡一样,一段时间后腐烂发臭。但也有可能,尸体保持原样,连血腥味都不是很重,外面的人根本无法获知。
“没错,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变成这样,实在太可惜了。”康永年叹气道,他是真的有点惋惜,本来对方还算年轻,前程更是不可限量。
原先说过的,这小区里混得比较好的人之一,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甚至因为邹凯未婚,小区里一些人家,亲戚里有适龄女性,都想过介绍他们谈谈。
至于现在,自然没有多少人,有这种想法了,甚至路过邹凯家时,还可能绕路。
毕竟邹凯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安心,说不定精神方面有问题,可能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要是被误伤可就冤枉了。
“他家的窗帘都拉开,就连门都只是虚掩着。”罗丹这时候注意到情况。
众人看去,果然是这个样子。
“白天的时候都这样,到了晚上就会关紧,可能是害怕吧。”康永年说道。
一边说着,一边也开始敲门,就算门只是虚掩着,轻轻一推就能打开。可要是这样随便进去,对方真要追究的话,也十分麻烦。
众人点头,看来因为这些,大家才确定,邹凯一直躲在家里面。
“好了,这样就行,我们进去吧。”康永年敲了一阵后说道,直接将门推开。
“这样就行?”于勤有些发懵,都可以直接推门进去,那先前说那么多,还特意的敲门好一会,又有什么意义。
“没错,敲门是为了让邹凯知道,要是他没让我们走的话,就说明他愿意见人。”康永年解释道。
至于开门,很显然,邹凯不会做这种事情。
徐阳等人,跟着康永年走进屋里,看到邹凯时,也明白为什么邹凯不开门了。
邹凯顶着两个黑眼圈,看上去有些颓废,甚至是邋遢,靠近时更能从其身上,闻到一种不大好的味道。
看到人进来时,一副紧张的模样。
“邹凯,我是老康。”康永年说道,看着对方的样子,他也有点担心,对方会不会突然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相比起上次见面,给人的感觉更不好了。
“他好像一直待在那里。”庄雨石小声说道。
就算是躲在家里面,也没有安心,看上去就像是一直坐在角落,背靠着墙。周围看到很多泡面、饼干袋和空水瓶,看样子吃喝都在一个地方。
现在就算是白天,窗帘都拉开,可屋里的电灯还是全开着。
此时邹凯听到动静,也抬头看着众人,见到康永年说话时,木然的点点头,机械般的反应。
“他就是这个样子,谈话的话还可以,只是不会怎么回应。另外,我们也只能走到这个位置,要是再靠近的话,会刺激到他。”康永年解释道。
这些天,偶尔康永年也会到这里来,看看邹凯的情况。
不仅仅是他也在意,担心放任不管的话,邹凯可能死了都没人知道。这样的状态,要说下一刻就猝死,也不是什么意外的情况。
另外,小区里的其他住户,也很在意邹凯的情况,害怕对方疯起来做出什么事情,自然要求小区管理员处理。
此时,看着邹凯的样子,康永年再次叹气,好好一个人变成这副模样,真的令人唏嘘。
要是真有原因的话,他也希望可以解决。
现在已经将人带到,康永年稍微退到一边,谈话就交给他们,只是这过程,他也不会回避,要是场面失控,他也能够及时制止。
别看康永年已经五十岁,可身体强壮着,年轻时候当过兵,一般的年轻人,就算两三个他也能够制服。
眼下人有点多,可康永年自信,短时间内还是可以控制住场面。到时候外面有人听到动静,肯定会过来支援。
当然,这也只是康永年的想法,别说康永年现在,就是它当兵的时候,都未必有用。
诡异道具的能力,应付诡异可能很勉强,但在普通人勉强,那可是恐怖的杀器。再说了,拥有诡异体质的人,就算本身基础比较差,也不是正常人可以抗衡的。
初级诡异体质可能差点,有可能翻船,但中、高级诡异体质之后,跟普通人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所以跟康永年一样,众人也都觉得,可以稳住场面。只要不是诡异袭击,那么问题不会很大。
这时候,看到康永年退到一边,便立即明白,这是让他们可以开始谈话了。
众人对视一眼后,点头致意,还是庄雨石率先询问道:“邹凯先生对吧,我想要请问一下,不久前你是不是,在晚上经过一条可疑的街道,然后遇到了古怪的事情?”
邹凯身体一顿,看上去像是僵住了,突然间猛抬头,死死的盯着庄雨石,声音嘶哑的的询问道:“你是谁,为什么问这件事?”
原本邹凯还有起身的动作,简直就想要扑过来一般,可很显然忍住了,身体颤抖着,却根本不敢离开位置。
康永年在一旁,原本也要有所动作,因为他看得很清楚,庄雨石一番话,对邹凯的刺激太大了。要是邹凯冲上去,很容易出事。
不过看到邹凯忍住,康永年也松了口气,本来要阻止的动作停下。
现在,还是看看他们怎么说,总觉得这些话,有些太离奇了,世界观的冲击有些大了。
“我们跟你一样,都经过那条街道,并且遭遇了一些事情。”庄雨石说道。
邹凯闻言,似乎察觉到,是跟自己一样遭遇的人,这才没继续紧绷着,面无表情的说道:“原来你们也一样,那找我做什么?”
“就像我刚才说得那样,我们遭遇了一些事情,总觉得不安。所以,想要找到有类似经历的人,问一下情况。”庄雨石想了下说道。
如果是相同处境的人,就不容易让人戒备,可以更好的谈话。再说,他们也没有说谎,本来就都是被诡异街道盯上的人。
“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没有用的。”邹凯突然笑起来,看上去有些癫狂,更有些绝望,“我们原来也这样想,可是,该死的人还是死掉,一个接着一个,很快,很快就会轮到我,你们也一样。”
康永年皱眉,很显然这短暂的谈话,在他听来也没什么意义,完全不懂的情况,可还是刺激到邹凯了。
要不是邹凯还坐着,除了样子看上去有些令人担忧,也并未做出其他举动。否则的话,他就该出面阻止了。
至于现在,康永年也不大清楚,是否要让谈话继续下去。
这些人说话,都很隐晦,只知道有着某种相同的遭遇。可这种事情,懂得人,不用说明白都懂,不懂得人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是什么事。
这样一来,他在这里旁听,也就没有多大用处了。
康永年仔细思考后,还是决定先等着,再看看情况。
其他人对于邹凯的过激反应,却不是很意外,或者说是意料之中。
而且一开始,也没觉得轻易就能问出事情,可有一点能够确认,那就是邹凯,确实是诡异街道的目标,而不是其他原因。
这代表着,他们没有找错人,只是要问出相关的情报,还需要新的突破口才行。
“你一直坐在那里,是因为不想背后露出空隙吗?”徐阳这时候问道。
事实上,大家也都发现,邹凯好几次想要起身,却都忍住。一直坐在角落,靠着墙壁,时间一长人肯定受不了。
而邹凯就连舒展筋骨,都忍住不去做,一些下意识的动作,更是忍了下来。
要做到这点可不容易,说明邹凯时刻都提醒着自己,甚至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变成下意识的举动。
甚至比起其他下意识动作,要更厉害一些,冲突时也不会犯错。
众人也都注意到这点,更想起来,昨夜白羊、罗丹两人,都感觉到可疑的动静,就是在背后传来的。
“你们没有说谎,真的已经遭遇到了。”邹凯没有直接回答,随口接了一句。
尽管邹凯觉得,不会有人拿这事开玩笑,但直到现在,他才可以确定,眼前这些人,应该没有说谎。
话虽如此,可都发生这种事,还到处乱跑,还是太大意了。
哪怕一开始的动静,不会很大,感觉还不会出事。但疏忽的话,只会让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你这样做,真的是不想要背后露出空隙,难道这样就有用了?”庄雨石立即问道。
尽管邹凯没有多做回应,但从说出来的话里,还是可以分析出一些信息来。比如,邹凯当初也跟其他被盯上的人一起,共同思索办法。
可很显然,当中很多都已经被杀死了,所以邹凯才会这样绝望,一个人躲在家里面。
而昨天晚上,他们试探的结果却是,只要有其他人盯着,那可疑的动静就不会出现。诡异会先恐吓,而后再袭击杀人。
要是第一步就拦住,就有可能不会遭遇袭击,但很显然,这种生路不太可能。就算没有恐吓,一段时间过后,还是可能会遭遇袭击。
邹凯没有提及这件事,但话里隐藏的信息,还是可以猜到。
而昨天晚上,分析出的判断,也是觉得落单,会很容易出事。邹凯一个人躲在家里,却能够支撑到现在,说明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可能避开死亡机制的触发。
很显然,死亡机制的触发,跟是否单独一个人,没有必然的联系。只是,人多时,更不容易触发而已。
考虑到邹凯,一直缩在那个地方,也活到了现在。
是不是说,只要学邹凯一样,就不会被诡异袭击杀死。要是可以确定这事,对这次诡异死亡机制的判断,也有了更多的信息可以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