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jaef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御九天 愛下-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推薦-fj4n7

jaef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御九天 愛下-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推薦-fj4n7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这可不是切磋,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摩童全身的魂力聚集,无匹的气势宛若要开天辟地,巨神战斧上金光闪耀,在这瞬间竟盖过了头顶朝阳的亮度,宛若一道惊芒流星从天而降。
“杀!”
吼!
铁皮中黑色的瞳孔微微一闪,拖在地上的六角浑天锏猛然扬起。
轰!
恐怖的撞击,巨大的气浪荡开。
摩童的双殛斩竟然被生生顶住!
强横的魂力在巨神战斧和浑天锏上摩擦着,恺撒莫右腿撑地,身体微微往后弯曲。
摩呼罗迦的力量举世闻名,用单手锏显然是有点太托大了,恺撒莫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左肩微微一沉,身体一个斜跨靠前,转而双手握住浑天锏。
“吼!”
他那钢铁面罩的眼洞中有蓝光冒出,恐怖的力量瞬间迸发,浑天锏上力量倍增,竟将与之抵力的摩童直接挥飞了出去。
咕噜噜……
摩童在空中后翻了十几个跟斗,稳稳落地,眼里闪动着兴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力量上胜过他的。
轰!
落地的瞬间,他双腿一蹬,几乎没有任何停歇的前冲变向,眨眼间靠近,巨神战斧改劈为砸。
对面的恺撒莫不退反进,浑天锏横扫。
轰!
两股巨力再次相撞,恐怖的声浪震得四周树叶不停飘落,两道庞大的身躯这次谁都没有退,瞬间绞杀成一团。
讲真,奎地英雄有句话没说错,摩童的排名虽然不高,但是真的猛,绝对是在黑兀凯光环压制下,被低估了的那一类。
呼呼呼呼……
摩童气息如牛,绵长粗重,正是摩呼罗迦的百息战法,此时他全身肌肉高高鼓起,战斧的挥劈速度越来越快,竟好似有十几柄在同时劈砍:“我砍!砍砍砍砍!”
砰砰砰砰!
接连的金戈碰撞之声,震耳发聩,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气浪朝四周吹拂开,震得周围的树木不停摇晃。
轰!轰!轰!
恺撒莫一步一个脚印,铁塔般的身躯,每一步落地时,地面都是狠狠一震,不止是他自身的力量,还有摩童的攻击被他卸力到了脚下。
魂力的牵引,真正大师级的力量,展现的方式或许不同,但却一定是充满了技巧的。
只短短一两分钟的交手,小小方圆十数米的空地范围,大地已然被踩踏得四处龟裂,且还在不断的往四周蔓延开。
恺撒莫的速度看起来要比摩童稍慢一些,被摩童以快打慢,疯狂战斧成套连上,招招连环压迫,似乎处于劣势,可若细看便知,他的防守太稳健了,甚至稳健到让摩童感觉自己并没有对恺撒莫形成什么真正有威胁的压迫力,如此优势也只是通过连环战斧不断的争取进攻的主动权而已。
因为恺撒莫的力量比他更强!这很奇妙,竟然有人在力量上能胜过摩呼罗迦的,要知道,如果单纯比力气,就算是黑兀凯都很难赢摩童。
可恺撒莫却做到了。
浑天锏每次看似粗苯的挥挡,都总要逼得摩童用两斧甚至三斧才能化解。
两人都是刚猛型的,但却又有些微细小的不同,摩童是带着灵动的刚猛,摩呼罗迦的近战水平相当高,一些小动作小技巧完全就是已经刻在他骨子里的本能。
相比之下,恺撒莫则是沉稳型的刚猛,宛若一座高山、一片大海,矗立在那里,任你如何狂风骤雨都休想撼动分毫。
一个以攻代守、一个防守反击。
“呼呼呼呼!杀杀杀杀!”摩童打发了性,衣服早都已经被他自己扯掉,露出那一身牛犊子一样的肌肉来。
还有那宛若闷雷一样的吸气声,每多呼吸一次,魂力都会发生一次轻微的变化,能让摩童的速度和力量更强一分。
此时正是他百息战法的鼎盛时刻,摩童的瞳孔闪亮无比,精光十足,全身的皮肤都已经变得赤红,力量虽然稍稍逊色一丝,可速度却占据绝对的上风,竟隐隐有压制恺撒莫的感觉。
恺撒莫的眼神却是越打越冷漠,这摩呼罗迦的排名不高,但实力却是真的强横,如果是在平时,他或许会有心再多申量申量对方的水准,可这毕竟是在魂虚幻境。
这样的战斗动静太大了,只要超过五分钟就很可能吸引来其他的高手,那会增加太多不可掌控的未知因素。
要速战速决!
一道邪光在恺撒莫的眼神中猛然闪过,与摩童对视,捕捉到了他的双眼。
轰!
摩童只感觉四周突然一暗,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坠入了一片奇异的空间中。
四周一片昏暗,好似虚无。
还没回过神来,手里一轻、身上一凉……
摩童一呆,他发现自己居然瞬间变得光洁溜溜,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巨神战斧也没了踪影……
卧槽,什么玩意儿?!
“本源魂界,你的墓地!”
沙哑的声线,这还是摩童第一次听到恺撒莫的声音。
紧跟着,浑身披挂的恺撒莫提着浑天锏出现在他眼前,浑天锏高高扬起,轰然砸下!
摩童大惊,顾不上身上走光,往后狂退,可才只退了一步,就感觉撞上了一堵无形的空气墙壁,将他堵住。
此时浑天锏已落到头顶,摩童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得双臂上迎。
轰!
恐怖的巨力,肉身就算再怎么强横,也没法和这六角浑天锏比硬度。
两条手臂传来几乎要断裂的痛楚,巨大的冲砸力将摩童砸得生生跪下。
下跪时顺势卸力,摩童忍着双臂的剧痛就地一滚,往左侧仓皇避开,可紧跟着就是那铁板一样的大脚丫子。
摩童下意识的举臂封挡,可刚刚才受伤的双臂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恐怖重力。
轰!
封挡的双臂直接被踩踏着压下来,胸口上狠狠的挨了一记重击。
咔咔咔!
摩童自己都能听到那胸肋骨断裂的声音,五脏六腑瞬间受创,一口血喷射出来。
他瞪圆了眼睛,对方的攻击似乎并不比之前沉重多少,但可怕的是,自己的百息战法在这里竟然似乎失去了作用!
这不是现实世界,这是……
“这是灵魂的世界,灵魂的对抗!”
恺撒莫邪异的沙哑声响起,六角浑天锏一挥,轻易便扫中已经快要站不稳的摩童,整个背部感觉都被打碎了,摩童被狠狠的砸飞了出去数米远,撞在另一侧那看不见的空气墙上,砰的一声弹落回地面。
秘法——本源魂界!
这是灵魂的领域,能被拉进来的,灵魂都很优秀,差不了太多。
可问题是,初次进入,你根本就无法像恺撒莫那样适应这种灵魂状态为主的战斗环境,百息战法会失效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没了百息战法,摩童的实力要大打个折扣,何况这是恺撒莫制造的魂界,在这里,他的武器在,对方却是手无寸铁……
整个空间只有十米见方,浑天锏混合着不断的拳脚,摩童已经是纯粹防御的挨揍状态了,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但恺撒莫也是头疼,这家伙的耐揍能力简直就是超乎想象,原本感觉就是一锏的事儿,可他竟然扛足了足足半分钟!
轰!
又是一记重锏,摩童再次吐血被锤飞,可这次却没被那无形的空气墙拦住,居然直接飞射出去。
四周昏暗的天色猛然一亮,只见摩童的身体像断线的风筝似的,毫无知觉的往旁边的树丛中飞落。
本源魂界是无法一直持续的,半分钟左右已经是极限,但那小子应该也到极限了,能抗足自己半分钟的猛揍,摩呼罗迦的钢筋铁骨果然也是名不虚传!
八部众的牌子可不能不要。
恺撒莫的瞳孔中闪过一丝邪异的光芒,大步追上,可才刚靠近那树丛,三颗黑乎乎的东西突然砸了出来。
什么玩意?
恺撒莫的瞳孔微微一收,下意识的挥动六角浑天锏拦截,可就在浑天锏触碰到那三颗黑乎乎的东西时。
轰隆隆!
恐怖的爆炸声,巨大的气浪将恺撒莫那庞大的身躯都直接掀飞,往后倒飞出七八米远,后脑勺重重的砸在地上,霎时间头晕脑胀、几乎窒息。
轰天雷?!!
…………
丛林中,一道白影正驮着两个人狂奔。
它的速度快极了,宛若一道白色的闪电。
呼呼呼……
这粗重的呼吸并不是来自于摩童,而是来自于雪狼王。
之前吃过早饭,老王就例行放冰蜂四处警戒了,也派了两三只绕远,打算去孢子森林周围转转,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撞到老黑。
可没想到老黑没瞧见,却是瞧见了刚和恺撒莫怼上的摩童。
老王也是吃了一惊,对方毕竟是战争学院排名前三的顶尖高手,估摸着摩童大概率不是对手,赶紧召唤雪狼王,骑着一路狂奔过来,正好救了摩童一命。
三枚轰天雷算是立功了,这玩意儿近距离爆炸的威力相当刚猛,但恺撒莫全身重铠,估计也炸不死他,老王是一边接住摩童,一边扔了轰天雷就赶紧开溜,仗着雪狼王速度快,一口气狂奔出十几里远。
此时已经远离之前摩童和恺撒莫交手的现场,没听到有什么追击声,老王狂跳的心脏这才稍稍放缓频率。
低头一瞧,怀里的摩童却已经是面如金纸,雪狼王每次起跃,他的眉头都是紧紧锁起,几乎喘不过气来。
此时四周是一片密集的树林,距离老王的藏身之处还有些距离,但看摩童这情况,可不适合再继续狂奔了。
老王赶紧停下,找了个隐蔽些的树丛,将摩童从雪狼王身上扶下来躺平了,然后从怀里摸出一瓶吊命的魔药。
可摩童此时双眼紧闭,牙关咬的紧紧的,掰都掰不开。
老王没办法,伸手狠狠拍了拍他的脸:“师弟!师弟!”
脸上吃痛,又似乎是打通了气脉,摩童的牙关猛的打开,一口粗气喘了出来。
呼!呼!呼!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睛还是睁不开,但似乎是听出了老王的声音。
“把这个喝下去。”老王把魔药往他嘴里倒。
咕、咕噜……
摩童艰难的吞了下去,感觉气息稍稍平稳了那么一点点,他相当吃力的勉强抬起胳膊,用手指了指他自己的怀中。
老王一拍脑门。
什么魔药能比摩呼罗迦的疗伤圣药更好的?
翻开他衣服,怀里果然揣着那熟悉的小药瓶,老王掏了出来。
灵玉膏这东西,既能外敷又能内服,先给他灌了一点在嘴里,然后解开摩童衣服。
乖乖,老王看得嘴直咧咧,这尼玛……被打得好惨!
整个胸腔都凹了一半进去,估计至少断了七八根肋骨,右手手臂整条紫青,左手更惨,从肘关节往下,整条小臂都变形了,一大截骨头在皮肉里戳着,都能看到那断裂开的骨头尖的形状!
还好有老王……
接骨,正位,老王不是专业的,手法没那么讲究,粗暴得一匹,疼得摩童额头上大汗淋漓,但倒是够硬汉,咬牙强撑着居然没有哼一声。
方法毕竟是对的,粗暴也有粗暴的好处,老王三下五除二,那灵玉膏就跟不要钱似的,大坨大坨的敷了上去,然后从旁边的树丛中砍了两截硬枝,给他左手小臂的断骨处做了个简单的固定。
灵玉膏有极强的冰麻镇痛效果,外敷内服双管齐下,等做好这些,摩童的疼痛感已大大减轻,精神似乎稍稍为之一松,然后脑袋一偏,整个人昏了过去。
“师弟?师弟?醒醒?”老王又拍脸,可这次是真昏了,没能再拍醒,但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感觉已经比之前平稳了许多。
看来这小命儿算是给他保住了。
老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正要松一口气,可随即却又犯起了难,这家伙胸腔、手臂上的断骨刚刚才接上,就算灵玉膏再怎么神奇,也肯定是不能马上移动的。
可要说不移动,就这么大咧咧的两个人一起坐在这里?
之前用冰蜂探哨的时候,就知道这片丛林可不比之前自己藏身的那片孢子森林那么平静,来往的两边弟子很多,战斗也发生得很频繁,要是被战争学院的人发现一个吊车尾的五百名和一个身受重伤的三十几名呆在一起,那可不就是所有人眼里最香的香馍馍么!
至于说轰天雷,出其不意的效果是有的,吓唬人好用,但要说用来正面对敌还是差了点,更打不死真正的高手,除非对方傻了吧唧的站在那里不动,让你轰到死……但那可能吗?
奶奶的,没办法,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了。
老王轻手轻脚的把半瘫着的摩童扶起来坐好,摆了个睡觉的姿势。
然后就轮到自己。
黑兀凯的面具带上,‘夜叉狼牙剑’别在腰间,再换上那跟睡衣差不多的宽袍子,然后往那树杈上一躺!
擦,活脱脱的一幅八部众聚众打盹图出现了!
但愿没人来触霉头……
雪狼王已经被收了起来,老王在树梢上躺得平整,呼吸均匀,心里却是有点七上八下。
这伪装是肯定到位了,可问题是底气和昨天有点不一样啊,昨天是有目标的去吓唬人,今天却是完全未知,鬼知道会不会碰上什么不怕死的神经病,又或者直接碰上像恺撒莫那样的高手,那可就真是死翘翘了。
这事儿搞得……对了,恺撒莫!
老王心念一动,假寐间,意识已经连接了附近的冰蜂。
五十只冰蜂的分布已经改变了,大部分巡逻在这四周,少量的则是往之前摩童和恺撒莫交手的方向悄悄溜去。
嗡嗡嗡嗡……
冰蜂在巡逻,发出轻微的振翅声。
附近的情况果然不如孢子森林那么太平,只这一会儿时间,老王就已经发现了三四波战争学院的人,也有几个圣堂弟子,其中不乏有刚好从这附近路过,发现了老王他们的,但一看到是黑兀凯在休息,几乎全都是第一时间就自动闪人了,压根儿就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
冰蜂继续散远,很快就看到了之前摩童和恺撒莫交手的位置。
却没瞧见恺撒莫,反倒是看到之前和摩童一起的那两个圣堂弟子在那附近探头探脑,一脸的疑窦。
老王总算松了口气。
冰蜂是沿途搜索过去的,不止三五只,覆盖面很广,看来对方并没有追击过来。
这附近并没有发现战争学院排名靠前的知名高手,一些小杂鱼的话,凭黑兀凯的名头足够吓唬住,看来这波暂时是稳了……
恺撒莫确实没有追击,而是在休养调整,事实上他并没有老王想象中那么轻松。
摩童并不弱,短短几分钟的交手,每一秒都是在全力的对抗,尽管有魔铠护体,但摩呼罗迦的神力也还是让他有点手酸腿软的,再加上开启本源魂界秘法,这对恺撒莫的消耗并不小。
更关键的是,他也没想到那树丛中居然会直接扔出来三颗轰天雷啊!
讲真,高手一般不会太畏惧轰天雷这类东西,毕竟是外物,威力虽然大,可前提是你得打得中人才行,正面交手,谁会傻乎乎的挨你轰天雷炸?这玩意儿二三十万一颗,扔空了你就是二三十万直接打水漂,谁受得了?再说了,真要遇到那种擅长巧力的,你这边扔过去,人家给你轻轻挑回来,那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华而不实,贵得一匹。
来的不过都只是些圣堂弟子而已,谁能想到居然有把轰天雷当豆子扔的?而且忒特么不要脸的是,还一扔就是三颗!
爆炸时所产生的冲击波倒还好,毕竟身披魔铠,防护力超群,轰天雷别说炸死他,破壳儿都难,可问题是……
你能想象一个被闷在铁桶里的人,在近距离承受这种爆炸声的痛苦吗?
只震得他头晕眼花,耳膜都差点被震碎了!
此时好不容易才调息过来,一道厉色从恺撒莫那黑瞳中闪过,他翻身站起,黑洞洞的瞳孔中黑气四溢。
别让老子逮到这个扔轰天雷的混蛋,只要是落在自己手里,非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还有摩呼罗迦那小子,钢魔人的手下从没有活口,摩呼罗迦也不会例外,当然,更紧要的是,宰了小的,说不定能引来大的!
一丝阴冷的邪光在他眸子中闪耀。
那个夜叉族的黑兀凯!
嘿嘿,圣堂五百弟子,也就只有黑兀凯和顶上之人叶盾,是最让他感兴趣的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