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rrlme火熱玄幻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ptt-第2019節 郝搖旗對羅季姆·貝伊的禮遇-jntll

rrlme火熱玄幻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ptt-第2019節 郝搖旗對羅季姆·貝伊的禮遇-jntll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别说东南军看得眼眨眨,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奇葩的包头佬,如此的虎头蛇尾。
而在“格利博卢”城上的守军主将罗季姆·贝伊(贝伊是中级军官的名称)气得直跳脚,当时勒布率军到来增援,他心中很高兴,但勒布拒绝进城,说要打仗,在野战中堂堂正正地击败东方的异教徒。
罗季姆·贝伊就很不爽了,勉强找出个理由是敌方先头部队不那么多,看勒布军士气旺盛,或有机会打得赢。
岂料是这样的结果,罗季姆·贝伊简直是气坏了,下令不开门收拢败军,让他们自行逃命去!
他恶狠狠地道:“管他们去死!”
城下的包头佬起初还想进城,见到城门不开,叫嚣起来,城内不为所动。
眼看着东南军方阵如泰山压顶般压来,远狙的子弹已经造成杀伤,城下的包头佬无奈之下,立做鸟兽散。
这时东南军显示出良好的战斗素养。
火枪狙击城头敌人!
向城头放箭和扔炸弹压制!
这样城上火力失威,方便已军步兵冲向城下,开枪射杀来不及逃跑的包头佬,龙骑兵追击已经逃开的包头佬。
龙骑兵是东南军迫不得已的产物,实质上是马上步兵,与真正的骑兵在马上拼杀就是菜,但用来追击无心作战的步兵倒是神。
骑兵亮出明晃晃的马刀,在包头佬后面追斩,马匹奔驰而过,刀光闪现,包头佬惨叫地倒下,头颅在地上滚动,无头的尸体向前挣扎几步后轰然倒下!
也有的东南军步兵跑得快,在火枪射程内,也撂倒了好些包头佬。
东南军追逐亡北,杀得包头佬找不到北,能够逃出生天的包头佬不到一百人!
要知道,东南军是骑兵,东南军的步兵则每天都跑步锻炼,包头佬根本就跑不过他们。
看到城外满地死尸,几乎都是包头佬的,尤其战斗在后面,死掉二千多的包头佬,没死一个东南军,这惊人的一幕刺激到“格利博卢”城上的包头佬噤若寒蝉,主将罗季姆·贝伊又气又恨!
他懊悔或许应该让城外的包头佬进城,不致于死那么多,不至于刺激到城内守军这么害怕!
如果说先前还有七分斗志,现在能有三分就就不错了。
第二天城内的包头佬更加地害怕了,因为见到已方已经控盘,探马飞报方圆百里地没有大股敌人,郝摇旗遂放心地派人到海边联系,要载运着“伊城大炮”的运输舰靠岸,把大炮运上岸轰他X的。
加利波利半岛道路崎岖难行与蜀道的难度一致,重炮无法机动,就连轻型炮也是难以携带,象郝摇旗随行两门6磅野战炮,搬运时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看到本部军人们与海军的兄弟齐心协力地搬动万斤大炮,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场景无比河蟹,郝摇旗喃喃地道:“只怕这是两个兵种最友好的时期了!”
兵种矛盾由来已久,陆军说占领地方没我们不行,海军说劳资天下第一,海军陆战队说我水陆两栖,各不服气。
现在颜常武的压制下,各兵种是精诚团结,但将来换过皇帝后,只怕就难说了。
大家把三门伊城大炮搬来“格利博卢”城外,骇得罗季姆·贝伊与官兵们面无人色,尤其是罗季姆·贝伊更是脸色铁青,表面镇定,心里却是怦怦狂跳。
因为他将“格利博卢”城的城防经费吞了一半!
当然这一半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吃得下,他得打点各路老大,打通关节,他把城防经费拿了五分之一进自己的腰包。
“格利博卢”城防外表光鲜,看似坚固,实际上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防御力很差。
包头佬向来牛叉哄哄,罗季姆·贝伊也不例外,在他心目中,他根本不相信东方的异教徒能够攻到这里,吃起建城款心安理得。
如今遇到的可是“伊城大炮!”就是能够攻破君士坦丁堡的“乌尔班大炮”,可怜“格利博卢”城这样小身板,哪堪巨炮的轰击!
看着城外东南军在城外阵地上忙忙碌碌,罗季姆·贝伊心潮起伏。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他不想死,但要对付城外东南军,是必死无疑。
可是他不死,他全家就要死!
作为一城之主,他有资格“荣幸”地获得了全家被扣在伊斯坦布尔的待遇,起初他对于自己成为人一城之主很骄傲,现在看来,那是个坑啊!
只要他战死,他全家就没死。
他不死,他全家就要死!
罗季姆·贝伊呼呼地喘着气,咬牙切齿。
蓦地他大吼一声道:“众军听我一言!”
……
郝摇旗率五千军抵达“格利博卢”城,该城守将罗季姆·贝伊迎降,郝摇旗许之,尽降其军,着众人交投名状。
即向着他们的神发誓与苏丹誓不两立,为东南军效劳,没有二心。
加上城中民壮,得军七千人,郝摇旗将他们统统交由罗季姆·贝伊统领,以其为先驱,郝摇旗率本部兵在后,继续向伊斯坦布尔进军。
事实证明罗季姆·贝伊是个合格的带路党,他路遇各城,都唤出投降。有迟疑未决者,罗季姆·贝伊曰:“我尚且投降,何况汝乎?”自是望风归顺,并不曾厮杀一场。
消息传出,伊斯坦布尔急斩了罗季姆·贝伊全家,派人送人头给他,罗季姆·贝伊哭晕在地,醒后信誓旦旦地道:“必灭伊斯坦布尔!”
他的兵马无损,沿途招纳降众,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居然有二万人之多,对郝摇旗成反客为主之势!
苏丹的意思是“有能力的人”,为了更好地统冶中东地区,颜常武给自己弄上华夏苏丹、万王之王的头衔,旗下就有了一系列的“埃米尔”、“帕夏”的官员。
罗季姆·贝伊大喜,连声道:“必效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