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8r9fv火熱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笔趣-第六百三十三章對飲、交心推薦-4w8b8

8r9fv火熱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笔趣-第六百三十三章對飲、交心推薦-4w8b8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就在李靖落座之后,孔宣拿起已经热好的佳酿,给李靖倒了一杯之后,又给自己倒满,笑着开口道:“李靖道友,你我已经许久未如此饮酒,我记得我刚入世,道友还是一个不如天仙的小人物,被东海龙王的那个私生子搞得灰头土脸,要不是当年大商的人皇,或许你就已经下一步入了轮回了。”
听到孔宣说到那时候,李靖也回想起在朝歌时候的情形,当年年少轻狂,因为些鱼虾,居然惹上那么一个大敌,正如孔宣所说,若不是人皇,恐怕自己还真是没办法渡过那个劫难,而且但是孔宣的存在,也让那个黄河龙王顾及,若是不是孔宣,那个黄河龙王不会赔李靖避水珠,以化解因果。
“孔道友,说来我还真要谢谢道友,说来惭愧,道友几次救我性命,虽然这些有一些是直接,有些是间接的,不过说来惭愧,李靖却并未给道友完成一件事情,而今又跟道友兵戎相见,真是羞愧啊!”
孔宣举起酒杯,朝李靖伸了伸手,示意李靖满饮此杯,随后自己就是一饮而尽,待到孔宣把酒杯重新放回桌面,这才开口道:“李道友说的哪里的话,孔宣自下山以来,承蒙李道友给孔宣讲解人间典籍,让孔宣能更快的融入凡尘,不仅如此,李道友还把孔宣带在身边,让孔宣学到不少为人处世之道,孔宣还没来得及谢你呢,前事休提,你我就算扯平了。”
孔宣如此说,也算是给李靖一个台阶,现在的孔宣虽然傲气依旧,但是也学会人情世故,李靖认为,这孔宣若是再在人间历练和百十年,没准真的会彻底收敛傲气,或许那时候,孔宣的历练才算是彻底完成。
“孔道友,李靖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见李靖的口气有些犹豫,只见孔宣随意的笑了笑,随手一会,一道五色光华出现,消失在二人身侧,然后孔宣才开口道:“李道友,说实话,孔宣并未把你当成敌人,你有什么话尽管之言,此处孔宣刚才已经设下结界,定没有被偷听之虞。”
李靖转过头来看了看,刚才消失不见的五色结界,心中羡慕异常,但凡结界只有元神修为在金仙之上才能修习,而李靖距离学习还差的远呢,在李靖收回眼光之后,李靖这才开口道。
“孔道友,不知道你此次有几成胜算?”
“几成胜算?”
孔宣听了李靖的问话,那些酒杯的手就是一滞,随后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望着远方,思量半晌,然后开口道:“三成吧,或许比那更少!”
李靖霍然站起,惊疑的看着孔宣,李靖真不知道,此时的孔宣为何只有这么一点胜算就做出如此重大,事关毕生修行的决断来。
“道友是在跟李靖开玩笑么?只有三成胜算?那道友为何不趁着现在没有任何一位圣人降临,赶紧撤走,苦心修行,待到胜算提高,再来挑战圣人!”
“哈哈哈……”
再李靖诧异的目光之中,孔宣居然放声大笑,仿佛是在笑话李靖一般,李靖被孔宣的笑声笑的摸不着头脑,只能再次问道:“孔道友,你笑什么?现在已经到了此刻,还是以保命为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靖道友,你知道么,试问世间谁人对上圣人,能有三成胜算?苦心修行,我孔宣何尝不想,修为到了我这个境界,前进已经没有路途,那冥河、鲲鹏都是道友那般的心思,保命为上,惜身不敢走出那一步,至今不过还是一个稍大的蝼蚁,所不能撼动圣人,得到天地的认可,谁人能成道?”
孔宣的话信息量简直太大,修为到了一定程度,想要成道必须要得到天道的认可?天道的认可就是挑战圣人?此时李靖想到元始天尊对付鲲鹏妖师的情形,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那鲲鹏若不是女娲救援,恐怕生死就在元始天尊翻掌之间。
“三成胜算是不是太少了?”
“李靖道友,你也是领军之人,按照军伍经验,但凡有三成胜算就可以筹划,要是在你自己看来有五成胜算的时候,你就要谨慎,因为极有可能是别人设下的陷阱。要是看着必胜之局,就必须退避三舍之后,再重新筹划,因为出现这种情况之时,多半都是陷阱。领军如此,修行也是如此。”
李靖沉默了,孔宣说的确实是,领军作战确实如此,领兵不是修行,领兵战败或许可以卷土重来,可是大道争锋,而且还是与圣人争锋,稍有不慎就是灰飞烟灭,那还有卷土重来之时,圣人最看中的就是面皮和圣人的威严,前一世封神榜,三霄就是因为冒犯圣人威严,最后通天圣人也未对三霄之事,找元始天尊的麻烦。
想到原本封神演义被化成血水的碧霄仙子,想到冒犯圣人威严的后果,李靖不禁苦笑,苦涩的询问道:“那道友可想好,若是道友战败会怎样?是形神俱灭,还是被设下封印,擒下作为打手、坐骑?”
“战败如何?现在何必去想,孔宣现在已经根本退路,修行之道,必然要高歌猛进,凡事都瞻前顾后,怎能证道?”
李靖听了孔宣的话,不禁有些自惭形秽,自己一路修行,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道消身陨。至今这巫族秘法的第七重他早就能突破,可是李靖担心肉身承受不住,即使两次功德降下,李靖也未敢迈出那一步,或许李靖真应该筹谋再次突破了。
而孔宣看到李靖陷入沉思,再次坐回桌子旁,给李靖再次斟满佳酿,伸手道:“李道友,还是请坐把,这几日孔宣能否成道,就会有个结果,孔宣今日之事,也是道友终归要面对之场景,道友不用隐瞒孔宣,或许别人不知,孔宣已经知道你的元神修为已经到达了天仙,不过孔宣还是不理解,修炼巫族秘法怎么会有元神呢?”
“孔道友,李靖不知道友如何得知,这件事李靖曾经答应一位大能,不会把李靖有元神之事向外吐露半点,此事还请孔道友恕李靖不能以实相告,若是他日,有那大能答应,李靖必和盘托出!”
看到李靖如此郑重,孔宣随意的摆了摆手,笑着开口道:“孔宣并无打探道友机密的想法,孔宣之所以知道这个秘密,也是因为道友被我五色神光擒住之时,五色神光会镇压敌人的元神以及肉身,而但凡镇压肉身和既镇压元神又镇压肉身是不同的,故此我才知晓!”
李靖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李靖心中暗道,后土娘娘的封印虽然厉害,隔绝人的探查,但是却防不住神通镇压之时,产生的异变,李靖知道自己元神如何被孔宣得知,心中就不由的松了口气。
“李靖道友,你的信仰之力的凝聚法门,和你生成元神这件事情,都是圣人都感兴趣的事情,特别你形成元神之法,要是一旦泄露,肯定会直面圣人,可是到你元神和肉身都修到大罗之时,你体内的那封印就会消失,到时候,即使就是你再不想面对圣人,估计到那时候,他们就会去寻你,那时候,你也要面临我孔宣今日之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