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zk07s妙趣橫生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62 全力讀書-884p8

zk07s妙趣橫生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62 全力讀書-884p8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不知道眼前出现的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比这玩意更加猎奇的她也见过不少,可是这个却没来由得让人感到心底一冷,有种生物本能一样的抵触情绪。
于是她立刻拔出了雁过留影,三声惊鸟振翅之声飘过,裂解者身上顿时增加了三个新的伤口,一处位于机械化的腿部,金属开始聚合成金属锭,一处位于脖子,是一道尖锐的贯穿上,最后一处则位于积木一般的躯体上,是深达数寸的切痕。
裂解者完全不在乎,反而是怪笑着伸手抓向依然跪在地上的多丽安。
“少给我来这套。”
陆凝吃过类似的亏,手指一展直接将多丽安“取景”到了照片世界里面,她可不想陪对面玩拯救人质这一套无聊的把戏,反手拔出短刀直接冲向了裂解者。
【无知者无畏,哈哈哈——】
裂解者见陆凝不似晏融一般防备,顿时大笑起来,蓝色液态的手臂和混合色彩的手臂直接抓向了陆凝,其中一只手被急速变向的短刀切中,但另一只手则稳稳掐到了陆凝的咽喉。
【重生吧——】
哗啦。
仿佛旧日的相簿被人重新翻开,陆凝的身体化为了一张张照片,卷动着飘洒向了周围,裂解者在片刻停顿之后立刻用枯木手臂反手一砸,背后的走廊里传来了一声震荡的巨响,却没有命中什么。
“认为我会绕后?”
裂解者猛然发现自己头顶正上方的一张照片中,陆凝的手臂从中探出,手持雨过天青对准了自己的顶门,而她的眼睛则在另一张照片里冷冰冰地注视着她。
嗒、嗒、嗒。
仿佛雨滴落在窗台,又像是指针走过三秒。贯穿了时间轴的子弹反复击穿了前一秒和后一秒内所有裂解者的头颅,那颗本来就看上去非常脆弱易碎的头颅稍微一变形,瞬间炸得粉碎。
相片在室内重新聚集,陆凝的身影再次出现,但她还是皱着眉,没有将多丽安拽回来。
“没死。”
失去头骤然不动的怪物晃动了一下身体,从颅腔内发出了声音。
【你怎么知道的?我居然没办法让头部复原了,是那把能够将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完全粉碎的枪吗?】
“你颈部的伤口是晏融的武器造成的,看起来我这把枪能在你身上复现曾经受过的伤。而既然晏融扎爆过你的脑袋,我也不觉得我单纯打碎了头就能杀了你。”
【是啊是啊,只要在别的地方再长一个头就好了。】
随着这句话,裂解者抬手在胸口一扯,积木分开,里面挤出了一团血肉,迅速出现了五官,却没有皮肤存在,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球盯着陆凝,如同在肉块上划了一刀的嘴巴裂开来笑道:【知道你手里使用的是什么,那就好办了。】
“我知道你可以运用这些武器。”陆凝将枪在手里随手一转,“不知道你是维拉还是维拉的那个副本记忆网,不过到底是哪个都无所谓,怪物都有怪物的解决办法。”
【嘿嘿嘿嘿!我就喜欢你这样有勇气的人!这样的灵魂撕裂时所绽放的香味一定是前所未有的!】
裂解者抬起了那条红雾状的手臂,指向陆凝:【TK-R-0193,雨过天青,这把武器上时间的诅咒将永不消解!】
陆凝立刻一甩手,将手里的枪抛向了空中,雨过天青在空中开始胡乱开火,墙壁和地板上迅速出现了散乱的子弹踪迹,偏偏完全避开了裂解者。陆凝拔出长刀用碎刃将雨过天青钉在了天花板上,接着一个响指点燃了空中的数片刀刃,瞄准裂解者胸口的那张脸攒射了过去。裂解者立刻双手一推,积木状的躯体闭合,刀刃钉在她身上造成了一些伤口,却都不深。
【这个意图太明显了!咦?】
裂解者挡住刀刃后再次探头,却发现陆凝不见了,只有天花板上钉着手枪的几片刀刃。她往左右看了看,冲进了屋子里面掀飞那些障碍物,却还是没找到陆凝的踪影。
【哪去了!灵魂的气味依然还在这里,她没有跑,她用了某种手段隐形!】
裂解者将红雾状的手臂用力伸长,横着一扫,霎时间雾气弥漫在了整个室内,一个人形的轮廓则正好在此刻跑出了门。
【雕虫小技!】
陆凝反手给了她一枪作为回答。这一下更让裂解者疯狂大笑了起来,她抬手从天花板上拔下了雨过天青,挪动着巨大的身体追了出去,却没想到陆凝居然没有往主楼梯那边跑,而是冲向了更深处的走廊。
【她要走那边的侧面楼梯?】裂解者举起雨过天青瞄准。
嗒!
陆凝从隐身中显出身形,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时间手枪,反身抬起枪口,对着裂解者头顶的天花板连开数枪!
泥土碎石哗啦啦地砸了下来,裂解者根本没时间去看自己击中了没有,这些东西伤不到她,但是对她为了修复自己而扩大的躯体来说已经阻碍了行动力。她用手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划拉到了旁边,冷不防一枚子弹已经来到了面前。
但裂解者笑了,那枚子弹击中了她新生的脸,却没有对它的脸造成任何损害。
【时间能影响我派生的肢体,可是你以为时间对我本身有多少作用?】裂解者开始手足并用地迅速向陆凝爬行过去,【我无论经历多久的岁月都不会消亡泯灭,时间根本无法伤害我的主体!失去了雨过天青,你已经没有了能够真正伤到我的办法!】
在陆凝的周围出现了无数人影,那些都是陆凝,将四周的房门打开向里面冲进去。
【不会有佣人过来的!那些诱饵都没有用!我能从灵魂找到你气息的方位!】狼爪猛地一个横扫扑灭了三五个幻象,裂解者狞笑着冲向了陆凝的本体,她和几个分身一同冲入了一个房间,可房间都是一条死路,裂解者可没有佣人那些限定!
发现裂解者依然能准确找到自己,陆凝立刻举起枪,能量倾斜一空,一枪在门口的地面上打出了一个时间裂缝,而裂解者的反应也是极快,立刻伸手一抓门框,将自己悬在了空中,那张脸则从胸腔里探出来,盯着陆凝舔了舔嘴唇:【时间裂缝?你以为能靠这个放逐我吗?】
“看来这个确实能给你造成困难。”
【但你开不出第二枪!而裂缝也只能维持一时,把你的灵魂献出来吧!】
裂解者的手臂猛一用力,将自己从门框上甩向了陆凝,她躯体上的一些东西掉进了时间裂缝当中,但本身却直接越过了陆凝制造的这个陷阱,狼爪直接对准陆凝的脑袋抓了过来。
就在此时,裂解者听见背后响起了呼啸的声音,陆凝甩动了手里的剑柄,此前留在走廊里的长刀碎片从背后袭来,全部没入了那积木状的血肉当中,切破了表皮,虽然力量相当不小,可依然不能对裂解者造成什么伤害。
陆凝躲开了狼爪——这也不难,毕竟裂解者还没那么快的速度。她就地一滚,反手从长袍里将胶片卷绕的短刀拔了出来,挥向了空中的裂解者。裂解者的枯木手臂反关节一弯抓住了短刀,却只是褪下了上面的胶带,而胶带内响起了惊鸟飞过的声音。
雁过留影。
裂解者猛然感到一阵不对,她再次受到了刚刚承受的刀刃撞击,依然不致命,可陆凝也完全不是照着要致命的方向攻击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给她的飞扑石头加一把劲。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裂解者急忙将两颗眼球凸向胸腔外面,试图看清楚落点到底是什么。
她看到了一条湛蓝色光芒流淌的河流,在河流之外是无尽的黑与未知的虚无,而自己正在越发靠近那条光的河。
色彩混合的手臂一伸,在最后关头抓住了边缘,但是下一秒中,卷过的胶带就割断了她的手指。
【你——】
“啧,看起来还是死不掉。”
陆凝挥刀将留在深坑边缘的那几根还在活动的手指一起扫了下去。裂解者落入了时光的河,但很显然这不随着时光所改变的事物也不可能被时间所溶解,她的半个身体依然浮在河流上方,甚至浑身开始染起了时间的色泽。
【真有你的,可惜这依然奈何不了我!】裂解者咧嘴冲着上方大笑。
“呼……我放弃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我想杀而没能杀掉的怪物。”陆凝叹了口气,从坑洞上向下和裂解者对望,“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总让我觉得非常不好受……祝你能找到另一条路。”
【下来!】裂解者忽然将自己半截的白骨手臂拔下来,对着陆凝掷了上去,但陆凝手一抬,反冲阵列瞬间消解了白骨手臂的力道,接着她拿出了元素手枪,指向旁边。
“晚安。”
生成坑洞的石碑在雷电元素的连环打击下炸裂,里面不知名的元件散落了一地,在一个石碑被摧毁的瞬间,地上的深坑也就此消失不见,将裂解者最后的咆哮也掩埋在了下面。
“还真有我全力以赴都杀不掉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感觉有些心悸。”陆凝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回头得问问晏融这是个什么怪物,也不知道她们情况如何了。”
没有了裂解者持续的干扰,多丽安总算是从最危险的情况中摆脱了出来,但是她很快就开始有了发烧说胡话的迹象,精神上的破坏也波及了身体的脆弱,陆凝只能带着她开始摸索这个地方的时间规律,利用蓝荼的那个火苗寻找“出口”。佣人们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陆凝连续进行了四五次时间穿越都没见到。
不过这么频繁的跳跃还是让她找到了让等人,让、连笔生、柳云清、祝沁源和李移居五个人正在走廊里漫无目的地走着,李移居的状态还很差。陆凝远远打了个招呼,这次重逢和多丽安的存在让众人感到有些意外惊喜,但让所说的晏融最后留下殿后也让陆凝稍微有些担忧。
=
无限的空间,如同无数个镜子,折射出无数的自己。
晏融愣神了一下,很快就收束住了心神。
她往前走,那无数个自己也作出了迈步的动作,有的和自己贴近,有的正在远离。晏融不会去思考这些东西的意义,只要没有遇到阻拦,她就向前走。
一些自己的倒影和自己交融,合并在一起,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晏融默数着自己的步数,大约走了一千步的时候,她听见了婴儿的啼哭。
战斗型游客耳聪目明几乎是基础,晏融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自然不差。虽然这哭声有些立体环绕的感觉在里面,她依然能辨别出声音究竟来自哪个方向,然后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继续走去。
“你不怕吗?”
一个奶声奶气的,带着一丝稚嫩的声音从哭声传来的方向问。
“在那里哭泣的是谁?”晏融揉了揉眼睛,周围的空间实在是太让人花眼了,就像把她自己装进一个万花筒一样,怕是不怕,她有点烦。
“洗礼见证人。”
对方居然回答了,晏融挑了挑眉毛:“那你能让这里看起来好点吗?我眼睛看着难受。”
“你过来就好了。”
晏融呼出一口气,继续向前走了十几步,然后就像是穿透了一层水面,附近的自己全都消失了,只有更遥远的地方还有很多倒影。这个空间面积不小,接近一个足球场的大小,一个佝偻着身体,用黑布蒙着整张脸的人坐在一张椅子上,铁链束缚着他的手脚,令他必须抱着一个水槽。
哭声正是来自那个水槽,在淡绿色的液体中浮着一个婴儿,浑身洁白,两只眼睛是天蓝色的,手脚似乎还没有发育完全,脐带则从水槽中伸出来,顺着那个佝偻的人袖口钻了进去。婴儿看着晏融,咧嘴露出了一张笑脸。
“奇怪的家伙又增加了啊……”晏融挠了挠头,“洗礼见证人是吧?能不能说说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你这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破碎镜墟。”洗礼见证人用婴儿般的声音说道,“我一文不名,只是在这里守着一些回忆的残篇。很多误入这里的人都被吓死了,只有心中问心无愧的人才能保持冷静……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
“都是我自己。”
洗礼见证人笑了起来:“那么您唯一的目标就是自己,是个令人敬佩的人。”